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或海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终焉、开端与金色信风

  “哈!原来你这条船也是空手套白狼弄来的,”优素福不禁抚掌。他缓缓踱步,来回打量船上的装备配置。“难怪。毕竟是皇家海军的战舰啊!”

  “海盗嘛,不寒碜。”威廉不以为意,他认真地补充道,“说实话我挺佩服查尔斯的。跟他开玩笑那会儿,我真没想过他能干这么一票。”

  “听你之前的描述,活脱脱一个大哭包。”优素福笑了,“说实话你对他的影响可不小。”

  “他对我的影响也不小。”威廉没有否认,“这种事情都是相互的,朋友之间本来不就该如此吗?”

  “后来呢?我似乎从没在你船上见过一个叫查尔斯的人。”

  威廉怪罪似的看了优素福一眼,“何必要难为一个根本不会游泳的人呢——那家伙现在是个昆虫学家。上回收到他的信,说过两个月打算旅行到印度,估计是计划在雨林里捉什么奇怪的虫子吧。”他吹着海风惬意地眯起眼睛,“不是所有人都属于大海。查尔斯也有自己的命运啊。”

  优素福轻轻点头,“反正就是不当皇家海军了呗。”

  “跟屠杀犯和东印度公司的狗腿子为伍?想都别想。”威廉哼了一声,“我们不可能袖手旁观他们干这种事,更不可能参与。”

  “你好像漏了一个人?”

  “老乔,”威廉一摊手,“他的事又说来话长了,以后有机会再讲吧。等见着小春本人,你可以当面问她。”

  “那还是算了。我光是招架伊莎贝尔都够呛,跟暴脾气大妞打交道就是自寻死路。”优素福连连摇头,“郑氏的女人们竟然会放你们一马,简直不可思议。”

  “我们英国人自己抢自己的船,当然不关她们的事。”威廉一脸诚恳,“再说了,哪有生意人打主顾的道理?”

  优素福小小地吃了一惊。他很快回过神,“你跟她们做了笔交易。不过,”他质疑道,“你手上可没什么筹码。”

  威廉抛了个得意的眼神:“你别忘了,我是进过储藏密室的人之一。”

  “不可能——你什么时候拿的!?”

  “当然不可能。我压根就没拿。”威廉正色道,“那会儿我可没心思干顺手牵羊的买卖。”

  优素福震惊地瞪着他,“那你用什么做的交易?”

  “黑墨汁,再兑上点新鲜的海水——”

  优素福根本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憋了半晌,他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没把你架起来吊在桅杆上,人家的确可以算得上宅心仁厚。”

  “分明是大家你情我愿的事情。”威廉纠正说,“她们跟东印度公司合作,本来就有所图谋。只不过后来换了一个人满足这个诉求嘛。”

  “可你给的是假货。”

  威廉百感交集,“她们也没打算真的饶过我呀。要不是溜得快,早给她们打沉了。”他想了想,“说真的,你觉得那箱子里装的就一定是不老泉水?”

  这句话让优素福愣住了。

  “距离中国人在印度洋地区大规模活动已经过去了两百多年,三宝太监的故事早就参杂进各种稀奇古怪的异闻传说。现在没人能证明不老泉真的存在,”威廉的眼神意味深长,“——除了你。”

  “我算是知道郑氏姐妹给我来信的原因了。”优素福倒吸一口凉气,“这一趟是真的凶多吉少啊。”

  “倒也未必。东方人比较推崇‘细水长流’。”

  优素福哭笑不得。

  “落到一群女人手里,也总好过落到杀人不眨眼的强盗公司手里。”威廉半是宽慰半是落井下石。

  “你是说,东印度公司?”

  “他们盯上你了。”威廉不再戏谑,神情变得严肃。“根据我搜集到的线索,他们很快就会发出针对你的悬赏令。”他郑重地看向优素福,“所以尽早达成与南洋郑氏的同盟意义重大——如果她们也有这意思的话。”

  优素福掏出那封来自郑氏的邀约信函晃了晃,颇有些无奈。“依你对这群姑奶奶的了解,她们是这意思吗?”

  “让你去,那就是有得谈。”

  优素福点点头,不再说话。

  两人扶着船舷眺望海天,巨大的风帆在他们头顶鼓胀如满月。

  飞鸟翔集,围绕扬帆的航船千鸣白啭。这是靠近陆地的预兆。

  威廉捏了点面包屑伸手。一只胆大的白鸥立刻脱离鸟群,在金发青年身边盘旋两圈后落上他的手臂。

  水手们在甲板上忙碌不休。偶尔有人抬头看到两位船长,便着挥手向他们打招呼。

  “亚瑟,”优素福保持着目视前方的姿态,忽然说,“你还在找他?”

  “在。不过跟原来有些不一样了。”威廉任由头发被海风吹乱,注视着正在手中啄食的白鸥。“不再是我追逐他的脚步,反倒更像是……我们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总有一天会碰头。”他笑了笑,“两个背叛了自己出身阶级的理想主义者。”

  湛蓝的海洋铺展蔓延,无际无边。

  远方海平线上逐渐显现出东方群岛的轮廓,桅杆顶端值守的瞭望员也大声呼叫着传报发现岛屿。

  “他会以你为傲的。”优素福由衷感慨。

  威廉毫不犹豫,“他一直都以我为傲。”

  他一抬手,臂上的白鸥振翅而飞,在空中留下几片纷扬的落羽。

  阳光穿透风帆的阴影投落到他们身上。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将目光转向快齿鲨号乘风破浪前进的方向。

  他们属于大海。大海亦如不可预知的命运一般变幻莫测。五彩斑斓的彩霞背后,也许就掩藏着即将到来的雷雨风暴。

  海上有惊涛骇浪,海下还有看不见的急流暗礁,但这绝不是迟疑不前的理由。

  从孤航远海的那一刻开始,他们早已抱定决心直面汹涌而至的所有危机与挑战——并且始终坚信,金色的信风会将他们带到心中追寻的目的地。

  —篇章Ⅱ·信风与真理之卷·完—

长陵信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