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番外 抉择

  “你确定要走了?”

  “我确...不确定...”

  温暖湿润的南方明珠,羊城。

  在一座威武肃穆的军营内,一名面容坚毅的黑脸男子正坐在其中,脸上露出苦笑。

  此人正是江腾...

  “我这都三十九了,马上四十了,体能下滑...”

  “你放你娘的狗屁!才三十九岁,你叫唤什么?!老子都48了!”

  坐在江腾对面的一名男子满脸愤慨,唾沫横飞...

  “老子48了才是正团,你现在就能上,为什么不上?”

  是啊?为什么不上呢?

  江腾也说不准是为什么...

  自从十年前军改开始,职业军士们是舒服了,可军官却难受了不少。在明确军衔主导的情况下,很多岗位都被缩编。就比如军医...

  在过去,军医这种卫勤岗位的专业军官,干到大校都有。而现在呢,最高到中校,中职...到头了!而指挥类军官受影响也不少...

  在指挥类军官下,主要分为三大块。指挥军官,也就是原来的军事主官、参谋军官,现如今也被参谋军士抢了不少活去、政工军官,这个不太用说,政工岗位本就不算多,竞争也更加激烈。

  这样一想,江腾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在很多正连职上尉军官面临35岁这道人生大槛时,自己已经爬到了中校副团的位置。在雪豹突击队这支国家级反恐部队,同样也是华南地区级别最高的反恐部队中担任参谋长职务,堪称未来可期!

  而现在,未来真的可期了...

  三十九岁,调职正团,晋升上校军衔。调往江城某支队担任一把手,可以说前途无量...

  哪怕再用十年晋升到大校,六十五岁退休前百分之百也能摸到将军的门槛。

  “有什么顾虑你跟我说,组织上能给你解决的,我们会帮你解决。是不是家里...”

  “不是,我...算了,我再想想...”

  江腾一边说着,一边窘迫地收起桌面上那张复员报告,急匆匆地揣进口袋,跑出门外。

  “回来了?报告交了吗?等下琦琦回来,咱们去长...”

  “报告没交!”

  家属区距离营区并不远,推开房门,看着正在厨房忙碌的于迈兮,江腾嘴皮翻动。有些不忍心说出这句话...

  副团职房,80平的大小。去掉公摊,去掉两间卧室和一个小小的客厅外,厨房显得很是拥挤。系着围裙的于迈兮身边,堆满了今早买来的蔬菜。

  这就是生活,可这样的生活,真的合适吗?

  虽说自己是个所谓的富二代,可于迈兮从小过得也不差...

  作为援江建设的先遣军,于迈兮的爷爷在新江很是承包了不少的土地。八千多亩的果园,哪怕老丈人无心经营,到今天光是租金都能收取不少!

  之前在魔都,有老江提前准备的住所,可以说这姑娘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份苦。而琦琦,哦对了,也就是自己的孩子...

  由于自己工作调动,江琦也跟了过来。放弃了魔都优质的教育环境,跑到羊城东北角这个偏远的区域,上着一所及其一般的小学。

  甚至一年前,自己带队外出比武时,琦琦还因校园暴力的问题,小半个月都不敢去学校...

  “为什么没交?咱们不是谈好了吗?爸还等着咱们回去呢!”

  于迈兮还是那个安静的性子,语气不急不慢。可越是这样,江腾心里越堵得慌。

  “赶上调职了,这次是去江城,升一级...”

  叹了口气,江腾有些低落地走到茶几边给自己倒了杯凉水。心里也在暗自后悔,为啥没有打听清楚是去哪个支队...

  要是那个支队驻地不像这里这么偏僻,那或许...

  “你不想走?”

  “我不是不想,我是...”

  江腾力图狡辩,但陡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爸!我回来了!”

  “回来了?补习班上得怎么样?老师讲得有没有难度啊?”

  一边给凑到自己身边的小家伙再倒上一杯水,江腾一边问道。

  正所谓有得必有失,从小把江琦带在身边,虽说教育质量、生活质量有些下降,但孩子和自己却并无多少疏离。

  这是唯一江腾感觉自己对得起家庭,对得起自己“父亲”这个身份的一点。但偏偏又因为如此,江腾愈发感觉自己愧对了身边这个粘着自己的小家伙。

  “不难!可简单了!对了,妈,饭好了吗?陈玉文他们都到动物园了!”

  “马上好,别急。他们到了就让他们先玩,等下你爸带你过去,很快的!来帮忙端菜!”

  “真的?!妈,你可别骗我!这次我们要玩三天呢!我爸有时间吗?”

  一听于迈兮的话,小江琦立马甩开江腾,屁颠屁颠地跑进厨房。

  “有,你爸最近比较闲。让他带你去,我回趟魔都,你爷爷那边有些事情...”

  “真的?我怎么那么不信啊!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外面还在训练啊,部队又不放假,我爸怎么会有空...要不,还是妈你带我去吧!爷爷那边,还有一个多月就放暑假了,我们再一块回去!”

  “行了,你爸难得有空,陪你去玩还不好?就让他陪你!”

  “唉...那好吧,可是陈玉文他们都不认识我爸,这能...”

  房子小,自然谈不上什么隔音。

  坐在沙发上,表面是看电视的江腾,将厨房发生的对话听得一丝不落。江琦的不信任宛如一根尖锐的刺刀,狠狠地扎在江腾心里。

  真到了走的时候吗?

  自己也不再年轻了,从入伍算起,已经二十一年了。曾经令自己骄傲的荣誉也早已成为历史,部队现在好像也不缺自己这样一个...

  一个加班加不过、训练也比不过的老人了...

  “吃饭吧,想什么呢?我订了两点多的票回魔都,等会一起走,先送我去机场,接着你再带琦琦去长隆...”

  “我...你回魔都干什么?老江那边出事了?”

  “没什么大事,就回去跟他说说,下半年咱们搬去江城的事。”

  江城?!这么说...

  江腾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沙发背后的人...

  “我还没决定...”

  “你决定了!”

  “书上说,抛硬币时,当硬币升空时,你就已经明白了自己想做的决定。同样,当你收回这张复员报告时,你的决定就已经有了!”

丁丁食红豆汤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