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虎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群雄云集郝家堡,天音谷主败北离

  黑色的夜晚,星罗棋布。郝家堡从上到下,灯火通明,宛若白昼。丫鬟,下人,老婆子各个脸上神色焦急,脚下伶俐,井然有序的忙活起来。白色的灯笼挂了起来,白色的纸帆迎风而起,哗啦啦的作响起来。

  大厅之中,所有聚集在此,脸上沉寂神色,灵堂前面跪着一个少年。少年年纪不大,十七八左右,悲痛脸上带着些许坚毅之色。旁边夫人哭哭凄凄,凄惨哭泣声音使得气氛更加沉重。

  “今日我郝家堡遭此不幸,多谢武林同道前来相助,郝某在此感激不尽,谢过诸位。”

  一个白发苍苍,年迈体衰老年人,深深鞠躬,谢过众人。众人也纷纷回里,郝家堡主事人翻云手郝云山大礼,有几个人能够承受的起。扫过众人分分回礼,脸上流露出来满意的神色。

  “郝堡主,令郎里面四十八岁,正当武林豪杰,名扬四方,怎可以天妒英才,英年早逝,让人惋惜?令郎前往树王峰旅途中,路过冷魂峪惨遭毒手。令郎即使使出了浑身解数,也不是冷魂峪妖魔对手,看来郝家堡也不过如此。”

  冷冰冰声音,从这人群中,传了出来。旁边夫人停止哭泣,哽咽着讲道:“康谷主,此话意欲何为?我丈夫郝氏刚刚去世,你出来挑衅我郝家,莫非以为我郝家无人,早听江湖传言,康谷主六合刀,刀法精湛,人人称赞,不知道是不是果真如此,小女子领教,还请康谷主不吝赐教。”

  只见夫人眼眶微红,带着怒气之色,手里面出现一杆大花枪。康德亮还未应战,心中早已经胆怯,“这人儿一杆大花枪,枪法绝伦,打败过许多高手,今日我败了以后,以后还有什么颜面行走江湖。但是,今日当着这么多武林英豪,我若不应战,岂不是主动承认我天音谷不如郝家堡?”

  歹!

  不等康谷主拿定主意,只见夫人怒喝一声,手腕一转,手中大花枪如猛龙过江,迎面袭来。红缨飘洒,寒光点点。康谷主躲闪同时背后一阵冒汗,心想这传言果真不加,这人儿真厉害,接下来我可要小心应对。

  手中一把八卦六合万胜金刀,金光闪闪,在激烈的战斗中,显得鲜艳夺目。只见火花四射,铿将有力地声音接二连三响起。只见夫人向后倒飞出去,后退了五六步,身后一把大手撑住了夫人,夫人胸口剧烈的起伏起来,随之一口鲜红色的血液喷吐而出,落在地上。

  “康谷主,枉你身为名门正派代表,欺负一届女流,算不得本事?有本事与我交流一二,让我看看碧血洗银枪厉害,还是八卦六合万胜金刀厉害?”

  此话从这夫人身后一个女流之辈口中说出,此人也是美貌如花,风韵犹存。手里面拿着一杆长枪,一晃一晃,指着康谷主。夫人转过头来,摇了摇头:“芳,你不是对手?”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是对手,欺负我的姐妹,欺负我有什么区别,今天不出这口毒气,决不罢休?”

  王春芳身为王家大小姐,碧血洗银枪传人,为了夫人仗义出头,使得夫人心中一暖,只是实力相差甚大,绝非是意气用事,可以取胜。

  “兵器谱排名,我也要想换一换,今天正好,出招吧!”

  手中金刀一晃,一道虚影,破空而出,罡风伶俐。王春芳并非浪得虚名,倩影矫健,身影一闪,一刀落空。身后巨大的石头炸裂开来,四分五裂,扑通,扑通,纷纷落下众人看了,不由自主目瞪口呆,大吃了一惊。

  “王家大小姐,好身手!”

  人群中,一个瘦瘦高高年轻人,又蹦又跳,高呼出声,这王大小姐本来就亭亭玉立,可这年轻人比她高了一头,可谓是最佳情侣,地久天长。

  王春芳听见讨厌的声音,一个厌恶的神色看了过去,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最后没有。一刀落下,根本没有闪躲机会,贴着玉臂落下,玉臂裸露在空气中,看的众人眼镜火热。只见瘦瘦高高青年,绝不会跟任何人机会。

  脚下一用力,纵身一跃,腾空而起,踩着一个个人脑袋瓜子来到了擂台中间,所有人怒气冲冲,怒目而视,纷纷嘲讽起来。

  “这小子什么人,这么猖狂,从我们头上过去,难道以为我们好欺负不成?”

  “是啊!武林中,哪一个不知道我们,他有什么资格?”

  青年脱下外套,披在了王春芳肩膀,王春芳并不想领情,可是,此刻玉肌裸露,若不领情,并无它法,只好咬着樱唇,接受下来。青年掏了掏耳朵,吹了一口气,拍了拍指了指下面。

  “现在我就告诉你们我有什么资格?你们谷主,寨主见了我都要叫一声大哥?我叫金三顺,金是金世遗的金,也是金独异的金,三是三眼郎君的三,也是三手神偷的三,顺是顺风耳的顺,也是顺丰快递的顺。”

  “金三顺。”这三个字从这口中吐出,众人一愣。

  “天音谷,鹰顶巢我们两个地方,怎么会害怕这个小子?不过他和这些人到底有什么关系!这些人,我们可是一个都得罪不起,这可不好,应该找个台阶。”康谷主心里面飞快思索起来,权衡利弊一下,做出来正确选择,标准笑面虎的笑容看着金三顺道:“金少侠,少年英雄,今日我只不过是比试较量,并无其他意思,所以就此结束。”

  “郝堡主,康某带领天音谷众人告辞。”康谷主带着众人声势浩荡,摇摇晃晃离开了郝家堡。

  “还不放开,还要办到什么时候?”王春芳用脚一踩金三顺,金三顺啊一声惨叫,跳了起来,“春芳,我可救了你,你怎么能够对我这样?”

  “我……”金三顺想要去追,却停下脚步,走到了跪在地上年轻人跟前。

  “喝酒吗?”金三顺知道年轻人需要只有酒。

  “喝。”年轻人许久未开金口,今天至少开口,是一个好的开始。

剑骨柔肠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