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大侦探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四章 仪式

  “有吗?我有这么说过吗?”

  陈阳眨了眨眼睛。

  “就算真有,那我不也是想着赶紧去下一个地方吗,所以得赶紧把这玩意儿带回去,毕竟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遇到林老哥你。”

  “你明天没有课?”

  对于陈阳的话,林峰保持将信将疑的态度。

  陈阳挠了挠头道:“我们第二大学跟第一大学不一样,比较自由。”

  林峰点了点头。

  目送陈阳扛着人偶在视线中离去,而这之后,约翰也在林峰的示意下跟了上去。

  陈阳速度很快,林峰在原地不过等了两根烟的时间,约翰先返回,然后才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陈阳。

  与约翰一番眼神交流,约翰欲言又止。

  示意林峰暂时不要问太多。

  林峰按捺住心中狐疑,点了点头。

  ……

  第二处命案的发生地点是在歌德市的一座公园里,处于市郊区,平时极少有人来,因为地理位置偏僻的关系,使得除了节假日之外,这里基本门可罗雀。

  不过好在歌德市并不缺电,才使得即便位置远,这里依然每隔一百米都会有一盏昏暗的路灯,

  这里并未被封锁,毕竟是公共区域,但林峰还是根据当日的新闻报道,准确的找到了案发地点。

  “这里果然有水。”

  林峰将帽檐往上推了推。

  公园内有一个占地极大的人工湖泊,寒风吹来,湖水在灯光下波光粼粼,散发出一种夹带着泥土味道的腥味。

  “找找看附近有没有人偶。”

  林峰低声说道。

  “我并不相信这是一种巧合,或者是什么无聊的人的恶作剧。”

  因为之前已经受过一次惊吓的关系,这一次陈阳说什么都要跟林峰一起,至于为什么不跟约翰,他的回答也是让林峰啼笑皆非。

  本就昏暗的公园,再加上约翰的一身黑,等同于完全感觉不到这个人。

  约翰单独行动。

  以他退伍侦察兵的身手,林峰并不担心。

  跟随林峰一起行动的陈阳这里走走那里看看,偶尔也会看看直播间闪过的一两条无关紧要的弹幕。

  “你倒是挺勤奋努力。”

  林峰打着趣说道。

  “这么晚直播给鬼看?正常人这时候基本都已经躺床上呼呼大睡了。”

  陈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眼珠子转了转说道:“林老哥,论侦查的本事你肯定比我厉害的多,可论直播,我才是行家,现在很多网友就喜欢这种节目,说不定到时候就有没睡的人稀里糊涂点进来,苍蝇大小也是肉嘛对不对?”

  林峰选择了不反驳,任由他去。

  只是这么找下来,一无所获。

  案发现场周围空无一物,连个可以供人休息的长椅都没有。

  约翰那边同样也是如此。

  “难道真是什么人的恶作剧?”

  就在这时候,陈阳突然道:“咦,这些泥土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好像被人动过?”

  陈阳踩了踩脚下的草皮,隐隐有些松动。

  林峰灵机一动,与约翰对视一眼,约翰迅速找来一截枯树枝,狠狠插进了泥土里。

  不过这枯树枝才插进去约摸三分一的距离就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挖。”

  林峰当即蹲下身子,但约翰的速度很快。

  虽然没有趁手的工具,只有一截枯树枝,但约翰还是飞快的挖掘出来一个大坑,以及从大坑里掏出来一具人偶,与第一个现场如出一辙,人偶的脸上贴着死者的照片。

  照片的拍摄视角也同样十分诡异。

  “我靠,这人脑子有病吧,变态是不是?杀了人还要做这些事情?”

  陈阳怒骂。

  但这一次明显比上一次好的多,没有做出一惊一乍的举动。

  而这一次,一直只负责配合林峰的约翰突然主动开了口。

  “林,你怎么看?”

  林峰摇摇头。

  “暂时看不出来凶手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可以肯定一点,凶手分别在杀了人之后来到过案发现场做这些事情,凶手一定有强大的心理素质。”

  “我想到一些事情,不知道有没有用?”约翰淡淡的说道。

  对于早已经将生死看淡的约翰,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他是最为镇定以及淡定的一个。

  林峰示意约翰继续说下去。

  “我在还没退役以前,打过很多仗,杀过很多人,但不是每次都与军人交手,也有些时候会被上级派往执行一些特殊任务。”

  “我听过一点。”

  林峰点点头。

  在前世的时候的确没少听过这些事情。

  军人在战时自然是冲在最前线,可有些非战时的情况,同样也离不开军人。

  比如解救人质。

  比如对付贩毒集团。

  约翰又说到:“有一次我们的任务是对付一伙境外的邪教组织,这伙人极其凶残以及没人性,而且武装力量十分强大,我们足足死了二三十个兄弟才打入境外邪教组织内部,在那里,我见到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场面。”

  “这伙犯罪分子信奉一个境外的邪神,许多信仰者愿意为邪神奉献出自己的一切,有人当众破开自己肚子,有人主动挖自己眼睛,作为让邪神现世的祭品,我觉得这两具人偶跟这个事情非常相似,更像是某种邪恶的仪式。”

  这大概是与约翰接触的一天时间内,约翰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但这句话让林峰眼前一亮的同时,不免更加忧心忡忡。

  如果真像约翰说的这样,凶手是一个残暴的异教徒,那是否代表着在这个国度内还有着许多跟凶手相似的人?

  “走,接着找,看看是否每个现场都有这么一具人偶。”

  “等等啊,林老哥,这玩意儿怎么办?”

  这一次,林峰主动将充满泥土味道的人偶交给了陈阳,他只保留了死者的照片,作为有可能发现蛛丝马迹的线索。

  “反正你已经带回去一个了,再带回去一个,正好作伴。”林峰笑着说道。

  陈阳满脸无奈。

  “唉,好吧好吧,来都来了,谁让我陈阳是你林老哥的忠实粉丝呢?”

  在陈阳扛着人偶屁颠屁颠回去的时候,之前欲言又止的约翰这才对林峰说道:“这小子有些奇怪,你最好注意一下,我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情。”

樊可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