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庆街68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最后的道别

  曾以为我们的故事,可以写到地老天荒,未曾想,在某个分叉路口,我们互相说了再见,看着你渐渐离去的身影,我知道这一别或许是一生。

  我们是有故事的人吗,青草痕李先生我和你可只认识半年左右,我们真的是有故事的人?

  所谓人生,就是听不完的谎言,看不透的人心,放不下的牵挂,经历不完的酸甜苦辣。

  人生中的很多事情,让我们心力交瘁,的确如此,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我们总是小心翼翼照顾别人的情绪,却常常忘记了爱自己,体谅自己,善待自己。

  有些人,在感情中爱而不得,却偏要纠缠,自己的付出没有换来爱,最终只感动了自己。

  伸手要的糖果,和别人给的糖,不是一个味道。

  红尘阡陌,你是我的谁?我是你的谁?你是我的梦中人,我却是你的梦外人?如果一切还可以重来,可否请你在故事落幕前,让我羽化成蝶落在肩上听你呢喃,伴你左右?怪昨儿走得太迅速,怪今儿来得太匆匆,那么得让我措手不及,一觉醒来昨日的芳菲却已凋谢,为何这觉是那么那么的短促,为何那么快又是黎明,可是,可是属于我的那缕曙光又在哪里?寻寻觅觅,你在哪里?别再,别再把我影儿拉得老长老长?别再,别再让这黑暗那么漫长漫长?曙光呀曙光,你可知等待的心太苦太苦,想念的心太累太累。

  回到我的城市,我先到度假村看望叶子,叶子的小bb都两个月了我还是第一次见。

  第一次见当然要给小bb礼物了,一对金脚镯。

  “叶子要不要带上,”

  “小雨,花了你不少钱吧,bb还小大一点再戴上,”

  “周氏集团自己的金店,我有优惠。”

  “周氏金店买的,那这对金脚镯,十几万了?”

  “没,十万而且。”

  “是了,你回来住吗?”

  “不,我就回来看看你和小bb,再回家一趟。”

  “这样啊,”

  接着我们讲了很多无聊的话,不过再后还是说到了(掌信Palm Lette)和口袋视频的事。

  “(掌信Palm Lette)的客户,已经不再增长了,所以周亦然开始扩展国外市场,”

  “听叶苏说,这几个月口袋视频收入极其不稳定,”

  “当然了,用户达到一定程度,对口袋视频的要求就高很多了,还是原样子当然没有新用户了。”

  听说我回家了,有钱的邻居马上要他的儿子回家,不过快到中午吃饭时间了,所以见面在酒店!

  500多万西姬全电跑车的出现比法拉利812G还让人过目不忘,2.8秒破百的车速,底部双电续航2000多公里,还支持快速有无线充电,比很多油车实用。

  粉白色的西姬,不用问也知是女性专车,而周亦然能给我的车都是两座专车。

  来到大酒店,我家一大家子都来了,邻居家的儿子,看那么多人有点心疼自己的钱包了。

  其实,吕曦一家人在我家住了那么久我还没有请过他们吃饭,所以这一次我打算我出钱请客。

  “爸怎么那么多人?”

  “没什么了,爸出钱,”

  看邻居家儿子和他爸爸偷偷的说,我知道心疼钱了。

  我说过我请客,当然不会要邻居出钱所以在吃的差不多时我就把帐结了。

  本来邻居爸爸要结帐,服务员,告诉他我已经把帐结了,

  “小雨,你太客气了,这餐饭本来是伯伯请的,”

  “伯伯,你看我家那么多人,怎么好意思让你请,”

  我给了(掌信Palm Lette)邻居家的儿子,我的想法就是多一个人玩(掌信Palm Lette)就帮(掌信Palm Lette)多赚一分钱!

  对于他的信息,我回不回还要看我心情,不过他看到粉白色的西姬应该知道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了。

  吃完饭邻居家的儿子就走了,邻居伯伯还说他不懂事,其实对于现在的我,邻居家的儿子还真是。配不上。

  不过对于工资,我的工资还真没有邻居家的儿子工资高,我能开得起粉白色的西姬,这都是周亦然给的,没有周亦然我就什么都不是,所以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周亦然给的,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周亦然不见了我还真的不知道我有什么。

  邻居家的大儿媳妇很好说话,她有身孕两个多月了现在没上班在家待着,说是儿媳妇其实还不算,因为她们还没有结婚。

  见她一个人在家无聊,我让她下了(掌信Palm Lette),(掌信Palm Lette)有城市服务,视频服务和游戏服务,对于她视频服务的小程序合适她。

  说好一个星期回国,今天都星期二周亦然还没有回公司,

  我用(掌信Palm Lette),weixin给周亦然都没有回我,我上28楼问舒歌,阮莹两位秘书。

  “周董事长,是不是昨天的飞机?”

  “小雨,对,正常的情况下昨天晚上11点就应该回到香州了,”

  “那查一下,周董事长坐那班航班,”

  “小雨,不用查了,亦然坐的M399航班失踪了,”

  “飞机失踪了,徐总经理你开什么玩笑?”

  “是真的,”

  徐铭打开手机给我看,(掌信Palm Lette)等新闻都在说M399航班失踪的事。

  “这不可能,舒歌,阮莹赶快查查周董事长坐那班航班,”

  M399航班飞机失踪了,原定昨天晚上11点就到达香州的,今天8点还没到达,这让民航局马上感觉可能飞机失踪了。

  因为M399航班失踪,整个香州机场涌入了M399班机的家属,人们询问的询问,打电话的打电话,就希望可以找到亲人。

  可惜的是得到的结果都是还不知道M399航班在那。

  曾以为我们的故事,可以写到地老天荒,未曾想,在某个分叉路口,我们互相说了再见,看着你渐渐离去的身影,我知道这一别或许是一生。

  难道我和周亦然的故事就真的要写到这里了?

  M399航班失踪,我相信周亦然还活着,只是我不知道他在那里而。

  我把公司的事情全部安排好了,周亦然我一定要找到你,没有了你民庆街68号下半部就写不了!

  (民庆街68号上半部完成)

MLHM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