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线封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6商议

  但见,吴浩等一行人借着这头顶清冷月色的照射下,终于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满是狼狈地彻底蹿出了这麦田怪圈。

  “呼哈呼哈……那黄衣之主它们没追上来吧?”秃子林东当下乎不由得一边喘着大气还不忘一边回头看着身后。

  直到他不见身后任何的人影追来之时,这才彻底完全般地松了口大气。

  “这里是……”只见,就在这时,冷不丁地吴浩却是满脸不安地看着跟前的景象,断然蹙起了眉头来,竟是头也不回的便问着身旁的这林东以及张羽两位修真者道。

  林东传出一声略带着疑惑的轻嗯,很显然他也不是很清楚此时此刻大家三人究竟是逃命到了这疯门村那块疙瘩地上。

  只有,另一边的天师张羽如此这般地回答了那吴浩一句话道:“这里应该是疯门村里头的乱葬岗。”

  “乱葬岗?”吴浩猛然一愣,他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

  不料,却是猛然一把被他身边的物理僧林东断然截过了口道:“喂,我说羽子。你没搞错吧?你说这里是乱葬岗?我滴乖乖,怎么这里满山遍野的都是棺材!”

  没错,吴浩一行人等此时此刻所断然来到的这个被称之为疯门村乱葬岗的地方,比起方才那吴浩以及林东二人互相比试胆量,玩着那抄灵位的游戏而在中途所碰上过的那些个放在疯门村家家户户院子里头的棺材数量,简直是还要多上一倍不止。

  “两位兄弟,我觉得我们大家还是稍微小心一点比较好……”这时,吴浩不禁又再次回想起之前的自己所从那天书之一的《死亡笔记》内,所看到的一些内容,而不由得忍不住如此这般的开口在旁支了一声。

  “啥?”林东满是不解地转过身来,看着这吴浩道,“你说什么了呢?浩子。哦,我明白了,你刚刚是不是看了那《死亡笔记》……”

  吴浩赶忙颔首,发出一声轻嗯,不知为何,透过方才三人一路上因为黄衣之主同蒋兰二者逼迫的原因,吴浩只觉得现在此时此刻自己同这物理僧林东以及天师张羽的感情,却是有所增加了一点,最起码,不再是像之前那般完全是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互相提防。

  “那笔记上头,说了些什么?”天师张羽忍不住在旁问道。

  吴浩立马又从怀里掏出了那本《死亡笔记》并翻开到了那新内容所出现的一页,示意着眼前的林东以及张羽二人自己来看。

  只见林东以及张羽二人当下倒也丝毫不墨迹地分别凑近身来,彼此拿着各自好奇不已的目光来,深深放在跟前这本正被吴浩摊开来的《死亡笔记》身上。

  但见,这《死亡笔记》上所出现的新内容是……

  【宿主吴浩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携物理僧林东与天师张羽二人,获救世之命机缘造化,逃难至微笑棺木附近,先吉后凶……】

  当即,这林东以及张羽二人却是一阵看罢了那吴浩手中的《死亡笔记》之后,竟是分别不约而同般地冲着彼此互相疑惑地看了一眼。

  “救世之命……”林东满脸苦笑不得地说,“你信吗?”

  “哈哈,这年头都二十一世纪了,你信?”张羽同样满脸带着苦笑地说,“还不如直接让我们这一大群修真者分别出山,扛着大剑去打丧尸,实在?”

  “喂喂,你们两个就别闹了,先不管什么救不救世的,我现在好奇的是这笔记当中,曾提起过的关于‘微笑棺木’这个征兆……”吴浩忍不住张开嘴来,朝着跟前的林东以及张羽二人分别问了一句,“你们两个既然都是能人异士的话,奇怪的事情应该也见过不少吧?有没有关于这微笑棺木的?”

  只见,这天师张羽却是断然之间朝着跟前的吴浩摇了摇头,满脸收起了前一秒带有自黑味道的苦笑,转而换上了副凝重的神色,无言答复着吴浩。

  反倒是吴浩看向这另一边的林东,彻底听罢了这林东其嘴巴里头所说的话语后,不由得回怼了他一句:“你奶奶个熊!”

  怎么说?难不成这物理僧林东知道一些有关于这微笑棺木的事情?

  并不是。只见,刚刚的物理僧林东是这么回答着吴浩的:“我记得这好像是一个游戏公会的名字,哇,那个时候好像是六七年前了吧,刀剑神域刚出游戏,一上线便纷纷有人在各大区抢占着这个……”

  可不让吴浩没好气的差点忍不住抬起脚来,对着这林东的屁股狠踹一下嘛!这个林东,搞什么!丫的,我在跟你谈正事,你丫的竟然能够扯到游戏上去,丫的!

  没辙,当下三人在彻底休息了一会后,并稍微有所缓和了下方才那不断逃命的紧张气氛,短暂打闹了一下后,却是彼此分别对着这《死亡笔记》上头所出现的关于“微笑棺木”这几个字一筹莫展着毫无任何的思绪。

  可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当下乎,只见这天师张羽却是骤然如此这般地张开自己的嘴来提议道:“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就是不知那黄衣之主什么时候会追来……”

  比起黄衣之主,显然林东却是有其他的看法,转而满脸凝重的分别看了眼身旁的吴浩以及张羽二人道:“比起哈斯塔,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移尸福尔摩沙刚刚掉入养尸地中再度变异的时间问题……”

  “怎么?你下不去手吗?”吴浩忍不住满脸复杂地看着跟前的林东道,对于林东之所以会对福尔摩沙如此上心,毕竟只有一开始便同林东待在一起的吴浩最为了解,也正是如此,所以他也知道林东此刻还在犹豫着曾做为朋友的福尔摩沙,那已经无法回头地分道扬镳……

  不等林东有所来得及回答,兀只见身旁的张羽冷不丁当即便截过他的口道:“哼!自古正邪不两立,兄弟,你如果真下不去手的话,那么我帮你好了!总之那妖怪,必须得除掉……”

  “我……”林东满脸苦笑不得的说了句,“还真是谢谢你了!”

  唯有吴浩断然诶了一声叹了口大气,来到这天师张羽的身旁,抬手在他的肩头轻拍了几下说:“真是一山还有一山低,没想到竟然见到了比我还要低的。”

  此番话音落下后,这吴浩却是头也不会的当即便从这天师张羽的身旁走了过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天师张羽暗自纳闷地问了这林东一声。

  林东说:“他这是在说你情商比他还低……”

  “嗯?”天师张羽猛然一愣,但他自己就是想不明白吴浩为什么方才会有此言。

  可是不等他有所来得及想明白之时,冷不丁地却是忽听那原本还没走远的吴浩倏地发出一道喊声说:“喂,你们两个快过来。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什么……”

废欲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