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种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四 跑吐的国长安

    队伍在王明阳的带领下开始进行五公里越野,旅长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修养许久的国长安正准备大干一场,跑跑步出出汗,想着旅长这不是看不起我们呀,二十分钟这不是小瞧我们嘛。

  以前的训练这不是轻轻松松,出出汗身心愉悦,晚饭不简简单单的嘛,正好运动了许久有些饿了,国长安在心中暗自吐槽了一下。

  令国长安没想到的是刚跑了冲了一千米国长安的呼吸就急促了起来,发现平常的呼吸节奏使得自己跑步的心肺呼吸十分不舒服。

  面色开始潮红,脑袋沉沉的,这种身体反应让国长安想到了卫生队的书籍,突然反应过来了这里是高原。

  还有自己当初过来时的高原反应,经过了修养好不容易适应过来了平常的日常生活,而这突然间的跑步运动就令国长安暴露出了问题。

  国长安明白了问题的所在后就开始观察并向一旁的老兵张大羽问道,张老兵,你怎么呼吸的呀,我现在觉得我的肺都快炸了,有没有啥经验诀窍。

  国长安说了这几句话已经直接用双手叉着腰,大口大口喘着大气,较低的含氧量让国长安费劲万分。

  额,诀窍,这个有啥诀窍的吗?正常呼吸不就行了吗?张大羽十分诧异回答,还用右手紧了紧枪带。

  这让国长安直接傻眼了,瞪大了眼睛盯着张大羽,一脸的不信?仿佛质问着,老兵你逗我呢???

  张大羽被国长安盯得也有些不好意思,抹了自己脸上的一把汗水,小声道呃,我也没遇到这个问题呀,我给你想想办法。

  然后突然间吼了一声:“班长,国长安快不行了。”

  吓的带队的王明阳一激灵,引得一分队的战士都回头看去。当初初入高原的时候国长安强烈的高原反应王阳明还记得呢。

  更别说刚刚因为这事还被旅长练了一顿,更是让人历历在目。

  “你放屁,你才快不行了呢,呼哧呼哧。”国长安涨红着脸急促的反驳道。

  王阳明听到国长安的回答后松了一口气,对另一位班长齐羽说道:“小齐,你带个队,等回到了直接去开饭,我去后面看看什么情况。”

  好的,跑在前列带队的一个后背宽阔的二期战士回答后跑了出来接替王阳明带队,而空出来的位子被后面迅速补上。

  前面排头的一个上等兵嘀咕道:“又是这个国长安,事真多,体质这么差,就这还立功了呀。”

  闭嘴,谁让你说话的,好好跑你的步,齐羽训斥道。

  嘿嘿嘿,那名被训斥的上等兵,咧着嘴对齐羽一笑,没在说什么。

  ........

  王明阳减速落后于队伍的后方,来到国长安身边,询问情况。国长安再次将自己的情况跟班长说了一遍。

  哦,这样呀,你试试用嘴巴吐气鼻子吸气试试,这笔张大羽,回去收拾他。

  你这是不适应高原较为稀薄的氧气,头部供氧不足才造成的,你当初来就有高原反应也是这个差不多的原因。

  你跑慢点慢慢来,刚刚适应别一下子就来这么猛,来背囊给我,慢点跑控制自己的节奏。王明阳这个十几年的老兵一下子就找到了原因,开始教导国长安。

  班长,不用我能行,国长安喘息着拒绝着班长帮他拿背囊的好意。

  王明阳见状也没有强求,只是道:“别急掉队就掉队了,也不丢人,你也是来着高原第一次跑步,慢慢来,别逞强。”

  国长安又跟了五百米,步伐慢慢的开始变小,步速也慢了下来,慢慢地与大部队的距离也开始变大。

  嘶哈,嘶哈。国长安喘气的声音加大了,不时刮来的风也给予了国长安很大的阻力。

  班长,,我感觉这样的呼吸节奏也不舒服呀,呼吸喘不过来,国长安说话之时还吸了几口凉气。

  那你吸气吸不过来,就同时用鼻子和嘴巴一起吸气,吐气时就用嘴巴,把你背包拿来,我帮你拿着。

  不用,班长我能行,国长安弱弱的回答道,差点一个腿软摔在地上,还好被王明阳扯住了背包。

  熊样,赶紧拿过来,把前扣给我解开给我。王明阳脱了一下居然没脱下来,这才发现国长安胸前的背囊前扣被他给扣住了。

  国长安也实在坚持不住了,感觉背上背着一座大山,右腹部也隐隐作痛,有些许岔气,就脱了下来。

  谢谢班长。国长安满脸通红的感激着。

  滚犊子,你要是感激的话就给我跑完这个五公里,轻装都跑不下来就赶紧滚蛋,之前在大院见你还挺能的嘛。

  刺激的国长安差点把头塞进地里,也消灭了国长安略微得意之心。

  国长安也没有回答开始闷声跑步,大口吸氧吐气,学习控制呼吸的节奏,强忍着身体各种的不适应。

  卧槽,臭小子你这包里装了啥玩意,硬梆梆的。王明阳拧住背囊挂在胸前的时候,迈开的大腿被里面的不明物体给撞了一下,有些疼痛的问道。

  呃,班长背囊底下放了几本书,国长安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嗯,不错不错,多学习是好事,然后两胳膊穿起背带将国长安的背囊挂在了胸前,面不改色,显得游刃有余。

  卸下背囊的国长安感觉到身体一轻,脚步也轻快了些许,胸口的呼吸也略微舒畅了少许。

  国长安继续往前迈着步子向前跑着,王明阳背着两个背囊不紧不慢的跟在国长安旁边以防万一。

  国长安又跑了一公里后脚步渐渐慢了下来,感觉肺部发闷不说,右腹部也传来一阵阵的绞痛,如同岔气一般,折磨着国长安的精神。

  这时距离旅长说的二十分钟早已过去,老兵门大多数都已经到达了饭堂完成了此项运动,开始晚餐,虽然大家刚刚运动完没有什么胃口。

  王明阳这时也看出来了国长安的呼吸再次粗狂不稳起来,脚下的步子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还几次还差点腿软绊倒。

  怂蛋,加油还差半圈就到了,这都坚持不住了吗?这在卫生队待了几天就这样吗?当初在营区牛逼哄哄的样子呢。

  王明阳在国长安再次减速的时候刺激国长安,说出一些难听的话。

  国长安张口想反驳却发现胃中一阵阵绞痛,喉咙上涌出一口酸水,吐在了右边的土地上,吓的王明阳一个跳脚。

  我能行,摸了一把嘴角的国长安反驳王明阳道。

  你行行个蛋,现在都已经二十五分了,别人都吃完饭了,真是丢死人了,出去别说我一班的丢人现眼。

  还有一点给我跑完,赶紧回去等会别人嘲笑我可受不了,给老子加速,你准备跑到半个小时吗?

  冲冲冲,王明阳眼神好的已经看到远处已经吃完饭的其他分队带队回去了,不时的还看瞅他两眼,这让王明阳十分不爽。

  国长安加快步伐没两步又慢了起来,气的王明阳一手直接搭在了国长安的背上,开始推着国长安跑。

  这时两人的速度直接加速了起来,国长安也被动的每步迈的将近两米,每次国长安没劲想降速歇息片刻时,总是被班长给推的飞快,要是慢下来绝对要摔掉几颗牙。

  很快国长安就被连推带拽冲过了终点,“走吧回去歇着去吧,现在饭点也过了”王明阳看了看手表道。

  唔,哇~国长安弯着腰,开始哇哇呕吐着酸水,酸水中还带有些许未消化的残渣,全让国长安给吐了出来。

  这时一班吃完饭的战士也列队走了过来,接下了王明阳身上的装备。

  “张大羽,国长安吐的你给处理了”

  啊,张大羽一脸痛苦。

  “啊什么啊,走把这小子弄回班。”王明阳看着国长安终于吐无可吐后。

  一班就这样回去了,这一幕也落在了躲在楼上的旅长的眼中。

  司给予放下望眼镜对一旁的文书兼通讯员道:“小六,去医务室拿点药送过去,就那种合成中药,不然这小子明天训练都够呛。”

  “好的,老大,这小子成绩可以呀。”文书兼通讯员看着手里的文件回答道。

  “嗯,一般吧,可以培养。”旅长离开了窗户开始办公。

  .......

  黑夜降临,窗外的风刮的更加起劲了,一班宿舍喝完苦涩的中药后,国长安的胃里暖洋洋的,趴在桌上喝着热水。

  休养生息的同时忍着腹中的饥饿,熟悉着几个不熟悉的老兵,也不敢搭话,心中也有些内疚,但并没有受到老兵们的责怪。

  这时门被推开了,副班长黄浩的十公里跑完也终于回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面香引起了国长安的馋虫,肚中响起咕噜声。

  赶紧吃,吃完把碗刷干净,明天记得带过去。黄浩身后的王明阳说道。

  国长安这时才发现黄浩身后还有一个人是班长,国长安看着这一小盆面条道:“班长班副你们也没吃,你们先吃吧。”

  “赶紧吃你的,我和他都吃完了,赶紧消灭不许浪费粮食。”王明阳摆了摆手坐在了凳子上。

  “吃吧吃吧,这是班长在炊事班弄回来的,我们也都吃过,这也算是我们班小小的福利吧。”老兵许大志笑道。

  国长安看着老兵们一双双毫无责怪的眼睛,鼻尖突然微酸道:“谢谢班长,国长安这才开始消灭这一小盆香喷喷的面条......”

生命不息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