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世界:古荒昆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四章 双帝之争

  西王圣母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逐渐逼近,她转头看去发现来人正是钟轩,于是癫狂调动全身的元炁开始提升速度,打算摆脱钟轩,后者见此身形陡然加速,在天际之上留下一道狭长的银辉。

  钟轩逼近,西王圣母不悦道:“我身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给你了,你再这么纠缠不放,我可要和你不死不休了!”

  钟轩一阵冷笑道:“还搁这在和我装,你什么意图我已经知道了!”

  “什么意图,”西王圣母疑问道。

  “装!我让你装!”钟轩抬起拳头旋即凝聚出一道星辉拳芒,朝着西王圣母面门就猛然砸去,后者脸色一变,身形陡然下降避开了这一击,钟轩见此流光之间迅速逼近向下俯冲的西王圣母。

  “小子,你当真觉得我会怕你!”西王圣母怒目看向追来的钟轩。

  钟轩没有再听她任何废话,抬起手掌昆仑星辰印落下,一道凝聚着星辰之力的百丈大手印带着印辉极速落下!西王圣母见此脸色一变,抬起手掌猛然排出一道千丈碧绿色大手印,顿时寒意凝结四周空间。

  两者之间体型相差无比巨大,毕竟钟轩还未真正学全昆仑大手印,这昆仑星辰印完全是由他昆仑印裹挟着星辰之力拍打而出。

  砰咚!

  很快两道掌印相撞,爆炸出一道银辉与碧绿色的冲击波,将天际四周的空间打得稀碎,余威将四边的云朵掀飞荡向更远的天际!

  西王圣母来不及抵挡那其中强大的余波,身形颤抖间便落在了地面上,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太头看向天际时,心神炖上俱颤。

  钟轩凭借着天人合一优势毫发无损冲进爆炸中,顶着余波直落而下,见西王圣母落地不加思索,便再次凝聚出一道百丈裹挟着星辰之力的昆仑星辰印落下,狂风呼啸,惊天的滔天的气势排山倒海般将下方的空气排开,气浪涟漪般地迅速扩散开来,银辉之中星辉闪烁带着肃杀之意!

  西王圣母见此不由仰天一阵怒吼,她这那不明白钟轩是打算要将她彻底镇杀,也正是如此完全将她激怒了,“天都不曾杀我,就凭你你!”紧接着她体型迅速暴涨,很快变作一头百丈虎首双尾的异兽。

  戴胜!

  钟轩见西王圣母显露出真身,心中暗自惊讶的同时,猛地将昆仑星辰印按下,带着无比恐怖的威能拍向戴胜。

  戴胜目露凶芒,口中一道红色戾芒爆射而出,其中强大的威能不断冲击着昆仑星辰印,钟轩见此不由身形一晃来到昆仑星辰印后,伸手稳住了向上极其强大推力,钟轩眼眸星河流转,嘴边一道冷哼响起,“死吧你!”话落,将体内的星辰之力带着蓬勃元炁叠加万钧空间之力打压向下方的戴胜!

  下方戴胜口吐红芒身形也不住一抖,四足开始往地下泥土馅去,形成巨大的凹坑,尽管如此它还是拼尽全力稳住了身形,随着红芒激射远不如先前汹涌,昆仑星辰印也缓缓向下推进,最终残存的余力拼尽,也迎来了银色曙光。

  “我怎么会死,不——!”

  银辉覆盖前一秒,戴胜力短退去了真身化为了西王圣母在一声歇斯底里怒吼中,便是银辉星辰相间的巨大爆炸声,爆炸声贯穿天际,大地崩裂形成了一道千丈巨大坑洞,四周的山峰河流尽数被崩毁,草木瞬间化作飞屑,泥土飞扬强大的余波震荡在四周空间。

  天空之上钟轩看着脚下的千丈巨坑,没有丝毫波动,大场面见多了这点破坏力已经不足为奇,他冷眸扫过四周的空地,最终无奈得落在土坑之中。

  随之身上的银辉尽数退去,肉体而从空间之中剥离而出,他的肉身从虚界回到了物界,钟轩警惕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现在的他已经结束了天人合一的状态,在不知对方有没有死亡的情况下,他还是觉得自己敬小慎微比较多,很快取出了月魄剑防身。

  他向四周张望着,提着月魄剑来到一处土堆前,也不确定其中有没有人,猛然一剑刺入,随后抽回。

  “没有血,不是这个,”钟轩随后又来到一旁土堆,又是一剑刺入,毫无疑外又是没有带血。

  钟轩警惕地看着四周,依次将四周的土堆捅了一个遍,发现西王圣母都不在其中,“难道被我轰进地下了?”想到此处,钟轩感觉不太妙,如果对方被他当场镇杀还好,但是反之呢?现在他已经不在天人合一状态下,随时面临着被一击必杀的风险,就算是对方身受重伤,但一两月就能完全恢复,倒那时自己要怎么办?

  钟轩想要补刀,想要确认其完全失去生机他才肯罢休,毕竟圣人如果那么容易死,那么就不配称之圣人了!所以他来到土坑中寻找对方的尸体,只是这一番寻找下来,廖廖无果,这令他不由大起退堂鼓,毕竟对方是圣人,即便重创也可能随时暴起发难,倒时自己该怎么挡?

  圣人之下万物皆为蝼蚁,一掌就能将其拍死!

  钟轩提着月魄剑又寻找了一番于是开始打算离开去寻找大叔,至于西王圣母那就看天意了,死了那就是最好,没死到时候就准备迎接对方的疯狂报复了!

  钟轩走到了一处土堆旁,正打算跃起飞离土坑之中,这时他身旁的土堆忽然被掀开,西王圣母满头泥土地从中爬出,胸腔之中气血涌动,一张嘴鲜血顿时吐出。

  钟轩听到了动静连忙转身看向虚弱无比的西王圣母,他落到了西王圣母面前,后者眼角夹带着眼水,体内气血翻涌眼神模糊之中就见一人缓缓走了过来,她知道来人是谁。

  于是拖着身子开始往后退去,脸上露出恐慌的表情,“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只是想要活下去!”

  “求求你,不要杀我好不好,以前是我做的不对,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钟轩一步一步继续逼近,他冷笑道:“西边老母,先前你不是很猖狂吗?几次想杀我,现在怎么这么狼狈了!”

  “现在怎么知道求情了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该死,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放过我!”

  “我愿意赔偿,我可以把我身体给你,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钟轩一脚直接朝着西王圣母脸上盖了过去,满脸嫌弃道:“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你纯粹打算恶心我是吧?你多脏自己心里没有数吗?”西王圣母受了那一脚身体直接倾斜倒地,她想再起身,钟轩一脚踩下其肩膀道:“你在杀害别人的时候,可有曾想过,将来或许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地上西王圣母没有回应,钟轩继续道:“你可有想过这一天,真当将死时你有何想法?”

  西王圣母还是没有回应,钟轩就准备拿起月魄剑将其脑袋砍下来,然而他剑还未落下,脚下顿时塌空,西王圣母翻身而起,一掌轰向猝不及防的钟轩,后者大惊失色的同时用月魄剑抵挡了下来这掌。

  掌劲接触月魄剑的同时,钟轩顿时感觉被一辆卡车给撞飞,倒飞十多米外,倒地便是一口吐出了鲜血,他余光中愤愤道:“我就应该直接了当砍下你的头!”话落便直接晕厥过去。

  于此同时,西王圣母收回那一掌顿时瘫软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她看着倒地不起的钟轩,开始缓慢爬行了过来,她捡起月魄剑,顿时目露寒芒。

  “好小子,竟然伤我至此,你死后我要将大卸八块,然后吃了你!”西王圣母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走到了其身旁一手捡起月魄剑一手提起钟轩脑袋就要将其脑袋割下!

  就在此时,西王圣母后脑如遭雷击,翁了一声顿时倒飞而出!

  倒地后便彻底觉得脑壳被让压上了千斤坠,她目露寒芒看向来人,嘴中愤愤不平道:“是你!”

  于此同时,阿玉脑袋上发髪两侧小白球一阵晃动跑到了钟轩身旁,满脸担忧道:“夫君!夫君——!你醒醒,你醒醒!”阿玉轻轻晃了晃钟轩,发现对方处于昏迷中,顿时一股杀意攀升到心头。

  她看向正一手捂着脑袋流血的西王圣母道:“你敢伤我夫君,我要你死!”话落,阿玉又从胸口处取出太清玉锤一步一步走近西王圣母。

  西王圣母见此全身发颤,她恐惧道:“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放我一条性命吧!”

  阿玉眼眸中冷芒闪烁,没有任何废话,提起太清玉锤猛然敲在其脑壳之上,西王圣母脑袋如同遭雷击一般,一声闷哼中,倒地昏厥了过去,诺是换作其它妖兽,这一锤下去早已经丧命,阿玉自知圣人非一般寻常人,于是乎再次举起太清玉锤猛然敲下!

  噗嗤!

  脑壳碎裂,血液带着白浆流出,阿玉见此连忙闭上眼睛,她还是不忍直视这种场景,再次举起太清玉锤再次落下!

  噗嗤!噗嗤!

  ……

  另一处天际,黑色流光迅速逼近金色光辉,轰一声炸响!炽热的风浪袭卷天地,金色流辉落定身形。

  扶桑大帝怒目看向黑色流光,“玄帝,别以为我会怕你!”

  黑色流光落定身形,玄帝从中走出,脸上依旧毫无表情,撩开眼前迎风吹动的黑发道:“留下昆仑神木心否则你也给我留下!”

  扶桑大帝闻言剑眉微竖双眼微眯,拂袖一挥,一股强大力量宛如潮水一般震荡而出,顷刻间,四周空间直接沸腾起来,“玄帝这可是你说的!”扶桑大帝脚踏虚空,空间蹦碎,他化为一道金芒,暴冲向不远处的玄帝。

  玄帝见扶桑大帝向自己冲来,身形颤抖原地直接留下虚影,片刻间就至扶桑大帝身前,扶桑大帝反应迅速转身朝天击拳,玄帝迎下接下一拳,两拳对轰,登时间一股极强的冲击波将四周空间击碎。

  两道流芒纠缠在一起,迅速从天际之上落下,轰隆一声炸响,两人落地地面之上出现一道百丈宽的深坑,扶桑大帝死死扣住手肘,冷眸直视面前的玄帝,后者脸上依旧古板无波。

  手肘对手肘相持间,不时一道比一道更强的气息喷涌而出,将四周的深坑再次扩展开,两人脚下土地开始发生龟裂随后蔓延至千米,同时两人的气息还在攀升,大地开始颤抖地上碎石子被两股气息逐渐抬升,盘旋于两人之间。

  “玄帝,看来当年你落下的伤,还并未痊愈啊!”扶桑大帝冷眸陡然一展笑道。

  玄帝没有回应,对面扶桑大帝忽然间气息暴涨,将玄帝支开他双手突然猛地合十,周身顿时出现了一道金色光芒,与此同时,他双手快速结成一手印朝前猛地就是一震,一道千丈金色大手印便迎面拍了过去!

  玄帝微微诧异,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催动周身元炁打出一道千丈宽的手印,实力也是非同小可,念此身形不动如山,周身元炁裹挟双手迎面抵了上去,这么近的距离根本没有时间闪躲。

  轰隆!

  一声炸响,千丈深坑出现在了原地,天际之上扶桑大帝见此冷眸扫过四周,尘土落定时,已不见玄帝身影,但气息尚存,他目光看向下方一处土堆,砰!土堆被震开,泥土飘落,玄帝从中走出,他目视着天际之上的扶桑大帝,后者见此没有感到意外,对着下方玄帝劝道:“玄帝,你并非只有昆仑神木心一个选择,龙血盘龙木也可行,何必要拼一个你死我活,况且你有伤在身,动真格你不一定是我对手!”

  “龙血盘龙木乃是古柩神树早有其主,况且龙血盘龙木是用于镇守冥界取其无益。”

  扶桑大帝闻言冷眸看着玄帝的眼睛道:“你真要与我殊死一搏?昆仑神木心乃万川命脉生机之所在亦能起死回生获得无量生机!我绝不可能给你的!”

  玄帝闻言黑色气息喷涌,冲天而起再次与扶桑大帝战在一块,天际之上两人不断对轰,黑色流光与金色炽芒相交,在天际留下一道一道空间裂缝片刻后随之破碎,然后空间法则再次修复空间,遮蔽虚空。

  两人一路从弥勒大雪山打到西海边的玉虚山,天际之上不断传出道道气浪将四周山体震得粉碎,引发了两次大雪崩下方逃避慢些的异兽纷纷被活埋,圣人眼下众生皆是蝼蚁,并没有因为几个生灵被余波击得伤亡嗯就至此罢休,反而是越战越澎湃。

  咻!一条炽热的金色巨龙冲天而起,它识海中正是扶桑大帝,扶桑大帝看向远处的一条黑色鳞片星光熠熠的黑龙它正是玄帝的化身,一声龙吼!一黑一金迅速搅杀在一起,两人互相缠绕扭打在一起,扶桑大帝举起金爪猛然爪向黑龙脖颈,然而后者黑色鳞片覆盖纹丝未动,黑色巨龙迅速暴涨身形挣开了金龙的束缚,玄帝看向下方千丈的扶桑大帝,在其巨口之中喷出万丈黑光,恐怖的毁灭之力从其中涌出!

  扶桑大帝见此万丈巨口顿时大骇,扭动身躯躲过了这一口毁灭吐息,黑龙万丈身躯之下相较金龙千丈身躯,金色巨龙就显得小的多,如同蚯蚓!

  扶桑大帝迅速腾挪从毁灭吐息,大地可没那么走运,一道万丈巨壑由西往东炸出万丈裂痕,沿途的生灵纷纷化作飞灰,天际之上的风雪被拍开,飓风涌动将大地上大片积雪带着地皮掀开,裸露出下方的黑色冻土。

  扶桑大帝见此其眼神也是陡然间猩红下来,喉咙间,低吼传出,脚掌一跺天际,身形唰的一声,便是撕裂空气,膨胀至万丈与黑龙玄帝持平。

  苍穹之上云雾被两条巨龙拍散,金龙卷动身躯看向下方黑色黑龙,猩红眼眸中陡然张口一道红色光芒喷涌而出,黑龙盘旋抬头,青色瞳孔中同样张口吐出一道万丈黑芒!

  红黑相对,在一道白芒之中,四周空间开始陷入湮灭,暴炸中心位置的空间涌现出了虚空之海,四周的空间的空气不断往里挤压,气流不断往里涌,好似天地间被开了一道巨口,周遭空间所有物质都被卷入其中,无休无止!

  金龙盘踞苍穹之上,目视下方的黑色巨龙,同样黑色巨龙抬头目视着苍穹之上的金龙,全然置那崩毁的空间置诺无睹,任其破坏四周的空间。

  “两位就此停手吧!”

蛰子虬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