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神系统:只有一半时间是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进入宗门

  季宫越越说越激动道:“后来,不仅仅是这个,我们还发现这些人勾结官府中的一些贪官污吏,不知道在做什么勾当。此事太过于离谱,但宗主和一些长老们思虑再三,还是不愿意与此事搅得太深,而转而让我爷爷个人出面向宫里面递奏折。”

  秦余和宗吉对视一眼,心里都知道宗主这么做是担心惹火烧身,于是才让季老头出面。毕竟他是七境修士,宫里头是不会不把他的意见当做马旁风的。

  只不过,这么做的话,季老头本人就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秦余忙问道:“后来呢,后来怎么样啦?”

  季宫越沉默起来,缓缓才道:“这也是我最想不清楚的事情。这么大的罪责,郡守都够砍两回头了,宫里头一开始也是龙颜大怒,说要派钦差追查,但后面不知怎么的就没了下文,爷爷继续上书,女帝态度居然判若两人,说不必追查了。”

  这下子弄得正在听的两个人大吃一惊。

  什么判若两人?

  明明就是两个人呐!

  宗吉手不禁抖起来,难道真有哪位活神仙能悄无声息地改变所有人的记忆?

  他连忙问道:“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啊?”

  季宫越回答道:“伏炎宗被我们发现是半年前的事情了,但我爷爷递折子也就是二十天前。”

  “本来这事宗主和长老们都劝爷爷算了,但是爷爷怎么着都不肯罢休,于是前几日听到风声就赶急赶忙去搜集证据,没想到……”他越说越动情,眼看就要泪如雨下。

  秦余问道:“那个什么狗屁宗你们打算怎么对付他们?总不能放过他们吧?”

  季宫越苦笑道:“我们没证据证明这事是他们干的,火系法术大陆上比比皆是,根本不足以当证据;爷爷说他杀了快六七个围攻他的人,我们上山去找尸体却又找不着。”

  说到这里他长叹一声道:“宫里头又护着他们,我们无计可施,只能忍着了。”

  宗吉和秦余连忙说了许多安慰的话,眼见着三人快要到御风宗宗门了,季宫越连忙止住愁绪,强行露出笑容带他们前去看望季老头。

  不愧是七境高手,身体机能远远高于常人,此时季老头身上的皮肤烧伤痕迹已经很难发现了,只不过还得躺在病床上。

  远远地一瞧见秦余他们,季老头就连忙打起招呼来,在一旁坐着的几名修士模样的人也连忙站起来迎接。

  季宫越身为引荐人,自然要一一加以介绍,他们两个这才知道,整个御风宗的宗主长老都到齐了。

  “鄙人苏乘风,暂任御风宗宗主,这几位就是几位长老,都是我师叔一辈的。多谢两位救助,两位大恩大德,苏某和御风宗上下没齿难忘。”这位精干的宗主行礼道。

  他接着又道:“此事已经张扬开来,苏某以为可以接两位亲眷来定州宗门附近安歇,免得有小人报复。”

  秦余心说自己爹妈还需要你们保护,这不是找不到在哪里了么?

  宗吉却想自己父母尚在西疆驻守,陛下他们的行踪更是无人知晓,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季老头呵呵大笑起来道:“乘风,我就说不太可能,人家不是农家,住在天子脚下,又何必怕那几个混蛋。还是依我的办法好,你们要没意见我就说了。”

  见他们几个都没什么话说,季老头直接了当地道:“你这位小友我是知道的,已经拜师学艺了,老头子不好抢他人高徒,只是这位小小友尚未修行,可否由老头子我来指导他?”

  季宫越差点惊呼出声,自己这爷爷算是眼高于顶,受不得别人恩惠,这次居然要亲自教导,眼看宗主师伯和几位长老都不说话,明显是已经知道了。

  秦余还未回答,宗吉已经长揖及地,嘴上道:“多谢老英雄这般厚恩!”

  ……

  秦余稀里糊涂地有了个师父,对着宗吉皱眉道:“这是什么情况?”

  宗吉苦笑道:“太子莫怪。我是想着此时多一个人帮忙看护太子也是好的,毕竟前路艰险,我感觉越来越不妙,所以打算赶快出门找找其他宗室神将,最不济也要找到我父母。这路程太险,太子还是留在此地为妙。”

  秦余知道他父亲是驻守西疆的神将,也没有反对,只好苦笑着一屁股坐到凳子上。

  宗吉安慰他道:“太子不必难过,若是圣上回都,这拜师就当做放屁就是。”

  只是宗吉这话,自己听着声音都发虚……

  三天后,等到季老头能蹦能跳了,秦余就在御风宗宗坛拜了师。按规矩把三个响头磕完后,秦余满以为这仪式还有好长时间,没想到季老头直接把其他来观礼的宗主和长老都轰走了。

  其他人多半是都知道季老头的脾气,除了几个同辈长老还抱怨几句,其他人也就乖乖退出宗坛。

  “我这辈子最不习惯就是规矩,所以我收徒弟除了敬祖师爷的大礼不能废,其他都免了,”季老头手一挥,一股气流划过,两张板凳直接稳稳当当飞到他们面前,“哪能考虑那么多规矩?战场上还繁文缛节,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秦余也跟着季老头坐到板凳上,心说单就这个,南书房的夫子就能跟你辩论五天五夜。

  季老头继续道:“没什么繁文缛节,可不代表我的徒弟是败类,恰恰相反,他们个个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仁义礼智信俱全,你有有好几个师兄都是战场上为国捐躯的。”

  “老头子我跟你说这番话,也不知道能不能起效果,毕竟你年纪太小,难以明白其中道理,若是不明白,就按照门规办也成。”

  秦余心里重重的哼了一声,心说老子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学过马克思唯物辩证法的,你这也能难倒我?

  嘴上却道:“徒弟尽量学师父这番道理。”

  季老头很是高兴,微笑道:“那就好得很。你先回去休息吧,明日再学着修行。虽然你是师叔,但不要摆师叔的架子,就和普通徒弟们一起住好了。”

  “是,徒弟明白了。”

在下玉山 · 作家说

欢迎大家发表书评啊!!

怎么喷都可以!!

你们的评价就是作者更新的动力!!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