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来烟雨定风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九章天道复苏

  说着又转身对姚九笙说道:“姚婉仪禁闭半个月,罚俸两个月。”姚九笙立马就说道:“谨遵皇后娘娘谕旨。”唐云凝她们也只得淡淡地说道:“谨遵皇后娘娘谕旨。”林星染处理完了就走了,姚九笙冷冷地说道:“唐贵人,刚刚你的婢女想要跪下去,是你拦着的吧,你不会想着要把这些事情告诉皇上吧。还好你的婢女被踹飞了,要不然不光孙婉仪进冷宫,你们也进了,不对,应该是直接与家人阴阳两隔了,你们怕是不知道之前皇上染红了半个京城是为了什么。”

  林星染回了星辰殿,离墨辰已经在星辰殿等着了,林星染有些诧异地说道:“你不是应该在御书房吗,怎么?”离墨辰一把把林星染揽在怀里,温柔地说道:“要是我不来,你气坏了身体怎么办。”林星染脸一红,气呼呼地说道:“那有。”离墨辰宠溺的笑了笑,淡淡地说道:“孙武已经被我降职了,让唐云庭来担任左丞相。”林星染微微皱眉,淡淡地说道:“右丞相会不会...”离墨辰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会,听说右丞相的女儿看上了唐云庭,差不多要谈婚论嫁了,老丈人自然不会嫌女婿的官职低。”林星染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那唐云凝的处罚要不要找个理由...”离墨辰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不用。”林星染也没有纠结什么,在他们准备温存时,天空上弥漫着不一样的气息。林星染站起来看了看天空,淡淡地说道“墨辰哥哥,天醒了。”离墨辰也站起身,抬头看了看天,平静地说道:“这不是挺好的吗,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林星染点了点头。

  灵气全面复苏,很多国家都在想办法镇压,却越压越严重,许多世家大族甚至都开始为祸四方,找死的想要找烟雨楼的麻烦,被烟雨楼打得找不到北。一时间烟雨楼的地位空前强大,无人敢惹,生意越发兴隆。而离国大部分官员都是风云谷的人,不歹之徒均被镇压,而离墨辰也建立了古寂学院,但总有人认为自己天资聪颖,不可一事,妄想挑战皇权,结果还不是牧川一招之敌。各大世家和隐藏门派纷纷开始招收弟子壮大己身,相比于古寂学院,世家的名头总是要大一些的。

  剑乃百兵之首,百兵之君,从古至今都有这不一样的地位,万剑宗,立于离国与冰苒国的交界处,一处神奇的地方,一半冰天雪地,一半四季如春。人们称它为冰遗平原面对离国右边就是古寂国,左边柯离国。各宗之首。

  妖兽天生体质强壮,同境界的人和妖兽,人总会吃亏些,但也能辅助与人,万兽宗立于古寂国后面的怒天悬崖之下,万丈悬崖之下是一片森林,妖兽最佳的生活地,也是灵药的最佳生存地,天医门也立于这。

  炼器需要对火的严格把控,更重要的是矿石。互补互助,柯离国,背靠无际海,矿石的最佳产地。机缘与危机并存,炼器宗立于这里。

  谁说女子不如男,女人有些时候比男人还要坚强,许多事情总有她们的一分力,裂雪山脉,高高的山峰插入云间,冰翼谷立于冰苒国的雪山之上,除了这五大宗门,其他的零零散散地分布在各个地方,现在,许多的国家也如同虚设了。

  离国的后方是一望无际的古寂沙漠归林星染管辖,九十二万五千七百四十四点六三五里,厚三十米,高六米的城墙团团围住,左边止于古寂国的怒天悬崖,右边止于柯离国的无际海。唯一的出入口在了因寺后方,当时离国召集所有的奇人异士,一起设计,耗费多个国家,几个朝代的时间才完成这部巨作,结合了各个行业的精英,为的就是严丝合缝,在绝命石放下后,唯一的进入方法就在镇魂塔,以前没有人会在意,但是现在灵气复苏,有些东西就不得不在意了。可以说只有当初进哥过镇魂塔的人才知道,可是三人之中唯一活着的就只有林星染。

  乱世纷飞,次年三月初一皇宫重华宫安玲珑生了一女名离清一,安玲珑被封为庶四品充容,满月宴上,作为长公主,清一买了好一波的萌,也收获了许多赏赐,宴会下来还算平静。毕竟灵气复苏,人人都忙着修炼,那有时间去争奇斗艳。灵气复苏,各种势力都不约而同的飞速发展,也有不长眼的想要到离国放肆,还在边关就被驻守边关的将士灭杀。也有些自以为是的想要拿到镇魂塔的进入的方法,都无功而返。离国的实力让离国成为继烟雨楼的第二大势力。百年的时间,在各个世家宗门的发展之下,现在的天虚星已经成功进化,也不仅仅拘泥于这片大陆。经过前人的探索,天虚星被分为四块大陆,离国所在的是古寂大陆,冰苒国后面跨过裂雪山脉,有一块大陆叫天元大陆,柯离国航过两千七百六十二里的海域,有两块大陆,是朝阳大陆和木乘大陆。

  几年前在离墨辰的儿子离子苏已经能完全胜任皇上后,离墨辰就禅位于离子苏,其母唐云凝任皇后,离国立开风云谷也完全没有问题,风云谷众人在这些年也渐渐退去,离墨辰和林星染和林宇赫他们一样游历去了,在之前还去看了看林元一他们,没有看到林老夫人他们,听林元一说,在灵气复苏后,他们就去游历了,也不知道在哪里,要不是林元一还要有一个能接替他的人也走了。

  林星染他们先在古寂大陆上游历,左游游,右游游,不知怎么就到了柯离国。“柯离,离柯,墨辰哥哥,这是不是和御王有关系。”离墨辰听到林星染问,淡淡地说道:“是他建立的,想必父皇他们也在吧,听闻他一直要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国家,父皇他们也是看上这点。”林星染点了点头,一转头就看到不远处离渊正在和人较量着,离墨辰微微皱眉,被林星染拉着去看热闹了。

  “离老头你认输吧,你是不可能赢我的。”

  “滚蛋,李老头,是你认输吧,我还有余力,你连力气都没有,要不是怕伤到你,我早就赢了。”

  “哼,我也一样。”在两个老头斗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一对兄妹来了,气呼呼地说道:“爹爹,离叔,你们不要再打了,要是受伤了怎么办。”看到这对兄妹来了,李老头立即放开离渊,讪讪地说道:“南秋,南柚你们怎么来了。”李南柚翻了个白眼,“你觉得呢?”李老头摸着头笑了笑,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南柚,我刚才都要赢了。”离渊立马就不服气了,“谁说的,再来比划比划。”李老头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离老头,你不是经常说你儿子怎样厉害吗?不如叫他来和我儿子比一场。”离渊底气不足地说道:“他太忙了,没有时间。”李老头揶揄地说道:“不会是不敢吧。”离渊脸红脖子粗地说道:“是真的没时间。”而李南秋在老李头说的时候,眼里就冒出强烈的战意。上前一步说道:“没关系,离叔我可以等的。”

玉初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