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敲响了丧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3章 乱真、桃僵【推荐收藏】

  白墙蓝瓦的厂房,屋顶高悬的大型吊灯,不停运转的传输带,十二个即将消逝的生命,咔哒飞过的第十秒,接踵而至的第九秒,紧随其后的第八秒,短短三秒,只够李而立说三个字,做出两组动作。

  “快离开!”

  李而立鼻头微微抽动,急不可耐地冲赵菡萏射出三个字,一个箭步冲往三号传送带,来不及掀开盖头,弯腰俯身猛地拽起传送带上的躯体,身体温热,靳毓芊应该还活着,一把扛上肩,转身便奔向渐渐闭合的大铁门。

  李而立毫无迟疑、行云流水一般之动作,为他争取了最后一秒的时间,他扛着他的选择顺利在铁门闭合前,奔出了厂房。

  “无趣,真没有意思!”

  赖小塔的声音又一次在江水边的护踏工厂上空响起,随着其声音落下,接连无数声闷轰之声在赵菡萏、李而立四周遍地开花,霎时之间,整个护踏工厂陷入一片火海。

  火海烟浪中,李而立等人所处顿成孤岛,困死在原地。

  借着熊熊欢脱的烈焰微光,李而立随手掀开盖头,盖头之下果不其然是靳毓芊,四面八方的跳动火苗染红了靳毓芊苍白的面容。

  骤然腾起的大火,赖小塔莫名其妙的叹息,盖头之下果是靳毓芊,种种事实无不证明李而立的推断无比正确,他也赌对了。

  “李而立,这到底怎么回事?”

  “打破沙锅问到底,你真是一点没变!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还远没有结束。荷花妹,我们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还不一定呢!”

  李而立脚底晃晃,脑袋沉沉,强撑着意识叮嘱赵菡萏。

  “靳毓芊和小子业我交给你,你要保证二人的安全。手机和蓝牙给你,你戴上蓝牙,只能听正鼓,侧鼓一声不许听。从此刻起,待在烧饼伏妖阵中,不要出阵一步,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记住了,吗?”

  李而立有些慌神,赖小塔手笔够大,太过看得起敲钟人,为了对付他竟然不惜牺牲掉一整个护踏工厂,还整合了几大势力合力对付他,李而立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哭。

  火焰熊熊不断席卷,眨眼间便窜到二人身侧,赵菡萏施为烧饼伏妖阵抵御,按照李而立的叮嘱,戴上耳机只听正鼓,缓缓闭目在阵中护着靳毓芊和刘子业。

  李而立在火海闭合前,挥动悔魂幡,一跃而上至半空方才停下。

  身着白衣的赖小塔果不其然也在那里,刚刚火光烟影中夹杂着的靡靡之音,时刻激荡着李而立心神,使他异常难受。

  “好个敲钟人,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的?”

  “不能!行了,明人不说暗话,你不是赖小塔,甚至都不是一个‘人’!准确9地说,你是一个傀儡,所谓的十一个常人也都是任你操控的神机傀儡。”

  “不识抬举,哼,你知道的比我认为的要多,不过,你的态度,我很不喜欢,带着你的秘密下地狱去吧。”

  只见“赖小塔”双手张开,做托举状,十一个顶着盖头的“靳毓芊”从天而降,在到处蔓延的火焰上方飘荡,形如鬼魅,来去如风,风口带着火焰上腾,热闹的火苗缘着“靳毓芊”们脚跟上攀,很快吞噬全部,烧完了十一顶盖头。

  盖头下的十一张脸一摸一样,李而立看的眼睛都直了,他无法相信眼前见到的一切,“靳毓芊”们盖头下,藏着的是“赵菡萏”,让李而立更无法接受的是,十一个露出真容的“赵菡萏”们开始对着他搔首弄姿,最后竟还开始脱衣服。

  外套脱完,剩的是内衬,内衬没脱光,李而立直接闭上了眼睛。

  其实,不用眼睛看,出于本能,李而立已经开始在脑海中储存刚才的美好。

  “哈哈哈,敲钟人,礼物还满意吗?我可以保证,尺寸和柔韧度足够以假乱真,你确定不睁开眼睛欣赏欣赏?”

  “赖小塔”一挥手,十一个“赵菡萏”们一丝不挂慢慢逼近李而立,绕着他打转。

  李而立只能把眼皮死死扣紧,连续吞咽几大口口水后,他开始不停地告诫自己,不能被诱惑,不能让敌人的阴谋得逞,一旦沉沦,便是死地。

  “假的终究是假的,再怎么像也只是一具没有温度的傀儡。阴阳神机炼,好歹是‘六绝技’一脉,怎会如此堕落下作,无所不为?”

  簨下钟声响起,外表看起来别无二致,却没有一丝温度的十一具傀儡,被黄钟大吕般正音击溃,化作飞灰随烟尘飘散。

  理智告诉李而立,身边的十一个“赵菡萏”即便再怎么相像,也不是真的,为了避免心志不坚,果断祭出“烛照钟”,毁掉近在咫尺的诱惑非常有必要。

  “‘六绝技’?如今这个时代,还有谁将‘神机炼’当作‘六绝技’裔脉?谁不把‘明鬼神机变’当成‘神机若’全部?再比如敲钟人,你,何人还记得‘敲钟人’是‘第六绝技’的继承人?”

  李而立听说过这个传闻,不过他没有当真,敲钟人身份使然,艺多不压身,乱七八糟,只要李而立认为有用,他就敢修习,然而他实在不知道“第六绝技”和他有什么关系!

  “六绝技”怎么变成的“五大禁术”,没有人知道其中内情,渐渐地“第六绝技”本身是什么都说不清楚。

  时至今日,李而立仍旧弄不清“敲钟人”和“第六绝技”的内在联系,但是,“阴阳神机炼”败坏“神机若”名声却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阴阳神机炼’自甘堕落,怪得了谁?”

  李而立成功激怒了“赖小塔”,直接把“赖小塔”气的原地爆炸,是真的爆炸,白色的破片飘洒整片夜空,似是点点星光,熙然而坠,落入腾腾火光中,杳无踪迹。

  “敲钟人,好自为之,今夜只是小小警告,劝你不要插手护踏之事,否则下次见面就不会这么简单喽!”

  阴阳神机炼的威胁目前解除,李而立的关注点开始转向吞噬了整个工厂的“妖火”,升腾火焰肆虐多时,没有触发一个报警喷水装置,印证了李而立的猜测。

  这不是普通的火,而是自上古流传至今的“妖火”,在六天中,与妖族关系最密切的要数颢天部、卧龙谷,看似寻常的火苗,越烧越冷,底层的寒冷火苗不断冲击着烧饼伏妖阵,苦苦煎熬的赵菡萏双唇被冻得乌紫。

  夜深了,火苗的颜色变得幽蓝,立于火焰顶端感觉不到丝毫炙热反而冷战不歇的李而立别无办法,只能祈祷“烛照钟”的正鼓之音,能够支撑赵菡萏多清醒哪怕仅是一时。

  只有这样,他才有足够的时间对付妖火。

  如此规模的妖火,李而立是第一次面对,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唯有勉强一试,只希望天可怜见!

  妖火,水不能灭,沙不能熄,唯有人血浇汁,方能借肉体之温度中和妖火之严寒。

  悔魂幡前端划开手掌,李而立握紧拳头,鲜红温热的血液不住滴淌在玄色旗帜上,浸渍染红悔魂幡一面,淡红,嫩红,紫红,殷红,精赤,脸色惨白的李而立盯着红黑分明的悔魂幡,只差一步,他就能灭掉妖火。

  事不宜迟,他开始不停挥舞悔魂幡,黑色一面向上,血红一面朝下,又左脚蹬右脚,再度跃升至高处,小巧的悔魂幡陡然扩张,一下救罩住了整个护踏工厂,血红的一面不断释出温暖抗衡中和渐寒渐冷的妖火。

  “蚩尤,快。”

  悔魂幡急剧收缩,恢复原状,只见蚩尤调转旗面,“解卤血渍”开始吸收不那么冰冷的妖火,妖火过火面积太广,全部吸收需要不少时间,可惜的是,李而立已经等不到妖火熄灭,失血过多、晕厥过去的他直挺挺坠入余威尚在的妖火群中。

  伏妖阵的赵菡萏意识即将彻底丧失前,忽然感觉失去的温度在缓缓恢复,只要再给她一点时间,她就能完全醒苏,想起之前李而立的郑重其事,李而立很少如此失态,生硬的语气、焦急的神态,无一不在告诉她事态有多严重。

  妖火不再寒冷,耳中不时传来的钟声,赵菡萏缓缓恢复了气力,她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她们三人依旧躲在烧饼伏妖阵中,阵外依旧是熊熊不歇的大火,李而立托付给她的一大一小安然无恙,欣慰的同时,李而立依旧没有归来,心底深处的不安悄然泛起。

  忽的,李而立突然出现在阵外,漆黑的面容,烧燎的发须,疲惫的神情,憔悴的面容,当着她的面,李而立嘴角挂着的淡淡血迹仍旧新鲜如注。

  “快,让我进去,我失败了,我不想被烧死。”

  他狼狈拍打着烧饼伏妖阵,不间断向阵中的赵菡萏求救,她只能隔着阵与他对话。

  “我听不到,你大声点。”

  赵菡萏双耳塞着蓝牙,脑中全部是烛照钟的正鼓钟声,李而立说的什么话,她一句也听不清,无奈,只能对着阵外大吼。

  李而立示意她摘下蓝牙,时而抹掉嘴角流淌的血渍,时而惊恐地向后望去,同时继续拍打烧饼伏妖阵。

  李而立让她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他自己,赵菡萏心中存疑,李而立很少会这样低声下气向她求救,怎么今天突然转性,难道真的到了生死关头?

  拍打伏妖阵的李而立渐渐体力不止,顺着阵法边缘滑倒,一动不动,赵菡萏试着叫了几声,爬伏在地的李而立仍旧一动不动,僵在那里。

  此时,放他进来,他才能活命!

  她脑中只剩下唯一的一个想法,赵菡萏试着摘下蓝牙,仍旧听不见李而立的一声哼哼。

  她的心,真慌了!

  若是李而立死在她眼前,她将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赵菡萏只想着李而立,彻底摘下连接手机的蓝牙,打开一块“炊饼”,将李而立轻轻拖进伏妖阵。

  烧饼伏妖阵重新闭合后,她忙不迭察看倒地的李而立,翻过身来躺在她怀中,柔柔轻拍李而立被烧黑的面颊。

  “十三点,你没事吧?”

  李而立睁开厚重的眼皮,扯开微弱的嗓音回应赵菡萏。

  “荷花妹,对不起,我失败了,我不能救你出去,你怪我吗?”

  他忏悔,她摇头。

  “不会,我们一起再想办法,一定能逃出去的!”

  她安慰,他摇头。

  “以前的事,我不是故意的,你能原谅我吗?我要听真话,不要敷衍我,否则我死不瞑目!”她想阻止他说下去,他执拗地要继续说,“面对妖火,我自不量力,被它侵入脏腑。我见不到明天的日出了,你不能再骗我、哄我!”

  “傻子?我从没怪过你,你要我原谅什么?”

  “真的?”

  “这个时候,我怎么会骗你!”

  李而立说话时神色淡漠,脸色枯黄,行将就木,赵菡萏两滴清泪在眼眶中打转,左三圈,右两圈,就是不让它落下。

  “对不起,荷花妹······”

  李而立珍惜最后相处的机会,抬手想去感知赵菡萏,结果高高抬起,重重坠下。

  两滴清泪不争气地滑下,散碎在李而立右半脸颊上,终于,银瓶乍破水浆迸,大珠小珠落玉盘,咸湿的泪花化身散落珍珠,落在没有半点生气的面颊上。

  原来,眼泪不是咸的,而是苦的!

  想过无数结局,没有一种与眼下一幕相似,他的离去,她不知该不该接受。

  此刻的她,只想在他身上留下专属她的印迹。

  原来,眼泪也有流干的时候!

  赵菡萏挤干最后两滴清泪,紧闭双眸,低下嫀首在李而立唇上深深留下印迹。

  “李而立,最难消受美人恩,你不能忘了我!”

  主角终,本书完结撒花?

  “此话欠妥!你睁开眼看看,我美,还是你美?”

  赵菡萏怀中安逸躺着的李而立“死而复生”,换上陌生语调悠悠开口,阴阳怪气反问深陷其中的赵菡萏。

天王圣明 · 作家说

入坑收藏新书推荐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