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李世民的夺妻之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39、蛇惊!

  言归正传。

  且说飞虎军的人马一路奔驰,却没有进入某个豪门大院儿,反而是直奔万年县县衙。

  没过多久,飞虎军便被身穿绯袍的万年令礼送出了衙门。

  只见那飞虎头头咬牙切齿放狠话道:“县尊,我等飞虎军要提人,自然有上面的道理,你各种推诿,末将一定要去统领哪里参你一本。”

  飞虎军头领想来是个大嗓门,一句狠话简直两侧街道上的吃瓜群众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万年县令拱了拱手,显然是在和对方说些什么,不过文人的声音哪里比得过武将?

  一干吃瓜群众竖着耳朵许久,却只能隐隐约约听到“本官........不送”等没有任何明显内容的字眼。

  “哼!”

  那飞虎军冷冷一哼,“此事,我飞虎军记住了!”

  言罢,他转身怒气冲冲地走了。

  看样子,是飞虎军和万年县在什么事情上产生了冲突呢!

  可到底是什么呢?

  没人晓得具体情况,却有人猜测:“嘿,你说会不会是飞虎军要抓万年县内某个当官的,被万年县令给拦了下来?”

  “不会吧?万年县令敢藐视飞虎军?他有这么大的胆子么?”

  “谁知道呢?”

  “......”

  瓜嘛,越吃,果肉就越少,也越发不能显示这个瓜最原本的相貌。

  尤其是不久之后百骑司又来了一趟,在万年县县衙门口上演了和飞虎军同样的戏码之后。

  在坊间茶楼酒肆你一言我一句的传递中,飞虎军奔袭了万年县然后无功而返这事儿,越来越玄乎。

  有人说,这是飞虎军要提某个当官的!

  有人说是万年县令做了什么对不起国家的事情,不然怎么会惹来百骑司?

  还有人说,是万年县内抓到了什么敌国的探子,这才导致飞虎和百骑司前后脚上门。至于为何两个密探部门都没有能将人提走,大体是因为万年县令想独吞这份功劳......吧!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在胡乱传播谣言,也有很多人,他们往往就是凑上去,听个热闹,甚至连评论都不发表一下,随即心满意足离去。

  亲仁坊一户大宅院里的小厮王二郎便是这样一个人,素来喜欢凑热闹,却也从来都是凑凑热闹仅此而已。

  今日,王二郎一如往常在茶楼里听完了谣传趣事,将一个铜钱放在了桌子上冲抵自己的茶汤钱,随即起身准备往外走。

  同桌之人显然是熟识,其中一人笑道:“王二郎,你每天听听趣事也不评论一下,不觉得闷得慌?”

  只见那王二郎笑着摇了摇头道:“张狗子,你不又是不晓得,某在高门里做事。素来听进耳里做了乐趣,哪里敢评价一二,一不小心丢了饭碗,谁养活我老娘和家里那几口子?”

  “也对!”

  张狗子略作沉思随即深以为然,“咱们下里巴人,能找个好活计就算不错了,哪里敢拿着饭碗去赌东家会不会生气?哎,这就是咱们小老百姓的命啊!”

  “走了!”

  王二郎摆了摆手,“改日发了薪,请哥几个喝茶!”

  出了茶楼,王二郎也不在街上闲逛,半弓着身子直接朝着东家的大院走去,行色匆匆,像极了一个怕回去迟了被东家开革的下里巴人。

  哪曾想,一进入那高门大户的门房,王二郎的身子一下子站直了起来。

  直接朝着东厢房走去,然后敲响了第二个门口。

  “进来!”

  里面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出来。

  王二郎也不含糊,进了门然后又将门严严实实掩住,这才一拱手道:“东家,仆有重要事情禀报!”

  那拿着书正在阅读的东家眉头皱了皱,道:“不是告诉过你,做事稳沉些么!在府里还好,若是在外头让人起了疑心,如何事处?什么事情如此着急?说吧!”

  “诺!”

  王二郎的头压得有些低,显然是有些许畏惧,慌忙答道:“东家,今日飞虎军和百骑司前后脚都去了一趟万年县,应该是想提审什么人,结果被万年县给拒绝了。仆在忧心,会不会是老六!”

  “啪!”

  王二郎的话音刚刚落下,那东家的手为之一颤,手中的竹简竟然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他缓缓将右手握成了拳头,沉声道:“你确定是飞虎军和百骑司前后脚上门提审?”

  “仆不敢确定!”

  王二郎摇了摇头,“那是仆距离县衙挺远,没听清他们说了什么,但是可以确定两拨去万年县的人确实是飞虎军和百骑司!若是......”

  “好了!”

  东家直接出言打断道:“吾晓得了,你先出去,多关注一下万年县的情况。至于你说的问题,吾自有决断。”

  王二郎张了张嘴,却又把话咽了回去,随即拱手走出了房门。

  王二郎前脚出门,后脚东家便从后门走了出去。

  七拐八拐,拐道一家当铺,那东家拿出一个吊坠道:“店家,帮吾估算一下,这块玉能当多少!”

  那典当的活计拿着东西看了许久才道:“活当四贯,死档八贯!”

  “什么?”

  东家双目一瞪道:“我这上好的玉件,你们竟然只出这么点?算了,东西还给我,我去别家看看!”

  “客官,莫急莫急!”

  显然那玉件是个好东西,不然活计不会立马转口:“生意嘛,可以商量的!”

  “商量?”

  东家冷冷一笑,“好呀,拿点诚意出来,找个能做主的来说!”

  “好嘞!”

  那活计从善如流,“您稍等,某这就去找我家掌柜的来!”

  不多时,一个身穿青袍的花白胡子老者走了出来,看着那典当之人眉头微微一皱,后又立马挂起了笑容:“客官,小厮不懂事,胡乱报了价格,不如,您随老朽入内,喝杯茶。一来算是老朽赔罪,二来咱们好好谈谈?”

  那东家淡淡道:“这还差不多,走吧!”

  二人联袂进屋,没多久,那东家便黑着脸走了出来,“什么破店,这么没诚意!某不当了!”

  “哎哟客官!”

  花白胡子掌柜一脸委屈:“您可去其他地方瞧瞧,本店绝对是价格公道的!”

  “哼!”

  那东家只是冷冷一哼,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一二三石头人 · 作家说

今天只有1更!

才结束五一节的下乡接受农民“老丈人”再教育回来,累的一批!

请各位谅解!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