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1874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17 变故

  从游乐场出来,发现已经是傍晚时分。游乐场上空长年弥漫着不明的灰雾,太阳沉浸在其中,连阳光都难以穿透而过,只留下一个灰黄的光影在雾气中,显得十分的落寞而无助。

  脱掉防毒面具之后,包子和淼淼长长地舒了口气。

  包子说道:“大哥,我看这地方变成这样,肯定就是那些人干的,这里也一定是他们的老巢!现在我们知道他们就在这里,以后防着他们就容易得多了,让小泥巴弄几个摄像头装在这里,他们从这里出去进来,我们就都知道了。”

  代号1874默然点头,没有说什么,三人循着来时的路回去,还没到街上,就先看到一股股浓烟在街道上空弥漫消散着。此时虽已经傍晚,正是街上炊烟升起时候,可就算全街上的人都在做饭,也弄不出这样的浓烟来。

  包子眼尖,先看出了些异样,大叫起来:“不好,有人袭击了我们!”

  等到三人赶到街上时候,只见一股股浓烟从街上每一家的门口窗口涌出来,烟雾中还不时吞吐出道道猩红的火光。

  街上除了浓烟滚滚,和烈火焚烧的声音,却没有人的声音,没有人奔走灭火,更没有人惊惶逃窜。

  街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却有一行血红的大字泼写在每一座楼房的楼面上。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是他们,是那些坏人!”包子高声怒吼着,冲到街上,浓烟和烈火逼迫之下,又不由得退了出来,只能站在街口高声喊着一个个名字。

  淼淼惊慌失措地看着周遭的变故,往日的一切突然间化为灰烬,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在包子的呼喊声中,不由得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街上除了包子的呼喊声和淼淼的哭声,没有任何回应。包子的声音已经嘶哑,颓然坐倒在地,不再叫喊,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浓烟烈火,烈火下他们曾经的家。

  代号1874同样是震惊的,他也能够想到是野狼组的人前来报复,却没有想到他们做得如此决绝,竟然连如此简陋不堪的栖身之地也没有给这些可怜的人留下。

  在包子高声呼喊,淼淼茫然失措时候,代号1874已经从街旁房屋的后边窜了进去,街上的房子背靠的都是倒塌的废墟,那里已经没有东西可以燃烧,自然比直接闯进街上找人要安全得多。

  可是废墟毕竟是废墟,陈年堆积之下,谁也预料不到会有什么危险。

  而此时代号1874也顾不上那么多,身形矫健地在废墟乱石土堆上上下窜跳而去,从楼栋背后试图进入到房子中查看有没有生还的人,一直探寻到最后一栋房子,也就是淼淼家的房子,始终没有发现一个人影,无论是死的还是活的,都没有。

  街上的人似乎都已经离开,是发现野狼组的人来意不善,有意避开了还是被野狼组的人带走了,代号1874却不得而知,烈火和浓烟已经摧毁了所有可能发现的蛛丝马迹。

  从街道背后的废墟回到街口处,淼淼抬头看到他的身影,一下子扑了过来,抱在他怀里痛哭。

  “大哥哥,我奶奶,我奶奶她在哪里?我要奶奶,我要奶奶……”

  代号1874轻拍着淼淼脊背,轻声说道:“我没有看到你奶奶,也没有看到其他人,也许她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了。”

  这时候包子也赶紧跑了回来,急忙问着:“大哥,街上的人呢?”

  代号1874摇着头说道:“我没有看到任何人,我想他们应该是离开了。”

  包子有些愣住,喃喃说道:“这里是我们唯一的家,他们还能够到哪里去?”

  代号1874心中一沉,“我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包子看了一眼还在痛哭抽噎的淼淼,说道:“大哥说没有看到人,就是说他们发现危险就都离开了,我们再找找,应该能找到他们。”

  淼淼终于抬起头来,看了看包子,又看了看代号1874。

  “是真的吗?大哥哥,我奶奶真的还好吗?”

  代号1874勉强笑了笑,“我想应该是这样的,我们不能留在这里了,那些人可能还会回来,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等明天天亮再过来找他们吧。”

  淼淼点点头,“我听大哥哥的,可是……”

  淼淼转头看向街道深处,眼睛又红了起来,好似又要哭出来。

  “可是我的家已经没有了,我们还能去哪里呢。”

  代号1874紧紧抱住淼淼,柔声说道:“去我家,我请你们去我家做客,那里虽然也不算太好,可是应该是安全的。”

  家无论多破败,多贫寒,只要是家都是能够带给人温暖和依靠的。

  代号1874对于自己苏醒的地方并没有太多的情感,说那地方是家也只是介于是创造和培育他的地方,但此时还有什么地方比那里更能够让他安心的地方。

  更何况,那救下他们的陌生女孩说一切答案的源头都在他苏醒的地方。无论如何,代号1874都必须回去,回到他苏醒过来的地方。

  一路直到实验基地都没有碰到野狼组的人,夕阳早已沉寂,星辰布满星空。

  夜空下的荒野和废墟让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多少文明曾在这星空和星辰下建起又倒塌,这片星空始终如一地观望着,似乎早已经看透这些兴衰更替。

  变成废墟的实验基地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弥漫四处的烟雾已经消沉了许多,黑暗中伴随着三人前行的是一路虫鸣。

  尘归尘,土归土。大自然正在试图将这块疮疤给遮掩消化。

  从代号1874遇见淼淼的废墟洞口进入实验基地后,包子掏出了一支小巧玲珑的手电筒将四周照亮,这孩子身上似乎带着很多东西,可是乍一看却看不出东西装在哪里。

  这样的本事让包子脸上终于有了一些得意的喜色,也让萦绕在他身上的悲伤驱散了一些。

  灯光亮起后,周遭的虫鸣声就停下了,只有间歇不断的滴水声音。

  实验基地虽然没有彻底倒塌,可是也差不离了,在包子手电筒的照射下,四周除了倒塌四处的废墟,并没有什么踪迹指明哪里应该是他们该前去的方向。

  事实上,代号1874也一时不能够决定该往哪里走,是自己苏醒过来的医务室,还是那个自己醒来再没回去看过的培养室。

  一会,包子终于忍不住问道:“大哥,我们要往哪里走。”

  代号1874看向包子,正待说话,突然感觉手腕上一轻,那金属环竟是又亮了起来,并从他手腕上腾飞而起,闪着淡蓝色的光芒浮动在半空中。

  在众人诧异之下,金属环在空中停留半会,忽然仅朝着一个方向缓缓飞行而去。

  它要去哪里?为什么这次回来它会有这样的反应?

  代号1874来不及想清楚这些问题,金属环已经飞离了十米开外。

  代号1874立即牵住淼淼的手,举步向前而去,口中说道:“跟着它走,它一定知道我们该去哪里。”

白树叶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