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为乔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朝堂之争(一)

  “虚名……虚名,我才不在乎……”

  这书生嘴上这样说,却是瞥过脸去,一脸的不忿与酸楚,恨不得将乔峰生吞活剥。

  “哈哈哈……”乔峰尴尬一笑,又看着这位书生,如今是一副衙役打扮,有些吃惊道。

  “兄台的第十次会试,不知如何?”

  乔峰问出这句话,其中心中已有大概,但本人没有说,自己也不好猜。

  这书生如一滩泥,趴在桌子上,摇晃着手中酒瓶,醉意微醺道。

  “没了,没了,再哪有这第十次高中,我不过是为了糊口,在衙门凑了个算账的而已。”

  乔峰听着,失意的抱怨充斥心头,但乔峰不知道如此大才,为何却屡次高中不成?真是奇哉。

  或是进京赶考的书生,各个都是才情超过他的妖物吗?

  乔峰想着,也有些迷糊,不愿意多谢,只是将身前的酒坛,碰向书生手里的酒瓶道。

  “想那么多做什么,今天你我再次相遇,喝吧!”

  乔峰说完,便举起坛,猛喝了一大口。

  书生见了,心情好了少许,其实对于功名而言,他已经看开不少,十次的考取,足以让他将全部的热情用光。

  “乔峰,你怎样?

  扬名江湖,闻名天下,一定很风光吧。

  像你这般的人,注定不会平凡。”

  乔峰道:“哪有那么好,被江湖的洪流大势裹挟到这一步想,心中总有万般的不愿,但总要走下去。

  情份不可丢,大义不可失,真是痛苦。

  而今又在这开封内,步履维艰,不知未来,光景在哪里。”

  书生听到,说道:“江湖的事情我不清楚,也不会。

  但对于这个开封,这个朝廷,我可是懂得清清楚楚。

  有哪座衙门,哪座道场,拜什么神,行什么事,我全都明白。

  你若是困惑,可以知于我听。”

  乔峰听到书生说,本想将心中的一干不快与疑惑,全部倾诉出来,可下一刻乔峰却冷静下来,知道这四周还有监视的人,自己不能说的太多,与人把柄。

  乔峰便道:“先生等我一下,我将藏在暗处的几只老鼠处理后,再来与你诉说。”

  乔峰说完,在书生的疑惑中,便猛地起身,气势一下子变的强横无比,杀气十足。

  这突然的转变,也不由的吓的书生酒醒,看着乔峰一人走出了客栈。

  这时的书生才知道,这江湖里的第一人,武林盟主,就算年轻,也那会是什么善茬,个更不会是什么凡人。

  乔峰一人站在大街上,拱手,对着这黑暗的房屋道:“各位朋友,乔峰今日要休息,不管你们的主子是谁,为什么要来监视我。

  请现在离开,一息之后若不离开,休怪乔峰大开杀戒。”

  在寂静的黑夜中说完,乔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乔峰放下双手,接着说道。

  “既然各位不离开,休怪乔某出手了。”

  接着,书生便看到了这位武林中的顶尖高手出手。

  其实,书生认识乔峰至今,从来没有见过乔峰出手,所以至此对乔峰的印象仍然是一位见识不凡的江湖人。

  至于什么武功高低,强弱之分,书生之前认为,江湖中的那些个好汉有差距,但总归是不大的。

  最多是力气比普通人大上三四分,是爱打架逞凶的狠人而已。

  可如今被乔峰一惊,便瞬间开了眼界,而乔峰走出去之后,随手一吸之间,神奇的便将一个人抓在手里,手指微动,便将这人捏晕过去。

  嗖嗖嗖!!!在黑暗中快速射向乔峰的飞镖,也瞬间被乔峰用鬼魅一样的身法,瞬间躲了过去。

  速度之快,仿佛没有动。

  书生看的惊心,若是将自己丢出去,十条命都不够死的情况,乔峰却是轻松的处理掉了。

  又是简单隔空一掌,便将远处藏匿的几人打的惨叫,掉下屋来。

  书生除了看见屋外的乔峰,便看不见其他人。

  但书生看的清楚,乔峰站在屋外,一动未动,从来没有离开过脚下的地面。

  而双手,则是如两条钢鞭,快速挥舞,无坚不摧,不管碰到什么,一掌过去,便直接化为粉笈,实是强悍至极,令人恐怖。

  而乔峰整个人却好似优雅随意之间,便已经将这些事情完成,根本没花多大的力气,简单,太简单了。

  大概用了一盏茶的功夫,乔峰便又走了进来,坐在书生一旁,笑道:“痛快,出了一身的汗,刚刚好清醒。

  正好外面的人清理干净了,来听听兄台的高见。”

  书生见了,愣神的功夫便又恢复过来,哈哈笑道:“乔峰,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小看整个武林。

  若是你们整个武林团结,什么事做不到。”

  乔峰道:“人力所能及,实有极限,若不能量力而为,迟早反噬。

  岂不知持而盈之,不如其己,揣而锐之,不可长保;

  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书生听了,也是说道:“乔大侠说的在理,可万事总要争上一争。

  阁下来这开封,不就是为了武林,为了大宋,争上一争吗?”

  乔峰心中一笑,想到这书生果然有见识。

  乔峰道:“那我就说说我在开封之中,如今的疑惑,希望先生听了之后,可不要逃跑。”

  “哈哈哈”书生放下手中的酒道:“大胆说来,无妨。”

  于是,乔峰将这几日在开封的遭遇,都与这书生说了一遍。

  先是到了开封,就被人查获消息,由大内的高手葵花老祖领着,去了皇宫,见了皇帝,赐了一首诗。

  后又出了皇宫,被这林林色色的朝廷大人物们轮番宴请,不知什么目的,不知什么要求,只是与乔峰喜笑颜开。

  这些不平凡,却弄的乔峰头昏眼胀,好不自在。

  又遇到‘无生间’的仇云,往返与安王府与孟府之间,其中的秘密不知何云,实在将乔峰弄的愁苦。

  皇帝的诗什么意思?乔峰不知道。

  百官为何宴请自己?蔡太师为何宴请?安王为何宴请自己?

  孟少保为何避而不见?乔峰也是不知道。

  乔峰更是不知道仇云与这安王与孟少保,到底有何关系?

  想不明白,倒是弄得自己心头乱麻,自找不自在。

  书生听完,深思稍许,喝了一口酒,先是问了乔峰一个问题道。

  “乔峰,你若想想清楚这些,先要搞清楚,这朝廷之中,到底是谁在和谁斗?”

胜似有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