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阳杂俎的故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七章 秀才和仆人

  这个故事是一位秀才和已经得道的仆人发生的事。

  秀才,元和年间没有考中,游历到了苏湖地区。

  结果生病致贫生活窘迫,他的一个仆人,是他在当地是佣的本村农夫,已经雇了有一年了。

  权同休在病中想要喝甘豆汤,就让这个个人去拿甘草,结果这个仆人很长时间都不去取。

  只是在那里准各火烧热水,这个秀才以为这个仆人偷渊不愿意服从命令。

  又看见他折了满壶满一把树枝,再三揉握,微微靠近火上,忽然这把草就变成了甘草。

  秀才感到非常奇怪,心想这个仆人是个有道术的人。

  过了很久,这个仆人取来粗沙又操又捏又抓,结果粗沙就变成了豆子已。

  等到甜豆汤做好,喝平常的甘豆没有区别,他的病也就慢慢的好了。

  秀才对这个仆人说:“我穷到了这样的地步,已经是身无分文。”

  于是他就把因自己的衣服脱下来交给他:“这些旧衣服可以典当,置办些酒内,我将要拜访村中长老,乞讨一些回家的路费。”

  仆人微笑:“你没必要这么做,我自有办法他砍了一棵枯桑树,做成几个筐盘,放在盘自上。

  嘴巴里念念有词,结果全部变成了牛肉。

  他又打了数瓶水,一下子就变成了美酒。

  村里的长老都吃饱喝足,就送给了秀才三千布绸。

  秀才生活渐渐好起来了,他感谢仆人说:“我是一个骄雅的人,不认识得道的人,如今我请求成为你的仆人。”

  仆人说:“我的确是个得道之人,因为有了一些小的过错,被贬到了这样的地步,成为你的仆人。

  如果期限还没有结束,就要为另外的人出力服务。

  请你就不要有所变化了,这样就算配合完成我的任务吧。”

  秀才虽然答应,但是到了后来每次指使这个仆人,他脸色上就有些尴尬,有些蹙蹙不安。

  仆人于是向他告别:“你要是这个样子,就真的要妨碍我的事了。”

  于是他就开始说秀才的命运,并且说世间万物都是可以化去的,唯有淤泥中红色的漆筋长到头发那样长。

  药力是不能化去,这个仆人就走了,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

  秀才,元和中落第,旅游苏湖间。

  遇疾贫窘,走使者本村野人,雇已一年矣。

  疾中思甘豆汤,令其取甘草,雇者久而不去,但具火汤水,秀才且意其怠于祗承。

  复见折树枝盈握,仍再三搓之,微近火上,忽成甘草。

  秀才心大异之,且意必有道者。

  良久,取粗沙数倍接按,已成豆矣。

  及汤成,与甘豆无异,疾亦渐差。

  秀才谓曰:“余贫迫若此,无以寸步。”

  因被垢衣授之:“可以此办少酒肉,予将会村老,丐少道路资也。”

  雇者微笑:“此固不足办,某当营之。”

  乃斫一枯桑树,成数筐,聚于盘上,哄之悉成牛肉。

  复汲数瓶水,顷之乃旨酒也。

  村老皆醉饱,获束赚三千。

  秀才方渐,谢雇者曰:“某本骄雅,不识道者,今返请为仆。”

  雇者曰:“予固异人,有少失,谪于下贱,合役于秀才,若限未足,复须力于它人,请秀才勿变常,庶卒某事也。”

  秀才虽诺之,每呼指,色上面,蹙蹙不安。

  雇者乃辞曰:“秀才若此,果妨某事也。”

  因说秀才修短穷达之数,且言万物无不可化者,唯淤泥中朱漆筋及发,药力不能化。

  因去,不知所之也。

  ——《酉阳杂俎·壶史》

  下一个故事“色界天下石”……

赋芧戏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