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注定孤独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二章 联手

  三斤素不知云山雨与一剑仙的渊源如何,也不知孟无极为何痛恨生父。但眼见二人联手出击,招招要命,而对方却从不下死手,也不去解释。且不论立场如何,单作为一个杀手,一个举世闻名的杀手,今日见到如此情景,心下不免对曾经的“好友”生出不悦。对涉险者生出丝敬佩。

  但他始终并未出手相助,不是他不愿,而是他知道时候未到。

  眼下的一切不过是,暗中之人设下的消耗之计,消耗一剑仙的耐心、体力、韧性。恐怕,直到一剑仙真正动怒的那一刹,暗中人方才现身出杀招吧。

  果然,在孟无极一招点在一剑仙右肩膀,戳破其皮肉的那一刻,一剑仙的杀气终于来了。

  他左手一抬,罡风凌凌,飘飘衣袂顿时坚如金石,拂去了云山雨来势汹汹的一剑。接着手掌化刃,正劈在孟无极探来的洞竹上。

  竹本坚韧,又经多年油浸火熏,一截短短的洞竹,早已坚强如铁,可偏偏在一剑仙的掌下如破絮败柳一般,不堪一摧……

  孟无极收手太迟,受那一断掌余力,堂堂七尺之躯,荡如坠木,落在数丈外的荒草间。

  力沉则身不敏,思重则行不利!

  在一剑仙沉力一击的霎时,十里破的半空中,荡过一人影,于此同时,三斤也动了……

  即便三斤的宏刃阔背刀举的奋力,但那飞来之人的剑刃仍是压过那阔背刀,将剑刃嵌进了一剑仙的左肩!

  场中局势此刻变得谬妙。

  孟无极和云山雨本是一对死敌,面对出手相救的生父却瞬间化敌为友;而原来与云山雨同侧的三斤此刻却出手救起了一剑仙……

  其不说在场的一众观者,恐怕就是当事人一剑仙也难解其理。

  不过,既然是帮手,那便是好事,且将眼前困局解了,再论长短。

  一剑仙动的很快,他借着三斤横来的白刃,迅速将身子下伏了三寸,而后身体如游蛇般退至三步之外,定在那里。微微笑道:

  “丘疯子,你就是你的手段?如果仅是如此,恐怕今天你是走不了了。”

  被称为“丘疯子”的人,此刻面遮木罩,罩上刻着三道红线,道道殷艳,面罩后的头发花白且杂乱,配着一身犹如叫花般的褴褛衣着,“疯子”二字,名副其实。可你若因此小瞧了此人,那吃苦头的定会是你。且不论这神出鬼没,怪力难穷的身手,光是眼前的那把剑,便是万里挑一的宝贝。

  识货的人,光朝那打一眼,便知此中深浅。

  这邱疯子眼见一击未取对方性命,而且还多揪出了一个帮手,心中顿生怨气。听闻一剑仙的“问候”,他也不答,而是将剑一抬,改斩为刺,袭向了前来助阵的三斤。

  “当一个看客不好么?非要出来多管闲事,看来你师父那老东西,没把你教好啊,今天我权且帮他出手调教下你。让你知道,‘江湖险恶,好人难活’的道理……”

  三斤不答,只将手中宝刀耍的更加凌厉,他本已是在刺客一途“登顶”的大家,此刻既遇同为高手的前辈,自是不畏不惧,同时也不敢小觑。

  孟无极和云山雨相对一视,未言片语,纷纷退身数丈。

  一剑仙见他二位眼中狠厉不减,顿时心生怅惘,摇了摇头后,将目光投向三斤。

  “好小子,果然是那人的后代。”

  日出东方,红光遍野,虽有北方仍旧狂吼,但霜寒却越来越轻。

  三斤的刀越挥越快,乘着日光,像是一抹霞蔚,忽而成团,忽而成杖,甚是好看。

  相比三斤,那邱疯子的动作不仅不慢,还多了几分诡谲,同时刺客一途,二人相较,他倒更合其道。

  二人斗了五十余招,三斤肩膀、胸膛、手背挂了十来处伤,而对方却只是少了几寸衣裳。虽然明面上三斤吃了亏,可行家都知道,就此下去,倒下的那人,绝不会是三斤。

  邱疯子,其实一点也不疯,他亦知三斤之强,越斗越勇,照此下去,恐无法退身。

  “呼和日落的几刀,你竟都学了去,哼,看来你我也难分高下。”接着,他将剑一晃,似进却退,将身子瞬间后撤了数丈,转身踏起了虚幻难明的步伐。

  “想跑?没那么容易。”话音不落,一剑仙双脚点地,倏然如蛇,猛地窜出,朝一团虚影而去,可刚奔出十来丈,便止住身形,一动不动。

  而那邱疯子见一剑仙,迫命追击,脚下功夫更急,转瞬,便消于红光间,同时传声道:“一剑仙,那‘摩陀心法’且由你再多看管些日子。待到时机合适,我会再来相取!”

  “你连他都斗不过,想从我身上拿走东西,恐是痴人说梦!”一剑仙虽身不能动,却中气十足,扬声十里道。

  “呵呵,你方才已中了我一道凌云气,日后功夫恐将一泻千里,到时,恐怕你已非我敌手,哈哈哈哈……”声音再来,已是飘摇,听的真切,却难觅其踪。

  一剑仙闻言,脸色变换,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既知我将那‘九转还魂丹’归还了西域,所以才舍得用这一道凌云气,破我的心法。呵呵,想的可真是周到啊……”

  三斤沉默了一下,而后收刀转身,正欲离去。看了一夜的缠斗,也数次出手,现在恐是真的乏了。

  “方才你使用的那几刀,恐怕你师父可使不出来。”一剑仙望着三斤的背影道。

  三斤驻足。

  “看来,你师父应该告诉过你,呼和日落的事了?”一剑仙继续道。

  “我只知道他是我父亲。其余的……师傅没有多说。”

  “原来如此,关于你父亲,我倒是知道些……”

  一剑仙说着,方要迈步近前,忽然转头视向左肩,而后迅速伸出右手食指在左肩的肩井穴和左臂的天泉穴,连点了两下。

  看来是方才那邱疯子的手段奏效了,不仅让一剑仙一时难以运气追赶,现在竟是寸步难行。

  其实单从外伤来看,并无大碍,以他的体魄和精气,不出半月,那伤口自会痊愈,可那道名谓“凌云”的真气似乎并不好对付。眼下便是连这位高手也被折腾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就在此刻,云山雨和孟无极,双双出手,意欲趁机去取一剑仙的性命。

  三斤听闻一剑仙提起自己陌生的父亲,情绪忽然一转,想多探得一些他的消息。既见那二人卷土重来,便又速速出手相救。

  同时,一剑仙的后方又来一剑,正迎向云山雨手中的孤雨。此人正是余霙。

  “我们事还没完。”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云山雨眼帘低垂道。

  “我只知道,我手里的剑不许我再袖手旁观。”余霙道。

  言毕,二人又斗在一处。搁在平日,单论剑术,恐怕二人难分伯仲,但这一夜的厮杀,已耗了云山雨大半的精力,不论何种秘术,也无法让其瞬间补充精力。所以,缠斗,不过是守多攻少。

  相比云山雨,孟无极的处境更加糟糕,翩翩白衣早已凌乱不堪,三斤也不多说,只想用手中的刀将那孟无极胸中的阴谋暗策通通逼出。只要对方不开口,那三斤的刀就不会停止。

  一剑仙见畏难稍解,便索性原地落座,运功调气。

夜满楼无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