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据孤独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测试

  理好自己为数不多的,可以装进小书包从容带走而不会惹人生疑的个人物品,方司南再次回望了一眼这间自己生活了一个多月的房间。今天,他要跟随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现在的住客——那个名叫王辛臣的自闭症孩子——的妈妈,回到属于那个孩子的真正的家了。等候在思潮研究所一楼的门厅里,李娟身穿一件白色连帽卫衣,腿着藏青色休闲针织长裤,身上斜挎着一只米色的单肩包,左手拿着一把淡紫色的折叠伞——时近梅雨季节,外面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李娟看到了被工作人员带下来的小辛臣,喜孜孜地走上前去,牵过小辛臣的手。与陪在一旁的刘力告了个别,便欲带着小辛臣离开。刘力连忙追上去叮嘱道:“对我们来说,这是个重大的研究课题。小辛臣后续的发育生长情况我们要持续追踪的,还是会经常来打扰你们,请不要见怪。”“怎么会,您是我们的大恩人,给小辛臣治病,还帮我们装修房间、添置家具,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您,巴不得您能常来教导小辛臣呢。”说完这些,仿佛害怕孩子被抢走一般,李娟拉着小辛臣,撑开雨伞,快步走出研究所,走进外面的细雨里。

  和李娟一起走在科技园区的小道上,方司南一路低着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从泰州回来后,他便一直是这个状态,一种人与事的变化发展纷纷脱离掌控的感觉慢慢填满了他的心胸,自己煞费苦心做的安排似乎都是错的。跟随李娟在雨中慢慢行走,方司南却隐约听见身后传来低沉、由远及近的引擎轰鸣声,他蓦然回头,只见雨幕中一辆哑光黑路虎揽胜硕大的车头,正加速向他们冲来。“小心!”方司南惊叫一声,用力把李娟向园区道旁的草坪推去。反应过来的李娟一把把方司南拉入怀里,手中雨伞掉落在了沥青路上。路虎斜刺里一个加速冲至路边,在将将要冲上草坪时又猛打方向,一个甩尾溅起了一大蓬水花,车身随即横在了道路中央。李娟颤抖着紧紧抱住儿子,方司南从她怀中瞪大眼睛向汽车望去。透过汽车的后车窗,方司南看到一个脸颊瘦削的青年,也正用阴鸷的目光隔着车窗望向自己。路虎在路中间停了几秒后,在一脚油门的嘶啸声中调整过方向,如离弦之箭轰然驶离园区,消失在了公路的远端。

  李娟带着方司南惊魂未定地回到了自己两居室的小房子。现在,除了李娟的卧室外,另一间原本堆放杂物的房间已被整理出来,改成了小辛臣的卧室。这还是刘力多次上门做李娟工作,以准备独立的房间有利于男孩子的成长说服了李娟,还以爱心捐款、项目资助的名义主动出钱帮李娟添置了家具,修葺了房间。当然,实际上都是方司南出的钱,从他取回的几张银行卡里支出的。现在,房间里摆上了一整套原木色的水曲柳组合家具。靠着窗户放着一张小巧的电脑桌,摆放着思潮研究所送过来的一台全新的图形工作站,桌前静置着一张玲珑的米色人体工程学座椅。刘力告诉李娟,他们采用ECTA的训练方法,教会了小辛臣打字。使用这套理论方法,可以让不善言辞、不喜沟通的自闭症孩子通过打字表达内心的情感。为了让小辛臣的训练能够继续下去,研究所把电脑也一并捐赠了过来。贴着两边墙壁,一侧放了一张木质小床,另一侧立着一组四开门的储物柜,储物柜下层专门设了几个暗格,用来存放方司南的个人物品。

  方司南放松全身,直直地躺到了自己的小床上。他长长呼了口气,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子,缓解一下身心的疲惫。李娟为了明天的小学入学面试,拉着方司南做了一个多钟头的模拟练习。问他各种数数、加减法问题,让他认字、写字、念拼音。弄得方司南不胜其烦,却又不得不耐着性子来配合,做出努力思考的样子,小心地回答每个问题。好不容易打发好了李娟,方司南在床上闭目养了会神。然后爬起身来,从储物柜下部的暗格里取出了两部手机。除了那部他近期经常使用的苹果手机外,另一部手机明显沧桑一些,黝黑的机身上有着一些明显的划痕,正是他手术前的常用手机。他点开微信,找到一个熟悉的头像,看着头像沉思了一会,下定决心般点击进入了聊天界面,开始编辑起消息来。

  “吾儿慎勉!一定很意外收到爸爸的消息吧。确实如你所见,爸爸的一段人生旅程已经落下了帷幕。但半是机缘巧合,半是科技奇迹,我又以另一种形式开始了一段新生,重新体验别样的旅途。新的体验给了我新的感悟,我意识到了自己以前犯的错误——我不该一直替你规划人生,逼你做不擅长、不喜欢的事。我现在觉得,你玩户外运动、做自媒体也挺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尽情展示自己。其实,对许多人来说,能够表达自己,向他人倾吐心声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不过,千万不要轻易转让股份。我知道你不擅长管理公司,你按我说的做,我会再给你20%的公司股份,到手后,你把这些股份捐出来,成立一个帮助自闭症孩子的慈善基金,基金会的收益来源于股票的年底分红和一定比例内的股票投资运作。你指定郑义作为基金会的理事长,这样一来,一方面可以完成爸爸的心愿,爸爸接触过一些自闭症孩子,想为他们做些事。另一方面,可以让郑义通过掌握基金会来掌控公司股份,进而控制公司。有他和梁老的管理,公司一定会欣欣向荣,你拿好剩下的股份,坐享红利,好好生活就行了。对了,你还可以在基金会任职,拿一份薪水。给你句忠告,玩玩可以,不要往你那个工作室投太多钱,你不适合投资,浓烈的铜臭味只会引来别有用心的人!你是不是怀疑我的身份,觉得我是冒充的?你抽空回趟我居住的大平层,去卧室里,打开床头柜,里面放着你妈妈生前一直用的首饰盒,里面还有几张你小时候的照片。呵呵,照片已经被我摸的有点发皱了。帮我把房子里值得留恋的东西都收走吧,我应该不会再回去了。不要来找我,我该跟上一段的人生告别了,这个世界不再需要方司南了。我要珍惜搭上的便车,和孤独的车主,需要同情的旅伴一起,把目光放到前面的路上。我已非我,已不能再当你的父亲了。好好生活,别了,我的儿子!”

  发完这条信息,方司南像了却了一桩心事般,长出了口气。又独自黯然了一会,再次拿出那部苹果手机,给梁老发了条信息。

  “梁老您好。我了解到公司近期发生了一些变故,郑副总监萌生了去意。请您一定要挽留住他。现阶段,他是公司不可或缺的人才。让公司发展好,也是方总的夙愿。出于对方总负责,我愿拿出诚意,把方总留给我的20%股份转让给郑副总监,由他来掌管公司。怎么样?够有诚意了吧?不过,即使我让出来,郑总监怕是也一下交不出那么多所得税吧,公司的现金流状况一直挺好,你们一时也来不及分配公司的未分配利润,做低股票价值。”

  “所以,我建议,由我这边把股份拿出来,成立一个慈善基金,由郑副总监担任理事长来掌管基金,这样他就可以获得足够的董事会表决权,同时也省去了一大笔税费。而您也可以名正言顺地推荐他成为南嘉电化的新任董事长。您可以跟郑副总监商量一下,这是个对大家都有利的提案。”

  第二天一大早李娟就把儿子从被窝里拽了出来。这天是周末,也是小辛臣参见小学入学面试的日子。洗漱妥当,用完早餐后,李娟带着儿子,早早来到了要参加面试的对口小学。这是一所普通小学,但因地处市郊,校园占地广阔,楼宇雄伟气派。连排的淡橘色教学楼屹立于校园之中,随处可见青翠的绿地和树丛,几座大一点的花圃中坐落着几座精致的汉白玉雕像,雕刻的都是或跑、或跳、或手捧书本的可爱孩子。校园东北角是一个宽广的运动场,运动场上草坪齐整、绿草如茵,环绕的塑胶跑道鲜艳明亮。走在美丽整洁的校园里,李娟不禁心想,如果小辛臣能在这样的学校上学该多好啊。循着地址,他们很快来到了面试教室。教室里一色的蓝色塑料课桌椅,天花板上悬着吊扇,后墙墨绿色黑板上方分三排贴着“富强、民主、和谐……”24个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室里已经三三两两坐了几簇带着孩子的家长,几名老师在其间穿梭,不时问小朋友一些问题,或让家长填几张表格。

  李娟带着方司南在门口等了一会,直到被一位女老师叫了进去。仔细阅读了一遍小辛臣的报名表,又对照了一下手头的入学儿童资料,这位三十岁左右、戴着眼镜的女老师皱起了眉头。“区教育局跟我们联系过,我们知道这个孩子的情况有些特殊,我们会响应教育局要求,尽量接收他。不过他也要具备基本的学习能力。带他做过智力测试吗?”“思潮研究所给他做过很多测试,认定他有学习能力。我们也一直在那边做治疗,孩子进步还是很大的!”李娟急忙说道。“思潮研究所……没听说过。那这样吧,我先问孩子几个问题看看。”老师接过李娟的鉴定报告看了一会,抬起头来说。女老师让方司南坐到一张课桌前,自己翻转过前排的一张椅子,在他对面坐下。问了几个“你叫什么名字?上的什么幼儿园?”等关于基本情况的问题后,女老师问道:“现在是什么季节啊?”方司南看了一眼窗外说:“还是春天吧。”“嗯,春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古代诗人们为春天写过很多美丽的诗篇,你能念出一首跟春天有关的诗吗?”女老师扶了扶眼镜,用带点期待的目光盯住方司南。方司南低头沉默不语,好像没有听见一样。李娟的神色变得有些焦急起来。老师又开口说:“念不出来吗?最简单的会不会?暖暖的春日里,大家都爱干什么?春眠……”“那首诗我不喜欢。”方司南抬起头来,清晰洪亮的说。“现在是晚春了,给你念一首我喜欢的,适合现在念的诗吧。‘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这首诗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写的,我喜欢这首诗。它告诉我们要做自己,不要总跟随别人。”女老师露出惊异的表情,李娟也面露喜色。“很厉害啊,语文基础很好。那我再问你几道数学题吧……”

  面试继续进行着,可就在这时,教室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这是一名瘦高的中年男子,发际线很高,配合一头圆寸露出了大半的头皮。看到他的一霎,方司南只觉心神一震,小辛臣的身影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飞快的穿身而过。方司南眼前一黑,感觉自己被弹出了这个世界,再睁开双眼时已进入了那个幽黑的气泡空间,如同一个旁观者,隔着屏幕观望外面的世界。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不禁有些愠怒。李娟也看到了教室门口的身影,有些激动:“你终于出现了,要把你叫来一次可真不容易,平日里你也从不过来看看儿子……”李娟的声音有些哽咽。看着中年男子,小辛臣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向他走去,嘴中一边呜咽着:“爸爸不要走,不要走。”“你在做入学测试,认真答题!”男子严厉地训斥着小辛臣,见没有什么效果,他下意识地高举起一只手掌。“我错了!”小辛臣一下扑到爸爸身上,大哭起来,泪水夺眶而出。终究血浓于水,又多日未见,男子高举的手始终挥不下来,最后还是缓缓放了下来,轻轻地在小辛臣的背上拍了拍。女老师在一旁说:“这是小朋友的爸爸吧?看来今天测试做不下去了。前面表现挺好,不过看来情绪控制还有些问题。改天老师过来家访一次,深入了解下小朋友的情况吧。”

  回去的路上,李娟拉着小辛臣的手,默默无语地在路上走着。“臣臣。”李娟突然出声道。“臣臣!”见孩子没有反应,李娟又提高音量大声说。“妈妈,我在。”小辛臣抬起头,莫然地望着妈妈。“你再背一下那首白居易的诗吧,讲桃花的那首。”“嗯……桃花……”小辛臣嗫嚅着,声音越来越小。李娟皱起眉头,脸上罩上了一层阴霾。

h雨辰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