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传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正气盟盟主惨死,惊天阁幕后人登场

  被杀五人中,富商、赌鬼、秀才的存在可有可无,神算不出摊会对一些人有影响,神医对城内城外的影响可谓要紧,因此大家对凶手深恶痛绝。

  有人出来揭露神医惊天阁七门客的身份,一时城内议论纷纷,一时人们对悬壶济世神医积累的好感全无,七门客身份被暴露,大家对五人之死拍手称快。

  玉笛本想去跟踪刘汉胤,宇翰叫她不要去,因为皇甫流觞刚才跟他说已经在对七门客下手,与此同时正气盟也可能遭剿灭。

  “阁主,那正气盟盟主会不会有危险。”

  “她是有危险,顾不了那么多了,总之你不要去。”

  御剑跟踪明秦熙被他发现脱身,刚好碰见正在跟踪沈龙山的纵剑,于是两人结伴行动。

  正气盟盟主肖燕身份终于浮出水面,御剑对肖燕出手,纵剑的对手是用剑名气只在皇甫家之下的沈家的人沈龙山。

  沈龙山不敌纵剑,肖燕惨遭御剑杀害,既已除掉正气盟盟主,纵剑不再纠缠沈龙山而与御剑离开。

  盟主跟大家约了中午见面,极可能暴露身份,南容颖惊觉迅速前往会合地点。

  赶到之时御剑与纵剑已经离开,沈龙山受伤,盟主惨遭杀害,昨晚她还与盟主畅谈正气盟的未来,不曾想今夕盟主与大家阴阳两隔。

  南容颖在肖燕尸身旁悲痛泣泪,明秦熙随后到场,看见盟主惨死义愤填膺,大家都没有识破皇甫流觞那黄雀在后的计划。

  “北堂御跟踪三尺锋还没回来,跟踪刘汉胤的玉笛不知下落,我们大家振作!”

  沈龙山一说,南容颖和明秦熙深明大义,化悲痛为力量。由南容颖去找玉笛,明秦熙埋葬盟主,沈龙山等待北堂御回来,三人匆忙各事。

  下午,丛生向宇翰汇报重要情报,七门客中除三尺锋与莫素衣之外全被杀死。

  “公子的动作那么快。”

  “他派出的人是手下四剑。”

  “怪不得。”

  “阁主,我看山雨欲来。”

  再晚一点,正气盟盟主被杀一事在江湖传开,大家结合今天惊天阁七门客被杀,猜测是正气盟一锅端了七门客,又被惊天阁报复。

  正气盟盟主肖燕竟是一介女流,其父是江湖人送外号“急公好义小孟尝”的肖海,生时深得武林人士爱戴,大家对其爱女之死无法释怀。

  “阁主,正气盟盟主被杀,玉笛该怎么办?”

  玉笛还在阁主这里,今早没有出去,轻裳庆幸之余替她着想后路,玉笛在听闻盟主被杀后神情恍惚。

  宇翰与肖燕接触过,她有让人想跟从的魅力,如果可以与之做朋友当然好过做敌人。

  “玉笛先留在这里,我保证她的安全。”

  “谢阁主为妹妹着想。”

  扶着额头的阁主看着有些疲惫,他或许已经知道杀死肖燕的凶手,轻裳不打扰阁主出去做事。

  平时对接轻裳的是慕容晴,慕容晴今晚带着另一个女子来见她。

  “轻裳,这位是阁主的义女韩雅小姐。”慕容晴给轻裳介绍。

  “韩雅小姐好。”

  “轻裳,都是自己人不用见外。——走吧有大行动,我们去宝趣阁商讨。”

  因为邀请突然轻裳没机会告诉阁主,只好随机应变跟韩雅与慕容晴走一趟。

  宝趣阁一间雅致包间内,七门客之一的莫素衣也在场,另外还有惊天阁成员三尺锋、苗玲。

  “轻裳,等等我义父会过来。”

  韩雅的义父亦即是惊天阁阁主,幕后人即将现身,轻裳极力掩饰自己的激动。

  推门而进的侯爷登场,轻裳如此偶然便获得宝趣阁就是惊天阁,侯爷就是惊天阁阁主的惊人情报。

  “七门客五人接连遭毒手,因此不得不提前开展大行动,轻裳你表现不错身份没有暴露,用人不疑,我邀你一起加入这次大行动。”

  惊天阁定期买入七门客的情报,最终七门客就剩轻裳一人身份没有暴露,三尺锋被风铃阁当成七门客的成员,轻裳七门客之一的身份只有阁主宇翰知道。

  “承蒙阁主信任,我们的大行动是什么?”

  “摧毁虚伪的剑神世家。”侯爷神采奕奕地说。

  皇甫家有惊天阁的密探,此次行动采取里应外合。

  “侯爷,我们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

  “把我的城外变为城内,把旧的城内贬为城外。”

  此言一出其他人皆振奋,轻裳心想侯爷好大的口气,如此侯爷就是为了名,为名是惊天阁的一贯作风。

  大行动商讨完毕,轻裳起身告退,她极力保持镇定,不敢有任何动作怕在宝趣阁内被人怀疑。

  “阁主,宝趣阁就是惊天阁,侯爷就是惊天阁幕后人。”

  “姐姐,侯爷就是惊天阁幕后人啊。”在一旁也惊讶的玉笛说,她推了姐姐身子一下,轻裳渐渐平复震撼的心情。

  “好一个侯爷,好一个惊天阁幕后人!”

  宇翰,他吩咐轻裳不要打草惊蛇如期参加行动,在必要时脱身。

  “公子,风铃阁情报,惊天阁幕后人是侯爷。”

  “侯爷,是他!”

  “公子,我这边马上集结力量。”

  “正好剑阁阁主今天来,再加上四大家族,我不信灭不了惊天阁。”

  宇翰一走,流觞走去老爷子房间,告诉侯爷就是惊天阁幕后人,三天后就会对皇甫家大行动,老爷子让他先下手为强放手一搏。

  “泠生,机会来了,皇甫家近期可能会与惊天阁一战。”

  “然后我们就可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没错,对付惊天阁皇甫家肯定要付出代价,我们就趁虚而入。”

  “义父,我出去招点杀手。”

  “多出点钱,招些凶狠的。”

  南容颖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玉笛,北堂御从城外回来,他跟踪不到三尺锋,一回来见到沈龙山和明秦熙而不见盟主。

  明秦熙一言不发,他昨天亲手埋葬的盟主,沈龙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与北堂御,北堂御悲痛之余对凶手的身份了然于胸。

  “南容颖和玉笛呢,她们两人平安无事吧?”北堂御急着问。

  “玉笛下落不明,容颖去找她未归。”沈龙山摇着头说。

  “秦熙、龙山,我觉得是皇甫流觞派人下的手。皇甫流觞跟我们正气盟早就有仇,赛华佗被杀之时我就在一旁被他的手下察觉,因此他下命令一边对七门客出手,一边对跟踪七门客的我们出手,他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手段。”北堂御克制自己竭力保持冷静地说。

  “皇甫流觞,我们跟你不共戴天!”明秦熙怒不可遏,恨不能现在就找皇甫流觞算账。

  “秦熙冷静,一切要从长计议。”沈龙山为自己害盟主惨死深深自责,他不能让明秦熙冲动报仇丢掉性命。

  “龙山你不要再自责了,盟主的死不是你的错,罪魁祸首是皇甫流觞。”明秦熙宽慰沈龙山,北堂御也让他不要将责任全揽自己一人身上。

风清有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