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1874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13 昏阙

  野狼又笑了,直到这时候他那双眼睛才真的像狼的眼睛。

  “我后悔?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怪物,不过我想马上后悔的应该是你!”

  代号1874摇着头,说道:“我不会说错,你错就错在身为人类却不知道最有效的武器并不是枪,而是其他看不见的东西。”

  野狼有些怔住,浑身也逐渐紧绷起来。

  他能够想到人在面对威胁时候往往会性情大变,他见过有人直接吓晕过去,也见过有人哭天抢地跪地求饶的,当然也见过异常冷静的人,淡定地商量他们的交换条件。

  无论哪一次,野狼他们都占据着主动地位,最后也都得偿所愿。

  可是这次他感觉到身体里的力量在慢慢被抽离,他不知道代号1874在想着什么,也不知道那种力量叫做自信。

  “人类是以精神思想战胜了大自然,可是人类往往忽视他们的长处,却用最笨拙的方式来征服大自然其他东西。”

  代号1874慢慢地说着,野狼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开始不自在起来,对方还在身前远处,可是说话的声音却仿佛尽在耳边。

  野狼突然咬咬牙,狠狠地说道:“给我住口!你给我听好了……”

  “不!是你给我听好了!”代号1874截口说道,“你错了,你们都错了。”

  “错你娘!”

  野狼声音更为高亢,更为狞恶,却没有往下说下去,因为他发现代号1874不仅声音在他耳边,人也似乎就在他耳边身旁。

  野狼不觉骇然,他扭头去看,身旁没有人,再扭头,代号1874也已经不在原地,他更为惊骇,再想扭头去找对方身影时候,却陡然感觉对方就迫在眉睫,和他双目相对。

  “你们真的错了,我也许也是错的。”

  占据了野狼整个眼瞳的代号1874依旧慢慢地说着,野狼感觉到他的话不断冲荡在脑海中,然后眼前那人就立即模糊了,变成了虚幻的一片,而后眼前就陷入了黑暗。

  “错你……”野狼若有若无地挣扎说出那么两个字,人就像被打了麻醉一样,浑身上下彻底失去了力量,握在手上的枪也已经感觉不到存在,甚至连他自己的身体也似乎不存在了。

  野地外,野狼莫名奇妙地突然晕倒在地上,邓笛还一脸惶恐地站在他的身旁。而其他无论坐在悬浮摩托车上的还是站在地上的,忽然间都和野狼一样,纷纷晕倒在地。

  代号1874依旧站在原地,他并没有走到野狼的眼前。

  “他们……”包子愣住了神,他绝不可能想得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正像野狼组的人绝不可能明白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失去知觉一样。

  最后一声砰然倒地的声音在野地中响起,包子惊吓地转头看去,却见代号1874也已经晕倒在地上。

  黑暗,无尽的黑暗。

  代号1874再次恢复知觉时候,他首先看到的就是黑暗。突然面对无边无际的黑暗,有人或许会恐慌,有人或许会好奇,甚至有人会彻底绝望。

  可是代号1874却感觉到无比的亲切,他曾经在这样的黑暗中度过了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才从那间医疗室中醒过来,看到光明。

  那个培育他的地方,那个盛满液体的容器不是他的母亲,他此时也不是在那容器当中,可是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很愿意继续这样待下去,在这无尽的黑暗中。

  因为他感受到那黑暗带给他像最亲密的人一样的呵护。

  “醒过来吧,孩子。”

  一个声音突然在黑暗中响起,它来自远方,又飘向了更远的地方。代号1874带着笑去追那个声音,却发现很快被甩在了声音的身后。

  声音远离,声音消逝,然后代号1874又听到了更多的声音。

  它们来自其他地方,来自黑暗之外,像隔着一道墙。

  “奶奶,大哥哥怎么还不醒?”那是淼淼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丝困倦,像是快要撑不住要睡过去了。

  “丫头,那是因为他太累了,所以要睡得很深,很久。”那是淼淼奶奶的声音,依旧的,话语中饱含着她对这一生苦难的理解。

  “那是多久?”淼淼又问。

  “或许明天,或许后天,等他睡够了,就会醒的,在那之前,恐怕奶奶也没法回答你的问题,丫头。”

  “我也困了,奶奶。”

  “你也累了,丫头,我们都累了。”

  “可是我还不想去睡,我想等大哥哥醒过来,他会醒的,对吗?奶奶。”

  “会的,一定会的,可是我们不用等,因为他如果听得见我们的说话,他就会醒过来,现在他睡得太深,是听不到我们说话的,我们不用等,我们只要照顾好他就行了,在他醒过来之前,一定照顾好他。”

  “我会的,奶奶,那我现在去睡觉了,明天我再来照顾大哥哥。”淼淼的声音已经开始有气无力起来,连带着阵阵叹息般的呵欠。

  说话声消失了,声音却没有消失。代号1874还能够听到风吹过上空的声音,听到滴水的声音,听到一些小东西谨慎灵巧地走动的声音。

  代号1874静静地听着,也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黑暗,此时的黑暗是隔绝了他和外界的一道墙,可是他并没有想去推倒它,因为他知道等到时机到来,那道墙自然会消失,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在黑暗里,代号1874能够感受到外面时间的变化。现在应该是清晨了吧,因为代号1874听到了远处开始开门的声音,有人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多,逐渐靠近,近在咫尺。

  “大哥还没有醒。”是一个男孩的声音,是邓笛,可怜的孩子,带着悲伤的情绪。

  “放心吧,笛子,大哥他会醒过来的,大哥不是一般人。”那是包子的声音,带着少年老成的语气。

  “我知道,我知道大哥他很厉害,否则怎么能够救了我,还让那些坏人都晕过去,又都疯了。”

  “大哥他不仅救了你,也救了我们。”那是一个代号1874不熟悉的声音,是另外一个男孩,他能够听出是那些跟他到野地上的男孩中的一名,可是他还来不及了解男孩的名字。

  说话声停下了,代号1874只听到一些忽沉忽轻的呼吸声,都在他的周围,那些男孩在守着他,等着他的醒来。

  “我该醒过来了。”

  代号1874微微笑着,眼前的黑暗忽然间慢慢地衰退颜色,慢慢地变淡,光亮慢慢地占据他的双眼。

  

白树叶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