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传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浩殇剑主银门门主,兵器门主多重身份

  皇甫流觞没有真正放过韩雅他们,派了人对他们追杀,韩雅脱身之后,令人将皇甫家当年丑事全部曝光。

  流言首先起于城外,然后流传进城内,在城内由乞丐们最先编顺口溜传播,城内的乞丐听命于丐公子的手下,五个月前皇甫流觞雇凶杀害丐公子,乞丐们早就恨得牙痒痒。

  皇甫冉对浩殇剑剑主得剑心生不满派人灭门,皇甫流觞开赌场敛不义之财,对小妾妹妹一家人赶尽杀绝,因赌场生意被摧毁雇凶剿灭正气盟,得知正气盟盟主身份将其杀害。

  这一桩桩一件件,自皇甫家上任家主延续至现任家主,两代剑神的所作所为让江湖人士对剑神世家一片唾弃,公子的心狠手辣更是让大家愤慨雪凝遇人不淑。

  “爹爹,可以不回去吗,或者带上宫羽姐姐。”

  “我们不好掺和他们的家事。”

  “爹爹,我怕宫羽姐姐有性命之忧。”

  “公子不至于会对她下手,丝言,听话跟爹爹走。”

  留在皇甫家的丝言被她父亲带回剑阁,依依不舍与宫羽姐姐道别。

  皇甫流觞命崇峻压下流言,崇峻一番努力压不下来,另外三大家族的家族往事比皇甫家只多不少,皇甫家压不住的流言,他们也无能为力。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下午到晚上,流言传遍城内外,上至富家门,下到乞丐窝,无人不知晓,无人不唾弃,剑神世家跌落神坛。

  机会来了,银门门主叫来聂隐商讨报仇大计。

  “聂隐,你的大仇可以报了,今晚就可以踏平皇甫家。”

  “谢门主给聂隐报仇的机会。”

  聂隐把这个消息也告诉小紫,小紫说要一同前往,聂隐同意她去。

  皇甫家两任家主坐在一起谈论今天满天飞的流言,皇甫老家主再次告诫流觞斩草要除根。

  飞剑禀报银门门主带着一批夜之杀手冲进来,族人已经在抵挡,皇甫冉让流觞推着他的轮椅出去看看情况,皇甫家正值多事之秋,他是该出来帮手的时候。

  “皇甫冉,轮椅坐着舒服吗,我是浩殇剑前任剑主,你不记得我了吧?”

  银门门主脸上戴着只露出双眼的面具,沙哑的声音在夜晚更加瘆人。

  “是你!”皇甫冉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

  “十七年前,一场大火烧不死我,我来取你父子俩的狗命。”

  “沦落为杀手组织首领,你也是不容易。”皇甫冉嘲讽意味十足。

  “是不容易,让你多活了十七年。”银门门主用冷笑发泄着仇恨。

  十七年前,父母双亡于仇家之手,所幸死里逃生,后被养父收留,他跟我一样,也是杀手。

  每当独自一人的时候,聂隐总会不自觉想起十七年前父母双亡火场的情景,接着脑海里自然而然浮现“报仇”两个字。

  如今银门门主说他就是浩殇剑前任剑主,也就是他的父亲,怎么不让他瞠目结舌,怎么不叫他喜出望外。

  银月看着聂隐的表情,想起他曾说过十七年前父母亡于仇家之手,推理出门主就是他的父亲。

  “你真的是我爹那个最好的朋友?”宫羽跑出来听见银门门主自揭隐藏十七年的身份。

  “我是。——羽儿过来,别跟他们站在一起。”

  银门门主向宫羽招手过去他身边,宫羽真的就听他的话过去,流珠没拉得住。

  “女娃子,上次我说过会替宫老头报仇,你看好了,我让皇甫冉第一个为你死去的爹偿命。”

  二十年前,宝剑赠英雄,三年后风铃阁公布三大名剑剑主身份,三大名剑一剑归皇甫流觞,一剑在无名杀手,另一剑送眼前这人——浩殇剑前任剑主。

  银门门主不用他的那把浩殇剑,皇甫冉同样没有用离愁剑,流觞没有能力与他一战,皇甫冉强运真气从轮椅起来与浩殇剑剑主决一死战。

  “流珠,去欧阳家求助。”

  “不,我不走。”

  流珠已经拿上她的二尺短剑,皇甫流觞嘱咐她自保不可逞强。银辰那里流觞命飞剑迎战,皇甫飞剑,皇甫家年轻一辈中剑术仅在他之下。

  聂隐让小紫听话待在银月身边,他无后顾之忧,拔出饮恨剑,剑指当代剑神,剑神应战抽出他的离愁剑。

  “聂隐,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你的剑术是否增进?”

  “试试便知。”

  皇甫流觞发现每次他与聂隐一战,聂隐的剑术总比上次突飞猛进,仅五个月时间,就足以让自己承认他是个劲敌。

  “我承认你是个劲敌。”

  “剑神过奖。”

  皇甫冉因中风鲜有使剑,但几十年的用剑生涯,对他而言剑一上手就能发挥出应有水平,奈何对方不是普通对手,是一身杀人技的用剑高手。

  沦落为杀手组织首领,一身剑术演化为杀人技,杀人技也是剑术,银门门主用一把普通剑,为上一代剑神展示他的杀人技。

  普通的剑在他手中也成名剑,十七年的恨意加于剑上,怒气贯穿剑气。

  皇甫冉身上一再挂彩,留给他的选择没有后退之路,剑悲鸣也硬抗。

  皇甫家曾几何时这样狼狈,为了保全剑神世家最后的名誉,完美剑法不再完美,只为两败俱伤致敌死地,皇甫冉拼着断掉一条手臂,剑刺进银门门主心窝,自己也被一脚踢回轮椅上,断掉右手臂的他此生无法再使剑,中风加上强运真气,皇甫冉终因失血过多身亡。

  流珠因她爹的死一时慌神,泠生一剑刺进她胸口送她去见皇甫老头。

  “义父!”泠生冲到门主身边扶住他还没倒下的身子。

  “门主!”同时叫出门主的有三个人:银月、银辰、聂隐,聂隐忍着不喊“父亲”,门主柔情的眼神看着他,忍着没有喊出“孩儿”。

  重伤的飞剑扶起二小姐的尸身到老爷的轮椅旁,皇甫流觞强忍悲痛竟说不出半句话。

  “哥,你对雪凝姐是真心的吗?”

  “我的心一半已随她去。”

  皇甫流觞让流珠不要讲话省点气力,自己马上带她去见神医。

  “我忘了神医被我叫人杀死,他是毒害雪凝的凶手,我们找别人医。”

  流珠撒手去见老爷子,皇甫流觞还在呢喃不知道念叨什么。

  “羽儿,替你爹报仇就靠聂隐他们,我要去听宫老头奏乐了。”

  “不,我要门主亲自替我报仇!”门主为她爹报仇而死,宫羽伤心落泪不止。

  门主看了一眼银辰,又把目光扫到聂隐与银月身上,他伸出右手来,聂隐与银月同时握住他的手。

  “银月,我放你自由。——泠生,银门就此解散。”

  “父亲!”聂隐小声叫出来,门主闭了眼终究没有喊出一声“孩儿”。

  不光是身为门主义子的泠生诧异他这一叫,银辰、宫羽、凌夜紫也都以为自己听错。

  “泠生,我们撤。”

  聂隐面无表情让泠生下令撤回银门,泠生听他的话命令一众杀手撤退,宫羽也随他们回银门。

  皇甫家本就在今早与惊天阁的开战中损失不少族人,这夜在一众杀手的正面强攻之下一败涂地,陪在皇甫流觞身边的也只剩下飞剑一人。

  泠生摘下义父脸戴多年的面具,那是一张因烧伤严重布满疤痕的脸,即便如此还是能看出容貌与聂隐相像,他与聂隐一起将门主埋葬在银门。

  原来银门门主是父亲昔日的好友,而聂隐是父亲昔日好友的孩儿,宫羽感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欧阳宇翰,你给我滚出来!”

  宇翰的躲藏被皇甫流觞喝破,他不得不一身黑衣从黑夜出来面对好友。

  惊天阁在皇甫家留下匿名纸团,揭露宇翰才是情报组织风铃阁的真正阁主,皇甫家的细作也是其指派手下布置。

  “兵器门门主多重身份,我该称你为风铃阁阁主,雪凝之死你难逃干系!”离愁剑自鞘而出,皇甫流觞内心寒峭。

  “我有个情报你肯定想听。”

  “想用情报换命,看你的情报值不值价!”

  “聂隐真实身份是银门门主、浩殇剑前任剑主之子。”

  宇翰说出惊天情报后顿了一下看了皇甫流觞的反应,皇甫流觞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十七年前,皇甫家派人燃起的一场大火将聂隐父亲与妻儿困于火海,儿子被他临危托付给无名杀手,他与妻子共赴黄泉,不料命运捉弄妻子身死他存活人世,烧伤严重的他找名医救治痊愈后脸上留下疤痕所以脸戴面具。

  后来他找到抚养儿子的无名杀手,与他共同创立杀手组织——银门,创立之初银门一边招纳杀手,一边收留弃婴将他们逐步培养为精英杀手,创立银门的目的就是向皇甫家报仇。”

  “父子俩都学勾践卧薪尝胆,聂隐那个手下败将我不会放过他!”

  皇甫流觞又对风铃阁阁主说:“是个值命情报,还不赶紧滚!”

  离愁剑被他硬生生回鞘,抑制心中激愤他才放过宇翰一命。

风清有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