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据孤独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潜入

  从医院回到研究所后,方司南坐在自己的单人间里,回想起与儿子见面的场景,脸上露出笑意。然而不一会儿,脑海中又浮现出电梯前见到楚拼频的画面,让他不禁皱起眉头,自语道:“必须采取点措施盯住那小子。本体的状况不妙,看来该走到这一步了。”像是下定了决心,他拿起了那部苹果手机,同时思绪回到了三个月前……

  南嘉电化的董事长室里,方司南坐在大果紫檀木质、宽实厚重的大班台后面,轻轻摩挲着桌角摆放着的一只栩栩如生的铜虎,神情略带倦意。对面坐着一位肤色黝黑、面部棱角分明的老者,正是一个月前在特需病房出现过的梁老。梁老是公司元老,名牌大学毕业的他,放弃了高校教师的身份,跟方司南一起打拼创业,一路经历风风雨雨,走过无数崎岖坎坷,度过了最艰难的事业初创期。方司南清楚的记得,一次赶工交货的过程中,出了严重的生产事故。一个电解槽发生了爆炸,梁老因此受伤,一只眼睛几乎失明。身体蒙受巨大的痛苦,梁老却没有苛责任何人,而是配合方司南压住了事态,更是在伤势稍好后又重返岗位,用仅剩的几台设备完成了订单,帮助公司度过了创业初期最大的一次危机。梁老现在是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还担任着技术总监的职务,却已经半退居二线,把主要精力放在了为公司培养人才上。他是公司里方司南最信任的人。方司南觉得自己亏欠梁老很多,但欠的越多,越是能毫无保留的相信这个人,在最关键的时候愿意托付于他。

  梁老率先打破了沉默,“老方,你的气色看上去不大好啊。一开始听说的时候我还不大相信,我记得你比我还小一岁。老方,一定要挺过去啊,多少大风大浪我们都过来了。”方司南惨然一笑:“人得认命啊。这几年发生了不少事,看来我的运气是用完了。唉,不提了。我这次找你来,是想谈谈公司以后的安排。我现在最放不下的就是我们倾注一生心血创办的这个企业,到今天这个规模,不容易啊。我知道你对很多利益纠葛的事没兴趣,但整个公司里我最信的过的还是你,有些事也只能跟你说。”

  “你知道的,我一直希望小靖能接我的班,但这孩子不成器,还需要有人再扶一阵子,公司也只能靠你帮忙照看。”“这个没问题。不过我年纪也大了,你考虑小郑吗?他能力挺强,做事也认真。可以让他和小靖一起管理公司。”梁老的眼睛亮了一下。“你说的小郑是现在的技术副总监吧?挺有冲劲的,我觉得还要观察一下,再锻炼锻炼他吧。”梁老的目光黯了下来,但没有再说什么。方司南继续说道:“一定要特别提防楚拼频,他想法太多,一直心怀不轨。财务、法务那边都向我多次反映过他的问题,他背地里干的勾当不少,触目惊心啊!我也一直在暗中收集材料,但那小子很小心,一直没拿到关键性的证据。现在,还是只能盯紧他,防止他给公司埋雷。”

  “我已经找了律师签署了协议,如果我没法管理公司了,我现在的股份一大半交由你代持,加上你现在手头有的股份,应该可以左右董事会的重大决策,稳住公司。具体来说,哪天我不行了,我现在持有的33%公司股份里,10%留给我儿子,20%由你代持。注意!是代持,我让渡的只是股份的表决权。如果你同意,我会让李律师和你签订股份代持协议。里面约定了,在你不适宜继续代持股份的几种情形之下,代持股份将划归给我儿子,或者——”方司南顿了一下,“转交给持有我事先签好的授权文件的权益人。”看到梁老诧异的眼神,方司南继续解释道:“我有个子侄辈的亲戚,很能干。帮我,也帮我们公司做了不少事情。他现在身份特殊,在竞业公司任职,有点类似商业间谍。所以,我现在不能把他的身份透露给你。但如果时机成熟,我希望你推荐他成为显名股东,这20%的股份其实就是为他准备的。如果你愿意帮我做这些事,我会签订嘱托,在特定情形下将剩下3%的股份以内部股权赠与的形式直接转让给你。”梁老不假思索地说:“我的为人你清楚的,你的事我一定会帮。至于股权什么的,不需要留给我,你定好计划我会帮你处置的。”“不用推辞,这是你应得的。另外,我需要你安装一款叫做Telegem的手机应用,这款应用支持匿名注册、加密通信、语音通话,挺方便的。我会给你一个用户名,你要把他加为好友。这个账号就是我那个子侄辈亲戚的,他是我埋下的一颗重要棋子。也许,以后会成为左右公司发展的关键。他有急事会通过这个账号跟你联系。无论什么事,如果不损害公司利益,不对你个人有害,还请尽量帮帮他。这是我最后一个请求!”

  思绪回到当下,方司南把目光移到手中的苹果手机上,调出了Telegem应用,点开一个默认卡通头像的联系人,发送了一条阅后即焚的消息:“梁总监您好,我是方董的远房外甥,您可以叫我小辛,方董应该跟您提过我。这还是我第一次主动跟您联系,请多关照!”大约等了一刻钟,收到了一条回复:“小辛你好,你终于联系我了。我也一直对你很好奇。你的情况方董跟我说过了,有什么事你说吧,我会尽量帮忙的。”

  “梁总监果然爽快。是这样的,我近期去看过方董,觉得他现在的状态符合当初和事务所约定的失去行为能力、无法掌控公司的情形。我认为可以联系李律师提前执行方董的委托了。”“我和李律师不熟,不太清楚当时约定的情形。”梁老回复过来。“我这边有方董的授权文件,法律流程上的事可以由我来处理。委托执行后,您拿到代持的股份,就可以在董事会上否决楚总提出的增发提议。从我获得的情报看,他增发的目的应该是联合华东银行稀释你们的股份,达到控制董事会的目的。”“你的消息很灵通啊。我会好好调查一下,如果楚拼频确实欲行不轨,我会阻止他的。”

  “楚拼频最近还有什么动作吗?”方司南有发过去一条消息。“他最近对磷酸锂锰项目非常上心,总往实验室那边跑。”“磷酸锂锰项目是集团公司重点押注的下一代电极材料项目,不容有失。据我所知,本来不是楚拼频直接分管的。梁总监,我觉得还是需要您去全面检查下项目执行情况,楚拼频只关心个人利益,别让他做出损害公司的事。”“好的。我联系下楚总,下周就去全面督查一下项目情况。确实,这段时间小郑在泰州厂区忙扩产项目,顾不上这边。我也确实该去管管这个项目了。”隔了一会儿,梁老那边又发来消息:“小辛,我感觉你不像潜伏在竞业公司的人,倒像是潜伏在公司内部,盯住某些不安定因素的人。不过你放心,方董的安排,我不会过问太多的。”

  方司南吁了一口气,靠在了椅背上,一边擦去头上的汗珠,一边心想:“提前执行股份转让的委托书还在我董事长室的保险柜里,可我现在的样子怎么去取出来呢,这可有些麻烦了。”沉思了一会,方司南坐起身来,打开电脑,登录进购物网站,开始浏览起来。

  一辆香槟金的大众帕萨特行驶在G15国道上。范磊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去你公司总部,到了那边有知道内情、接应的人吗?”方司南坐在后排座椅上,手抓车门内扶手,摇摇头说:“我去参加你们的实验,也是死马当活马医。这种事告诉别人也会被当成天方夜谭,觉得我糊涂了。只能单刀赴会了,好在还是做了一些准备。我这次回去是要拿回一些重要的文件。有了它,可以启动一些前期的布置,帮助我更好地掌控公司。”范磊点点头,又开口道:“说到准备,前天晚上你突然让我找你儿子紧急教你攀岩,我可真是挺意外的,幸好方靖挺爽快,昨天还专门抽出时间带你去攀岩馆练习体验。”“我想跟儿子多亲近亲近嘛,顺便找机会开导开导他。真是麻烦你了,多谢啊。”“你不会真打算凭现学的这两手翻进你的办公楼吧?你连你们公司的机动车出入证都准备了,门禁卡、身份牌之类的东西肯定早就准备好了,没必要走旁门小道吧?”“呵呵,我现在的样子,没人领着,白天到哪里都会被赶出来,有门禁卡也没用。晚上办公大楼入口处也有监控,直通保安室。再说,身体返老还童以后,心态也年轻了,想找点刺激。”

  说话间,汽车已经开到了南嘉电化金山总部的门口。总部厂区大门坐北朝南,大门西侧横卧着一段赭色大理石形象墙,墙上镶着“南嘉电化股份有限公司”几个鎏金大字。此时,钢臂交错的伸缩门收拢在东侧岗亭边上,露出了门口黄黑相间、双车道的自动识别道闸杆。范磊把机动车出入证往车前窗玻璃上靠了靠,开车缓缓向门口驶去。感应到出入证中的射频芯片,道闸杆缓缓升了起来。汽车缓缓驶入厂区大门,正对大门,是一座小小的花坛,花坛中央摆放着一块巨大的太湖石,上面有四个填涂了丹红颜料的阴刻大字:坚韧、求实。花坛后面就是10层楼高的主办公楼兼实验楼,高大宽厚,通体使用黄麻色大理石石砖,如同一头巨狮趴伏在厂区地面上。平整的大理石外墙上,整齐的开出一扇扇外开式座窗。中高层的一些房间,靠座窗顶部的排风机向外卷出一股股白色烟雾,在空气中快速消散。主楼西侧靠后点的位置,可以看到一排排高大的淡蓝色储气罐耸立地上,如同成队的巨人士兵拱卫着厂区。密集的管道阀门在空中纵横交错,如道道飞虹横贯楼间,又似一座复杂的立交系统,把整个厂区环绕、串联了起来。更远处,几座高耸入云的烟囱冒着黑烟,一座形似火箭、周身舷梯盘绕的减压塔在夕阳的映照下反射出耀眼金辉。

  帕萨特开入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方司南对范磊说:“就停在这里吧。太阳快下山了,我也要下车了。你开车回去吧,几个小时后开进来接我就行了。”方司南把身上穿着的米色薄款冲锋衣的兜帽往头上一罩,打开车门,跳下了车。“你一个人在这里,没问题吗?”“不用担心,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对这里可比对自己家还要熟悉。我先找些没人的地方转转,快两个月没来过了,有点怀念呢。”方司南从车后座上拖下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卡其色背包,背在身上,走进了暮色里。

  天色渐暗,厂区的行人愈发稀少起来,但办公楼的很多窗户还亮着灯,照的外部墙壁还算亮堂。方司南转到办公楼东侧的楼角边,抬头向上望去。正上方二楼的房间亮着灯,二段式的窗户下段是固定封死的,而上方较矮的顶窗向外开着一条缝。每层楼的这个位置都是洗手间,方司南很清楚,为了通风,从二楼开始,顶窗长期打开。要避过一楼门厅处的监控,他决定选择这里作为突破口。虽然只是二楼,但办公楼一层楼高4米多,从二楼开窗到地面也有6米多高。方司南打开背包,认真作了一系列准备工作。然后,站起身来,先用背包侧袋里一块蘸满酒精的抹布仔细擦拭墙面,然后拿出一个大号的角距,按在了大半个身位高度、偏左手侧的主楼外墙的大理石砖上。角距背后贴着3M VHB的初粘双面胶,能够承受几十公斤的垂直侧拉力,刚好可以承受他现在小小的体重。贴好角距后,方司南又如法炮制,在一个多身位高的右上角墙面,粘上了另一个角距。方司南左脚踏上左边的角距,右手拼命向上抓住右上方的角距,并把手指扣进角距横面的孔里,形成一个抠握点位。他左手向上伸,抓住外墙大理石砖之间的缝隙,顺着身体弓起的方向,腰腿一起用力,身体陡然抬升了上去,右脚也搭上了墙砖的缝隙。方司南整个人伏在墙面上,微微喘着气,脑海中浮现起昨日的情景。

  市郊一家大型商业广场里的一间攀岩馆内,方靖上身穿深灰色紧身速干健身服,下身着修身迷彩运动裤,脚蹬一双黑底红纹的攀岩鞋,站在一面攀岩壁前,看着眼前方司南小小的身体,微笑着说:“小小年纪就想来学攀岩了?事先告诉你,攀岩可不是玩滑滑梯哦。”“我知道,我这不是崇拜堂叔您吗。觉得你好厉害,教教我吧!”方靖爽朗地笑了:“好吧。虽然你这孩子没什么礼貌。但很奇怪,跟你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方靖伸手扶住攀岩壁上的一个大岩点,沉声说:“攀岩最重要的是顺势而为。要借助山形岩貌,选择抓点、踩点,调整成适合发力的姿势,再借助身体弯曲的势头全身发力,登上一步。你是小孩,手臂没什么力气,攀登时要主要依靠腰腿的力量,脚不要踩的太高。我们先在这个简单的壁上练习一下……”

  喘息渐定,方司南向上望去,寻找下一个角距固定点。同时,左手向身后的背包伸了过去,右手也不自觉地放开抓握着的角距。没有了牵引力,他的身体陡然向后倒去……幸好,绑在腰间,一头连着锁扣挂在角距上的一根登山绳吊住了他的身体。

  攀岩馆里,方司南从岩壁上跃下,向方靖问到:“能爬到顶,多亏了这些岩点啊。可是,如果要爬的地方很光滑,没有岩点怎么办?”“岩点是很重要的,没有岩点可不行。所以,我们登山时会往山上钉岩钉、塞岩塞,没有岩点时,一定要人为制造出抓点和踩点来。”“还有,这个也很重要。”方靖拉了拉身上的绳索,说道。“它会保护我们。更重要的是,它可以悬住你的身子,让你解放出手来,打钉子,拨岩塞,做各种事。登山时,除了安全带,我们还会亲手打出各种绳结,绑在身上。”“真的吗?太有意思了!我也想学!”

  方司南身上的绳子,系成了一个双套称人结,套过双腿,又在腰间系了一圈。绳子前端使用一个8字水结系住了一个锁扣,正扣在墙上角距的孔里。由绳索吊住身体,方司南腾出两只手来,掏出抹布擦拭墙体,继续往上粘住下一个角距。然后,把锁扣摘下,扣上更高处的角距。如此往复,不多时,方司南就攀到了二楼的顶开窗旁。他把微开的顶窗用力向外拉到极限,却也只能开成30度角,露出的开口即使是小孩也钻不进去。方司南摇摇头,这也是在意料之中。他小心翼翼地从背包里拿出一瓶事先在研究所配好的、装在聚四氟乙烯塑料瓶中的三氯化铁硝酸溶液,将锐角三角形形状的瓶口旋转90度,然后向上翻折,变成了一个连在瓶上的滴嘴。方司南小心的将溶液向顶窗上部滑撑四连杆上的铆钉滴去,一滴、两滴……,铆钉上冒起白烟。方司南一边用力摇晃顶窗,几分钟之后,顶窗的开角又被推开了十几公分,已经足够方司南钻进去了。方司南先把背包推进窗户,然后自己整个人钻了进去,松手跃下,落到里面房间的地板上。站定之后,他转身几把拉扯,收回了绳索。

h雨辰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