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传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先动手敲山震虎,那年桥上初相遇

  第二天一早,皇甫流觞问宇翰袖箭暗器的买主。

  “袖箭暗器,最大的买家是城外暗器世家北堂家。”

  宇翰说最大的买家是北堂家,北堂家的人就北堂御最近有来城内,皇甫流觞心想莫非昨晚在暗处的人是他。

  “宇翰,毒害内人的凶手是赛华佗,昨天已经着人取了他的性命,惊天阁七门客,我叫人在今天内能解决的全都下手。”

  皇甫流觞派出的人是他的手下四剑:飞剑、御剑、纵剑、乘剑。

  “动手也好,敲山震虎,兴许老虎就要出来了,有需要帮忙尽管说。”

  “解决几个人不用你出手,眼下对付惊天阁幕后之人就需要宇翰鼎力相助。”

  “惊天阁是我们四大家族的共同敌人,我自然责无旁贷。”

  神算刘汉胤在赶路还没出摊,飞剑负责解决这位神算。

  他是四剑中唯一贴身跟随公子的手下,他的出现就代表皇甫流觞知道了一切,神算刘汉胤使的是暗器金钱镖,三枚铜钱知天数,随身携带的铜钱是他的暗器。

  “是公子派人来让我算命惊天阁的最终目的能否实现吗?”

  “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虽没为惊天阁算卦,但为皇甫家算了一卦。”

  飞剑暂时近不了刘汉胤的身,刘汉胤伺机想逃,奈何敌人封了他的行动范围。

  “皇甫家的结局已经注定,刹那的光辉不代表永恒。”

  在飞剑眼里刘汉胤已经是死人,死人不用操心他不该操心的事情,飞剑凌厉出手将刘汉胤结果性命,神算的命运就此终结。

  皇甫流觞让手下四剑顺便追查最近跟踪七门客的是哪家势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富商贾暴户在家中整理情报,发现有刺客立即逃走,他的肥胖身材影响轻功,被纵剑追到杀死,沈龙山随后进屋查看,躲在一旁的纵剑就在身后跟踪沈龙山出门。

  赌了一晚的赌鬼刘一手呼呼大睡,在睡梦中就被御剑所杀,明秦熙去他家中查看情况离开,发现被人跟踪在街角换过面具脱身。

  秀才知乎者也戒备心重,快中午时乘剑也没找到机会下手,路过刘汉胤的算命摊,不对劲他今天没出摊,知乎者也猜到他及其他几人可能都发生了意外。

  乘剑终于找了机会出手,知乎者也抽出系在左袖口的软铁片对敌,铁片仅仅是非刀非剑的细长铁皮。

  “知之我乎,不知我也;不知我者,何须知我也。”

  知乎者也一边念叨一边出招,软铁片风舞成剑,空气中弥漫霹雳之声,乘剑第一次对付软片剑,琢磨不透对方剑路,他次次在下风最后被软铁片割破喉咙而杀。

  皇甫流觞自兵器门出来,飞剑已经回来在马车上等他,马上驶往下一个目的地简家。

  简家如今是伯东夫妇做主,红月的说话份量更在伯东之上,皇甫流觞自然是将这两位做主的当家一起说服。

  “公子,四大家族休戚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您有安排尽管吩咐我们。”红月拍板决定全力支持公子,伯东在旁边点头。

  “我已经提前对惊天阁七门客下手,近日惊天阁可能有大行动,请伯东兄、红月世妹随时准备好应对。”

  皇甫流觞坐上马车回府,路上撞见乘剑被杀,他提上离愁剑冲出马车。

  “你杀了他须付出代价。”皇甫流觞盛气开声。

  “皇甫流觞,我早就看你不爽!”即便对方是当代剑神,知乎者也毫不畏惧。

  “不爽给我憋着,送你上路。”

  在绝对实力面前,任凭武器再怪异,招数再离奇仍是无用,知乎者也被一剑封喉惨败皇甫流觞之下,败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

  南容颖就在附近,目睹了知乎者也临死时那恃才傲物的眼神。

  乘剑的全名叫皇甫乘剑,皇甫流觞手下四剑:飞剑、御剑、纵剑、乘剑,皆是皇甫族人,皇甫族人皆习剑。

  “飞剑,让族里好好安葬乘剑。”

  “爷……”

  “你去吧,我一个人就行。”

  飞剑将乘剑的尸身拉上马车扬长而去。

  皇甫流觞一个人在原地若有所思,这个城他有多久没有独自走过。

  向北走着走着来到相思桥,流觞记起那年桥上与雪凝初次相遇。

  那时雪凝不知道他的身份,因为和下人玩闹无意中撞到他,十分诚意向他道歉。

  “公子对不起,雪凝不是有意撞您的。”

  “你叫‘雪凝’是吗?”

  流觞心想城内外人人尊称他为“公子”,这位名字好听的雪凝姑娘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却又刚好叫对他的称呼。

风清有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