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大灾变降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遗忘、源之心

  抬眼望了一眼天空,发现太阳已经开始下垂。

  “不早了,还是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吧!”

  看着眼前的小路,他加快了脚步。

  ……

  夜幕降临,他之前路过几处村庄,但都没敢进去。

  现在的祁灵,正躲在一处山洞内。

  这山洞他之前已经检查过,并不深也就有个四五米的深度。

  坐在篝火旁,他肚子开始不停的叫唤,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好饿啊!”

  双眼有些无神,他就静静的盯着火堆。

  过了一会,他困意上涌,不知不觉就睡了起来。

  睡梦中,他感觉自己的手臂,好像被什么东西滑过。

  那触感十分冰凉,一下就把他从睡梦中拽出。

  睁开眼后,他被吓得愣在了原地。

  他身前有个人,只是这人在祁灵看来,太过于惊悚。

  对方脸色惨白,但依稀能够看出是个女人。

  女人身披黑布,头发有些凌乱,看着就像一个疯子。

  咽了一口唾沫,祁灵壮着胆子,问道:“你是谁?怎么在这?”

  对方张了张嘴,没有回应。

  没有得到回复,这让他越发紧张起来。

  祁灵和对方相视许久,直到他想再次询问时,对方突然走向石壁。

  来到石壁前,对方手指渗出鲜血,在石壁上写了六个个字。

  “不想死,跟我走。”

  看见石壁上写的血字,祁灵汗毛倒竖,有了想要逃跑的念头。

  他刚起身,女人速度飞快,直接挡在他的面前。

  女人头发飞舞,仿佛触手一般,直接刺向了祁灵。

  祁灵有心闪避,但速度还是太慢,只是眨眼的功夫,那犹如尖刺般的头发,就已经停在他的脖颈前。

  “别别别!我跟你走!”

  看着笔直的头发,祁灵连忙妥协。

  离开山洞,他跟随女人朝着山林深处走去。

  ……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他们来到一座祭坛前。

  祭坛有石像围绕,和他之前看见的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高台上有根石柱,其上刻有许多纹路,看着十分怪异。

  女人转身看来,用手指了指高台,示意他走上去。

  “怎么又是这样?我这是什么运气啊?”

  想起之前的遭遇,他心里十分憋屈。

  站在原地许久,他始终没有迈出脚步。

  女人见此,头发再次飞舞,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狰狞。

  “别!我走!”

  见女人想要动手,祁灵连忙求饶,迈步走入了祭坛。

  “噔噔噔!”

  他速度很快,没几步就来到了高台上。

  站在石柱前,他看得有些愣神。

  只见石柱中段位置,有一颗散着红光的宝石,宝石通透明亮,一看就是好东西。

  “现在呢?我该怎么做?”

  他转头看向下方的女人,询问了一句。

  女人伸出手掌比划,示意他按在宝石上。

  得到回应,祁灵没有急着去做,反而开始沉思起来。

  “这女人为什么一定要我这么做?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

  这想着想着,根据之前的遭遇,他突然有了一个猜测。

  “难道是因为我是正常人?”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那好像也没别的了!”

  想到这,他越发紧张起来,迟迟不敢伸手触碰那颗宝石。

  下方的女人,似有些不耐烦了,她的头发纷纷竖起,在头顶不停的游动。

  瞥见女人此时的状态,他越发紧张起来。

  “唉!她好像进不来!”

  女人看着虽然十分的愤怒,但却没有进入祭坛,只是在外面死死的盯着他。

  “这祭坛有她畏惧的东西?”

  看见女人的模样,他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

  “不过这也不管用啊!只要我一出去,她肯定会杀了我的!我也不可能永远待在这啊!”

  “呼~”

  思索许久,他深吸口气,最终还是伸出了手。

  手掌离宝石越来越近,他内心也是越发紧张。

  “呼~”

  手掌触碰宝石,周围突然有风呼啸。

  一堵风墙,从祭坛外围缓缓升起,女人也是往后退了几步。

  “啊这!”

  祁灵刚想收回手,可自己的手掌就像黏在了宝石上一样,怎么也挣脱不开。

  “可恶!怎么又是这样?”

  再次遭遇类似之前的情况,他心里很是无奈。

  “咣”的一声,风墙已经覆盖整座祭坛,整根石柱开始散出红光。

  红光随着纹路蔓延,只是几秒的时间,整根石柱就亮了起来。

  石柱光芒大盛,渐渐的发生了变化。

  这时,祁灵手掌上的吸附之力消失,他连忙收回了手。

  “这又是怎么回事?”

  心里再次浮现危机之感,他往后退了几步。

  石柱缓缓变化,竟开始形成一座门户。

  “门户?这难道就是出去的路?”

  看着逐渐形成的门户,他内心一喜。

  “当!”

  钟声从门内响起,门户已然形成。

  “嘿!终于可以出去了!”

  随着门户形成,祭坛外围的风墙消散。

  祁灵脸上布满笑意,急忙朝着门户走去,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道黑色流光正向着他飞来。

  来到门户前,他朝内迈出了一脚。

  这一脚还没有落下,黑色流光已然冲进他的头颅。

  “啊!”

  随着一声惨叫,他的脚迈进了门户内。

  两者刚一触碰,他瞬间消失在祭坛上。

  随着他的进入,门户开始缓缓闭合。

  祭坛外的女人见此,身形化作一道黑影,直接冲进了门户。

  随着女人进入门户,祭坛周围的黑暗中,一道道身影也冲向了门户。

  上百道身影密密麻麻,一同进入了门户。

  “当!”

  钟声再次响起,门户已然闭合。

  门户外。

  密林环绕的平地内,祭坛上的祁灵苏醒。

  他的右手依旧握着斧柄,周围一切平静,仿佛之前的遭遇就是一场梦境。

  “啊!好疼,头好疼!”

  松开握着斧柄的手,他突然大声的叫喊着,双手用力的拍打着头。

  “砰砰砰!”

  “好疼,疼死我了!”

  祁灵瘫倒在高台上,不停的叫喊,仿佛有人在用刀子搅拌他的脑子一般。

  ……

  过了不知多久,这疼痛在缓缓消散。

  此时的祁灵,面目狰狞,双眼布满血丝,看着十分瘆人。

  “呵!我好像忘了什么!”

  他的嘴角上翘,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明明“遗忘”是令人烦恼的事情,可他的表情看起来却很是兴奋。

  站起身,他看向一旁的斧头,脸上的笑容竟变得有些狰狞。

  “呲溜!”

  舔了舔嘴唇,他伸手握住了斧头。

  握住斧头的手,只是略微发力,他就轻松的将斧头拔了出来。

  斧头虽然已经拔出,但其上依旧连接着几条锁链。

  “砰砰砰!”

  祁灵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直接硬生生的挣断了锁链。

  拔出斧头的瞬间,昏暗的天空中,竟有道流星划过。

胡言乱语的瞎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