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为乔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再遇书生

  乔峰大惊失色,想着这安王与孟少保,难道都与‘无生间’有联系?

  若是真这样,那便要出大事了。

  乔峰又在孟少保府外等了一会儿,本想悄悄溜进府内,去看看这个仇云,到底来干什么?

  但随后又想想……没有这个必要。

  若是孟少保真的与‘无生间’有关,那必定是防护周密,不会让自听到。

  若是与‘无生间’无关,那只能因为当做仇云的爷爷与孟少保都是同朝武将,曾经两人关系要好。

  所以现在这个孙女过来探望,但……若只是这层关系还好。

  乔峰想着,有些烦躁,便准备离开。

  刚走出三四步,乔峰忽然察觉不对劲,忽然转身一掌,猛地击出,打向那瓦檐房舍的隐蔽处。

  这一掌如同猛虎出笼,极难躲避。

  “啊!!!!!!!!!!”

  忽听的那黑暗之中,想起一声惨叫,便有一个人摔了下来。

  乔峰大挪移身法使出,瞬息之内便跨越三丈,来到这人面前,一脚踩在胸口,喝道。

  “说,哪里来的孽畜?

  敢来监视我?”

  乔峰这一脚下去,已经震的此人肺腑激荡,真气涣散。

  刚刚又受了乔峰一掌,此刻绝难反抗。

  本来以此人身手,从乔峰手下逃走绝非不可能,可刚刚乔峰离开之时,这人一瞬间的松懈,让他暴露出来。

  此人带面具,隐藏身份,现在被乔峰制住,知道逃脱无望,便立刻咬破口中毒药,自尽。

  死的干脆利落。

  乔峰一时间怒了,看向孟府,又看向死去的这人,摘掉面具,发现不认识。

  又看向手臂,确有十二道戒疤的‘催命’符号,便知道这人是‘无生间’的。

  乔峰马上便想到,这仇云从一开始,莫不是故意引自己跟着她?

  想让乔峰知道,她到底要做了什么?

  该让自己去怀疑谁?

  乔峰暗自说道。

  “‘无生间’来了开封?

  并故意露出仇云,引我来查,想让我怀疑安王和孟少保。

  可这是为什么?”

  乔峰边走,边想着。

  “想暗度陈仓,借刀杀人,还是引火自焚?

  若是引火自焚,这‘无生间’是不是太蠢了?

  将‘无生间’的盟友明晃晃的暴露在我眼中?

  那上官剑南和慕容博这样的老狐狸,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那只能是另一种可能,欲盖弥彰,借刀杀人了。

  想转移我注意力的同时,借我的刀,杀安王和孟少保。

  可想暗度的是哪个陈仓?为什么要转移我的注意力?

  ‘无生间’到底要做什么?

  大人物……蔡太师?!!!

  莫非是‘无生间’想让我的注意力从蔡太师身上移开,从而去关注安王和孟少保?

  莫非蔡太师才是与‘无生间’有关的,他才是五行使?”

  乔峰又走了几步,回头望了望,觉得自己想的还是不对。

  “仇云可以是故意暴露的,引自己去查安王和孟少保。

  那刚刚这个‘无生间’的人,难道就不可能是故意暴露送死的?

  安王或孟少保才是‘无生间’的五行使。

  所以想以此计中计,来摆脱安王与孟少保的嫌疑,让自己去查蔡太师?

  难保没有这种可能。”

  乔峰想着,想着,想起蔡太师的针砭时弊,于亲切中藏的锐利。

  还有安王的和蔼可亲,飒意自如。

  更有孟少保的闭门不见,不知深浅。

  乔峰不知道哪一个人是装的,是黑是白,哪个人又是真诚,又或是为了掩盖什么,顿时觉得头大。

  晕晕乎乎的便回到了六必客栈。

  乔峰知道此刻自己只有一个人,而整个开封龙蛇混杂,人员众多,要想理清楚这千丝万绪,是根本不可能的。

  若是小甲他们在这开封就好了,这样一来,自己不方便做的事情,就可以让他们暗地去做。

  而现在自己,看着虽然自由,但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自己,防止自己做出越距的行为。

  “小二,来一坛酒!”

  乔峰愤懑,现在只想喝一坛酒,然后想想今后该怎么做?

  去得罪谁?

  去查谁?

  或是与谁结盟,与谁为友?

  都是要好好斟酌,斟酌的。

  ……

  夜已经到了三更时分,听着街道上的打更声音,可乔峰没有丝毫睡意,喝着酒,脑袋里转啊转啊,又想到了皇上送给自己的那首诗。

  蛮家孩子放牛来,青草不愿粒粒清;

  轻风有梦轻风坐,却把孩童科科辛。

  行于市中无人之,偏自水中苞谷黄;

  有风不动无风动,不动无风动有风。

  可乔峰想了几遍,又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只能苦笑一声,想着开封表面是一副歌舞升平,帝仁官善,可暗地里,死个人却是那么无声无息,无足轻重。

  都不值得开封里的任何一位大人物皱一下眉头,动一下心思。

  无奈,乔峰只能继续喝酒。

  忽的,乔峰听见门外面传来一阵放浪形骸的声音。

  这声音高亢,洪亮,却带着几分荼蘼。

  其声音言道:“

  天顺吾意则天昌

  天逆吾耳叫他亡

  一朝使得龙入水

  莫叫长江倒川流。”

  乔峰听得这么狂悖的言辞,一下子来了兴趣,看向了客栈外面。

  却发现客栈外面晃晃悠悠走进来一个穿着衙役服饰的醉汉。

  这醉汉脚步不稳,脚下虚浮,显然没练过什么武功,左脚行右,右脚行左之下,差点将自己绊倒。

  后又扶住门框,挺直身体,喝了一口手中的酒,走了进来。

  这人也不讲礼数,拐到乔峰桌前,便直接坐下,趴在桌子上呜咽,但终是嘴里嘟囔,听不清楚话语,可零零星星也有几句。

  “尸位素餐……庙堂蛀虫……

  不识爷的厉害,偏偏要爷做衙役……”

  这衙役说着,乔峰也看着这人长脸若驴像,乔峰立马想了起来,这人不是自己在开封外遇到的那个十年赶考的书生吗?

  乔峰有些喜悦,指着这人道:“你是……”

  这书生见乔峰认出自己,似醉非醉之间便笑着说道。

  “乔大侠,恍惚一年不见,你已从少侠变成大侠,闻名江湖,又做‘侠论’在开封扬名。

  真是让人汗颜吶!”

  乔峰也是拱手道:“不知先生名讳,实在有愧。

  当日谈论,先生也有份,却不知只有我扬名真是惭愧。”

  “虚名……虚名,我才不在乎……”

  这书生嘴上这样说,却是瞥过脸去,一脸的不忿与酸楚,恨不得将乔峰生吞活剥。

胜似有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