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心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三章 虚室生幽

  这些字个个都入木三分,附有小辉父亲的灵魂和意志,轻易就摧毁小辉内心为自己所设的牢。他以为这里是自己生命的归宿,他父亲却希望他当做人生起点。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小辉的父亲忍受痛苦透支生命熬到了白落雪的到来,就是怕小辉萌生死志。等到白落雪到沙漠小绿洲之后,他父亲甚至来不及和小辉告别,便咽下最后一口气。正如柳神医所言,小辉父亲让他自这个绝地走出去就是不想让他再回来。好好活着,才是他父亲所希望的。

  可惜,却已经迟了。

  黄沙早已淹埋地宫入囗盖板,地宫里的空气正变得稀薄。小辉都懒得去试推盖板,因为徒劳。以他的力气,履盖超过三十公分厚的黄沙,就无能为力了。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但是,人被情绪所控制的时候,智商为零。

  小辉的父亲大爱如山,可也弄巧成拙,他主导了小辉思维,让他一直活在他父亲的阴影里,与这个世界对立,无法走出来。浮生若梦,七岁来临时这里就是归宿。

  要是别人,有生的机会,可能会因懊悔导致精神崩溃。

  可小辉不同,他心如静湖,感到的是回归和解脱。他父亲曾说过,万物皆在心中。宇宙内事及己分内事,己分内事及宇宙内事。死亡只是换个方式继续存在,没啥大不了。如果两年前不离开,父亲死的当天,他也就躺进这里了。

  这里是一出生就注定的归宿,无憾。

  当小辉离开敦煌城,柳神医派了小七跟在后面的。可是几场大风之后,小七就跟丢了小辉。在跟踪小辉的时候,柳神医告诉小七,小辉的目的地是一个沙漠深处的小绿洲。跟丢小辉后,小七把寻找小辉的踪迹和绿洲挂在一起,结果小七找到了三个绿洲,也没见到小辉的踪迹。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实在找不到小辉,小七只好回碎石镇给柳神医汇报。因为小七知道,小辉只准备了半个月水和干粮,在荒漠里,再坚强的人,没有水,也抗不过三天。人应该是折沙漠了。

  没想到柳神医听了小七的汇报,根本不相信小七会死。

  “不会,福薄之人皆有死相,这孩子没有。夫人之所行,有道则吉。吉者,百福所归。你快去敦煌城找你大师姐,找人她会有办法。”

  没有光,没有空气,空间和时间也不会以小辉的意志为转移。天地寂静,小辉闭眼忘我,与天地同归。然而,生命的价值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显现。自然之道静,天地万物生。明明呼吸都很困难了,小辉的精神却极为亢奋。仿佛家中进了贼,没丢东西,还在增加了东西。

  与此同时,流浪到N省银川城的陈元堂,正在看一些贺兰山岩石上的壁画。突然之间,身体被掏空,脑子里也开始增加东西。从兰盂盆穿越空间节点来到这个世界,事无巨细,点点滴滴像电影回放一样全部都记了起来。

  脑子里仿佛刀砍斧劈,陈元堂痛苦的倒在地上。

  周围来旅游的人看见他倒在地上,也不敢过来搀扶,全都害怕碰瓷讹诈,这种事很多见,尤其是旅游景点。不过,也有好心人打120急救中心电话求救,还有人去找旅游景点的保安人员过来处理。

  陈元堂感到身体的尽头,曾经做实验服用紫色小药片时,看到遍地都是黑色的棺材,被抛弃在荒野。正在此时,其中一口黑棺材,向外散发黑色的气流。身体的痛苦和空虚,全来源于此。

  当时,陈元堂不明白,身体里的这个乱坟岗有什么用。

  此时,更不明白。

  于是,陈元堂顺着自己的这些黑色气流,追踪而去。

  他这一动念,身体便凭空消失。围在他周围的旅客目瞪口呆,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大活人不见了。

  当旅游景点的保安和医院的120急救车赶到,报案的游客有嘴也说不清了。报案和围观的游客说只是一个劲地说,刚才倒地的人凭空消失了,应该报警。就是说不清楚人为啥没了。景点旅游的保安和医院的120急救车的医生不愿多事,全都认为倒地的游客应该趁大家不注意溜走了,劝大家不用管了。

  可恰巧有游客拍了照,旅游景点的保安只好让拍照的游客,一起去景点警备治安室报警做笔录。这时候,拍照的游客,反而不愿配合,后悔多管闲事了。

  陈元堂空间移动,追踪过来,出现的是一个黑咕隆咚啥也看不见的地方,凭自己身体里的黑气流向,他知道全都是涌入这个地宫里的棺材的,可棺材里并没有生命气息。太黑了,啥也看不见,弄不清楚棺材里的状况,陈元堂空间移动到地上。

  入眼处,苍凉大漠,浩瀚无边。一个冒出地面的枯树枝头还挂着一个空水壶,被风吹的咂咂直响。脚底下是一个大沙坑,半截烂衣裳埋在沙坑底部。

  陈元堂体内的黑气,就是涌向沙坑的下边。

  没办法,陈元堂开始当搬运工,把自己的衣服外套脱下来,像小辉当初一样,用衣服做麻袋往外兜沙子。他要弄明白,为啥他身体里的黑气要进入这里,就必须刨开沙子下的坟墓。

  好在埋的不太深,陈元堂刚刚刨了大约三米的样子,就碰到了木盖板。

  陈元堂小心翼翼挪开盖板,走了下去。一个简陋的乱石台阶向下延伸,整个地宫全都是捡沙漠里的乱石砌成的,特别简陋,一间十平方面积房子大小,陈元堂没去找火折子点油灯,借着微光,看得清楚,地上并排摆着三具简陋的棺木匣子,他的目标是正面左边第三具棺木匣子。

  陈元堂挪开棺盖,看轮廓,里边躺着的应该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孩子心脏已经不跳了,枯瘦如柴,赤身裸体躺在里边,和电影里的木乃伊没啥两样。不过,他觉得能吸收自己体内的黑气,至少应该有生机。

  陈元堂伸出双手,像抱婴儿一样把这个枯瘦的尸体抱出来,小心谨慎,生怕抱不好小孩尸体散了架。

  到了地面上,再看这个小孩面容,才真正吓人。

  按道理,人刚死的时候,不该是这般模样才对。就是圣人身死道消,也有肉身千年不腐的。这个孩子刚刚死去才对。

  不对,刚刚没死去。

  殊不知,他自己也刚刚逃过一劫。

湖城空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