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敲响了丧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2章 舟游、抉择【收藏推荐】

  高空万米,金光艳艳,九头鼍化为金翅龟飞驰而去,此次非常事件来的快,去的也快,此时就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李而立,天都见。”

  山夹上空的航空管制刚刚取消,一架客机自西翩翩而来,张楚梦给李而立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抖动飘逸的水手服,跃上客机机顶,搭上顺路的“逆风”飞机,向东而去。

  “有缘再见。”

  诸葛央别有深意地向赵菡萏告别,完全不顾及一旁抱着孩子的李而立,赵菡萏思之再三,她确信不认识诸葛央。诸葛央天生一副迷倒众生的绝好皮囊,哪怕只是见过一面,赵菡萏自信也不会毫无印象。

  李而立和张楚梦不清不楚的关系在她心中始终是根刺,即便她了解李而立,仍旧无法释然。

  “李而立敢当着她面勾人,她怎么就不能找一个甩李而立十八条街的大帅哥呢?”

  赵菡萏才想起回应,水蓝色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踪迹,诸葛央离开了。

  “不错,长得是不错,就比我帅那么一点点!”

  “呸,你真好意思!你是眼瞎还是买不起镜子?”

  赵菡萏披劈头盖脸、不留情面的一顿损,李而立甘拜下风,率先抱着小子业回到了山夹大坝。

  “怪物呢?”

  “走了?”

  警报解除后,左右岸电站很快恢复了正常工作,一切善后工作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满大治作为山夹大坝的安保最高一线负责人,最关心的仍旧是给大坝造成最大威胁的九头鼍,李而立一落地,便被他缠上。

  “哪里去了?”

  怪物不是被消灭而是被驱离,大大出乎满大治预料,作为一名曾经的负重者,他们的职责就是守护常人,怪物没有被消灭,就有可能再次威胁常人,这是满大治所不能接受的。

  “这个?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山夹大坝安全了。满队长,他的遗体捞上来没有?”

  李而立不知道那个凭借一己之力毁掉一只鳄首的汉子是谁,只能用一个简单的“他”来称呼,满大治不用思考就猜到李而立指的是谁,不是那个无名无姓的憨胖工程师,还能是谁啊?

  “这个你可以放心,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忽视他,让他先流血再流泪,我们会妥善做好善后工作。”

  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英雄,李而立佩服这样的人,为了自己在意的东西,甘愿付出宝贵仅有一次的生命,敢于抗争,勇于斗争,这是李而立所敬重的精神。

  常人尚且如此,单个个体能力远远超于常人的非常人难道可以无感吗?

  另一边,赵菡萏和三十八个处处家员工同时收到苍天部的紧急召集令,苍天领域内遭遇了罕见的非常事件,所有非常人不论身在哪里,身兼何职,都必须立刻动身赶回天都。

  紧急召集令不比管制令,管制令赵菡萏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紧急召集令她却不能视而不见。

  “我尊重你们的选择,愿意回援天都的人我绝不阻拦。”

  违反管制令还有转圜余地,忽视紧急召集令却属于不能原谅的行为,事后肯定会被开除驱逐,自此以后,六天之内再无容身之处,这样的非常人注定人人喊打,游走于非常世界边缘,保不齐哪天就被其他非常人或盯上或报复。

  三十八名处处家员工内心陷入无比纠结,不顾紧急召集令,可能连累妻儿老小,就此折返天都,靳毓芊前店长没救出来,他们西行干什么来了?

  沉默,所有人都沉默。

  赵菡萏已经得到了答案。

  “罢了,我命令,你们全部折返天都,就说是我逼着你们西行,你们碍于店长命令,不得不服从。”

  员工们集体沉默,其实已经做出了选择,赵菡萏潇洒地挑明一切,即便只剩下她一人,她也不会退缩。

  处处家员工自山夹大坝折返天都,李而立跟满大治借了艘小船,载着一大一小,逆流而上,大坝上游较之下游破坏较重,江水航道静悄悄,只有李而立借来的一艘孤零零小小船。

  “啊,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啊,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李而立站在船头引吭高歌,船尾飘扬着一面玄色的悔魂幡,蚩尤正在奋力地摇橹前行,赵菡萏怀抱刘子业坐在舟中,好安逸,好一幅岁月静好,如果可能,李而立愿意就此定格,不去管外界的纷纷扰扰,只愿得佳人相伴,了却余生。

  “十三点,杨轭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伤心?”

  “荷花妹,谁说我不伤心?你还是不了解我呀!”

  李而立是什么德行,赵菡萏再清楚不过,他养了三个小时的小黑狗遭遇车祸身亡,李而立愣是前前后后抽泣了三天,他重感情有点过了头。

  “杨轭是不是没事?说,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荷花妹,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告诉你?”

  赵菡萏、李而立日常拌嘴时,小子业在赵菡萏怀中一点也不安分,到处挣扎乱窜,可能是看见赵菡萏有点生气,小子业赶忙张开小小臂膀,揽住菡萏白颈,吧唧在赵菡萏玉面上香了一口,经过一段时间相处,赵菡萏依旧讨厌李而立,可是对于怀中的小小人儿,她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或许这就是母性!

  “切,不说就不说,我还懒得知道呢?一个大人还不如孩子懂事,还是小子业好,不像你!”

  赵菡萏很记仇,把李而立曾经教训她的话适时还了回去,小子业见状,赶紧把肉嘟嘟的小脸凑上前,口中咿咿呀呀,勉强辨听,像是“妈妈”、“亲”之类,赵菡萏刚想亲回去,李而立一把抢过使坏的小子业,不让他得逞。

  “李子业,她不是你妈妈?”

  话说一半,李而立故意压低声音,确保赵菡萏听不见。

  “刘子业,不要太过分,老子我都没得逞,你想捷足先登,问过我了吗?”

  刘子业翻出一个小小白眼送给李而立,然后施展小孩子特有的独门绝技,哇哇哇大哭起来,李而立拎着他,正想警告一番,却被赵菡萏一把抢走。

  “十三点,你干嘛吼他,他还是个婴儿,他小,你也小吗?你跟他说这些,他听得懂吗?”

  李而立有苦说不出,赵大姑奶奶,他比你、比我都大,他都一千好几百岁了,经历过的风风雨雨比你我都多,你被他占了便宜都不知道,我再不想管你。

  傍晚时分,二人弃舟登岸,靠着导航摸到了此次西行目的地,护踏工厂。

  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护踏工厂地处荒凉,远远看去只有五彩斑斓的入口格外显眼。

  “李而立,怎么乌漆嘛黑?他们逃了?靳毓芊会在这里吗?”

  “不知道,赖小塔掌握着我们的行踪,很有可能带着靳毓芊离开,不过我们既然来了,必须进去看看。”

  李而立在前,赵菡萏在后,空空如也的大门,鳞次栉比的蓝白厂房,狭窄幽深的黑暗通道,虫鸣蛙声不停在二人四周响起,又渐渐归于沉寂。

  二人正不知往何处去之时,右侧的一间厂房突然亮起,赖小塔的声音通过四散的广播传遍整个护踏工厂,接着亮灯厂房紧闭的大铁门轰然而开。

  “贵客降临,有失远迎,烦请贵客移步。”

  事已至此,李而立带着赵菡萏硬着头皮踏入了亮灯的厂房。

  赖小塔淡然坐在厂房正中央,悠闲地等着客人到来,在他的双侧,均匀分散着十几条传送带,每一条传送带尽头都有一根不停“磕头”的尺余钢钉,钢钉通体映射白光,照耀开去,更加显得惨白瘆人。

  “杨轭哪去了?”

  赖小塔遍寻不见杨轭身影,坐在原处,面无表情地发问,他穿的还是那身雪白无垠,裁剪异常合体的西装。

  “死了,被九头鼍咬死了!”

  “什么?你怎么不保护好他?”

  赖小塔猛地站起,大声质问李而立,转而又迅速平静下来,有些落寞地自言自语。

  “死了?好!好呀!死的好!你们的目的是靳毓芊?”

  “正是。”

  赖小塔缓缓再次起身,背对着李而立,按下手中的遥控器,一时间,所有传送带上的钢钉甩开膀子,叮叮咚咚磕起头来。

  传送带也随之启动,末端赫然出现十几个横躺着一动不动的人形躯体,每个躯体头部无一例外都盖着鲜艳的红盖头,看不清躺着的到底是谁。

  “十二根传送带,十一个常人,一个非常人,你们必须做出选择。十一个常人活,还是选择救下一个非常人,你们必须在十秒内做出决定。对了,我提醒你们,选择非常人,靳毓芊就能活下来,你们带走她我不会阻拦,若是选择常人,靳毓芊必死!好了,让我们开始这个有趣的游戏。当然,除非你们能一眼找到靳毓芊,否则,你们怕是只能白跑一趟喽!”

  赖小塔不给李而立拒绝的机会,又按了一次,传送带的速度明显加快。

  十二个盖着红盖头的人,穿着、打扮,体型、身高看起来,全都一模一样,不看脸根本无从分辨。十一个常人和一个非常人,孰重孰轻,李而立和赵菡萏甚至来不及商量,必须做出选择,稍一迟疑,常人、非常人都救不成。

天王圣明 · 作家说

收藏入坑,推荐票票~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