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线封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5逃

  只见,这来自于天师张羽此番断然间朝着黄衣之主哈斯塔的问话声彻底落下后,竟是惹来那在此时此刻正分别好奇拿眼神关注着此事的吴浩等一行人注意。

  黄衣之主哈斯塔它莫名传出啊得一声陶醉:“多么美妙的声音……这大厦崩塌的响声……”

  众人分别拿着副疑惑不解地神色,不知为何……好像冥冥之中众人总感觉这跟前的黄衣之主其嘴巴里头的话语,应该还未完全说完。

  于是乎,大家便静待着跟前这黄衣之主其此时此刻的嘴巴里头的接下来话语。

  但见,黄衣之主哈斯塔断然伸出自己那黑紫色的触手来,摇摇一指跟前的天师张羽道:“沮丧吗?还是愤怒?你如此这般在这村子里生活了近三十多年,看守这养尸之地的使命,一下子彻底崩坍的感觉,如何?”

  “这滋味,不好受吧?”黄衣之主哈斯塔骤然一边说着,一边传出阵阵听起来直让人感到万分丧心病狂地笑声。

  “你……!”天师张羽仿佛一下子被跟前的黄衣之主哈斯塔给彻底激怒似,当即却是二话不说地断然从原地蹿起。

  他手中的那柄桃木剑,映衬出月的冰冷光辉,犹如捍卫使命的利器般生生朝着这跟前的黄衣之主哈斯塔刺去。

  噗哧……

  黄衣之主哈斯塔整个人被那桃木剑彻底贯穿,但是并没有流出这众人想象当中,那种疑似鲜血的液体。

  不,这不可能……只见,这天师张羽当下乎却是瞪大了自己那双难以置信的眼睛,生活在这疯门村三十多年来,他早就有所耳闻这监管村子的黄衣之主哈斯塔其一身实力的强大与诡异。

  但没想到的是……这黄衣之主哈斯塔的实力,居然已经诡异到做为天师的他,也无法在此刻用法眼,彻底看清楚此时那哈斯塔躲在袍子当中的真身。

  “你究竟是人还是虚?”张羽忍不住的问道。

  只听黄衣之主哈斯塔那充满戏谑的声音,骤然从黄色袍子所笼罩着的黑暗里传了出来,如此答复着面前的天师张羽道:“你猜……嗯,有可能是人,也有可能是人死之后所化成的虚……”

  “你在戏弄我?”张羽俨然发出一声冷哼,当下却是再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般的便骤然拔出了那原本尚且还扎在黄衣之主哈斯塔胸前的桃木剑,继续挥着木剑,朝哈斯塔的脑袋砍去。

  此刻,正在一旁观战的林东当下却是不由得因为听到这张羽同黄衣之主哈斯塔二者的对话,而骤然来了兴趣。

  林东他说:“这黄衣之主哈斯塔,应该不是人死之后所化成的虚……”

  “先等等,你说的虚,难不成是……飘飘?”吴浩忍不住蹙起了眉头来,断然想起了曾经所看到过的一部关于死神题材的动漫。

  只见,这在他身旁的林东当下间便轻点了几下自己的脑袋道:“没错,就是飘飘。只不过,倘若这黄衣之主哈斯塔真是亡灵的话,那么它胸前理应有个空虚的大洞才对,而且……”

  “而且什么?”吴浩不知道这身旁的林东为什么把话说到一半之后,怎么又忽然间停顿了下来,当下忙接着问道。

  林东转过了头来,他满脸凝重的看着此刻的吴浩说:“而且,如果真是虚的话,那么你应该是看不到它的……”

  “什么?”吴浩满是不解。

  但见,林东他又重新转回过头去,一副若有所思地看着在此时尚且还在交战不已的天师张羽那边,嘴里却是如此这般的断然答复了下身旁的吴浩一句话道:“不仅是你,就连我也应该看不到它。”

  吴浩有点愣住了,只见他眉头紧锁着说:“你我二人不都是修真者么?怎么?即便是修真者,也无法看到虚?”

  “因为……”林东正想转回身来,朝着这身旁的吴浩继续解释着。

  不料,未等他有所来得及把话彻底讲完,兀只见那在旁早已虎视眈眈,势要报方才在老宅当中受了林东海扁一顿的这蒋兰,当即竟是冷不丁地传出一声娇叱,却是瞬时之间便截过了林东的口,骤然朝着林东所在的方向扑来。

  林东也是丝毫不怂的当即在嘴里发出一声大威天龙后,便骤然迎上了蒋兰,二人一下子也打的不可开交。

  一时之间,双方乱斗混战的场面,只有吴浩孤伶伶一人在旁边做着吃瓜群众般的看客。

  不过,也多亏了如此,这说来也是凑巧的《死亡笔记》在此刻再次流光一闪,所出现的新内容,让只有此时无人顾及的吴浩他自己看得清清楚楚。

  “黑色的棺木?微笑的棺木?”只见,吴浩当即却是一阵在彻底阅读完了《死亡笔记》上,所曳然出现的新内容预兆后,当即竟是一阵不由自主地像在做着疑惑且好奇的思考般呢喃出声来。

  可他这阵呢喃之声,方落。

  不曾想,只听砰砰两下猛然传出,当即便将这吴浩的注意力又重新拉回到这原本双方乱斗且混战不已的局面来。

  “走……”天师张羽兀然抹了把自己嘴角处所溢出来的像是被这哈斯塔重伤的血迹,却是头也不回地说道,“快走……”

  待吴浩彻底反应过来之时,那天师张羽的身形,已然间蹿离了好大一段距离。

  “额……”林东也是满脸无奈的带着狼狈般姿态,看了眼吴浩,急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逃!难道等死吗?”

  吴浩终于会意了过来方才这二人分别朝着彼此的对手交战后,所留下来的此刻最后战果,不由得心里猛然一震,那《死亡笔记》方才所出现的只有他自己一人看到的新内容预兆,果不其然又应验了。

  于是,吴浩连忙二话不说地抬起了脚来,跟上这林东的脚步,顺着方才天师张羽所离去的方向,狼狈逃窜着。

  “我们要追吗?”蒋兰满脸舒坦地很是满意那秃子物理僧林东被自己海扁回来而狼狈逃窜的样子,当下却是断然问着身旁的黄衣之主哈斯塔道。

  只见,黄衣之主哈斯塔说:“不着急,有趣的事情,一定要慢慢做才可以……”

废欲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