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李世民的夺妻之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36、陛下您如此儿戏呼?

  批阅奏折的李二陛下听闻李靖和陆爽觐见,颇感意外,宣进来问道:“二位卿家有何事?”

  “陛下!昨日武侯卫在长兴坊击杀了一名强人!有些不同寻常......”

  李靖将自己的猜测和盘托出,李二董事长越听眉头皱得越高!

  待得李靖说完,李二董事长也不含糊,直接吩咐道:“去,将房玄龄、杜克明、长孙无忌,还有百骑司和飞虎军的统领给叫来。”

  老太监应了一声转身便往外头走。

  约莫一盏茶的工夫,五个人便跟着老太监进了屋。

  其中三人陆爽见过,正是大唐的左右仆射房玄龄、杜如晦以及董事长的大舅哥新任吏部尚书长孙无忌,另外二人,陆爽没见过,想来便是李二董事长嘴里的百骑司和飞虎军统领。

  一番见礼之后,李二陛下让李靖再说一遍遇到的事情。

  大伙儿沉吟片刻之后,房玄龄率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陛下,臣以为,这只怕是敌国的密探!至于是朔方梁师都,或者是后隋杨政道,还是更北边的颉利,臣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当然,也有可能是东边的高建武、西边的鞠文泰和慕容符允。雄象和吐蕃这会儿正在打仗,想来不可能是他们。

  不过,不管是哪一家,臣觉得都得查!至少要查出来,是谁泄了密,不能让别人的探子一直在咱们的朝堂里呆着。”

  房玄龄的想法,几乎和杜如晦、长孙无忌的想法一致。

  烽火处的改革方案这才出来几天?就有人摸进职方司郎中的家里偷取方案,不是朝堂里有探子还能是什么?

  总不能是陆郎中监守自盗,有意安排这一出吧?

  杜如晦拱手道:“职方司改革这事儿,知道的人很多,一时间并不好查。但是,臣以为可以先从职方司查起。毕竟......”

  杜如晦看了一眼李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言外之意很简单,毕竟知道陆爽会写职方司改革细则的人不多,知道陆爽会在家里去写的更不多。

  之所以没说出来,多少还是要给李靖这个兵部尚书些面子,总要委婉些,不能直接说一句“兵部有别人的探子”吧?

  再说了,也不是没有他国探子没办法偷偷溜进皇城,只能去陆爽这个职方司郎中家里碰运气的可能性。毕竟,刚刚偷出来东西就被武侯卫给发现了,这多少让人觉得这贼人真有些......蠢!

  “嗯!”

  李二董事长嗯了一声,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查吧!不知谁愿意负责此事?”

  “陛下!”

  百骑司的首领一步跨了出来,“百骑司作为军方密探,探查敌国探子一事责无旁贷!请陛下将此任务交付于君羡,君羡定在一个月内查出个结果来!”

  “一个月?”

  飞虎军的统领冷冷一笑,“本将倒是有些好奇,李统领想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查探,敢夸下海口一个月内出结果。莫不是百骑司一贯用的将所有人都弄进大狱里,挨个严刑审讯?”

  “你!”

  “都是同僚,说什么阴阳怪气的话!”

  李二董事长双目一瞪,有些不耐烦。

  按照道理说,对于皇帝而言,手底下有些争斗是好事儿,可百骑司和飞虎军这两个大唐密探机构当真和某个时代的保X局和党X局有着极其相似。彼此之间合作不少,更多的是争斗,抢任务,抢攻!

  “诺!”

  那飞虎军的统领应了一声,低眉信手道:“陛下,臣以为此事不宜声张,应当暗中调查。我飞虎在长安的耳目众多,最是适合探查此案!还请陛下将此事交付于臣,臣两个月必定把这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

  百骑司统领李君羡闻言一噎,无可反驳。

  百骑司主要负责国外的情报搜集,探子基本上都派了出去,留在长安城里的也就一二十人,从人手上讲,确实不如有着监察世家、百官职能的飞虎军。

  毕竟,人家的主营业务是在国内,而最大的业务是在长安。

  从个人情感上讲,在场的官员们谁都希望百骑司接手这次调查,毕竟,没有人喜欢那个在自家安插眼线的飞虎军。

  不过,百骑和飞虎的纷争,不管是房乔、杜如晦和长孙无忌这三个政要大佬,还是李靖这个军方第一人国防部负责人,都不会在其中去掺言。

  哪怕是陆爽疯狂给李靖使眼色,对方都无动于衷。

  这查案的权利要是被百骑司或者飞虎军给拿去了,对陆某人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呢。

  陆某还想借着这个机会查一查到底是谁在背后坏自己的事儿呢!

  当真以为只可能是敌国探子?

  见着李靖不为所动,陆爽只能自己一步迈出道:“陛下,臣觉得,不管是百骑司还是飞虎军,都不适合探查此事。一来,二位需要探查的时间太久,职方司的改革等不起,不尽早将人给揪出来,便会影响改革工作的推进;

  二来,我职方司烽火处本就管着大唐的烽侯,有资格自己探查此事!

  第三,正好能借着此事推进烽火处的改革!

  可谓是一举三得,是以,臣请陛下将此事交给臣!”

  “陛下不可!”

  “是啊,陛下,职方司烽火处本就是摆设,去年的事情就是例子,不然怎么会要改革。”

  李君羡和飞虎军的统领这一刻纷纷摒弃前嫌,一齐反对。

  老神在在的李靖本来不想参与此事,可实在听不惯飞虎军统领的说法。

  他冷冷一笑道:“是啊,职方司烽火处确实是个摆设,所以去年才会在颉利到了长安以外百里才收到消息。不过,老夫记得百骑司和飞虎军似乎也没提前将消息送回来啊!”

  “......”

  “......”

  李君羡和飞虎军首领嘴角抽搐,无言以对。

  李二董事长见状笑了笑道:“去年的事儿,不怪你们三处,以后也别再说。倒是陆爱卿真有把握查出来?”

  陆爽拱手道:“臣有!”

  “哦!”

  李二陛下脸上的笑容颇有一丝鸡贼,“既然如此,此事交给你职方司也未尝不可。不仅如此,朕还可以不给你加上期限,只需陆爱卿给朕写三份行书如何?”

  “......”

  群臣无语,陛下您如此儿戏呼?

一二三石头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