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或海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英雄、恶棍与兑现的诺言4

  他循声而去,推开一扇半掩的木门跨入舱房。

  房内陈设简陋,看起来仿佛久无人居。离奇的是所有家具物什都倒悬着保持在曾经的位置,不像其他房间的东西要么乱七八糟堆在一起,要么早就被重新放置过。

  说话声从靠墙的壁柜里断断续续传来,威廉听出了老乔的声音。

  “得了吧,这玩意儿根本没法全弄出去。不然谁都别想脱身。”他说,“带出去一两份就够了,反正他们总能再搞到这样的鬼东西。”

  “没有更多了——没有!”舵手正与他抗辩,“从中国人手里就只弄到这些,他们也没有更多了!三宝太监已经死了两百多年,再也没人知道不老泉究竟在哪。”

  老乔恨恨地咒骂几句,不客气地说:“带不出去的玩意儿,有也等于没有。你觉得那些土著会允许你扛着箱子大摇大摆走出去?”

  “当然可以。”舵手冷哼一声,“海军部的人会杀光那些牲口。花不了多少时间,他们统统都要完蛋。”

  “到时候你也要跟着完蛋。毒烟可不会管你是不是英国人。”

  老乔的话触动了威廉敏感的神经。他顾不得再偷听,大声接话道:“你说的毒烟究竟是什么东西?”

  密室里的两人先是一惊,武器枪口瞬间转向威廉。

  看清他的模样后,老乔吹了声口哨,“我还以为你已经被架起来叉着烤熟了。”

  “别废话。”威廉冷着脸,一点没有重逢的喜色,“皇家海军用的白烟炸弹究竟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东印度公司搞出来的玩意儿。”老乔说。他漫不经心地转向刚刚还在跟自己争论的舵手,“我没见识过,能炸出黄金来吗?”

  舵手没好气道,“能把你炸出黄的来。”

  “东印度公司?”威廉皱起眉头,“你们都知道那东西有毒!为什么要用那么危险的东西?”

  老乔无辜地举起双手:“我可没用过。这种高级货向来轮不到我。”

  “当然是用来杀人。”舵手有些不屑。自从威廉抗拒执行他要求开枪的指令以后,他就没拿正眼瞧过这个金发少年。“他们在炸弹里面加了白磷,能让火焰一直附在人身上,烧到骨头为止。”

  “太残忍了——”

  “残忍?”舵手嗤笑道,“你吃鸡腿和牛肉的时候掉过一滴眼泪吗?”

  这话让威廉大为震惊。“他们是人!”

  “他们是黑色的牲口。”舵手啐了一口,忽然抬起枪口顶在少年胸口。“我没时间跟你废话。要么,搭把手赶紧搬东西;要么——”

  他用力把枪管戳在威廉,眼神冷冰冰的。

  “要么连我也打死?”威廉反而在对方不善的目光里挺起胸膛。“为了这个东西,你谁都能杀,对吗?”

  舵手失望地摇头:“纠正一下你的说辞,我可不是为了这个东西——我只要钱,会哗啦哗啦响的金币。”

  他低声骂了一句,手指扣动扳机。

  刺鼻的硝烟扑面腾起,几团火星跳上眼皮,威廉下意识闭眼,只感觉到滚烫的铅弹飞速擦过胳膊。

  “冲这小子开火之前,你看见他上司点头了吗?”

  睁开眼时舵手已经被撞倒在地上,老乔若无其事地握着火枪滚烫冒烟的管子。

  “干傻事可不合算。”老乔瞄了眼脚边的同僚,把枪递给威廉。他顺手又从腰带上拔出两支手枪,回身瞄准了那个来路莫测的箱子:“我开两枪一准儿能把里面的东西打个稀烂。谁要是不信,咱们现在就能试试。”

  “我看你是脑子进水——”

  舵手从地上爬起,凶狠地扑过来伸手夺枪。

  老乔身形一晃将他绊倒,口哨吹着小曲,果断开了第一枪。

  木箱外板应声而碎,里头装的东西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威廉眼前。

  透明的玻璃小瓶中盛满漆黑如墨的液体,整整齐齐码放在一起——未免碰撞每个缝隙里都塞满了棉花和丝绸作为缓冲。

  难以置信,所谓的不老泉水竟然是这种黑不溜秋的样子。

  “钱嘛,我是挣不到喽;军功呢,多半也没我啥事。”老乔睥睨四周,“我可不介意再来一枪。”

  “你这条疯狗!”

  巨大的轰鸣爆响如雷,船屋再度震颤不止,摇晃得比先前更加猛烈。

  突如其来的晃动让人站立不稳,四处都响起可怕的嘎吱嘎啦声,整座船屋簌簌落灰,仿佛下一刻就要分崩离析。

  “该死的,他们要把这里轰垮!”老乔低声咒骂。

  他冷眼看着起了杀心的旧日同僚,拔出佩剑拦在舵手面前。他没回头,伸出左手冲威廉摆了摆。

  威廉会意折向出口,却发现退路早已断绝——支撑整个船屋结构的龙骨变形了,连带衔接暗室和舱房的甬道也扭曲破碎、完全坠落到下层甲板。

  熊熊大火正在船屋底部燃烧,恐怖的烈焰顺着木质结构蔓延过来只是时间问题。

  “火药舱被打穿了,底下全是火海!”威廉冲老乔喊。

  空气明显闷热许多,震动也不休止,脚下的地板摇摇欲坠。

  板缝间忽然透出极轻极淡的白色烟雾,幽魂一般从地下升起。

  威廉见状立刻拉起衣服掩住口鼻,扭头大声警告其他人:“他们用了白磷炸弹!快走!”

  头顶上方的小口曾经是船体水泵的某个部分,通过它应该可以去到船壳之外。这也是眼下唯一的逃生之路。

  老乔闻声不再恋战。他架住舵手劈来的水手刀,抓起一座烛台当面掷去,把对方打得一个趔趄。

  他没好气地吼道,“别犯傻,再这么耗下去谁都走不了!”

  舵手迟疑了一下,扔掉水手刀转身去搬那一箱黑水。他刚一蹲下就被地面上徘徊的白烟吞没了身影,只有连串的剧烈咳嗽声响个不停。

  空气越来越烫,额角淌下来的汗水已经把领口浸了个透湿。威廉已经敲坏了两座烛台,紧闭的洞口依然纹丝不动。他绝望地操起第三座烛台。

  “闪开!”

  老乔从角落捡了根门闩,猛地砸在水泵塞上。

  没用。

  白烟不断堆高,渐渐漫到胸口。简陋的蒙面手段很快就要失效。

  烈焰已卷到门外,他们现在正立足在一片火海中。

  老乔操持门闩不停砸向那纹丝不动的水泵塞,仿佛要在最后一点指望耗竭前先花光自己的力气。

  他又一次举起手中破烂不堪的木头棍子,却忽地失去支撑跪倒——舵手隔着浓烟开了一枪。

  老乔低声咒骂,拖着中弹的右腿再度站起身,还要继续。

  威廉伸手阻拦,被他一把推开。

  这时头顶传来轰然巨响,强风灌入斗室。

  冷冽的空气吹开浓雾、逼散蔓延爬升的白烟。

  突然射入的阳光如同无数尖刀直刺双目,扎得人睁不开眼。威廉抬起双臂遮挡强光。

  有人一把握住他的手腕用力向上拉,急切地想要带他脱离险境。

  威廉难以置信地看着逆光中那个模糊却又耀目的轮廓,震惊得说不出话。

  “威廉!”

  对面的少年向他伸出另一只手。

  威廉紧紧抓牢,借着力道发奋跃起,不费吹灰之力就成功攀上船壳外壁。

  “你怎么会在这儿!?”意料之外的险境重逢让他又惊又喜,“我还担心——”

  “担心我还没搞清楚这辈子想做什么就小命不保?”

  两名少年大笑着击掌。

  “说好的送你一条船——”

  查尔斯示意威廉眺望东方的海湾。一艘风帆兜满金色阳光的战舰正在潮头浪尖轻盈起伏。

  “……银星号?”威廉没回过神,疑惑地看了朋友一眼。

  “‘快齿鲨’号,”查尔斯一本正经地纠正道,“给船起名的事也早就说好了。”

  威廉睁大眼睛。

  “丹玛跟我说过这边的事情,”查尔斯说,“他们应该已经找到悉蒂,把他护送到安全的地方了。事到如今部落肯定保不住,只能尽量带着大家转移到海上。”他停顿了一下,“反正我认为,你能做得比我更好——”

  “什么?”

  “下令出发吧,”查尔斯换了个郑重的语气,“威廉·托马斯船长!”

长陵信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