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于天际之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九章 再次重聚的三人

  和总司大佬交谈过后,戎霄一脸委屈的两手托腮,总司的小脾气让他无处吐槽,导致现在心里堵得慌。

  门外的军官也适时的进屋,同时还通知戎霄一件事:“请跟我到餐厅就餐,一小时后你需要前往冥王星的防卫前哨站等待下一步指示。”

  “哎?刚才总司不是说在这里先住着嘛?”

  “不是地球方面的命令,而是联盟的。”

  “那...好吧,不过你刚才说冥王星?我老爹是不是也在那?”戎霄有恃无恐的说着,刚才总司的一席话他大致琢磨明白了,这次事件没有重罚,完全可以放心。

  军官再也没说什么,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一旁,把戎霄都给看毛楞了,最后还是戎霄套近乎的说着:“老哥,是你护送我,还是我自己开着裁决过去?”

  “我收到的指示是你过去,裁决留下,其他的无可奉告。”军官还是不松口,并且这次说完话转身就走,根本没有停留。

  “等会!不是我开着裁决过去啊?”

  “再不走今晚没饭了。”

  “好嘞哥!”

  三十分钟后,食堂内只剩下戎霄和军官面对而坐,吃的都是标准的盒饭,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戎霄仿佛刘崀上身,在那止不住的叨叨,而军官则是毫无反应的听着。

  军官将盒饭里的最后一点食物吃下去,没有管戎霄说了什么,他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道:“该走了。”

  “你看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了,给我透点底呗。”戎霄说话的方式如同一个无赖。

  可能真的被烦够了,军官沉吟片刻后回答:“边走边说。”

  “这不就得了嘛,我嘴皮子都快磨破了。”

  在前往坐标传送舱的路上,戎霄抓紧时间询问:“我等会去了冥王星,会不会遇到两个联盟的大佬们啊?”

  “今晚不会,但明天可能,而且你们三人都要到场。”

  “那我…”

  “到地方了。”

  “怎么这么快!”

  “我知道你是空间能力者,但我还是建议你现在少说话,等会有你好受的。”

  起初戎霄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可之后的十五分钟算是让他彻底长记性了,虽然有自己的能力托底,身上还穿着防护服,但超长距离跳跃的空间挤压感,差点也让他把刚吃过的东西全吐出来。

  “长距离跳跃这么难受吗…幸好我还没能力这么干。”

  防卫前哨站内,戎霄平躺在地,用深呼吸平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

  “你竟然没吐出来?我知道了,你的能力就是空间,肯定有抵抗性,不像我刚才那样吐的稀里哗啦。”

  在戎霄的头上,突然冒出一个倒着的脸,这幅贱贱的表情一看就是刘崀。

  “你在这待着干嘛?”

  “我早就到了,但收拾自己吐的那点东西花了不少时间…”

  “那你看到大明白了没?”

  “他不是跟着圣朝和黑烟走的吗?我应该看不到他吧?”

  把戎霄拉起,刘崀有些好奇:“按理来讲你和大明白才是当事人,一人一台帅爆了的机甲,我什么都没捞着,为啥还要来啊?”

  “那你先说说怎么开了个机甲回去的。”

  “呃…”

  没有管刘崀在身边叨叨,戎霄则是回忆着从上火星开始,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突然,戎霄对着刘崀说:“老刘,如果我跟你说咱们卷入了机密事件,你要怎么做?”

  “你的意思是,咱都深陷其中了?”刘崀的反应也是快,秒回了戎霄。

  “我的本意只是为了尽快得到自己的机甲,但现在引出的两个问题不得不重视:第一,武皇到底是怎么牺牲的,这个我并没有看到,而且在纳戈虫事件解决后,我根本来不及回溯时间,就被通知离开火星。”

  “第二点你不说我也知道,机械蛋嘛,这玩意间接导致了今天发生的一切,而且异能人和异形怪都插了一脚,事情肯定不简单。”

  顺着戎霄的话,刘崀也跟着分析:“我觉得当成一件事处理比较好,本身武皇和机械蛋就是一同出现的,两者必然存在一定的关联性。”

  “是两个阴谋!”

  两人交谈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同时响起,而这样的说话方式,想来也就戚通惑会用。

  “两个?”

  “抢夺机械蛋的是异能人,还有一小部分异形怪,但想要武皇命的,很大可能是掠夺者联盟中的势力。”戚通惑说出一长段话解释。

  “我说大明白,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刘崀勾住戚通惑的脖子问。

  “我已经和五大元帅通过话了,按照他们的意思,如果武皇机甲已经选择我为新主,那么再解除绑定会很费劲,所以暗盟高层决定给我一次考试,如果通过了他们就默认武皇机甲的归属。

  而这只是其一,他们相信我一定能守住机甲,所以给我一个任务,鉴于目前我的身份有很大争议,在这层保护伞下,我需要尽快查出谁给武皇下了毒。”

  “下毒?”刹那间另两人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武皇抵达火星前联络过他们中的一位至交,并告知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平常情况下只是犯困,一旦进入战斗,全身都使不上力,”

  “事情真的越来越麻烦了…”戎霄苦笑,这下他心里也没底了,自己的本意可没这么复杂。

  “不仅如此,武皇元帅的死因也是未解之谜,元帅尸身已经被圣朝带回至银河系防卫总部,他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结合刚才元帅们和我说的事,我判断极有可能是毒发身亡。”

  “所以,这是下了两遍毒?第一遍的慢性毒,想让武皇元帅葬身围攻之下,可惜失败了,于是有了第二遍的烈性毒…”刘崀小声的描述他想到的画面。

  “就此打住吧老刘,瞎想可没好处。”戎霄打了个寒颤,抚平鸡皮疙瘩后拉着两人离开传送舱,顺便转移话题:“我老爹就在这里驻守,你们跟我一起来吧,说不定他能给咱安排个豪华包间!”

  虽然表面上笑嘻嘻,但戎霄此时用他的大脑高速运转,模拟明天可能遇到的所有情况,包括被就地处决。

  “我讨厌成为棋子,而且是这种非常庞大的棋盘,但愿别被我找到棋手是谁…”

人舞魅 · 作家说

武皇之死,一条主线

机械蛋,支线?应该是吧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