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木头不可能这么会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7章《木梳与印章》

  林洛桐看着陈星沐幽怨的眼神,不知道为啥有些心虚,“是……是我害你没打好吗……”

  说完这句话,林洛桐便可怜巴巴地用上她的成名绝技,无辜大眼睛!

  陈星沐一见她这水汪汪的眼睛,目光中带着一丝歉意和一丝羞涩,哪还能生出不满,旋即摇了摇头,解释道,“没有的事,打把游戏输了而已。”

  林洛桐便转悲为喜,开心地用脸蹭了蹭陈星沐的胸膛。

  不过现在游戏是没心思接着打了,陈星沐有想到过女人会影响到他的拔刀速度,但是他想不到的是影响居然有这么大,连打人机都能输,到时候要是被耗子知道了,估计能被笑上一礼拜。

  陈星沐想了想,打开了淘宝,“你看看吧,想给你买把梳子,但是我实在挑不出来。”

  林洛桐惊喜地捂住了小嘴,想起了那天去看电影陈星沐说过的话,“真的吗?是要给我梳头吗?”

  陈星沐轻笑了一声,“是送你的,想让我帮你梳头现在就可以。”

  林洛桐开心地转身跨坐在陈星沐身上,激动地想直接在陈星沐的脸上亲一下,然而想了想还是害羞地抱住了陈星沐,蹭了蹭他的脖子,“谢谢。”

  好想亲他一口啊!!

  要矜持,林洛桐!矜持!!

  这才第三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以后有的是时间啃他的脸!!

  啊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呢,什么啃他的脸……

  林洛桐还是羞涩地低下了头,把脸埋进了他的胸膛。

  “不客气,公主殿下。”陈星沐笑了笑,拍拍她的后背,“好了,别抱了,还要你帮我看着挑呢。”

  林洛桐脸上的红晕未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陈星沐一眼,但还是嘻嘻一笑,转身又坐到陈星沐的腿上开始挑梳子。

  两人纠结了一会儿,下单了一把金丝楠木的梳子,就是有点贵,要三百多,不过提供定制服务,林洛桐跟店家沟通,要在梳子上刻沐桐二字。

  起先林洛桐是不打算要这把梳子的,毕竟一把梳子三百多块钱也挺过分的了。两人虽然都有一些收入,陈星沐是帮人刻章写字,林洛桐则是帮人画画,但主要经济来源是父母现在每个月给的生活费,这样的一把梳子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还是有点奢侈的。不过陈星沐见林洛桐在挑的时候一直忍不住往这把梳子上瞟上两眼,便坚持要买下这把木梳。

  “哎呀还是感觉好贵啊……”林洛桐确实很开心陈星沐愿意为他买这把梳子,但还是纠结价钱,于是便扭头嘟着嘴说道,“要不……要不还是退了吧……随便买一把普通点的,我也很喜欢的……”

  陈星沐倒是完全不觉得太贵,林洛桐每年都给他准备生日礼物,总不能都是白嫖来的吧,她怎么不嫌给自己买礼物花钱呢?而且她送自己的都是她用心挑选过的礼物,现在这梳子挑还是林洛桐一起挑的,送给林洛桐贵一点就贵一点,便拍拍她的小脑瓜,“没事,你喜欢最重要。”

  林洛桐则是继续嘟嘴,口是心非道,“那我现在不喜欢了。”

  陈星沐哑然失笑,之前是谁直勾勾地盯着这把梳子的?

  “真的没事,分这么清楚做什么,我如果想要你也会给我买的。”

  林洛桐听了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含情脉脉地盯着陈星沐,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许再说了!陈星沐!

  真的要忍不住了!

  陈星沐只觉得她这眼神有点渗人,转移话题道,“好了好了真的没关系,而且一把梳子好可以用好久,放在那看着也好看,都下单了就别在意这么多了,你画画用的网名叫什么?”

  “凤栖梧桐。”林洛桐稍稍有些扭捏,不管你的网名取得有多正常,每次报出来还是会觉得有些羞耻。

  陈星沐轻轻点了点下巴,倒是跟他想的差不多,毕竟林洛桐也很喜欢古风的东西,家里好像还有好几件汉服。

  陈星沐拿出手绘板,打开ps,就开始设计要给林洛桐刻的章。林洛桐见状便也乖巧地起来了,离开了他的怀抱。毕竟打游戏挑梳子啥的都不是正事,但设计印文啥的还是需要专注的。

  凤栖梧桐,这四个字如果全部刻上的话,估计有点难度,凤跟栖这两字用篆体笔画会比梧桐复杂得多,而且这四个字要设计成水印的形式的话,估计到时候会挤到一起,也不美观。

  陈星沐最后在征求了林洛桐的意见后便决定只刻梧桐两字,刚好也可以设计成扁章或者随形章,要比中规中矩的方章好看很多。

  至于扁章跟随形章之间的选择,倒是让陈星沐纠结了很久。

  随形章的话作为水印其实更有特色一点,但是一来水墨冻的石料很少有直接卖随形章的,到时候还得重新打磨抛光,二来随形章的话刻边款会很麻烦。

  林洛桐看着陈星沐伏案写写画画认真思索的样子,心中小鹿乱撞,都说男人在认真工作时的样子最帅,这话绝非空穴来风。

  你瞧瞧这白净的手握笔的样子!

  你再瞧瞧这棱角分明的侧脸!

  啊对了还有他低头微皱着眉头的样子!

  再加上现在这淡然而又冷峻的表情!

  啊!这手!啊!这脸!啊!这才华!

  还有这给本公主设计水印时满满的爱!

  陈星沐在一旁纠结片刻后,想要转身问问林洛桐的意见,结果刚好就看到了林洛桐满面春光,一只手放在桌上,另一只手抵着下巴,用一双秋波流转的眼眸专注地看着她。林洛桐没想到他会突然转头,本是含情脉脉的一双美目登时充斥着羞恼之意,想着自己这副少女怀春的模样被他看了个干净,小脸霎时变得通红。

  “额……你还好吧?这房间太热了?”陈星沐见她一下子神色大变,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这印章设计的事……”

  林洛桐娇媚地剜了他一眼,这怒火也不知道该不该发到他身上。

  你打扰我看你了!

  你打扰我欣赏你的手了!

  你打扰我发……

  不是,林洛桐你能不能停一停,至于吗至于吗一天天的!!!

  随后林洛桐就在陈星沐诧异而又惊恐的目光下用力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烦死了!”一脸不快地凑到陈星沐旁边,“印章怎么了!”

  陈星沐有些后怕的挠了挠后脑勺,咽了下口水,说道,“额,就是你看,我打算给你直接设计两个章,一个是这个扁章,另一个是这个扁章……”

  “哦,随你。”

  “不是,我还没说完呢……”陈星沐无奈地撇撇嘴,“我发觉你这几天脾气咋这么大呢,这几天也……也没到你那个……”陈星沐脸皮薄,不好意思接着说下去了,毕竟青梅竹马,生理期这种事情肯定是知道的。

  林洛桐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整理了下心情,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人家是在专心给她设计印章呢,自己动不动闹脾气是有点过分了,便也扭过头羞赧道,“对……对不起……”

  陈星沐想了想自己扭头时看到的那副模样,心里有了些猜测,便牵起她的一只手,柔声道,“不用道歉,我说过了,耍脾气是女朋友的特权,你喜欢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好嘛,这不是清楚得很嘛。

  林洛桐这气来得快消得也快,加上陈星沐都这么哄了,还能离咋的,哦不对,还能不喜欢咋的?便也开始跟陈星沐讨论起了印章的事。

  说实话,陈星沐专门刻给自己的印章,自然是怎么都喜欢,所以林洛桐也没多少意见,一切由着陈星沐来,自己只是过目一下,很快便决定了设计方案。

  陈星沐打算先设计一个随形章,只设计印文,不另外买石头刻了,用来作为林洛桐的画画用的水印,反正也只用得着电子稿。而另一个扁章,方方正正的,便在设计完电子稿后打印出来转印到石头上,刻出来送给林洛桐,到时候林洛桐约的线下稿也可以直接用这个章。而且扁章可以刻边款,也方便作为纪念。

  当然,只要是陈星沐送的,无论怎样,林洛桐都会好好收藏就是了。

  等到陈星沐把初稿设计好,已经差不多九点多了,两人也差不多到了洗漱睡觉的时候了,林洛桐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着陈星沐,“时间过得好快啊……”

  要不……今晚接着……?

  不行!矜持!矜持!矜持!

  陈星沐看出了林洛桐的想法,他倒是也不介意,甚至很乐意跟林洛桐睡一块儿,只是他还是觉得两人进展太快,需要稍稍缓冲一下。这也不是说他就清高了,他是想再给林洛桐一点安全感再把关系慢慢推进。她可以觉得两人睡一起舒服,自己则需要有更多的考量,得给女生多一些尊重。她想一起睡那是她喜欢自己,但是陈星沐不能因此就觉得她白给了,何况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两人睡在一起,说没有别的念头那是不可能的,昨天那是特殊情况,正常情况下一起睡觉,没点心思那才奇怪。陈星沐现在只想细心呵护好这段关系和林洛桐一直走下去,有些事情时机到了郎有情妾有意自然而然就会发生,没必要贪图这一时的亲热。

  想到这,他也拍拍林洛桐的脑袋,“行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林洛桐抿着嘴,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但旋即要求道:“那你背我回去好不好。”

  陈星沐笑了笑,没说什么,蹲了下来。

  林洛桐也不客气,马上扑到了陈星沐的背上,把脸埋进他的脖子。

  陈星沐一路把林洛桐送到了702门口,才颠了颠背上的林洛桐,“好了,到了,回去睡吧。”

  林洛桐这才下来,把门打开后,却没有马上关门,只是转身定定地望着陈星沐,微红着脸,抿着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星沐看着她这副样子,心中涌过一股暖流,慢慢走上前,默默搂住了林洛桐纤细的腰肢,把她柔若无骨的娇躯拥入了怀中。林洛桐回抱住陈星沐,侧着脸贴在了他的胸膛上,倾听着他稍稍加快的心跳声,面容恬静。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不舍地分开,陈星沐呼出一口气,笑着对林洛桐说道:

  “晚安公主殿下。”

  林洛桐走进房门,回头露出甜美的笑容,“晚安御前侍卫。”

  两扇房门同时关上,只留下一盏声控灯在走廊亮着。

  片刻过后,灯光熄灭,任由晚风带走了两人拥抱后留下的温度。

写书的二十七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