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缠的甲方雇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海量好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本书48小时内付费章节不限免

第510章第一天的工作2

  闻着声音望去,花彼岸就看到一个30多岁的男子,他五官硬朗,神情坚毅,脸上皮肤还呈现着一种健康的淡黑色,想来,应该就是太阳晒的。

  大叔对着已经走到大家旁边的男子,恭恭的遵了声庄主,就被这位庄主摆摆手,令他离开了亭子。

  这位庄主拿出主人家的势头,开始招呼起他们几人来。野良也如刚才给管事大叔介绍花彼岸一样的介绍她和助理。

  他们早餐吃完之后,野良就开始和庄主展开工作,不过这时,她的电话响了。

  她对野良歉意道:“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野良说:“没事,你先接着,我和庄主先去前边,你打好电话再过去,我让他在这里等你。”

  野良指了指助理。

  她本想说不用了,但看着野良和庄主已经转身迈步离开,也只好作罢。

  电话一直在响,把人心里闹得挺烦躁的。

  她急忙掏出手机,在离助理几米远的湖边接起电话。

  “喂,娜娜……”

  电话是贺安娜打来的,她正想问她有什么事,娜娜的声音就“埋怨”起来:

  “岸岸,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刚才在忙呢,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贺安娜此时坐在柠车子的副驾驶里,听到她的话,立马又生出不好意思。

  “啊?是这样啊!”

  花彼岸:“嗯。”

  “那你什么时候才下班?你不是在酒店那边工作吧?”

  花彼岸微微蹙眉:“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班,也不在酒店附近工作,工作的地方离酒店有些小远。”

  贺安娜:“行吧,我知道了。”

  “你问这些做什么?”

  贺安娜:“嗯……我晚点再亲口跟你说。你先工作,我挂了啊!拜!”

  说完也不等花彼岸要不要再说什么,就直接把电话挂掉。

  这让她盯着被挂掉的电话暗暗嘀咕,这人风风火火的,搞什么鬼?

  把手机息屏放入包里,便朝着助理走去。

  对他说了声走吧,两人就朝着不远处的野良走去。此时他还不停地在和庄主说着什么。

  只是离的远,听不真切。

  不过野良应该是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他和庄主待在原地不走,等着他们走过去。

  她也不好奇,野良和庄主在谈论的工作是什么,她不停地打打量着这个庄园里面的环境。

  助理则像是一个只知道走路的机器人,不言不语,只知道走走停停的步伐跟着野良。

  花彼岸无奈,有这个忠心的保镖助理在,也不知道野良硬要塞她这个临时随行医生来做什么?

  以工作的名义旅游着?

  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奇榛和纳莎那边,在吃完早餐之后,就出发玩去了。而贺安娜和柠,这会儿还在路上开着车。

  贺安娜拿着手机,不停地在拍着路上的美景,柠着忍不住问她。

  “娜娜,你说,奇康能追上花医生吗?”

  贺安娜收下手机,啧啧两声,称道:“这个嘛……难说。”

  “以奇康殷实的家庭背景,他个人的优秀,及他英俊的容貌,花医生还挑什么呢!

  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啊!”

  贺安娜却是没有附和他,而且坚定的说:

  “就算岸岸是一个人,她也一样把她的生活过得很精彩。”

  柠哟哟两声佯装吃醋说:“你们感情真是好,我说她一句都不成!”

  贺安娜不假思索道:“那是当然!就算是我和你散了,我和岸岸的这姐妹情谊,也不会断。”

  没和柠在一起的时候,她对柠的身家背景是不算清楚的。所以这会儿在大概了解到他的身份时,她也没有了和他会一定……长相厮守的念头。

  就得过且过着先。

  “傻瓜……我们也不会散的啦!”柠鼓舞的用右手握了握贺安娜的左手。

  贺安娜立马放开,叮嘱着他:“哎呀!你开车好好看路。”

  柠对她笑着说好,就又把手放到方向盘上,开起车来。

  在柠和贺安娜有说有笑开车的时候,在奇榛和纳莎玩得不亦悦乎的时候,花彼岸跟着野良,在庄主的带领下,一个早上,就把庄园逛了个遍。

  好在她是热于运动和会点武艺的人,体质锻炼得不错,走了那么长时间的路,除了热,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

  要是像美珍那样的富家小姐,估计得累得够呛,要不住抱怨起来。

  不过令花彼岸惊讶的是,野良作为身子羸弱,患有心脏病的人,居然也丝毫不受影响。

  这一早上的路程,对于他身体承受能力而言,说是在长途跋涉也不为过。

  毕竟,这个庄园实在是太大了,就好比一座山。

  为了更为直观的了解到庄园里的情况,庄主并没有用里面的游览车载他们,而是带着他们走了一处又一处。

  花彼岸不知道野良来考察这个庄园做什么?不过,这也不在她的工作思考范围内。

  庄主在带他们三人实打实的参观庄园后,便带着他们到了庄园的食堂里面,在那里宴请他们用午餐。

  眼下到了饭点,员工们陆陆续续的进食堂来用午餐,都用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们三人,好似他们是什么稀奇物件一样。

  庄主去厨房吩咐厨师做饭去了,不在食堂的用餐大厅里。

  早些时候,野良一直和庄主走在前面,相互攀谈着,她也不好意思插上话去,扰了他们的交流。

  这会儿得了空,她便询问坐在她旁边的野良:

  “野良先生,走了这么久的路,有没有感觉,有哪里不舒服的?”

  虽然他看起来很好,但她还是要问一下才行。

  野良温和笑着摇头道:“除了心跳咚咚的加速几下,没感觉到什么不适。

  这刚坐这会儿的休息,心跳也不加速了。所以不用担心,我很好。”

  “把左手伸出来,我给把脉看看。”花彼岸盯着他的左手说。

  野良:“好。”

  于是,野良伸出左手搭在餐桌上,看着花彼岸神情专注的给他把脉着。

  野良盯着她的五官上的眉清目秀,好似看出了神,想着她要是是T国人,该有多好。

  就一小会儿,花彼岸就收起手:“嗯,的确没什么问题。”

  野良收起望向她的眷恋目光,笑得更温和了些道:“我就说了没事吧。”

  “嗯,不过也还要注意,既然我接了你这份工作,就不想你的身体,在我的手上会出现什么问题。”

  野良说:“你放心,有你在,我不会有什么事的。”

  现在空了下来,花彼岸的思绪里又忽然闪现过今早在电梯里的那一幕。

  她想给奇康发个信息,犹豫一会儿,拿着个手机在手上,还是没有打开。

  “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野良清亮的声音一出,便把她的思绪拉回现实,随即把手机往裤兜里一放,微微摇头道:

  “没什么,庄主来了。”

  刚好这会儿庄主从厨房里出来,她便对着野良转移话题。

  庄主一来,野良果然和他坐在一旁攀谈,没时间再和她说话。

  她还以为今天,要和野良走上一天的路,谁知道下午五点还不到,才四点半多些,野良就吩咐着助理开车往酒店回。

  回程的车上,野良又很温柔的对着她说:

  “今天你跟我走了一天,累了吧?”

  她淡淡否着:“不累,就是走一走而已,和散步差不多,也没什么累的。”

  野良露出宠溺的眉眼弯笑着继续说:

  “要是别的女儿家,这么跟着走了一天,都在娇滴滴的唤累了,到你这倒好,居然说只是在散步。”

  “被别人疼惜没什么不好,只是我……比较热衷于强健自己和护着别人而已。”

  野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她在说这话的时候,是在哂笑着。

  野良想再跟她说着些宽慰人心的话,却看到她目光转向车窗外出了神,便停止了话语,静静地望着她。

  奇康本来还在工作,却被柠的一通电话弄得扰了心神。

  他不知道柠不在蔓古盯着“康柠装修公司”的生意,跟他跑到这边来干什么?

  最主要的是,他还堂而皇之地把贺安娜也一并带了过来。

  看着今天的工作也处理得差不多,在得到他的电话后,便驱车往回赶。

  等他到酒店门口,就看到柠和贺安娜精心打扮的身影靠在车身外。柠的车,就停在酒店的大门口。

  看到他过来了,柠的右手不停地对他挥舞着,左右则挽着贺安娜的腰,整个人表现出了激动的嬉笑情绪。

  野良感觉,柠这见到他,感觉比见到了他父母还要开心似的。

  奇康把车停在他们身后,然后对着酒店的门童招了招手,说了声“麻烦了”,就让那门童帮他把车先开去停了。

  这还是第一次,柠和贺安娜的亲昵举动表现在奇康面前,她有点挺不好意的,主要以前,她还对奇康有那么点可有可无的好感呢!

  于是她把柠的左手扒拉了下来,略显拘谨地对奇康打着招呼:

  “嗨!奇康先生,好久不见!”

  奇康倒是很大方的对她微笑着:“好久不见!”

  他目光转向柠接着说:“不是让你先进酒店,报着我的名字订房间吗?你怎么带着安娜小姐在这大门口杵着?”

  柠却是不以为意地挑挑眉:“我乐意!”

  奇康正准备让门童也把柠的车也开走呢!突然后面就停下了辆车,他一转身,透过车头的挡风玻璃,就看到车里的花彼岸。

  他是又震惊又果然且激动。

美客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