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木头不可能这么会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5章《他的告白》

  林洛桐给陈星沐发送了一个餐厅的定位,离他们所在的位置三公里,如果是平时自己出来的话,骑辆共享单车就行了,不过现在陈星沐背上还有一大袋娃娃,肯定是要打车了。

  “这个有点远了吧,我们在附近吃点就行,我不介意的。”陈星沐觉得附近到处都是好吃的,没必要跑大老远去专门吃顿饭。

  林洛桐必不可能让自己的计划失败,用上了好久没有使用的绝招,无辜大眼睛,“可是我想吃……瑶瑶跟我推荐了好久,但是我们在一起后就没机会跟她去吃了,今天想跟你一起去嘛……”一边说着话,她一边抱着陈星沐的手臂轻轻摇晃着,有时还会有意无意地让他的手臂触碰到那片柔软。

  陈星沐被她的动作弄得有些心乱,只好先慌忙应下。

  林洛桐选的餐厅是一家倍受好评的私房菜馆,在一个礼拜前就开始预约了。

  两人下车之后,就看到了这家菜馆的门面,光看店面,完全看不出这是一家需要提前一礼拜预约的菜馆,有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进门之后,典雅复古的装修便让人耳目一新,店内播放的歌曲是悠扬的轻音乐,让人不自觉的就放松下来,前台跟吧台是在一块儿的,咖啡豆与酒香混在一起却不会让人觉得刺鼻。不论是墙面还是桌椅都被擦得很干净,些许的掉漆和刮擦痕迹也让它们更有沧桑感,似乎每一次被人坐上,都会留下不一样的故事。店里的墙上有各种各样的便签,照片,还挂了几张老唱片。

  稍稍逛了一会儿后,就有服务员过来接待,倒不是因为他们怠慢了,每次有客人第一次到这家店都会逛一下,后来店长干脆就让服务员看顾客逛得差不多了再接待。

  陈星沐和林洛桐被服务员带着走向一个包厢,倒是让他有些惊讶,“你预约过了?”

  “嘿嘿,被你发现了~”

  陈星沐这下也明白了她之前说得那些话都是借口,这是她精心准备的庆生场所,心下有些感动,牵着她的手不自觉得紧了紧,林洛桐也稍稍使力回应着他。

  进入包厢之后,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面墙。

  墙上是许多白色的雏菊,中央是一块白色的画布,上面写了一句话。

  【陈星沐,生日快乐!】

  服务员很知趣地退出了包厢,留给这一对情侣充足的时间与空间。

  陈星沐看着那面墙上的祝语和雏菊,心中有些种子正在肆意地生长发芽。

  林洛桐松开牵着陈星沐的手,把双手背在身后,走到了陈星沐面前,甜甜地笑着望向他。

  “木头知道小雏菊的花语吗?”

  陈星沐只觉得一直以来占据着高地的理智正在逐渐丧失,心脏的速度开始不受控制地加快。

  林洛桐有些紧张,有些害羞。

  “是美好纯真,”她的眼中满是温柔与对心上人的爱意,声音因为紧张在微微地颤抖,“是深藏心底的爱。”

  她俏皮地对陈星沐眨了眨眼,“不看看你的生日礼物吗?”

  陈星沐觉得自己的步子从来没有迈得这么小这么慢过,时间被胸腔里逐渐加快的心跳变得漫长起来,等到走到那块画布前时,他的额头和手已经全是汗了。

  他觉得自己的手有些发颤,轻轻抓住了画布的一角,轻轻地往下拉,所有动作都是如此的轻柔,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要破坏眼前的美好。

  每当他以为林洛桐已经很喜欢自己的时候,林洛桐总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她喜欢他,超级喜欢他,最喜欢他,比他想象中的100分的喜欢还要多的喜欢。

  明明已经在一起了,就不用这么费心地准备礼物了,跟你呆在一块儿就已经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我是男生啊,外面还有服务生,走出这家店,还会有奔涌的车流和穿行的路人,你怎么能在这时候就跑进我的胸膛与我的心撞个满怀呢?

  画布揭开,一副油画,画的自然是陈星沐。

  我在你眼中这么帅气的吗?

  画里的陈星沐依旧挂着他那招牌笑容,和煦阳光,干净美好,目光温柔。身上穿着洁白干净的衬衫,领口的纽扣解开一颗,隐约能看见他的锁骨。俊逸帅气的脸庞被林洛桐勾勒得棱角分明。

  金黄的沙滩被夕阳照耀得熠熠生辉,远方的椰树林若隐若现,绚烂的天空中,有一朵凝聚成心形的火烧云,陈星沐牵着一个人的手,身形被黄昏勾勒出淡金色的光晕,几只海鸥在头顶盘旋。

  整整一米多高的画,每一滴颜料,每一笔色彩,都能看得见她的心意。

  她的脸红红的,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只是个大学生,要挑刺的话这幅画有许许多多的问题,但这真的是她费尽心思画的最好的一幅画了,为了这幅画,从回家那一天开始,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笔一划地勾勒着梦中的他。

  十多年的爱意与等待化为了现实,看着他痴痴地看向画地的眼神,就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很值得。

  “喜欢吗?”还是没忍住,先问了,声音前所未有地颤抖。

  陈星沐听到林洛桐的话后,眼神才从画中挣脱出来,“……很喜欢。”

  他有些不敢回头看林洛桐,只好呆呆地原地呢喃。

  “陈星沐……我以前小学的时候,很调皮,哪都想出去玩玩,那时候的我觉得一个钱江省太小了……”

  “世界这么大,钱江省没有迪士尼,只有爱下雨的坏天气,每次到了夏天就会下暴雨,会打雷……”

  “后来遇见你了,我觉得一个省好像也不是很小了,因为还有很多地方没去过,我想跟同桌的那个男生一起出去玩……”

  “以前已经去过的地方,再跟你去一次,也是不一样的开心……”

  “到了高中,你每次很认真地给我讲题的时候,我其实都有点听不进去,只是傻笑着看你,那时候我就知道我喜欢你喜欢得无可救药了……”

  “世界好像突然没有那么大了,只有一个学校那么小。”

  “然后我们毕业了,我好害怕你就这样离开了,还好我们进了一个大学,还把房子租在一起……”

  “可是我还是很害怕,我知道不是我要求,你不会跟我一起租房的……”

  “但现在我一点都不怕了,我觉得世界小一点好像也没什么了,只要有一层楼那么大就好了。”

  “陈星沐,有你在,连我最最害怕的雷雨天都变得可爱了……”

  “陈星沐,我的世界越来越小了,可我却觉得越来越开心……”

  陈星沐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的头,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跟林洛桐已经快要贴在一起了。她的眼神不闪不避,明明声音一直在抖,脸也通红,却还是这么盯着他,生怕挪开目光就挪开了他一样。

  “小学三年级下暴雨,你陪着我等我的爸爸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然后越来越喜欢,喜欢到每天都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想抱着你,想牵你的手走在大街上,告诉那些看你的女生,你是我的男朋友,想……亲你……”

  “想和你在一起很久很久,直到我的世界再也容不下别的东西,只留下我和你……”

  林洛桐的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动情地诉说着,

  “陈星沐,我喜欢你十三年了。”

  “陈星沐,最喜欢你了。”

  她感觉到身体被突然抱紧,一只宽大的手抚上了她的后脑勺,火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让她有些晕乎乎的,然后她的嘴唇就被一片温热湿润的触感给占据了。

  她闭上眼,微微地侧着头,感受着这一刻的美好,搂着陈星沐脖子的手也逐渐用力。

  他也抱得越来越紧,让她觉得有些胸闷和难受,但她现在只能感受到嘴唇上的湿润,和一丝丝的甜味。

  他们生涩地拥吻,想要把对方给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没有任何的技巧,只是两个人的嘴唇粗暴地贴在一起,随着本能轻轻开合,互相含住彼此的唇瓣。

  陈星沐觉得身体越来越烫,想要不顾一切地吃掉含着的这两瓣唇,他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抚上了林洛桐的背,温柔地上下游走着。

  过了好久,两人实在喘不过气来,才不舍地分开。

  陈星沐扶住林洛桐的肩膀,让她站定,凝视着她如水的双眸。

  “你向我表白的时候,我其实很慌张,我既害怕又期待……”

  “那时候我觉得,这样就很好了,我们住在同一层楼里,每天说着早安晚安,有什么好玩的有趣的你都会分享给我……”

  “那时候我从来没想过,我们要在一起,也没思考过我喜不喜欢你……”

  “所以我很怕,万一我没那么喜欢你,你会不会伤心?如果我们在一起了,我会不会做的不如别的男生?”

  “我很急啊,我觉得你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我觉得我肯定是喜欢你的啊,为什么我以前会不知道呢?”

  “然后我就想啊,如果我拒绝了你,你是不是会放弃,然后找一个别的男生做男朋友呢?”

  “可我想到这就觉得很烦躁,我那天就一直把自己闷在房间写字。”

  “那次雷雨天,我看你缩在我的怀里,我就觉得很心疼……”

  “给你刻章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你在我面前笑的样子,想着如果你开心的话会不会扑上来抱住我……”

  “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陈星沐深吸一口气,看着林洛桐的眼睛,“我只是想说,我不是因为你喜欢我才喜欢你的……这件事情,最开始的时候我有些怀疑,但是现在我很确信。”

  “那天我们决定回家的时候,我就跟我爸说好了。”

  “林洛桐,我喜欢你,我要娶你。”

  这是他第一次亲口对自己告白。

  林洛桐只觉得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明明很开心,但就是止不住地想哭,眼泪不断从眼眶中流下来,顺着脸颊一直到自己的嘴角,她觉得现在得有个东西把那里的眼泪给擦干净。

  她踮起脚尖,再次吻住了陈星沐的唇。

  熟悉的湿润触感,搂着他的脖子,嘴唇开合着,房内空调的冷气和他嘴里湿热的空气混合在一起,变成了熟悉的甜味。

  她没有想着时间在此定格,她知道这只是她们的第二次接吻而已。

  以后还会有很多次的,见面了一次,分别了一次。

  等住到一起了,起床了还有一次,他出门了一次,他回家时也会有一次,睡前还有一次。

  她会努力让陈星沐迷上自己的!

  每天都有好几次,一年有365个这样幸福的日子,好在他们才21岁,他们还有很多很多年。

  他们会无数次地亲吻彼此直到慢慢老去。

  他们会结婚生子,在柴米油盐里幸福地度过余生。

  哪怕争吵,也会变成以后夫妻夜话时有趣的谈资。

  她不觉得那句话是他情到深处,在气氛推动下冲动的承诺。

  那只是此时此刻他想做的陈述而已,理所应当,不需怀疑。

写书的二十七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