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系统之我不想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决战紫禁之巅(五)

  时间太瘦,指尖太宽。两天半时间转瞬即逝。两天里,京师的各大饭馆老板中流传开一句话:每当你在自己饭馆里听见一个二十几岁女孩清脆的笑声,那么你就要小心了;如果你还看见女孩后面跟着个捂脸男人,那么,别犹豫,赶快去观音殿吧,因为你可能见鬼了。

  有些人不信,那么你就会听见这么一般话:“你见过自己前一秒手上拿着钱,下一秒就不见的怪事吗?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是冥币啊!”

  对此,始作俑者之一的诸葛若雨倒是满不在乎,用她的话说是:“我们是给他们开开眼,他们相信有鬼,就不敢压榨穷人了。我们可是给他们上了人生的一课!”

  对此,始作俑者之二的张楠只能捂住胸口,尽力保持不断气。

  今天,诸葛若雨和张楠再一次让一个唯物主义的老板也进入了鬼神论的圈子后,两个人风风光光的随人潮走向了比武场。

  比武场上,四个须发皆白的老臣手持火把,分别投入四尊万钧重的方鼎内。爆焰熊熊,烈火燎原,朝天冲起。场上沉浸的气氛瞬间被引燃开始激烈地升温每个人眼中都爆发出激烈的斗志。期待已久的除夕决斗,开始了。

  “下面由我来宣布规则。”一个金铠少年缓缓走上比武场。

  “别紧张,你的技能足够和他的武学媲美,只是你之前不知道正确用法罢了。现在你按我说的去把每个技能物尽其用,想打败宋乐那小子还是不难的。安啦。”诸葛若雨一脸淡定。

  “但愿吧。”张楠此刻心里可是直打鼓。怎么总觉得,那小妮子是在放卫星?

  “本次比武像以前一样举办三天,只有一条取胜规则,那就是战胜我。我会七十二小时都守在场上,随时恭候挑战者。”宋乐鼻孔朝天扫视下方众人。

  突然,宋乐瞳孔缩成了芝麻大小。那是,几天前被自己杀了的张楠和诸葛若雨!

  该死的,不愧是妖女。这都没死,还复活了那个男的。真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法。宋乐目光凝滞在诸葛若雨脸上,引起旁人纷纷侧目。诸葛若雨傲娇的昂着小脑袋,一副“姐的手段多的是”的模样。

  “我来拿这个头彩!”一声大喝打断了二者的对视。只见一个身高八尺满脸络腮胡的中年大汉微微屈膝,随后脚尖发力,小腿紧绷,然后只听见“碰”一声,那人脚下的青砖变成粉末,整个人一跃而起跳上五米多高的比武场。

  “在下胡杨,特来领教高招。”汉子一拱手,颇为狂傲地说道。宋乐却是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可以出手了。

  “哼”汉子感到受了轻视,对宋乐很是不爽,也就不再多言,捏了捏自己的手掌,手掌骨骼发出“咔哧”的碰撞声。

  “万岳山川!”胡杨暴喝的同时,左脚前踏一步,右脚前脚尖着地,一股巨力瞬间由双脚之间爆炸开来,紧接着胡杨原本所处的位置残影破碎,只留下两个深深的脚印,场下众人齐声惊呼场上的胡杨周身散开的磅礴气势受害者场下每个人的内心原来躁动的人群也开始变得肃然,场上宋乐所在的地面已经开始塌陷,双脚已经在铜铸的比武场上陷入到小腿以上的部分。

  ‘万岳山川’,极品武技,可以在百米内定点释放,以释放点为中心半径三米范围内可以是加1万斤至100万斤的重力,修炼到极致时可以直接将二流甚至一些一流的高手碾压成一滩血水。

  此刻‘万岳山川’笼罩中心的宋乐依旧不慌不忙,眼看着大腿也已经开始陷入比武场了。突然,胡杨凶光毕露,离宋乐越来越近了,十步,九步,八步……胡杨看到自己一掌劈倒宋乐,让这个猖狂的小子跪伏在自己脚边。颤抖着祈求自己留一面时,台下众人惊呼,众星捧月,圣人亲临为自己加冕进入内庭,统领内殿值,号令举国所有御龙班值时的意气风发,自己骑上高头大马,一勒缰绳从左偏门进入,每次圣人上朝自己站在圣人的蟠龙鎏金王座后护卫圣人安全,众文武百官跪伏在保和殿外就像跪伏在自己脚下,整个封建王权的核心中,只有自己一人可以带兵刃上朝,可以站在众人当中,虽是站在王座台阶之下,但甚至比圣人还高出一个头,那仿佛是,与天争锋,胜天一子的豪迈。自己好像,可以取而代之!手持兵刃在微微发抖,兵刃的锋芒开始抽出……他看到了,天下!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白日梦’结束了。胡杨在离宋乐仅一步距离的地方人首分离。无头的身体倒下撞在比武场上发出“咚”的声响,人头高高抛起,脸上还带着贪婪的微笑。

  “铮”,宋乐右手收刀,左手按在啊呜坑的边缘,略微一发力就从齐腰深的坑洞中跃出,金甲在他身上摩擦发出阵阵金属交击的脆响。宋乐看了看场上胡杨的遗骸,一挥手,无语比你的气势弥散开来,直接把胡杨可怜的尸体碾压成了一滩血水不错是碾压气势上的碾压堪比万斤,巨力在场上压货,然后气势一致,正当场下众人开始鼓噪。第二个人想上场时,如有实施的气势扩散开来笼罩整座金狮全场顿时感到无比强烈的威压盘踞心头。百万军士百姓无不下跪,齐刷刷地把脸转向比武场的方向。好似在膜拜天上的生命深鞠躬城里的一位身穿灯泡头单子金冠冕邀配龙纹玉佩,此刻正端坐攀龙鎏金王座上的中年男人也感到了一丝异样。但随后微微一笑,左手一扬案在龙凤玉席上,玉玺迸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除了这位皇者之外。坐下群沉默不能直视宫城四角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座丈高的白玉琉璃,四级今生闭幕相仿佛活了一般,双目均陡然睁开,原本死物的雕塑双目发出紫光,与玉玺的光芒相呼应,紧接着比武场上宋乐黄金刀刀柄上的虎头也开始颤抖不止。宋乐满脸肃穆,转身朝向京师中唯一的皇者俯首称臣:“陛下万岁!”然后加大了气势的外放,京师里的人莫不生气,对皇权的敬畏,不论是大甲商贾或是世家少爷,又或是海外进贡的外国臣子都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无限的威压方才消失,而死不拜服的人背宋乐笼罩全城的神识察觉后便感到身上的威压逐步增强,压得骨头都噼里啪啦的一声乱响。只是双膝着地行跪拜大礼后方才消失。宋乐也向皇城里的皇者磕了一个响头。但宋乐低头的一瞬,宋乐浑身一抖,竟然在京师的百万人中还有两人并未跪下,那就是张楠和诸葛若雨。不管宋乐在二人身上是加多少威压都无法使二人拜服。张楠若无其事地挠了挠头问诸葛若雨:“他干嘛一直瞪着我们?还有这些人为什么跪下了?”

  “切,他们是腰膝酸软,这些古人患‘三高’的一抓一大把,刚刚一激动犯毛病了而已。你看台上那个金甲小子,这心理素质不行,干掉一个不入流的一高兴血压就上来了。他现在看我们只是因为羡慕我们身体健康。”诸葛若雨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

  张楠面无表情,凝视着诸葛若雨,一字一顿地说到:“我如果相信你,我就是白痴。”

  诸葛若雨嘴角一撇,不满地嘟囔道:“原来你不傻啊。”张楠捂着胸口不去看她了。这搞不好,那天心梗挂了就不好了。

  这些话自然逃不出宋乐的耳朵。宋乐那个气啊,自己身体有隐疾?还什么羡慕……宋乐觉得自己真的要不健康了。自己好像一刀砍了他们。

  “谁敢来战?”宋乐平淡地吐出这四个字,目光却始终不离诸葛若雨和张楠。此刻刚从威压中回过神来的人群压根不敢应战,方才下跪时诸葛若雨与张楠的不同寻常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看到宋乐的目光看向他们二人,人群很自然地分开,留出一条通向比武场的路。

  “噗嗤——”诸葛若雨笑出声来。对着张楠说:“看他们多自觉,轮到你上场出风头了。记得我教你你武学终极奥秘,你一定可以赢的。”说完用手肘捅了捅张楠的胸口,又说:“万众瞩目哦,少年,加把劲,你可以的哦!”然后对宋乐抛了一个轻蔑的眼神,推了张楠一把,不等张楠有什么反应,直接退入了人群中。

  张楠感觉一阵阵的心绞痛啊。见过坑的队友,没见过这么坑的。诶,自己现在流的泪就是当时同意与她绑定时脑子里进的水呀。还有那武学终极奥秘,那是人干的事吗?自己坚决不干那种丢人的事。嗯,大概,只剩一口气的时候大概会考虑一下。就这样想着,张楠硬着头皮走上了比武场。看着场上胡杨的那滩未干的血水,张楠“咕噜”一声,喉结不自觉地蠕动了一下。眼神也出去地慎重起来。这个人,不好对付啊……

对白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