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种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章 国长安的成长

  夏日的时光悄然地降临在了红细胞训练基地,厚重的冬衣已经被雪藏了起来,战士们已经换上了夏季单衣,开始在泥浆里面摸爬滚打。

  抓鸭子,抓几只,一队抓了三十只。

  嘎、嘎、嘎、嘎.......嘎

  抓鸭子,抓几只,二队抓了三十只。

  嘎..........

  一个十米乘十米的大泥潭中三个小队站在其中,泥土与水混合而成的泥潭在一旁几个大水管的抽水灌入灌入下淹没过了队员们的腰部,每个小队的队员都双手举着一个汽车轮胎坐着深蹲口中玩着抓鸭子的游戏。

  国长安举着轮胎嘎嘎嘎的做完深蹲后,爬上了大泥潭,背起了不远处沾满泥浆的背囊,拿起枪开始三公里的奔袭,在一阵嗷嗷叫的声音中到达终点。

  从背囊侧兜掏出一个塑料袋,在打开背囊从里面的掏出其中的大睡袋和气垫,并开始对气垫开始鼓着腮帮子吹气,渐渐的起点鼓了起来,然后用塑料袋将背包包住密封。

  鼓起的气垫被国长安放在了湖面上,在将密封背包的塑料袋注入空气和自己的口气,用背包绳将其相互连接绑在战术背心的肩带上,将枪放在浮起的气垫上,穿着衣服抱着漂浮的睡袋开始泅渡长达两千米的湖泊。

  渐渐的湖泊的水面上下满了饺子,一个个用手划着水,什么奇奇怪怪的游泳姿势都有。

  好不容易在救生船掀起的阵阵浪花中游到对面,国长安便开始将这些物品装入背囊中,再从背囊中掏出带有步枪子弹的弹夹,插在战术背心上等着临时小队的其它成员。

  人员到齐后,大家都穿着进水的的作战靴开始奔袭到达一个小型靶场训练场地,国长安和老兵们组成便滴着水珠,对靶场里的靶牌开始进行射击。

  射击完毕后一个个喘着气的端着枪在烈阳下开始暴晒,进行着据枪训练,手中的黑枪逐渐的烫手后,又全副武装的跑到大靶场,开始快速射击训练。

  五发步枪子弹,五发手枪子弹分别被成二三分配装入四个弹夹中。

  到达靶场射击线后从背后取出步枪,掏出弹夹直接上膛,分别采用立姿、跪姿进行半身靶、移动靶的射击。

  步枪射击完毕后靶场上,快速前行十米后又有五个手枪靶,冲到手枪射击线后对手枪上膛,先立姿对两个固定手枪靶进行射击,然后在换弹夹前行十五米,期间会出现隐藏靶子,射手要对三个隐藏手枪靶进行射击。

  这样一趟下来先是对体能要求不低外,射击还要控制自己粗犷的呼吸节奏,提升自己的射击稳定性和精准度。

  啪啪啪,啪啪……

  当当当,当当……

  国长安精准的射击使得每一发子弹都打在了靶纸和钢板上,活脱脱的是一个弹无虚发的神枪手。

  上午的训练科目就这样悄然结束,经过丰盛午饭补充营养后,开始下午的搏击训练。

  左拳、右拳、左拳、闪躲、下踢一套组合拳打打在了沙袋上。

  现在是个人踢靶训练的时间,百平方的格斗训练场地的沙袋被一个个战士踢的砰砰作响。

  水泥的地面滴满了战士们训练流淌下的汗水,几个大大的排气扇呼呼呼的扇动着自己的扇叶,给室内带来阵阵大自然的风儿。

  “集合,准备实战”沈雷队长躺在一个躺椅上,吹着拉起来长长电线的一个电扇,从躺椅上挪窝站起来说道。

  还在那里踢靶的战士们都停下了自己的训练,跑到中心场地里集合。

  格斗训练场的中心是一个大约四十平米软垫铺垫而成的场地。

  软垫整体略微有些泛黄,有些垫子上还有些暗红的血迹,已经有些发黑。

  “今天是哪个小队守擂?”沈雷站在已经成三列集合完毕的队伍前面问道。

  “报告,是我们。”站在排头的国长安回答道。

  “那好,开始吧”沈雷道。

  这个守擂活动是几个月前沈雷学习回来,为了提高单兵搏击能力整出来的活动。

  活动简单直接,来源于当初直接两两对抗格斗的形式。

  但是这个活动去除了一些必要的防护措施,如护头和拳套还在外,还有牙套放在口中。

  地上的血迹痕迹显示着这个擂台对抗有着流血风险,规则也很简单,除了不做出致命攻击,以及踹蛋蛋外可以随意进行攻击。

  守擂的一个小队要经过抽签每人至少被五人车轮战。

  守擂的人打赢五个人后可以修养一周的自由活动,还可以享受那五个人的洗衣洗袜子等各种跑腿服务。

  并且输的五人还将训练加倍完成队长的魔鬼操练。

  攻击一方打赢守擂人后,可以享受两天的休息时间,享受守擂人为五人提供的洗衣跑腿服务。

  很快几个小队都抽签决定了车轮战的个个挑战人选,大家都开始热身。

  国长安首当其冲成为第一个守擂人,即将被五个人再次挑战。

  前两次的活动国长安没坚持两个人就被干趴在了地上,大家都晓得了国长安是一个软柿子。

  因此那抽中的五个挑战国长安的老兵很是兴奋,知道这次休息有着落了。

  “长安呀!这个就不能怪我不收下留情了呀,这休息的时间有着落了嘛”上台首先对抗的老兵一脸笑容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还没打过谁知道呢。”国长安紧紧捏着手中的拳头战意十足的道。

  “开始!”充当裁判的沈雷到来了场地上说道,避免打红了眼,好及时阻止,卫生队也在一旁备好了药品和担架待命,避免发生意外。

  对抗开始了,国长安一个闪躲躲掉了这个老兵的连环二连腿。一个左勾拳打在了老兵的肋骨上,让老兵眉头一皱。

  “嘶,好家伙,有点进步呀。”老兵拉开距离揉了揉被左勾拳打中的肋骨,步伐开始小心翼翼了起来。

  看到老兵开始小心起来后,国长安内心松了口气,看来之前比赛输掉后发奋图强缠着排长的训练还是有些成效。

  去偷袭队长挨的打不是白挨的,晚上只睡4个小时的加练效果还是很有作用的。

  不然刚刚这个老兵的连环腿最多只能躲过去,而没有反击的能力,这样一来耗费体力不说,还肯定会挨上几下。

  并且这里大多数的老兵都是在排长的教育下成长的,经过这段时间的操练,国长安已经可以和排长有来有回了,好几次排长都拒绝国长安单挑,让国长安去偷袭队长也是排长的主意。

  想到这里的国长安开始主动攻击了起来,脚下一个虚假的垫步,右拳一个摆拳被老兵格挡住了一半,另一半右拳的力量还是打在了老兵的头上,使得这个老兵脑袋瓜子嗡嗡的。

  紧接着就是一个右膝顶腹被老兵的右手勉强挡下,但是还是顶的老兵的腹部往后一缩,国长安抓住这个破绽左手压住老兵的脖子。

  左脚绊住老兵的腿,直接给正面放倒在地,然后顺势骑在了老兵的腰上勒住了老兵的脖子。

  老兵挣扎了五秒后投降认输,惊呆了在一旁围观的老兵们,一个个的长大了嘴巴。

  “国长安胜,好家伙你们居然连一个新兵都干不过,真丢脸,回去加练。”充当裁判的沈雷黑着脸说道。

  干倒一个老兵后的国长安信心满满的裂开了嘴喊道:“老兵你大意了哈,下一个。”

  砰!

  砰!

  上台挑战的刘老兵和吴老兵两人揍了国长安几拳后再次被国长安揍倒在了地上,被裁判判输赢得了同屋老兵和战友们的嗷嗷大叫:“国长安好样的,在干倒两个问题不大。”

  在国长安看不到的人墙下,一排长王德海看着被干倒在地的两个老兵气不打一处来,踢了一班长一脚道:“你上,脸都让人丢光了。”

  “王排,抽到的签不是我这边的呀。”一班长捂着屁股道。

  “你笨呀,换一个,快点上。”王德海说道。

  左勾拳、右摆拳、横踢、正蹬,国长安与一班长打的又来又回,脚下的步伐变动,移动的飞快,躲、闪、挡、架被国长安用的十分熟练,可见挨打的功底有多深。

  国长安吃了体力的亏躲来躲去还是没有躲过一班长的一个正蹬,但好在也用双臂锁住了一班长的大长腿,长时间没拿下国长安,还挨了国长安好几拳和脚的刘大壮班长也着急了起来。

  一班长刘大壮在右腿被锁住后,也应变的很快,直接以被锁住的右腿为支撑,左腿与腰部发力,直接凌空了起来,一个横踢踢向国长安的脑袋,引起了场外看热闹的战士们一声惊呼,一看就是打急眼了,下手没有分寸了,这一脚下去国长安不得至少一个轻微脑震荡。

  “草,刘大壮。”在一旁正开心观战的刘德海排长更是吼了一声,冲了上去,在一旁的沈雷也前进了一步准备分开两人,王德志也冲到了两人旁边,三人成三角包围了他们两人。

  左腿横踢国长安脑袋的刘大壮听到怒吼也清醒了一些,但是腿上的劲也已经收不回来了,刘大壮心里一沉。

  锁住刘大壮右腿的国长安,突然感受道两臂一沉,明显感受到了刘大壮班长那一百七十来斤的重量,并且感官传来的腿风危险感传到了大脑。

  在战友们的惊呼和队长排长的紧张中,国长安做出了一个铁板桥的动作,让观战的战友们都松了一口气。

  只见国长安反应迅速的以腰部发力,直接身体以后倒姿势向后倒去,刚好避开了刘大壮那四十四码的大脚丫子。

  国长安后倒时还紧紧的抓住刘大壮的腿,后背结结实实的倒在了地上,脖子绷得紧紧地避免撞击体面。

  但是刘大壮班长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直接被国长安后倒是给摔了过去,砰的一声摔在了软垫上,还趁着刘大壮班长没反应过来,一个骑龙步飞到了刘大壮的背上,给刘大壮来了一个绞杀。

  “班长,对不起呀,你已经阵亡了哟。”骑在刘大壮背上的国长安喘着气对刘大壮说道。

  看到国长安居然躲了过去,还给刘大壮做出了必杀扭脖子的动作,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好小子。”刘德海直接上前分开了两人,把国长安拉了起来站在自己身后。

  一旁的王德志排长,也拉起来躺在地上脑袋瓜嗡嗡的刘大壮,拍了拍肩道:“没事,好样的。”

  “好了,国长安获胜,比赛继续,可以休息。”沈雷放松紧绷的肌肉说道。

  “哦哦哦!国长安好样的!”班里的老兵们大叫道。

  紧接着,接下来的比赛更加热火朝天,打红眼的也有出现,不过大家都好歹没有打出重伤......

生命不息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