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之天眼道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四章 白姑娘有难

  门扉“哐当”一声被陈酒推开,随着冬日的寒风“呼呼”灌入,药柜上的账簿被一页页吹起,“哗啦啦”作响。

  小二趴在药柜上面,单薄的衣衫起伏不定。

  陈酒关好门,疾步走了过去。

  “你这是……受了风寒?”陈酒将手微微靠近小儿,感应片刻后,便判断道。

  “咳咳……”小二闷咳几声,随后抬起憔悴的面容来,“公子,您回来了啊……没事就好。”

  陈酒微微一愣,随即便恍然大悟。

  想来这小子是觉得他因为药水一事,招惹到了某个大人物,被请去喝茶了……

  “公子不用担心,我已经吃过药了,想必明早就能好了吧。”小二满头虚汗,眼皮子耷拉着,无精打采的。

  “你自己给自己开的药?”陈酒问道。

  小二摇摇头,“是托人去妙手堂开的风寒药,我自己只会打打下手,哪里会抓药……”

  陈酒闻言,便眯起眼来。

  妙手堂,这个药堂,很可能与这妖毒之事,大有关联!

  虽然他没有明确的证据,但从秦妙手反常的行为看来,那里也不是个好地方就是了。

  于是陈酒将小二扶起,悄然在他体内渡了一道精纯灵气后,便问道:“可是这碗中的药水?”

  在药柜上,还有一个脸大的瓷碗,里面装着褐色的药水。

  小二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随后陈酒将小二扶着回了房间,让他安睡一晚,自己则来到药柜旁,细细打量起那碗药水来。

  药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在他的感知中也无妖气和其他的气机,就只是中药的药香气。

  陈酒抿了抿嘴唇,随后灵光一闪。

  他的长春珠,不就可以检验这药水里到底有没有猫腻么?!

  陈酒轻笑一声后,便张口一吐。

  碧光萦绕的长春珠飞射而出,然后在陈酒的指引下落入药水之中。

  陈酒见状,瞳孔为之一缩,神色严肃起来。

  片刻后,在他的注视之下,长春珠竟然疯狂地闪烁起来!

  陈酒心头一紧。

  果然,这药水里有古怪!

  随后,他手掐法诀,然后一指瓷碗。

  “疾!”

  法令如山,长春珠在陈酒的操控下,极速运转起来,将药水里的古怪东西给抽取出来。

  很快,原本褐色的药水便自发旋转起来,在中间形成了一个漩涡。

  片刻后,一团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黑色液体,从漩涡内徐徐飞起,然后落入陈酒的手掌心之中,上下浮动。

  陈酒目光一凝,神情微动。

  “这就是那妖毒……?”从这液体内,陈酒感受到了一股与之前伤者呕吐出来的黑血同样的气息。

  陈酒心念电转,这下子,他总算是有了证据。

  不过,这也并非就能直接让妙手堂认罪。

  因为此事还有许多疑点。

  摸着已经毫无温度的瓷碗,陈酒断定,小二已经喝下此药许久了。

  可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妖毒发作的迹象……

  因为陈酒在他身上留了一缕灵气,若是小二有异样,他自然可以第一时间感知到。

  也就是说,这药里面虽然有妖毒,但喝下后却不会立马发作,也不知道何时发作。

  “不过,若是有人可以控制妖毒的爆发,这事就要另当别论了……”陈酒想了想,随后轻叹一声。

  这事他可管不了太多,等安民司的人回来了,交给他们来吧。

  陈酒将杂念抛开,随后便吹灭火烛,走上阁楼去了。

  ……

  盘坐在床榻上,陈酒并没有静心修炼,而是在盘点这段时间以来的收获。

  首先,他的安民令中有功德千点,身上有长生钱一百五十一枚。

  法器和宝物有莲台、小幡、法剑、剑袋、以及驱虫翁那个装虫子的袋子。

  当然,那把“血魔剑”,陈酒认为已经超脱法器的范围了……

  而最重要的事,则是他破境成功,踏入仙人第一楼,并且成功得到了本命物,实力大涨。

  这些,都是他现在的家当。

  陈酒一时间有些恍惚。

  想当初他下山时,正值秋天,万物萧瑟,连带着他的腰包和修为,也“萧瑟”不已。

  但是转眼秋去冬来,数月后,陈酒不仅齐身仙人第一楼,修为大涨的同时,他的腰包也鼓了起来。

  千余功德,百多长生钱,这等财力,已经堪比一个小型修行家族了。

  当然,这样的修行家族一般都隐世不出,不会参与到世俗之中。

  陈酒想着等自己真正落户此地后,就向安民司申请购买一座有灵气汇聚的仙山,作为自己的洞府。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安然地靠着长春珠内储存的灵气修炼,若是机缘足够,他甚至有希望触摸到仙人第二楼的门槛……

  随后,陈酒将放在胸前的五颗黄豆拿了出来。

  最近时日很是忙碌,都没太多时间照看这五个小家伙。

  陈酒心神微动,一手掐诀,嘴唇微启:“疾!”

  随后,五颗黄豆便一通“噼里啪啦”地变化起来。

  当滚滚白烟消散后,陈酒却是大吃一惊。

  只见五个童子模样的人并排站在他面前。

  头上依旧扎着羊角辫,不过大红肚兜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蔚蓝的粗布衣衫。

  似乎随着陈酒的境界提升,这五颗黄豆所变化出的孩童也会相应的长大!

  陈酒目中讶色极为浓郁,在他感知里,这五位童子体内居然有汹涌的气机在鼓荡着,应当与陈酒破境前的实力相当。

  也就是说,这五个小家伙,已经不用再依靠蛮力了,而是可以像陈酒这样驱使法器符箓了!

  小胖丁有此变化,陈酒自然欣喜不已,这五个小家伙,日后绝对是他的一大助力!

  不过美中不足的还是有一点,那就是这五个小家伙已经神色呆滞,目中毫无灵气,虽然拥有生命气息,但却仍形同傀儡,只要陈酒说什么,他们便做什么。

  陈酒轻叹一声,随后将他们变回了黄豆,然后又收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蒙蒙亮了。

  陈酒翻身下床,然后下了楼。

  小二已经早早起床,此时正收拾着药材。

  “公子早!”小二恭敬地作揖道。

  陈酒微微一笑,道:“看你的样子,风寒许是已经好了。”

  小二闻言,嘿嘿一笑地道:“嗯嗯,该说不说,秦妙手的药还是很不错的!”

  可陈酒听了这话,却半眯起眼来。

  “你只拿了一副药回来?”

  小二摇头道:“拿了两副。”

  “那你把剩下的一副药拿给我。”陈酒忽然道。

  小二不明所以,他试探着道:“公子您也染了风寒?”

  陈酒摇摇头,接过小二递来的药包。

  随后他一声不吭地便走入了后堂,将这包药煎了起来。

  不多时,一碗褐色的药水便被陈酒煎了出来。

  瓷碗里的药水热气腾腾,药香四溢,不过却带有一点苦涩之味,与昨晚陈酒闻到的味道截然不同。

  陈酒心头微动,赶忙将长春珠放了进去。

  数息后,陈酒的心却蓦然一沉。

  因为这一次,长春珠竟然毫无反应!

  也就是说,这碗药水里,并没有所谓的妖毒……

  陈酒眉头紧锁着,这明明是同样的药材煎出来的啊,怎么会有截然不同的反应?

  他顿时觉得这事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正当他准备再次尝试的时候,却忽然从药堂外飞来一只浑身白光缭绕的蝴蝶!

  蝴蝶一路跌跌荡荡地飞到后堂,落在陈酒的肩头。

  陈酒见状,神色微变。

  蝴蝶之上,有白姑娘的气息。

  随后他赶忙用手一指,将灵力化为的蝴蝶拘过来。

  片刻后,蝴蝶崩溃不见,只在陈酒手中留下一行字迹:

  村庄被屠,群妖乱舞,道长速来!

卑微的懒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