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诡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90章 生不如死

  吴瑜收起了笑容,露出忧愁之色。原来夏云舒一直想要找吴仕廉报仇,吴瑜一直劝慰也没有用。后来夏云舒趁着吴瑜出去买吃食的空档,独自走了。吴瑜回来发现夏云舒不在,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出去寻找。然而附近都没有夏云舒的踪影,吴瑜知道她一心想着报仇,就来到吴仕廉家附近查看。然而那里有大批官兵守着,戒备森严,根本靠近不得。吴瑜接着又找遍了其他地方,都没有找到夏云舒。后来他想着夏云舒会不会只是出门散散心,并没走远,于是又急匆匆赶回来,这才遇到了姚五他们。

  姚五说:“吴瑜兄弟,按你这么说,夏云舒应该就是找吴仕廉去了。你不要着急。咱们一起回去,还有你师父和何奇舵等人呢,咱们再一起想想办法。”

  “就是就是,师哥,你跟着我们先快回去吧!”卢韵竹也在一旁催促道。

  吴瑜现在确实有点手足无措,心里一片慌乱,只得听从二人的建议,先回去找师父等人再说。在路上,姚五介绍了陈无影与吴瑜相识。之后,姚五简要地说起他们一路以来的经历。吴瑜听闻之后,心中也是惊奇不已。

  不知不觉中,四人回到了驻地。吴瑜进门一看到师父陶然,羞愧之情一下子涌了上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一边叫着师父,一边痛哭不已。

  陶然猛然见到徒弟吴瑜跪在自己面前,心中欣喜不已。他连忙上前搀扶吴瑜,“快起来,快起来,你这像什么样子?这么多人看着呢!”

  吴瑜抬起头看着双鬓微微发白,面容憔悴的师父,更是难过不已。数年前自己离开后,师父不知受了多少苦。想到这里,吴瑜更是难过,自责之意油然而生,抱着陶然的腿泣不成声。

  看吴瑜这副样子,陶然心疼不已。他想要把自己的徒弟扶起来,奈何力气太小,只得叫卢韵竹,“快把你师哥扶起来,真是羞煞人也!”

  卢韵竹也早已眼圈泛红,她连忙上前和师父一起把吴瑜从地上拉起来。虽然是团聚的时刻,可为何总让人这么感伤呢?

  好不容易吴瑜平复了下来。何奇舵、李四狗等人也都上前和吴瑜寒暄起来。见到这么多熟悉的人,他们都千里迢迢奋不顾身地来救自己,吴瑜心中更是感动不已。

  接下来大家都围坐在一起,听吴瑜述说自己的境遇。了解完吴瑜的情况后,陶然说:“接下来,咱们就要寻找夏云舒的下落了。夏云舒一个人势单力薄,又不知道吴仕廉的情况,所以我猜想她会去找万青帮的旧部寻求帮助。”

  吴瑜的眼睛一下了亮了,都怪自己一时慌乱,怎么没有想到呢?虽然万青帮大部分投靠了吴仕廉,但是仍有一些夏云舒熟识的忠心之人不会变节,夏云舒一定会去找他们的。想到这里,吴瑜站了起来,“我明白了,该去何处去找夏云舒了。”

  可是陶然却轻轻摇了摇头,“你的妻子性子倔强,即使找到她,她也不会回心转意,除非找到吴仕廉。所以我觉得我们目前还是最好找到吴仕廉为宜。尽管吴仕廉藏匿在这诺大的苏浙府城中,但是他已是惊弓之鸟,一定会露出行藏。吴瑜,你去寻找你妻子可能联系的万青帮旧部,而我们去寻找吴仕廉的下落。”

  吴瑜听后,也顾不得什么,朝师父行礼之后,匆匆而去。

  何奇舵说:“先生啊,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们要找到吴仕廉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知先生可有什么妙计?”

  陶然闭上了眼,轻轻说:“大伙想一下,如果我们是吴仕廉,会躲到哪里呢?”

  众人根据陶然的思路,绞尽脑汁想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陶然突然睁开了眼。

  吴仕廉自从地道逃出之后,仓惶无措。街道上时有官兵搜捕的动静传来,吴仕廉几乎要被吓破了胆。他解散头发,往脸上涂抹污泥,接着脱掉身上的衣袍,扔掉靴子,装成一个乞丐的样子。虽是如此,他身上里面的衣物还是有些扎眼,有些不伦不类,不像是一个乞丐。吴仕廉穿小街走小巷,往城中的藏污纳垢之处走去。

  走了好久,吴仕廉终于看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此人看上去也上了年纪,比吴仕廉小个几岁。此人懒懒散散,百无聊赖半躺在路边。吴仕廉端详了那人半天,又看了看左右,最后走上前去,蹲在那人旁边,“老弟,咱们商量一件事。”

  “干嘛?”那乞丐耷拉着眼皮,没好气地问吴仕廉。

  “你看咱们能不能换一下衣服?我看你衣服实在太破旧了,心里不忍。如果不嫌弃地话咱俩换下衣服,你看如何?”看着那乞丐疑惑的眼神,吴仕廉又解释道:“我是一个善人,一心修佛行善,必须日行一善……”

  “走开走开!我都这样了,要你的衣服有何用?快走开,别烦我!”那乞丐不客气地打断了吴仕廉。

  吴仕廉犹豫了一下,背对着那乞丐,从怀中翻了半天,终于拿出一个镶着一块小宝石的金戒指,“老弟,如果你肯换衣服的话,我送给你一个金戒指,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啊!”

  那乞丐一下子坐了起来,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他看了看吴仕廉手中的戒指,眼睛放光。可是随即他又没了兴趣,“假的吧?快走吧,别来消遣我!”

  “怎么会是假的,你看看!”说着吴仕廉将戒指塞入乞丐的手中。那乞丐不认得什么宝石,他更关心黄金的真假。他径直把戒指放入嘴中,咬了一下,接着仔细端详起戒指上的牙印。吴仕廉在一旁看得心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看到金子是真的,那乞丐心里激动不已。他努力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也罢,那我的衣服就换给你吧!”

  吴仕廉一听赶快脱起身上的衣物。那乞丐收好那个戒指,也慢腾腾的脱起身上的衣物。他眼睛朝吴仕廉一瞥,看到吴仕廉在脱衣服时把一个小包袱塞到贴身的内衣中。吴仕廉拿起那乞丐的衣服穿了起来,一股酸臭的味道涌入鼻中,几乎把吴仕廉呛晕过去。吴仕廉强忍着反胃的感觉,穿上了那身褴褛酸臭的衣服。那乞丐早已穿好了衣服,在一旁看着吴仕廉。

  “好了,老弟,咱们就此别过!”说罢吴仕廉就想走。哪知那乞丐看了看左右无人,一把推到了吴仕廉,手从他的领口探入,想要抢夺那个包袱。

  吴仕廉数不清的财富到今日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宝石和首饰,他岂肯让这乞丐夺去?他一边双手紧紧护住贴身而藏的包袱,一边大叫道:“来人呐,救命!”

  那乞丐怕吴仕廉引来他人,急忙双手掐住吴仕廉的脖子,用力掐去。这乞丐虽然也上了年纪,但却有一把子力气。他一边掐着吴仕廉的脖子,一边面目狰狞地低吼:“你这老东西,找死是不是?”

  吴仕廉喊不出声音,渐渐翻了白眼,身上也没有了力气,不得不放弃了挣扎。那乞丐从吴仕廉怀中拉扯出了那个小包袱,飞快地打开看了一眼之后,扔下吴仕廉飞也似地逃得无影无踪。

  过了好半天吴仕廉才缓过劲来。他瘫软在地,陷入了恍惚之中。时至今日,他已彻彻底底失去了一切。他甚至后悔起来,刚才为何不顽抗到底,让那乞丐掐死自己算了。然而一想到死,吴仕廉又害怕起来。不管怎么样,只要能活下去就好。吴仕廉跌跌撞撞站起来,往偏僻的街角巷落走去。

  吴瑜终于找到了夏云舒。果不其然,夏云舒去联系自己的旧部寻求帮助。在几个忠心之人的帮助下,夏云舒还找到了马舵主和葛正根。从二人那里,夏云舒得知了自己父亲夏震龙遇难当日的详细情况。

  葛正根消息比较灵通,他还告诉了夏云舒吴仕廉在官兵追捕中逃脱一事。夏云舒对这个消息正求之不得。

  吴瑜找到见到夏云舒后,夏云舒十分冷淡。她更在意的是吴仕廉的消息。马舵主说:“大小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为帮主报仇的。现在我们所有剩下的弟兄都在寻找吴仕廉的下落。”

  夏云舒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一定要亲手杀死吴仕廉,为我父亲报仇。”

  看着夏云舒的模样,吴瑜觉得十分陌生,这还是自己自以为十分了解的妻子吗?看着魔怔一般的夏云舒,吴瑜暗暗叹气。他对夏云舒和其他人说:“我师父他们也在城中,他们找到了我。现在他们也在帮助我们寻找吴仕廉的下落。”

  听到吴瑜所讲,夏云舒心里一动。陶然是她一直钦佩之人,现在陶然也出手相助,夏云舒心里有了一丝暖意。

  两天后,吴仕廉已是奄奄一息。已变为真正乞丐的他,终究还是受不了乞讨的生活。加上他是很多人追捕的目标,他根本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乞讨。这两天之中,除了一些馊臭的剩饭,他什么也没找到。饥不择食下,他吃了剩菜剩饭后,闹起了肚子,还发起了高烧。而其他的乞丐也都嫌弃吴仕廉,觉得他举止怪异,不去要饭乞讨,整日神经兮兮的,恐怕是得了失心疯之人。

  这两日的生活,彻底打碎了吴仕廉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他如今真真切切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他蜷缩在角落中,一动不动,静静等待自己生命的消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察觉有人站在他面前。他早已没有了恐惧和害怕,根本不想理会。这时他听到了一声叹息,“吴员外,你这是何苦呢?时至今日,你有没有心生悔意呢?”

  这声音有点耳熟,吴仕廉慢慢抬起了头,看到了许多人站在他面前,和他说话的,正是陶然。他木木怔怔地说:“你们还是找到我了。”

  陶然点了点头,“想到你的处境,也只有做乞丐这一条路。我们遍访城中的乞丐,终于找到了你。”

  “哦,这样啊。陶道长啊,我当时真是小看了你。若是我多听你一句劝,也不至于现在这副模样。不过说什么都晚了,我认命了,顺其自然吧。”

  陶然不再理会吴仕廉,而是转身看向旁边的夏云舒。

  当得知吴仕廉的下落后,夏云舒便迫不及待地想要赶来这里。然而当她杀气腾腾站在杀父仇人面前时,却愣住了。她想不到吴仕廉会是现在这样生不如死、麻木不仁、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看着这个肮脏不已,奄奄一息的老头子,她心中还升起了一丝怜意。这样的人杀和不杀还有什么区别呢?

  夏云舒原本紧紧握着刀的手,正在一点一点地松开。她一扭头,看了看身边的丈夫吴瑜。吴瑜正一脸焦急紧张地看着她。这个时候她的心慢慢静了下来。这些日子,她被仇恨蒙住了心,活得太不像自己了。然而当复仇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时,她又觉得太不值得了。为了自己,丈夫吴瑜受了太多的委屈,却一直为自己担心受怕。还有陶然、何奇舵等人,不仅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解救自己,还想着满足她的心意,冒着巨大的风险寻找吴仕廉。然而,即使自己杀掉了吴仕廉,又能如何呢?同样还是回不到过去,父亲也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想到这里,夏云舒觉得太对不起这些人了。夏云舒又转过头,愣愣看着自己原本一心想要杀掉的吴仕廉,好像还在犹豫着。

  吴仕廉似乎根本没察觉到夏云舒,他闭着眼睛,似乎将世间的一切都放下了。

昨露今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