碧海娘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7章 终局

  大海茫茫,帆起云卷,纵然天气晴朗,却风急浪高,海浪滔天。

  东方文旭站在甲板上,看着前方。

  东方问羽并不打扰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船舱窗前,喝着小酒,好不惬意。

  只是到了日落,船还在海中飘荡,平时一个时辰就上岸了,他不禁有些疑惑,连忙上甲板查看,却发现这船根本没有离开碧涛阁太远,一直在这周边转圈。

  “爷爷,我们怎么不走啊?”他有些惊慌地问着坐在甲板上的人。

  “我呀,不舍得走啊。”一直坐在前面的人突然站起来,一脸笑容地看着他。

  这一看,不禁让他毛骨悚然。

  穆南雁,她此刻笑吟吟地看着他,但这笑容实在让他心生畏惧,连连退了好几步。

  “怎么,看到娘不开心呢?”

  “你死了,你应该死了,我不是你儿子,不是,不要找我。”他一个趔趄,跌倒下去。

  “好儿子,跟娘一点都不亲,娘好想你啊,跟娘一起走嘛……”

  “不,不,我不是你儿子,我不是……”东方问羽连连后退,一直到角落里,退无可退。

  “哈哈哈……”

  穆南雁仰天长笑:“就你这德行,也配做我儿子,哈哈。”

  东方文旭不知何时站在他们面前:“你连爹都玩,诈死玩得可不那么高明。”

  穆南雁笑笑:“我不这么做,如何把碧涛阁脱手,如何清理门户,如何能让你清理掉他们司徒世家。”

  “你没死?”东方问羽这才明白,连忙站起来,怒目而视。

  “乖儿子,当了我一年多儿子,开心吗?司徒浩然?”穆南雁笑笑,“反正我是挺开心。”

  “你为什么会没事?”

  “你问的好愚蠢,我怎么会你给我喂的东西,愚蠢。”

  “可你凭什么确定我不是你儿子。”

  “是不是我自己的儿子,我一个作为母亲的,如何不认识,说真的,你才回来的时候,我是迷茫过,我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错了,但亲情是装不出来的,你装得越像,我就越怀疑,特别是你杀了奶妈之后,我就明白你一定不是我儿子,可你毕竟长得那么像我,这让我想起一个人。”

  “谁。”

  “妙手李南春,他精通改容之术,可以将一个人改头换面。”

  东方文旭拍拍手,随从们架着一个中年男人出来,正是李南春。

  “是他,他就是司徒浩然。”李南春没有犹豫,脱口而出。

  “你明明已经发现了,为什么不戳穿我,还……”

  “我知道你的身份,自然也知道你想干嘛,于是我将计就计,由着你胡作非为,让你跟你爹联系,然后以你的名义去安排他做些事情,这一年多啊,他为了你做了不少事,如今啊,已经在天牢里准备问斩了。”

  “你们……”

  “本来我无意跟你们司徒家争什么,可是你们一心绝我的后,不要怪我了。”东方文旭摇摇头,“孩子阿,好好下去跟你家人团聚吧。”

  “你们以为你们是我的对手吗?哈哈哈。”司徒浩然聚气而起,一掌向穆南雁击去,但掌风未到,却突然捂着心口,蹲在地上。

  “儿子,疼吧?”

  “你,给我下毒。”

  “我可没你那么卑鄙。”穆南雁笑笑,“我让你短短一年之内练了碧涛阁的十三阁武功,甚至用灵药催长你的内功,你我也不想想,我都知道你是冒充的,怎么会那么好心呢?”

  “你……”

  “那碧涛阁的武功的啊,分阴十三阁,阳十三阁,第十一阁之后,就必须男**阳分开修行,而我让你阴阳全修,让你本来纯阳真气混入至阴真气,阴阳互冲,一旦你运动真气,就会经脉尽断,怎么样,舒服吧。”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头,一股血腥,七窍流血。

  “救我……”

  他挣扎地想起来来,再也没有力气。

  “我劝你,催动真气,尽快了结自己,否则你贵慢慢得受折磨而死。”

  “我不想死。”他绝望地拉着穆南雁的脚,“求你了,救救我。”

  穆南雁冷冷一笑,摆摆手:“全速返航。”

  夜已深,岛上却是一片血腥,他们一上岸,满地的尸体。

  徐若无已然知道自己无望继承大权,只能放手一搏,趁着南北一武功未大成,根基未稳,自己还有机会。

  “你啊,太了解这些人了,竟然算到他们会造反。”东方文旭笑笑,“经过这一番清洗,碧涛阁上下才能获得新生。”

  “我们去看看热闹吧。”

  穆南雁带着他到了前殿,大长老徐若无已经被穆时雨逼到角落,他的弟子已经几乎都成了尸体,剩下几个弟子已经无力反抗。

  “穆时雨,你跟我合作,我让你当阁主。”徐若无在绝望中,看着南北一,“你甘心为一个武功低你那么多的人卖命吗?”

  南北一跟东方问柔早已伤痕累累,一晚的恶战,让他们此刻无力地靠在墙边喘息。

  “时雨哥哥,你武功那么强,为什么要等现在才动手啊。”东方问柔责怪道,它实在有些生气。

  “不是给你们练练手吗,两个笨蛋,都不知道提前防范。”穆时雨把长剑扔给南北一,“杀了他。”

  “你……”徐若无怒喊。

  穆南雁跟东方文旭站在门外看着,并不去打扰。

  南北一犹豫许久,一剑而起,穿心刺去,徐若无已经无力招架,被一剑毙命,死不瞑目。

  “众弟子听着,徐长老已死,你们若弃械投降,我既往不咎。”

  南北一的话说完,众人纷纷扔下手中的兵器,跪地求饶:“阁主恕罪……”

  “好,不错,长大了。”

  穆南雁这才走进来,然后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众弟子看到他,连连跪下。

  “都起来吧。”

  “娘,你没死。”东方问柔激动扑到穆南雁的怀里。

  “瞧你,都成婚了,还那么没大没小。”穆南雁怜爱地看着她,“没受伤吧。”

  “没事,时雨哥哥救了我们,他提前埋伏。”

  “叫哥哥,不要叫时雨哥哥。”

  “哥哥?”

  “时雨,你过来。”穆南雁招招手,让他过来。

  “夫人。”

  “对不起。”穆南雁叹了口气,“儿子,我一直不告诉你,你不要生我的气。”

  “什么?”

  “所有人除了东方文旭,都惊得目瞪口呆。”

  “娘,时雨哥哥是我的亲哥哥,你的儿子?”

  “不然嘞,我阻止你们在一起是因为你们是亲兄妹。”

  “啊。”

  东方问柔一脸尴尬,曾经自己喜欢得不得了,心中万分纠结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哥哥。

  “那你怎么把哥哥当成仆人使唤。”

  “只要让他在身边,我才安心,他是东方世家的唯一血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甚至徐若无也会想要他的命,我不敢认,只能委屈你了。”

  “我还以为你真的喜欢我。”穆时雨苦笑。

  “我难道不喜欢你吗?”

  “我说的是男女之情。”穆时雨笑笑,无奈地摇摇头,坐下来休息。

  “儿子不就是娘的小情人吗?”穆南雁笑笑,“傻瓜。”

  “其实我也矛盾,原来是这样。”

  “你怪我吗?”

  “不怪,你那么疼我,纵然你不认我却那么爱护我,我怎么会生气呢,娘,只是不要再瞒我什么,我实在被你……”

  “傻儿子,以后再也不会了,见过爷爷吧。”

  “嗯。”

  “爷爷。”

  东方文旭点点头,伸手爱抚:“第一眼看到你,我便知道知道你是我的好孙子,你跟你爹年轻的时候啊,太像了。”

  “真的吗?”

  “是。”穆南雁柔声解释:“确实很像。”

  “娘,那东方问羽,就是那个人?”东方问柔问道。

  “他是师徒家的司徒浩然,企图冒充你哥哥成为东方世家的少主。”

  “我就说嘛,冒牌货,他人呢?”

  “死了,不管他了,如今一切尘埃落定,明儿好好给你们操办下婚礼。”

  “嗯,谢谢娘。”

  再一个天明,风和日丽,扬帆起航。

  “娘,你真的不留下吗?”东方问柔依依不舍的送走她们

  “你和北一好好过日子,管好碧涛阁,娘啊,也该放松放松了,我陪你哥哥回东方世家,你要想我们了,便回去看看我们,我们也会回来看你们的。”

  “嗯。”

  清风袭来,水波粼粼,大船再一次航行在大海上,她靠在自己儿子的怀里,让他为自己轻轻的按摩,正如这十几年来的一样。

  “你当年怎么知道我是儿子?”

  “一个母亲的直觉。”她笑笑,轻轻地回应,当年我从漠北找到你,看着你可怜的样子,真的好心痛,可……”

  “不说了,都过去了。”

  “当年战乱,没有办法,以后我再也不会扔下你了。”

  “那当年究竟怎么丢的我?”

  “当年我在军前生下你,无法照顾你,只好让当时一个奶娘去照顾你,后来她带着你不翼而飞,她当年花光了我们给她的钱,就扔了你,被你爹爹的部下找到,送回给我,但当时我怕你出意外干脆就不认。”

  “谢谢你,娘……”

  “傻瓜……”

  ……

  看着他们的大船远去,南北一突然明白:“其实时雨才是影,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娘说让他离开是故意声东击西。”

  “笨蛋,你才知道。”

  “你早就知道?”

  “我问他了。”

  “喔。”

  “怎么,你吃醋了?”

  “他是你亲哥哥,我现在啊,才无所谓了,你的心啊哈哈哈……”

  “臭混蛋……”

  “有个人喜欢哥哥十多年哈哈哈……”

  “我乐意,你不许笑……”

枕灵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