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或海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英雄、恶棍与兑现的诺言3

  遥远的轰隆声响起,船屋猛地一震。

  木隔板的缝隙间簌簌落下灰尘,威廉赶紧捂紧口鼻避开。

  眼睛逐渐适应了昏暗的环境,他感觉自己仿佛蛰行于黑暗中的猫。不出意料的话,他很快就能顺着风来的方向寻到出口。

  他跟悉蒂的交涉结果很难用成功来形容。

  土著们没有伤害他,但也没采纳他的意见。他们将威廉单独禁足在召他谈话的屋里便离开了,丹玛也始终不见踪影。

  再后来枪炮声打破了宁静,杂沓纷乱的脚步从楼上响到楼下,呼喊声不断。听起来能作战的男人们都出动了。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皇家海军派出的士兵们已经对土著们发起进攻。

  他们竟然能够在崎岖盘绕的山岭中找到通往部落的正确路径,实在匪夷所思。威廉料想是押送过程中有人悄悄留下记号,借此引导同僚们搜索至此。

  他有一点点欣喜,但内心更多是担忧——悉蒂曾向他再三追问一种“恶魔烟雾”,似乎是某个能造成大规模恐怖杀伤的东西。要是皇家海军真的用它对付土著,恐怕会给无辜的人们带来灾难。

  威廉从没听过这样的秘密武器,但他相信老兵们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内情。要想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最好尽快跟他们重新接上头。

  他趁守备松懈的关头挤出小窗,先是踩着外壁凹凸不平的边缘贴背缓行了一段,而后又翻进储物舱绕过留驻的守卫,终于找到一处可供他侧身通过的暗道。

  他的表亲布莱恩曾经不无骄矜地向他吹嘘过托马斯家族商船上秘密暗道的故事——据说每艘船体内都一定要设置可供通向各个关要节点的隐藏小道,以便应付海上吉凶未卜的海盗打劫或水手叛变。威廉一度对这类捕风捉影的小道传言嗤之以鼻,没想事到如今自己竟然真的受惠于此。

  威廉在船体内快速穿行,有时会经过一些隔离出的小型暗舱。他惊讶地发现这些暗舱中竟然堆放着积成小山的珍贵东方香料——正是令他父亲赔上全部身家的奇货。如今它们半数已受潮朽坏,就像坠入债务深渊的托马斯家族一样不可挽回。

  身下的木隔板又是一震,威廉熟悉这样的颤动,一定是土著们开始利用船屋内架设的大炮向外轰击。这也意味着皇家海军的士兵队伍已近在咫尺。

  空气里满是烟尘,呛得人喘不过气。

  凭借记忆中的方位感,威廉判断自己已经很靠近关押海军同僚们的房间了。

  四面都有脚步声和人的呼喊,土著们内部似乎也乱作一团。

  威廉匍匐爬过一段压抑的甬道,总算来到一个能容他稍微弓身行动的黑暗小隔间。根据推算,这里正应该是羁押房的正下方。

  他曲起手指轻叩了两次,没有动静。

  威廉侧耳听了一阵,远近都没有炮声,也没有人大声呼叫干扰。

  于是他又重新敲出一段长短错落的节奏。按照先前的约定,他和同僚们都要以此作为联络通讯的暗号。为了确保其他人能听到,这一次他用了十分的力气。

  期待的回应还是没有来。

  不祥的预感掠过心头,威廉忽然感觉浑身的血都冷了。

  要是悉蒂下令抹杀所有俘虏,一切就真的再无余地可挽回。

  情急之中威廉再也顾不得隐蔽行迹。他找到一条透光的罅隙作为突破,奋力蹬开陈朽的木板钻出隔间。

  羁押室内空空荡荡,大门洞开,原本拘禁在此的俘虏们全部不知去向。

  他迈步奔到门口,差点被横倒在地板上的两个黑皮肤守卫绊倒。看情形应该是有人从身后偷袭将两人打晕,然后抢走了他们手中的武器。

  从种种情况推断,都只能得出一个糟糕的结论:俘虏们趁乱暴动,已诉诸武力脱身。

  越来越近的密集枪声宣示着船屋接连失守。这下轮到悉蒂带领的土著战士们陷入极有可能腹背受敌的境地。

  可根据刚才一路过来的所见,船屋内其他留守的守卫并未遭到袭击。他们甚至没意识到俘虏们已经逃逸。

  这一小队身强力壮的男人在放倒两个看押者以后,就好像完全蒸发在了空气里。

  他们究竟会去哪?

  如果不是在土著防线后方制造偷袭和混乱,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让他们去做?

  隆隆炮火连珠惊雷似的在近处炸响,威廉猛地一激灵。

  ——他们真的是因为与大部队走散、势单力孤才被俘虏的吗?会不会本来被俘虏才是计划中的一环……?

  联想起忽然出现的皇家海军,就更加坐实这个猜测——就像老乔带着他的手下故意脱队一样,舵手带领的这一支小队不过是另一个饵,专门逗引蛰伏在密林中的大鱼上钩。

  在丛林里转圈的那几天都是舵手负责领路,没有人见过他手里的地图究竟长什么样。兴许那根本就是一张白纸。

  想起大块头和躺在怀里的那封家书,威廉不禁替他感到悲哀。

  为了这样的计划,他们甚至能牺牲自己的同胞和战友。

  威廉掉头回到暗道出口,深吸一口气,重新进入幽暗逼仄的空间。

  他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

  深入虎穴、引来援军,无非都是为了那么一个目的——寻找托马斯家族失踪商船上运载的货物。

  逃出去的俘虏们应该不清楚船体内还有四通八达的秘密通道,正无头苍蝇似的乱转;或者他们之前就从东印度公司那里搞到了货物相关的线索,逃脱禁锢后就直奔藏货地。

  不论如何,他们最终的目标一定是安置着秘密货物的某处暗舱。这样的地方往往被设置在货舱底部,只是如今商船上下颠倒变成了船屋,最下变成了最上。

  威廉不断向上,攀过两道横梁后终于触摸到了船体基底的龙骨。他轻手轻脚跨越黑暗中的障碍,仔细分辨枪炮声中隐约传来的说话声,朝那个方向一点点靠近。

  挤过两层隔板缝隙,威廉推开暗道入口半掩的木条栅栏轻巧落地。

  隔着鞋底传来软绵绵的触感。他低头看脚下,一名黑皮肤的土著武士侧身倒在地上。

  威廉移开脚轻轻一推,武士便仰面躺地。

  是悉蒂。威廉心口猛地一跳。他探身下去试了试鼻息,才终于舒出一口气。

  族人们正面临外敌威胁,悉蒂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其中必然有特殊的缘由。

  没猜错的话,这跟暴力出逃的俘虏们脱不了干系。

  穿流的空气中夹杂着窸窣人声,正是威廉熟稔的母语。

长陵信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