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灵旅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四十八章 旅人1

  以父亲留下来的遗产,罗治即使不去工作,也能过上富有的生活,但他还是买了一块耕地,每天辛勤的劳作。

  他说,能够像常人一样工作,不被歧视,也不被排挤,这曾经就是他的理想。

  他很享受现在的生活,从未想过要到城里去,因为他知道自己有多少性格,太过胡里花哨,会让他感觉害怕。

  踏实就好,而钱他就这样放着,也许以后,还是留给自己的孩子。

  大口山已经转移了,有一天他带着鲜花想去看看父母的空壳,但那条进入幽谧洞穴的裂缝已经消失不见。

  罗治哭了好多晚,但最后,他还是振作起来,有些人会一直活在心里,不管能否再见。

  ……

  肖行再次来到海边,狄航找不到了,也没有见到幽灵船。

  我们都知道,青云号的谋杀事件,总会有个完美的结局,但这个结局距离现在,还有好几年时间。

  狄航正带着他的小弟,在某个公爵的追杀下,艰难过活。

  从决定平反开始,他就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他早有准备,也有足够的信心,这个大海的男儿还是一如既往的硬朗。

  肖行对着大海,默默的祈祷。

  他不知道最终,狄航能否扳倒那个只手遮天的存在,但肖行知道,在作出决定的那一天,狄航已经完满了。

  “人活着,总要有一些事情,值得你拼命。”

  ……

  又到了给刘明治疗的时间,这时的他已经和偷天犬重聚。

  这是极限治疗的过程,肖行刚刚施展了针灸术,刘明在连吐几口血后,又昏迷过去。

  刘明的父亲直直摇头,自己的孩子到底作了什么孽,才要遭这种罪。

  三子静静地躺在刘明母亲的怀里,现在这一家子对这条小狗,可谓如珠如宝。

  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三子还在,刘明就不会死。

  刘明只是在跟天斗,跟地斗,跟病魔战斗!

  他从出生开始,就是一个软弱的人,不但毫无建树,而且爱随波逐流。

  是三子让刘明建立了自信。

  是三子让刘明知道,自己不是废人。

  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他从来都是退缩的那一个,但这时,他在生死玄关之前,站得笔直!

  他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为了三子,为了兄弟!

  ……

  平儿一掌推出,列队抵抗的十个士兵竟然被推得连连后退。

  再看手上的盾牌,上面赫然多出一个深陷的掌印。

  在场众人,无不露出了骇然之色。

  肖行不知道大脚到底做过什么,竟然将一个孩子养成了一头力大无穷的怪物。

  平儿见到肖行,飞扑过来,激动的抱着他。

  肖行听到自己的骨骼在“咯咯咯咯”的不断求饶,他好不容易才拉开平儿的手,让空气钻进肺部,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一旁的师姐掩嘴笑着,她脱去了幻灵旅人的劲装,换回了贵族少女的家常穿着,一身英气掩盖过后,剩下的只有端庄清雅。

  平儿好了,她作为幻灵旅人的目标已经达到,虽然还保留着职衔,但却已经不再接受委托。

  看着平儿长大,静待出嫁,此时的她,脸上平静而满足。

  平儿对于大脚的记忆,已经消失了相当大的一部分,就如歌谣所说的,孩子终于会有忘记精灵的一天,这是不可逆转的,也没有必要坚持。

  肖行看着平儿身后,那已经近六米高的伟岸身影,隐隐的,竟然从它眼中看到一丝忧伤。

  ……

  临海滩上。

  阿广已经不去赌了,但他仍然改不了泼皮无赖的嘴脸,每有漂亮的女孩经过,他都会贱贱的吹起口哨。

  每到这个时候,小莲都会拧着他的耳朵,将他拉回店里。

  而他们的孩子则会捏起小拳头,轻轻的砸着父亲的肚子。

  “爸爸不乖,逗小姐姐都不叫上我!”

  小莲将那不学好的熊孩子拉起来,一巴掌拍下去。

  孩子不痛,却假装大哭。

  小莲以为自己用力过猛,心疼的哄了起来。

  他们用肖行购买爆灵菇的钱,开起了一间手工品店,小莲负责制作,而广则负责打杂和招呼客人。

  不得不说的是,阿广的嘴是真的油,每每都哄得前来购物的女士们花枝乱颤。

  小莲不说话,就是拿着小本本不断记录。

  “每调戏一个,零用钱就扣一个银币,你浪,你继续浪!我就看你这个月还有没有酒钱。”

  ……

  蒙奇已经不作曲了,他的身体每况愈下,那深深隐藏的病气涌现出来,好像忽然间的,有一天,他就老了几十岁。

  霍顿依然一丝不苟的照顾着蒙奇的生活,他已经尽力了,但有些事情,不是人力能够逆转的。

  早上,蒙奇想喝酒。

  霍顿看看他的脸色,破天荒的同意了他的请求。

  两人坐在露台之上,看那环绕夕阳的漫天红霞,带着笑,碰了杯。

  “我们真的老了……”

  “那是你,我还壮得很。”

  “你就不能附和我一次吗?”

  “附和傻子,是对战士的侮辱。”

  蒙奇扁了扁嘴,把最后一滴酒倒进喉咙,然后,他伸出舌头,在杯子边上绕了一圈。

  他知道,下一次霍顿允许他喝酒的时候,也许就是他要走的时候。

  所以,每一滴酒,他都不会浪费。

  “我们旅行去吧,这里实在太闷了?”

  “去哪?”

  “去战场,去深山,去我们曾经走过的每一个地方。”

  “好!”

  车队出发了。

  去的时候是两个人。

  回来的时候……

  ……

  约书亚大婚了,对象是个侯爵的千金。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肖行,王子不一定会娶灰姑娘,而高富帅也不一定会看书傻白甜。

  新娘很崇拜约书亚,眼神和动静都藏不住。

  约书亚也很照顾自己的妻子,不过那有点表面的在乎,和带着距离感的照顾,还是能让人看出来。

  南方的伯爵府统领着相当雄厚的军力,而婚礼之上各方豪客全都位高权重,肖行敏感地察觉到平静之下暗藏着的汹涌。

  约书亚正磨着一把利剑,剑尖所指,正是白发城。

  “他到底要做什么?”

激进的炒河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