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传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惊天阁覆灭,负你千行泪

  知道侯爷幕后人身份的当晚,流觞就将五个细作全部解决,纸鸢告诉丛生皇甫家的细作已被处理,丛生让她正常跟惊天阁那边对接。

  “丝言,你就不要去了。”

  明天就要一战惊天阁,宫羽让丝言不要去,丝言不听话。

  “我保护姐姐。”丝言固执地说,宫羽没她办法。

  就在大行动的前一天,以皇甫家为首,四大家族及联合势力浩浩荡荡前往宝趣阁,因为声势浩大以至于让侯爷知道,他集结惊天阁所有精英,就在宝趣阁坐着等皇甫家小子上门。

  皇甫流觞告知江湖,对惊天阁下即战书,直指宝趣阁就是惊天阁,侯爷就是惊天阁幕后人。

  宝趣阁敞开大门迎客,皇甫流觞率领一众人等进去,侯爷斜靠在宝座上,手拿着他的宝刀。

  双方还在互相试探,惊天阁迅速集结的精英以一当十,四大家族及联合势力来势汹汹,其中以皇甫家来人最多,皇甫家称号“剑神世家”,江湖名气最大的用剑世家,皇甫族人皆习剑,皆是用剑高手。

  “侯爷刀剑双绝,可谓是江湖第一人。”宇翰首先开口说道。

  “那怎么不见你爹赠名剑与我,打造名刀给我?”侯爷冷笑一声。

  “侯爷说笑了,侯爷人才济济啊,您自己在《兵器谱·刀谱》中排名第一,您的身边人应该是暗器世家北堂家的家主北堂镇,《兵器谱·暗器谱》中排名第二的暗器高手,北堂家还是兵器门出品暗器的最大买家。”

  为了让己方的人员注意防范暗器,他特别强调北堂镇是暗器高手,北堂家的暗器是兵器门出品。

  “师兄,你怎么能加入惊天阁!”梅花刀侠女不情愿相信他的师兄、芸儿的父亲,自甘堕落到为惊天阁卖命的地步。

  “霍家主,梅花刀侠女的师兄,他手中的清明刀在《兵器谱·刀谱》中排名第四。”宇翰再次介绍侯爷的手下精英,己方应战的人员心里都有了底。

  “老妖婆,原来你是惊天阁的人!”

  丝言两只有刃无柄的短剑拿在手上口出狂言,娇娘才知道江湖第一美人还会武功。

  “小妮子,你这张嘴巴是不要了!”娇娘等会儿就要让丝言见识她的厉害。

  来次之前宇翰着手安排了应战人员,最先确定的方案是由公子对阵侯爷,公子是他们当中武功最强,只有他能与侯爷一战。

  梅花刀侠女、刹那枪罗琪负责对付莫素衣,莫素衣剑术之高超无人匹敌,由侠女与罗琪两人共同出手可以制敌。

  “如果可以请放过我师父的性命。”碧如对两人恳求地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莫素衣始终是她的师父。

  “侠女、罗琪,你们两个拖延莫素衣就行,不要伤他性命。”宇翰吩咐侠女和罗琪两人。

  二小姐流珠坚持对战三尺锋,皇甫流觞说她不听,宇翰认为无妨,二小姐以防御为主可以消磨三尺锋的心性。

  宇翰最后安排碧如应战慕容晴,祁鹏护卫依儿,其他人等到了惊天阁对阵双方碰面再各自挑选对手。

  “侯爷刀剑双绝,流觞想讨教一下。”

  “是吗皇甫小子,我也想领教一下除了皇甫冉以外的皇甫家剑法。”

  侯爷提刀从宝座上下来,流觞抽出离愁剑,离愁剑因为对上高手而兴奋低鸣。

  对手宝刀未老是个劲敌,刀剑对上流觞惊觉离愁剑被雄浑的刀压制,为此自己只有使巧劲卸力,以皇甫家的完美剑法与侯爷打持久战,这也是宇翰与他商量好的的战术。

  宫羽、丝言已经挑了娇娘做对手,宇翰小声对她俩说娇娘是以袖为武的高手,他让身后的剑阁阁主对付霍家主,自己则对战暗器高手北堂镇。

  “北堂家主,就由宇翰来应战你这个排名第二的暗器高手如何?”宇翰言外之意是要求北堂镇只准将暗器对他一人出手。

  “好,我倒要看看兵器门门主能不能在自己出品的暗器下逃生。”

  北堂家的暗器均出自兵器门,宇翰对自家出品的兵器了如指掌,放上台面的暗器与普通兵器无异,宇翰的那把银扇最便于就是接暗器。

  侠女与罗琪两人立即上前拖住莫素衣,流珠二尺短剑主动迎上对手的三尺剑,慕容晴找的对手正是碧如,红月挑韩雅做对手,倚红说她对付韩雅身边的苗铃。

  娇娘双手出袖向丝言袭来,丝言想着以袖为武不过是中看不中用,她嘴角轻蔑只顾保护姐姐。

  丝言的一只短剑被娇娘卷走,娇娘以袖使剑向丝言刺来。

  “丝言小心!”宫羽喊了一声,推开丝言的身子让她躲过袭击。

  慕容晴使链子枪,昨天宇翰就跟碧如讲解了怎么对付这类链子兵器。

  碧如一剑破风雨,气势无双,慕容晴从没遇到过如此难以匹敌的剑气,链子枪执链抡枪的优势无法发挥出来,逼得她只能以单枪应敌。

  惯使一种兵器的人如果突然换兵器,不仅会很不适应更可能会因此丧命,慕容晴尽管单枪尚可,终不是碧如的对手。

  侠女与罗琪两人的一刀一枪配合出奇,莫素衣被缠身不胜其烦,本想对宇翰下手的他无可奈何。

  流珠在三尺锋手上没有讨到半点便宜,御剑与纵剑两人一边解决惊天阁的精英,一边趁空当出手帮二小姐一把,这才堪堪让她占些上风。

  “阎王管,大家退后!”宇翰疾呼,他没有料到北堂镇会一不做二不休。

  在江湖上有一机括暗器名叫“阎王管”,是事先将无数细针填进铜管内,靠铜管的机括发射的一类暗器,此暗器威力极大,常人如不察觉必定命丧当场。

  宇翰打开银扇往空中抛出去划了一个圆圈,宫羽将琴身在手上翻转为丝言挡下细针,惊天阁自己也有人中招,御剑、纵剑站在二小姐前边挥剑挡针,挡不住被毒针刺进了咽喉与心脏。

  “御剑、纵剑哥哥!”两人身中毒针,流珠担心大喊。

  御剑与纵剑同时掷出剑,北堂镇被钉死在地上,而他们两人也因为中毒后又运剑使毒入膏肓倒地不起。

  三尺锋见没有御剑与纵剑干扰,向流珠下狠手,一旁的宇翰因北堂镇已死转来与流珠共同对抗三尺锋。

  流珠有宇翰保护,流觞无须分心可与侯爷一战高下,即使无法胜出他也要耗光侯爷的精力。

  丝言仅有的那只短剑插进娇娘的胸口,娇娘面露痛苦,侯爷瞥眼间看到娇娘受重伤,手上的刀势迟缓,流觞本可以趁此机会取侯爷的性命,但他没有那样做。

  侯爷来到娇娘身边扶着她的身子,深情地注视她的眼睛。

  “娇娘,你感觉怎么样?”

  “侯爷,娇娘要离你而去了。”

  躺在侯爷怀中,娇娘一下子回到小姑娘家时与侯爷你侬我侬的从前。

  “不,不会的。”侯爷轻声安慰。

  “小妮子武功还不错,嘴巴以后干净点。——侯爷,这辈子没福气,下辈子见了。”

  娇娘撒手而去,拥抱着娇娘的侯爷,久未流泪的他,落下一行抵千行的泪。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侯爷与娇娘互相真情流露。”

  宫羽用柳郎的离别相思词咏叹侯爷与娇娘的感人深情,丝言因为让娇娘与侯爷生离死别内心自责。

  慕容晴被结果性命,霍家主身受重伤,三尺锋失去斗志,苗铃挂了好几处彩,韩雅为了救苗铃被红月挟持,莫素衣还被侠女与罗琪纠缠。

  “侯爷,收手吧。”喊出收手的是宇翰。

  宇翰与依儿站在一起,看到娇娘之死心有不忍,侯爷唯与四大家族中的欧阳家有来往,他年幼时候就见证侯爷与娇娘彼此相爱。

  “好,我收手。——放过其他人。”前一句话对宇翰说,后一句话说给流觞听。

  “可以,只要侯爷肯收手,我都可以放过。”

  流觞嘴上这么说,已下决心血洗惊天阁,侯爷知道皇甫家小子与他老子一样心狠手辣,但有他的开口保证,韩雅他们应该可以逃出生天。

  侯爷提刀抹脖子,韩雅高喊“义父,不要”,原来收手就是要侯爷自尽,依儿靠在宇翰肩上因为不忍心别过头去。

  红月放开韩雅,莫素衣看了一眼侯爷,叫三尺锋带上霍家主,与韩雅小姐及苗铃离开宝趣阁,碧如看着师父离开发出一声叹息。

  “公子,就这样让他们走吗?”伯东问皇甫流觞。

  “无妨,侯爷已经毙命群龙无首。”皇甫流觞语气过于平静地说,给了伯东一个暗示的眼神。

  城内终究是皇甫家的城内,就算是在城外一手遮天的侯爷也无法染指,皇甫流觞心里十分得意,损失多少族人不管,率领四大家族浩浩荡荡回他的城内。

风清有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