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炼之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人级抗玄

  许印将一张道符扔到北凉月的床上,然后带着林珑快速从房间离开,也许是看不到目标,飞刀的攻击也停止了。

  “血刹魔宗,简直是阴魂不散!”

  林珑气愤的说着,她看向旁边的许印,却发现他气喘吁吁,一副脱力的样子。

  “内力耗尽了,气也不足,你先离开!”

  许印说着,将道符塞给林珑,然后从楼道的窗户跳了出去。

  玻璃被撞碎,就在许印从窗口出来的瞬间,飞刀就已经来到他的近前,许印急忙躬身,然后将木制的窗框掰了下来阻挡飞刀。

  只听到几声响动,许印快速舞动窗框,将飞刀尽数拦下,但即便如此,飞刀带来的巨大力量也将窗框钉透,刀尖距离许印的脸只有毫厘。

  “该死!”

  许印大喝一声,用尽全力将窗框朝远处扔去,却被黑色的人影轻松躲开。

  许印落到地上,转身钻进阴暗的小巷子中,黑色身影紧随其后,随之而来的的是三把飞刀,飞刀极速飞行,甚至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响动。

  许印调动全身的气力,奋力闪避,但也只是堪堪躲开飞刀,飞刀划破他的衣服,被切开的衣服瞬间变得乌黑,这是血刹魔宗的化骨毒!

  “啧,要尽快甩掉他!”

  许印心想着,将仅剩的气调动起来,想要施展轻功从墙上离开,就在这时,在他的头顶,突然传来几声锐响,许印来不及多想,一个翻滚躲开攻击。

  尽管模样十分狼狈,但是却死里逃生,就在他身形挪动的下一秒,几根银针就从他的旁边擦肩而过。

  钉!

  脆响传来,许印抬起头看向刚才的位置,就见月光下,可以看到水泥的地面上,钉着三根银晃晃的银针!

  银针很长,大概有十厘米,在银针的另一端,是纯银雕刻的白色莲花,莲花呈开放的姿态,散发着阴冷的寒气。

  “白莲教的尸莲钉!”

  许印艰难的站起身,将身上的尘土拍掉,朝巷子的尽头看去,就见两个人从出口缓缓出现,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身材高大,脸上有些疤痕和皱纹,面露凶相,另一个是身穿一袭白衣的女人,女人皮肤惨白,一头白发束发插簪,白色的衣服绣着白色莲花,让人不寒而栗。

  “呵呵呵,还以为是什么感受,费了半天劲,竟然只是一个人初境初期的小屁孩。”

  女人捂嘴轻笑,但是这个笑声沙哑,确实不敢恭维,而男人也是一脸冷漠的看着许印,似乎想从他身上看出什么来。

  “白衣,黑衣,一男一女,我认得你们……”

  许印喘着气,脸上是不屑的笑,说道:

  “恶林榜的阴魔双煞,白琪,黑九刀,残害幼童,炼制邪药,两位武林败类,可是“名声在外”啊!”

  “邪药?这可是长生不死的神药!你知道臭道士懂什么?本来拿了那个傀儡,得到百药精华就可以练成,竟然被你搅局!”

  白琪冷哼一声,显然是不屑于和许印讨论,从身后又取出一根尸莲钉想要杀掉许印,但是黑九刀却伸手拦住了白琪。

  “哥,怎么了?”

  白琪见黑九刀拦下自己,不禁疑惑的说道,黑九刀并没有回答,而是观察着许印,许印冷哼一声,说道:

  “大哥,看够了吗?我可没有龙阳之好。”

  “小畜生,你咋说一遍!”

  白琪显然被许印的话激怒,想要上去将许印一钉钉死,但是黑九刀依旧拦住了她,同时说道:

  “你是道门的人?道符那里来的?!”

  许印不屑一笑,与其对视说道:

  “这和你无关吧,想要我身上的道符吗?尽管来拿好了,要是浪费太多时间,那个傀儡可就跑了。”

  黑九刀冷哼一声,说道:

  “你身上的道符,可是超越封王境的宝器,放在你身上就是暴殄天物!我给你个机会,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切,武林败类,区区玄指境中期的实力,吹什么牛皮,说的好像你有把握杀我一样。”

  许印摆摆手,一脸不以为然,从旁边的杂物堆中抽出一根钢管,然后从身后取出道符,脸上毫无惧色。

  “狂妄小儿!不知好歹,找死!”

  黑九刀不再言语,从身后抽出一把黑色的短刀,然后朝许印冲去,他们已经被许印浪费了不少时间,需要尽快杀了这个人去追林珑。

  哼!

  许印哼了一声,将手中的道符卷成卷放进嘴里,霎时间,整个人气势凛然,仿佛内力气力全部恢复一般。

  “八卦步。”

  许印轻声说着,脚下用力瞬间消失,就在黑九刀惊愕之际,许印竟然已经躲开了黑九刀近在咫尺的攻击!

  “在开打之前,应该报名号吧,我学的很杂所以……”

  许印手拿钢管,一脸轻松闲适的模样,他用钢管敲了敲地面,挥舞两下,说道:

  “丐帮,许印。”

  话音未落,就见许印身影消失,再出现,就已经已经凭借极快的步法来到黑九刀的近前,举起手中钢管转动大声道:

  “打狗棒法!呀!”

  当!

  只听到一声大喝,紧接着是钢铁结结实实的碰撞声音,许印的钢管朝黑九刀的脑袋打去,黑九刀反应神速,快速举刀用刀身抵挡许印的攻击。

  黑九刀表情惊愕,他不知道一个油尽灯枯的人初境初期的武者,为什么还能爆发出这样的力量,而白琪见此情景,急忙从衣袖中取出尸莲钉,朝许印飞去。

  许印转头,眼睛紧盯着飞来的尸莲钉,他手持钢管,三斤重的钢管如同他的手臂一般,快速的挥舞形成屏障一般的防御棍法,将飞行的尸莲钉全部打掉,就在尸莲钉掉落之际,许印快速上前,十二路谭腿精准的踢在莲花上,冲着白琪的脸飞了回去!

  “该死!”

  白琪急忙后退,后退同时从衣袖中甩出一个铁疙瘩,铁疙瘩在飞出之后快速形变,变成一枚绽放的铁莲花将飞来的尸莲钉拦了下来。

  “可恶!为什么会这样!”

  黑九刀大声惊叹,而许印却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打狗棒法迅如雷霆,钢管连续的击大,即使全部被黑刀挡了下来,但是却震的黑九刀虎口开裂,鲜血迸溅!

  这个人级武者,此时的实力已经触摸到玄级的门槛,虽然无法杀死他,但是此人武学如此如此熟练已然是接近登峰造极的地步!

  “小杂种!给我滚开!”

  黑九刀气势爆发,浑身抖动,快速闪避躲开许印的攻击,同时抬起脚朝许印的侧面猛踢过去,许印急忙抽棍防御,但是玄指境武者岂是浪得虚名,强大的脚力,将许印的钢管直接踢弯,然后将他踢飞出去。

  许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直接飞出十多米的距离,掉在一堆杂物上,许印想要起身,但是只是轻微的挪动身体,都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肋骨,好,好像断了。”

  许印拼尽全力从杂物堆中出来,嘴里面还留着血沫,手中的钢管已经扭曲报废,黑九刀来到许印吐出的一滩血前,用手从里面拿出来一团黄纸,看了看,冷哼一声。

  “你竟然用爆气符,你是看上那个傀儡了?这么拼命?”黑九刀的语气尽是轻蔑,对于许印的所作所为,仿佛再看笑话一般。

  许印吐出一口血沫,擦去嘴角的血液,说道:

  “做人要讲信用,既然她选择相信我,我可不能失信于人,傀儡又如何,她可比人更要有情有义,估计此时,她早就离开龙江市了。”

  黑九刀冷哼一声,说道:

  “还是尽快杀了你,免得惹出事端!”

  说罢,黑九刀将黑刀收起来,然后从身后拿出一把黑色的飞刀,而白琪也走到黑九刀近前,将内力传给黑九刀。

  “小子,死在我血刹魔宗的功法下,算是你的荣幸!”

  黑九刀说完,将内力注入飞刀中,就见飞刀的刀刃竟然冒出黑色的火焰,而且火焰如同毒液一般,滴在地面上。

  “血刹魔宗-黑血刃!”

  就见黑九刀将飞刀甩出来,飞刀散发着阵阵黑气,甚至可以听到瘆人哀嚎声。

  以鲜血淬毒,再加上邪功内力加持,许印紧咬牙关,一只手紧紧握着刘神机给的铭牌,这或许,是最后的底牌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挡下来。

  就在也是,只听到嗡的一声,许印的面前金光四射,道符漂浮,组成的防护金光将飞刀挡了下来,林珑从天而降,右手傀儡机关变化,木块堆积组成巨拳朝黑九刀两人猛攻。

  “八极拳!金刚八式-撑锤!”

  就听见林珑一声娇喝,黑九刀两人后撤躲开,刚才的站立之处,被拳头直接打出一个深坑,碎石土块四处飞溅。

  “你怎么来了?为什么没走?”

  许印惊讶的看着林珑,虽然这么说,但是见她并没有离开,也是微微一笑。

  林珑手臂复原,后撤几步来到许印近前,看着他艰难支撑的样子,内心很是疑惑,见面才一天,就做到这种地步,为什么?

  许印看着符纸的金光慢慢变弱,说道:

  “你快离开!我内力耗尽又用了爆气符,已经动不了了。”

  “没关系的,你别说话。”

  林珑转过身,露出温柔一笑,许印也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被林珑扶住抱在怀里。

  “到头来自己回来了,得来全不费工夫!”

  黑九刀见两人的样子,也是一愣,然后冷哼一声抽出黑刀就像上前,就在这时。

  “棋阵-八王乱世!”

麻辣加卤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