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心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四章 人生在世,不能毫无缘由

  “发现‘心贼种子’,七秒钟之内,决定是吞噬还是共存?”

  当脑子里再次突然出现这个意识时,小辉顿时醒悟过来,在“敦煌神州物流园”自己意识里也曾凭空出现的信息是怎么会事了。柳神医的弟子柳传雄变成植物人,很可能是他选择“吞噬”给造成的。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这些信息从何而来?他当下困境,却完全出于自造,正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父亲说过,当生则生,当死则死。没必要,临死再拉上一个垫背的。

  这次,小辉选择了共存。

  小辉的父亲曾给他辉讲解过《道德经》,其中有一句话“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这句蕴含天大道理的话,小辉的父亲说只要明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可以了。

  陈元堂逃过一劫,虽不自知。

  但是,他在这个小木乃伊男孩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东西。一时说不上来,他怀疑是跟“人间烟火气”有关,因为他的记忆力恢复了。当局者迷,陈元堂还没想到小木乃伊男孩身怀“心贼种子”,并且“心贼种子”的等级比他还高。

  阳光和空气,最廉价也最珍贵。

  到了地面,陈元堂身体尽头乱坟岗的黑色棺木自动断了黑气传输。

  这个小木乃伊男孩皮包骨开始有了光泽,微弱的心跳也开始传来。有了生理特征,意味着命就保住了。找地方调养,身体就可无大碍。

  恢复了记忆,这世界便对陈元堂没有了秘密。与自己有关联的人,所有坐标都在大脑中闪动。

  往事已矣,洛京城褚箐哪儿,自然不能去。不打搅,才是最好的祝福。

  没有意外,注意到王牌小队的其他几人,全都各自在这个世界过着流浪的生活,像当初“流浪者联盟”的盟主一样。当记忆只有三百六十天的时候,这几乎是必然的选择。不然,沾染上因果以后,会辜负所有对你好的人,对他们造成伤害,你还觉得无辜。

  当然,这种状况,没穿越空间节点之前,在兰盂盆,王牌小队就有过讨论。

  王牌小队里白落雪的“心贼种子”等级最高,两人也最熟络,陈元堂决定去找她。

  陈元堂挟持小辉穿越空间而去不久,便有一架无人机飞过这里,发现了挂在这里半截枯树头上的军用空水壶。无人机把摄影视频回馈到柳神医的女弟子柳传英的电脑上,小七指认说正是小辉的水壶。

  最后一个视频,风沙大起,水壶被大风吹的不知所向,黄沙彻底掩埋了有半截枯树头的地方。

  柳传英雇佣找人的无人机团队传过来一个地理纬度坐标。

  柳神医看了视频,没再坚持派人到那个地方去。和柳传英的结论一样,认为小辉已经和父母合葬殒命了。一着,时间过去太长了,那地方没水,是人都的死。二来,为父母殉葬,死得其所,缘情皆浅,外人不易再打搅这个悲惨的孩子和他可怜父母的地下安宁。

  陈元堂救小辉的时候,白落雪正在蹭饭。

  A省静海城永安区“食为先”大酒店,是永安区人尽皆知的老字号酒店,装修一般,标榜的是老百姓能吃得起的酒店,吸引人在饭菜价格便宜上,经济实惠还装人。尤其是普通老百姓的婚嫁酒宴,大都订在这里举办。

  白落雪每到一座城市,饿了的话,就选择这样的酒店去蹭饭。她穿着一般,看着三十多岁。随便坐到一张桌子上,只要埋头吃饭不多话,反正都不认识,根本没人理她是男方的亲戚还是女方的亲戚。

  今天就是这种情况。

  新郎新娘已经点完礼,有大堂酒席也有包厢。像这种婚宴,包厢里一般都是熟人,白落雪选择大堂落座,大堂酒席来宾杂,没人注意。这是白落雪惯用的招数,有时候在农村遇到,她也这么蹭饭,从来没遇到人查问。

  宴席开始,白落雪正吃着饭,突然,她发现这一桌的人全都向她的身后看。再瞅瞅,不光这一桌,整个大厅的人,都在向她的身后看。

  白落雪有点奇怪,一转脸,发现身后站个男人,抱着一个瘦的骷髅一样没穿衣服的小男孩,诡异的是,这个小男孩和她有血脉相连熟悉的感觉。瞬间就断定,他们一定不是从大门走进来的,而是凭空出现的。不然,对方目标如果是自己,白落雪会生出感应。

  陈元堂也没想到,他穿越空间,见到白落雪会是这样的场景。他是没得选择,空间穿越要有坐标,落点就是坐标的方丈之内。不知道为什么白落雪会在这里,根本想不到骗吃蹭喝上去。

  十几桌酒宴,一百多号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他。

  “落雪,我先离开这里,你随后跟来。”

  说完话,陈元堂快步走出“食为先”大酒店。迟了,婚庆主家人会过来盘问。白落雪也急忙夺门跟了出去。

  他们都走了几百米远了,“食为先”大酒店才有人出来向他们的方向指指点点,却没有人追来。

  陈元堂转了好几个街道拐角,选了个较为偏僻的地方站住脚。

  “你是谁,为啥懂得空间穿越?”

  “我,你不认得我?哦,我忘了,你现在应该是失忆状态,不记得三百六十天以前的事。没关系,我是陈元堂。我没有恶意,请你相信我。我知道,你是白落雪,你能空间穿越对不对?”

  “你知道我失忆,只有三百六十天的记忆力?你说我是白落雪?我叫白落雪吗?你怎么知道我叫白落雪?”

  “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只是你暂时只有三百六十天的记忆力。本来我们都一样的,可是因为这个孩子,我的记忆力恢复了,所以我来找你。”

  白落雪将信将疑。三百六十天以外的记忆,她全都没有了。时间长没人叫她的名字,也被她遗忘掉了。

  “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那是个什么地方?”

  “叫兰盂盆,有印象吗?”

  “我没印象。但是,我对这个孩子,感到特别熟悉,就是说不上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就对了,你肯定在穿越空间节点来到这个世界时见过这个孩子。不对,刚见面时,我也对这个孩子感到熟悉。不管你想不想的起来,既然感到熟悉,你先想想这个熟悉感觉从哪里来。他能吸收我身体里的能量,我是从沙漠里一个坟墓中把他救出来的,现在还昏迷着。你抱抱他,也许更好?”

  其实,白落雪不仅对小辉感到熟悉,还感到亲切,就像亲人那样的亲切。这种感觉很奇怪,流浪了几十座城市了,人海茫茫,遇到过千百万的人,这个孩子是唯一一个。

  “好。”

  白落雪伸出手,在她的手即将碰触到小辉的时候,变故突然发生。

湖城空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