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本假银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终章:要学会用平常心来看待一些理所当然的事情,就像明月有缺才是常态。

  “真是的,这种时候对别人做什么失礼的举动啊,头发真的差点被你拽下来啊,真是疯婆娘一个……”

  江成一边揉着脑袋一边走,嘴里还不住地嘟囔着。

  在感觉到一侧传来的那犹如实质一般的冰冷视线之后,江成止住了嘴里的嘟囔,不爽地挑了下眉头,斜眼瞥了一眼月咏并撇了撇嘴角发出切的一声。

  月咏也冷哼了一声,淡淡地开口:“那个男人(胧)…”

  江成轻轻一笑,冲着路旁的游女笑着挥了挥手打过招呼,同时轻声地问。

  “怎么了?”

  “内心的罪孽这种东西,真的可以因为那种清算而消失吗?”

  闻声,江成哑然失笑,无奈摇头,随后目视前方,同时缓缓道:“啊,对于那个海带头来说可能是那样吧,而且这才是他最好的结果。话说你啊…再怎么蠢这种事情也应该清楚的吧?那种面瘫脸根本就不适合留有那种东西的事情。”

  “那……”月咏看了过来,“你们呢?”

  江成一边跟路边的小姐姐们挥着手,一边不紧不慢地答道:“情况稍微有些不同,无论怎样的罪孽,我都会背负到最后一刻,这就是我的……强大。”

  看着弯起眼睛,冲着自己轻轻一笑的江成,月咏莫名地有些失了神。

  不过江成就像是没有注意到一般,自顾自地接着说:“我啊,曾经花过一些时间想要知道真正的强大是怎样的,甚至追问过自己自己的这份强大(身体)是不是真正的强大,又究竟有何意义存在。

  ……最终,我得到了某些结论。

  ——身体能力的强悍并不是真正的强大。若是不能承担自己的行为所造成后果的家伙,亦不存在真正的强大,即便他能以一敌千亦是如此。

  (攘夷)战争时期的我们就是那样,不成熟的我们凭借着虚假的强悍,做着各种各样的蠢事。结果就是有很多人在战争结束之后承受不了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结果与罪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连活下去的意义都找不到。

  相比起他们我是幸运的,并没有花几年甚至是十年才明白这种世间最为简单的道理。也就导致了,我在很早以前就走到了他们前面…”

  说着,江成再一次地笑了笑,轻声地接着说:“是不是说的太过于复杂了?嘛,简单来说,就是我的罪孽不需要被谁来清算,我自己已经足够了。

  而且,也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沉重了,毕竟那个时候有一群白痴不远万里跑到宇宙中把我准备照单全收的东西(罪孽)硬生生地抢走了很大一部分,对吧?笨蛋之一?

  总之,不用在意这种事情。也不用去想着该如何让这个人(我)活的更加轻松一点,对于我来说,能够以赎罪的名义守着这些东西(罪孽)在这个曾期望过的未来活下去,已经是某种过于奢侈的幸福了。”

  说了这么一番意味深长的话后,江成留下了停下脚步的月咏,一个人笔直向前,将月咏一点点地抛在了身后。

  ……为什么每次所有人都那么容易被这个人看穿?自己曾经期望过的「拯救这个人」明明不是这样的……

  想着,月咏渐渐地握紧了拳头。

  “但是啊…”江成突然止住了脚步,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回过头来再次弯起眼睛轻轻一笑。

  “……人类本身也是一种容易遗忘的生物,就连犯下的罪孽也不例外。

  我也是如此。

  跟常人不同的是,对于我来说,遗忘那些东西(罪孽)才是更加痛苦更加难以饶恕自己的事情。

  所以啊,就像习惯了喊我起床一样,可否请你……今后也时刻提醒我别忘记那些东西?毕竟你都习惯了吧?当然了,我也大概已经习惯了,换别人来的话我也会不…”

  后知后觉,脸连同耳根渐渐红透的月咏,惊慌失措,语无伦次地打断了江成的话:“汝…汝…汝…汝说谁习惯了啊!我我我我我才没有习惯那种事情呢!只只是受不了汝这欠债人的懒散而已!”

  “啊,那就算了。”

  看着一脸无所谓地摆了下手再次起步的江成,月咏愣了愣,紧接着心头便泛起了一股无名火。

  “还是早点去死吧!你这人渣!”

  伴随着嗖嗖的苦无破空声以及噗噗的苦无扎入人体声,江成翻着白眼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缓步走上前的月咏,捏着烟管,单手环胸站在江成身旁,别着依旧有些泛红的脸,假装淡定地开口。

  “不过…既然你都那么请求了,没…没办法,这种…这种提醒方式姑且还是可以满足你的……”

  拔掉后脑上苦无的江成,满头黑线,嘴角抽搐地看着月咏。

  “不,这种方式对记忆没有任何用处,倒不如说会起反作用吧?总被这么扎脑袋迟早都会坏掉的吧?”

  “需要扎除了脑袋以外的别的部位吗?”

  “不,不用了。”江成起身,眯着豆豆眼抬手回道,“刚刚我的请求还请你忘记吧,就当我没说过就好,不行的话就当我亲自撤回了请求也好,总之,再见!”

  嗖嗖!

  噗!

  “这里可以吗?”

  月咏指着江成的屁股问。

  “可以你个头啊!”将臀部的苦无拔出来的江成,怒冲冲地吼道,“都说了不用你了!”

  嗖嗖!

  噗!

  “那那里呢?”

  “跟是哪里没有关系!都说了不需要了!要干架吗?!你这疯婆娘!”

  ……

  吉原的狭窄偏僻居民区,居住的都是一些早已经不再接客,平时也就只是教导年轻游女一些经验的“退役”老婆婆们。

  不过也已经不剩多少了,很早很早以前,在江成还没有来吉原的时候,这里就不剩多少婆婆了。

  在凤仙的统治下,不再接客、没有了收入来源穷困潦倒分外憔悴的她们,即便是偶尔会被一些后辈救济也很难独自长久地活下去。

  直到江成来到吉原之后,她们的生活才算得到了一些改善,每个月至少可以领到一些救济金,保障一个人的生活是绰绰有余。

  嗯……巡逻途中,江成与月咏两人追着一个可疑的身影,东拐西拐拐进了一条死胡同。

  看着空无一人的死胡同,又环视四周,江成凝起眉,捏着下巴疑惑道。

  “好奇怪,那个身影明明是往这边来的……”

  月咏掏出了苦无,警戒起四周。

  “别放松警惕,或许就藏在这里,那个身手……绝对不是吉原的人!”

  “啊,确实…”江成点了点头,不过紧接着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并嗅了嗅鼻子,“喂,月月,你有没有闻到一种奇怪的气味?甜甜的…很奇怪的像极了以前闻过的…”

  “嗯?”月咏也嗅了嗅鼻子,“确实,有种熟悉的气味,这个…”

  一瞬间而已,两人同时反应了过来并同时捂住了鼻子。

  低着头的两人看着就在两人脚下的那颗粉红色爱心状熏香,脸色同时一沉。

  缓缓升起的黄粉色烟雾,勾起了两人的一些不堪回首的记忆。

  “水…水!快点找水!”

  “别慌!总之闭上眼睛,捏住鼻子!转过身去!水的事情交给我!”

  照做的月咏捏着鼻子闭着眼睛背过身去:“快…快点熄灭它!”

  “闭嘴!”江成吼了一声,“这种时候越是急就越是没有水!给我闭嘴保持安静!让我酝酿一…”

  听着身后淅淅索索的像极了解腰带的声音,月咏脸色再次一沉,紧接着便转过身来用尽全力一脚踹向了江成。

  “你准备用哪里的水灭火啊?!!”

  “没办法啊!”被踹到一旁的江成爆着青筋辩驳道,“这种时候除了这种方法,还有别的方法灭火吗?!当初不是说这种东西全都被销毁了吗?!这是你的失职吧!”

  “闭嘴!那么多的爱染香漏掉一两颗也有可能了!”

  刚刚说罢,两人同时反应了过来,抽搐着眼角,满脸冷汗地看着对方的脸。

  “啊……糟糕……”×2

  ……

  夜晚。

  吉原主街道一旁的茶屋里,拄着拐杖的日轮向着依靠在门口抽着烟的江华缓步走了过来。

  “还真是让人吃惊呢,我还以为江华夫人要放弃了。”

  日轮笑道。

  轻轻地呼出一口烟后,江华轻声地道:“我有做什么吗?就只是不小心把买来的熏香丢掉了而已。”

  “呵呵呵…”日轮掩面笑笑,而后抬头看向了夜空,“那两个人还以为大家什么都不知道呢,其实大家就只是默契地什么也不说当做什么也不知道而已。毕竟……”

  日轮抬头看向了天花板,缓缓地吐出了后半句。

  “日本的传统房屋结构,隔音效果并没有那么好呢……”

  江华:……

  “不过话说回来,江华女士丢下的爱染香是…”

  “之前有一次从江成酱嘴里听说过那种东西。”江华缓缓地解释起来,“模仿了那个的外形,有着甜甜气味的并没有什么特殊作用的仿制品……”

  “呃……非常高明的一招呢,只不过…总感觉并没有什么作用,两个人还是会…”

  想到了白天时候,站在房顶的自己听到的江成说那句「可否请你……今后也时刻提醒我别忘记那些东西?」江华回过头来,轻轻一笑。

  “也或许是我多此一举了也说不定。”

  “嗯?”

  “不,没什么。”

  江华又摇了摇头,抬起头看向了那轮明亮的、缺憾的、弯弯的月牙。

  (终。)

  ————小剧场分割线————

  《三年Z组,江成三三!》

  “总之,这就是最终回了,还有我们的这个片场也是最终回了,有什么想要问的同学快一点。”

  站在讲台上的那位国语老师,一边整理着教案一边说。

  “哎?!!”

  瞬间,下边的学生沸腾了。

  “这就是最终回?!”

  “也太草率太突然了吧!”

  “别开玩笑了!我根本没在最终章里出场啊!老娘明明化好妆屈尊准备赏脸那些个人渣的相亲会场了!”

  平板单马尾女孩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被拍成两半的桌子宣誓了马尾女孩内心的不爽与愤怒。

  “好了,下一个。”江成眯着豆豆眼说。

  “敷衍都不敷衍一下吗?!”阿妙炸毛。

  “不,我只说了你们可以提问没有说会回答你们。好了,下一个。”

  “江成三三,我…”

  某只叼着香烟穿着白大褂的银发天然卷站起身来。

  “咦?是新的转校生吗?”江成疑惑。

  “不,我是老师,这个班原先的国语老师——银八老师。”

  “那个糖尿发作肛门爆炸说是住院半年却多住了好几个月的银八老师?”

  “没错。”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请坐下。”

  “不,等下,我是想问,我何时可以上岗?”

  “这种问题去问脑门上长OO的哈…白痴校长,好了,下一个。”

  “不,我那个…”

  没等刚刚出院的银八老师说完,近藤便举手并站了起来。

  “老师!我想问一下时间线的事情!因为太乱了所以很多人都搞不清楚!我们到底有几条时间线?最后的日常又究竟是什么时间?”

  “嗯……下一个。”

  某戴着厚厚的瓶底眼镜的橘发丸子头少女站了起来。

  “等下!!这种问题有必要解释一下吧!!可是关心到我的很重要的问题!”

  说罢,少女异常愤慨地挺了挺自己平坦的胸脯。

  “回去把正篇重新读一遍,顺便把正篇最后的总结看一遍就懂了。一遍不懂就多看几遍,以上。下一个。”

  “老师,”总悟举手并站了起来,“那个我想问一下,我的姐姐最后的结局是什么?难道说真的跟那个V字男人相亲了吗?”

  “啊,这个啊,因为当时篇幅有限就没有继续往下写,在意的可以给你看一下。”

  ……………………

  接三叶相亲篇结尾——

  刚刚上完厕所回来的三叶,看着站在一旁的十四,终于是发自内心地笑了。

  许久之后,才开口问了一句……

  “请问,你就是我今天的相亲对象吗?”

  而十四,握着拳头又沉默了良久之后才低声应了一声。

  “……啊,是。”

  不过,十四话刚刚说完,紧接着便突觉脑后一疼,眼前一黑,随后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三叶小姐,真是抱歉,让这样的家伙破坏了相亲的氛围。”

  江成带着几分歉意道,手中系麻袋口的动作却是十分娴熟并利落。

  “放心吧,三叶小姐,万事屋会帮你安排非常优质的相亲对象的。”

  将麻袋扛起来的银时,正色道。

  “呃……”

  “总之,今天就先让松阳跟你聊一下凑活一下吧,顺带一提,松阳他也是单身哦。”

  江成将松阳给拉到了桌前。

  “哎?松阳老师…”三叶捂着嘴有些惊讶地看着松阳,不过紧接着又露出几分的娇羞,“松阳老师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

  当身处郊外一片荒凉地,脑袋以下位置被掩埋的十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借着月光看着面前地面上那分外熟悉的麻袋,十四……沉默了。

  不过,皎皎月光下那由远及近轻轻的脚步声却让想要发狂的十四镇静了下来。

  抬眼望去的十四,在看到那个脚步声的主人之后,猛地瞪大了眼睛,瞳孔轻颤……

  ————————

  “……嗯,就是这样,最后脚步声的主人——饿了很多天没有吃过饱饭的熊,吃了一顿饱饭。”

  讲台上的江成将故事的结尾补充完整。

  “啊,太好了。”总悟拍着胸口,一脸的庆幸。

  “不对吧——!!”十四瞬间便站了起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那种情况出现熊很奇怪吧!按照那种发展无论怎么看出现的都是三叶小姐吧!”

  “咦?奇怪?野外出现熊很奇怪吗?”江成疑惑道,而后摆了摆手,“总之,出现的是熊先生,好了,下一个。”

  “等…”

  某位长发青年打断了十四的话并站了起来:“老师,我…”

  “你才是老师吧?松阳?还有,下一个。”

  “还没有回答老娘的疑问呢!”

  “阿妙小姐,冷静一点!我的问题老师也没有解答!”

  “我的问题才更重要阿鲁!”

  “不,我的问题才更加重要!那个脚步声的主人究竟是熊先生还是三叶小姐?喂!喂!”

  下边是炒作一团的学生们,江成小拇指掏着耳朵,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好了,本学期就结束了,大家的成绩相比起我来之前的成绩都有大幅度提升,我们下学期再见。今天的值日生离开之前做好本学期最后一次值日,走之前把钥匙交到我办公室,结束。”

  “等下!!!”×n

  “又怎么了?”江成止住脚步,露出几分的不耐烦。

  “结婚快乐!”×n

  “什么嘛,都已经知道了吗?”江成瞥了一眼教室内的学生们,停顿了几秒钟之后又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真是的,神乐,别什么事情都往外说。”

  “不是!小舅舅!不是我讲的!”厚饼底眼镜少女站了起来,“是你跟保健室的月咏老师实在是太明显了所以大家才看出来了!”

  “在学校叫我老师。总之…”

  说着,江成再次审视了一遍这群相处了不到一年的学生们,那张虽然帅气却总是没什么干劲总是写满不耐烦的脸上,少见地露出几分的笑意。

  “…谢谢了。”

  留下这么一句后,江成再一次地起步向着教室门外走去。

  “还有,江成老师…”

  新八唧站了起来。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的学生站了起来,直至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我们毕业了。”×n

  正好走到教室门前的江成突然又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静静地看着教室里的那些相处了不到一年时间的学生们。

  “拍照留在婚礼结束。”

  说吧,江成一把扯掉了自己的风衣,整理了一下干净的领带,露出了里边异常整洁的白色西装。

  看着有些不明所以的同期生们,神乐突然想到了什么并解释起来:“哦!差点忘记了!在小舅舅的威…恳求下,那个白…哈塔校长说会免费将校园作为婚礼场地提供给小舅舅使用。”

  “哎?等…哎?!!!”×n

  “时间呢?”新八唧问。

  “好像是毕业典礼那天。”神乐回答道。

  “喂,赶不上别人的婚礼无所谓,可别赶不上你们自己的毕业典礼哦。走了。”

  留下这么一句后,江成头也不回地踏出了教室门。

  阿妙试探性地开口:“那个……毕业典礼不就是今天吗?新酱?”

  “对了,银八老师,大家的婚礼礼金就拜托你暂且收一下哦。”

  看着折返回来,弯着眼睛一脸和善的江成,还没来得及激动的学生们在同一时间面无表情了起来。

  “因为已经毕业了就是社会人了呢,社会人参加婚礼,礼金是当然的吧?”江成理所当然地说,“当然,还有银八老师的份,虽说因为肛门爆炸没有一起工作过,但是即便这样还是在出院的第一时间抽空来婚礼会场参加我的婚礼,我真的……很感动!”

  沉默了好半晌后,翻着死鱼眼的银八老师举起了手。

  “那个……麻烦跟那个脑门上挂着OO的白痴校长说:我要辞职。有劳了……”

  (完。)

Mr.Kee · 作家说

还有最后一章江成跟月咏婚后生活的日后谈,纯纯的只作为我的小九九。

毕竟没有在正篇里明写两人结婚。

更别提那些要求写两人咳咳咳咳那什么了。

可能会私下写,但是肯定不会发在这。

总之,先加群吧。

话说最近可能是因为倒霉过头(被讹事件与被夹手事件)所以时来运转,还真发了一小笔横财……

最近就在为突然飞来的小钱钱努力,抽不开身。

嗯……晚上见。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