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遇桃仙之孤儿仙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姬州夜禁

  “哦?醒了?”夕阳下,墨武坐在马车上,挥动着缰绳。

  墨拾柒缓缓坐起身来,他看着四周一望无垠的稻田,寻找着先前袭击他的妖怪。然而正当他反应过来时,周遭的环境却已经大变了样。

  “我……睡多久了?”墨拾柒看向墨武,只见他的手臂上早已缠上了绷带。那似乎是新伤。

  “三天吧。”墨武继续甩动着缰绳说。“你被那妖怪打中了胸口。不过还好当时你还知道拿刀挡一下,除了当时吐了一大口血以外基本没有什么大碍。”

  “那个女的……和那两个小孩儿真的都是妖怪……”墨拾柒回忆着几天前的记忆,那时他亲眼看见墨武一刀砍下了那两个孩子的脑袋,接着他们就变成了没有脑袋的黄鼠狼,而那个妖怪也显出了原型把他打飞了出去……

  “听老一辈人说,荒废的村庄经常会住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特别是战乱时期,死人冤魂的气味经常会招来一些山鬼精怪。”墨武半眯着眼,看着被一点点拉长的影子满腹惆怅的叹了口气。“行了,不说这些了。前面就是姬州城了。振作点迎接你今后的生活吧。”

  傍晚,按照规定守门的卫兵正准备关城门。然而进出城门的百姓却依然还是络绎不绝。

  “喂喂,你!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嘛?还进城?”卫兵叫住正要进城的墨武和墨拾柒。“宵禁被抓了可是要杀头的。”

  “哦,兄弟。我是从凉州来向朝廷递交文书的。”说着墨武掏出自己的随身令牌以及墨阳明交给他的竹简。“行个方便。这是很重要的事。”

  “嗯……墨阳明大将军。”卫兵看着竹简露在背面的官印点点头。“等下就跟我们一块回去吧。话说那是……”

  “哦,他是和我一起来的。”墨武顺着卫兵眼神的方向解释说。“新人。”

  “未免也太小了点吧。”卫兵小声嘟囔一句随后把令牌交给一旁的士兵,确认了一番没有问题以后便把令牌以及文书一同还给了墨武。

  “咳咳……”墨拾柒忽然感觉胸口有些闷,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哎?他那是咋了?”卫兵推开墨武来到墨拾柒跟前。看他面黄肌瘦的样子,不禁提起了几分忌惮。“他是不是有病啊。有病我可不能放行噢。”

  “没……没事没事,就是路上有些风寒,喝点热水的就没事了。”墨武拍拍墨拾柒的背笑了笑。

  “墨武……我渴……”墨拾柒支起身子吃力的爬下马车同墨武小声讲道。

  “哦好好,行。进去以后就给你找水喝。”墨武把墨拾柒带进了城门,随后把马车的牵挂从马背上卸了下来。放到了哨卡旁的凉棚里。

  “跟我来吧。”卫兵带着他们来到了哨所里。“在这签个字就得。哎对了兄弟,你们在城里有住的地方么?没地方的话在俺们营还有快地儿。你不常来不知道,这儿啊酒楼客栈贼贵那些小驿站就别提了。坑的要死。”

  “好。啊……我们就住驿站就行了。”签完字,墨武只是带墨拾柒喝了口水便悄悄从偏门离开了。

  嘁,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客栈、驿馆再坑,那也总比被你们讨茶钱的吃相要好看的多。

  见惯了欺负外地人的**的墨武心里暗自骂着并同墨拾柒牵着马走上了姬州城的中央大街。虽然他以前并不常来这里逛,但部队里人人都说姬州是在天子脚指头地下的宝地,好吃好玩的地方自然少不了。其中最让人流连忘返的当属常常聚集着文人墨客的颜枫街,在那里能喝到全天下最好的梨花酿,更能看到全天下最漂亮的艺女。

  “嗯......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吧。”墨武扭头看了看写着“颜枫街”三个大字的街牌坊又摸了摸干瘪的口袋摇了摇头,失望而又无奈。

  “我们先去哪?”墨拾柒抬头看着颜枫街里花花绿绿的灯笼,闻着从街边小摊里飘出来的饭菜的香气,他咽了口唾沫一下子就饿了。

  “唉。非礼勿视。”墨武把墨拾柒的脑袋扭了过来,继续向前走去。“我们先去墨将军的住处吧。”

  “哦。”墨拾柒点头答应着,但脑袋却仍然在往颜枫街转。

  “蒸饺子的味道。”

  “那叫烧麦。”

  “好大的蜘蛛啊!那也能吃吗?”

  “是清蒸大闸蟹啦。”

  “哇靠,那儿有个人在炸屎给人吃!”

  “那叫炸臭豆腐干。”

  “哇!”

  “我说你小子有完没完啊。当真是啥也没见过吗?嗯?”

  ......

  两人被面前的庞然大物同时震住了。只见五六个身穿怪异服装的异邦人坐在一只长着长鼻子和大耳朵的巨兽身上从眼前经过。那是最近几年从西南小国引进的一种温顺巨兽——大象。

  “呵呵乡巴佬。”一个路人从两人身边路过并用看傻子的眼神瞥了他们一眼。随后,又有几个有着褐色皮肤穿着暴露的女人和一个留着金钱鼠尾的大汉路过,同样露出了讪笑的表情。

  “切。”感觉被嘲讽到了的墨武继续拉着墨拾柒的胳膊妄前走去。然而在他就要挤过来往的人群时,墨拾柒却突然不见了。

  “该死……喂!小鬼!赶紧回我这儿来!”墨武一边环视着四周一边大喊着,然而路旁小贩那嘈杂的叫卖声和正在赶往夜市摆摊的商人的马车声却轻意间盖过了他的嗓音。

  “可恶,为什么明明就快宵禁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墨武自言自语着继续沿着颜枫街去找墨拾柒。以那小鬼刚刚看得那么入神来判断,他应该是往这边走了。

  而另一边。墨拾柒则是被一个无论是身高还是穿着都非常接近先前那个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仙女的女子引到了另一条街——清鸿街。

  清鸿街是一条学府街。简而言之,整条街除了个别的镖局、医馆、火师局和茶楼以外几乎都是大大小小的书院或者学堂。

  此时,身着绿萝青衫手提竹篮的女子正走在清鸿街的路面上,她踏着与衣服相同颜色的绣花布鞋,每走一下身子都会跟着微微一颤,看上去轻盈灵动而富有朝气。

  “……等……等一下。”墨拾柒紧跟在那女子身后,最终到了一个拐角处,他终于鼓起了勇气朝着她喊了出来。

  “嗯?”那女子转头看向了跟在身后的墨拾柒,见对方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儿也便放下了戒心。“小朋友,姐姐的身上没有带钱。也没有好吃的。”

  “诶?”走近看清对方的长相后,墨拾柒瞬间就没了之前的情绪。“额……对不起。”

  “原来你是把我看错成其他人了啊。你家大人走丢了嘛?”青衣女子苦笑了一声向墨拾柒走来。“马上要宵禁了,该快快回家了哟。”

  “嗯……知道了。”墨拾柒低着头完全没有在听那女子的话,随后他便原路返回到了中央大街。但是,正当他寻找墨武的去向的时候。一声清脆的锣声如同可怕的雷声一般将整条街的人们一齐吓进了屋子里。

  “诶?这是怎么回事?”墨拾柒看着四周渐渐灭去的灯火以及即将降临的黑夜,心中不禁感到紧张了起来。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小鬼!”墨武突然从后面抓起了墨拾柒的后脖颈,将他拉到了一边的胡同里。“你想害死我嘛?现在要宵禁了!”

  “诶?什么是宵禁?我只知道宵夜。”墨拾柒依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依旧还是那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你刚刚去哪了?”

  “能去哪?找你呗!”说着墨武突然把墨拾柒的嘴按住。这时,一群手持各种兵器的小股部队踏着整齐的队列从外面经过。

  “他们是……”墨拾柒看着外面走过的禁卫军,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那个牌子应该是禁卫军吧。”

  “那个就别看了。”墨武看了看堆在一旁的草垛又看了看四周房屋的高度。“上房顶。”

  “哦。”墨拾柒点点头,接着两人借着草垛一起悄悄的爬上了附近民房的屋顶。

  “现在我们先悄悄走到前面那个路口后边,再找地方下去。到地方右手边有一条街可能还相对热闹点。”墨武指着前面夜市的方向讲道。“这里晚上不让外出。跟紧我别再乱跑了。”

  “知道了。”墨拾柒跟在墨武身后,而眼睛却不时地看向街上的禁卫军。“他们这是在抓贼吗?”

  “都城有宵禁令,他们只是在巡逻。”墨武随口回应。此时他们已经可以看到夜市里那些灯火和听到叫卖声了。

  姬州城的夜市仅有一条街的规模,而且只对来自外地富商以及异邦商贩开放。然而起初姬州城,乃至整个东领九州各地是从来都没有夜市一说的,但是随着朝廷与南蛮和西域的使者交流日益频繁,各国间的贸易往来也随之被带动了起来。不过因为西域距离九州路途实在遥远,等到商队到达这里时早已是宵禁之时,这就使得西域商贩以及那些钟爱进口商品的达官贵人们很是不满,于是经过曲折而漫长上书渠道和频繁的上奏朝廷“夜市”制度便产生了。但是相对的,开放夜市的代价便是关税的成倍叠加,西域的商品要想买到东领九州就必须上交相当于商品本身价格六分之四的税金作为摊位费。也正因如此,夜市的规模才得以控制在外城的一条街道之内,从而最大限度的保护了本地商贩的市场。

  “哟!会说话的小鸟哟!过来看看呐!”

  “上好的香料!保证让您的魅力锦上添花!”

  “瞧这棉花呀!白的跟雪一样!软的就像云彩一样!”

  “象牙!绝对保真!”

  ......

  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横穿过夜市,最终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宅邸前。

  墨武抬眼看了看门口牌匾上“安宁王府”四个大字,心生感慨地松了口气。他敲了敲门,等了好一会儿门才徐徐地打开。

  “来了来了。二位是......”开门的是一个看上去七十好几的小老头。老人弓着背向墨武作揖,花白的眉毛和胡子连在了一起,沟壑般的皱纹里睁着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

  “吴爷。是我——小武。”墨武向老人回礼并耐心解释道。吴爷是安宁王府唯一的管家,自墨武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他时他便已经在此侍奉了二十年。

  “哦,原来是小武回来啦。”吴爷点了点头。但事实上,现在的他什么也看不清。

  那是他很早之前就落下的老毛病了,墨武很清楚。

  “嗯。回来办点事,顺便回来看看您和大娘。你还是老样子,一直都那么硬朗啊。”墨武嘴上说着吴爷硬朗,但他知道,现在的吴爷已经因为年纪越来越大的缘故,开始染上了夜盲症,一到晚上就会完全失去视觉。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会看不到任何东西。

  “害,老咯。哎对了,是不是还有个人陪你回来了?”吴爷侧耳听了听。现在,勉强还算得上灵光的左耳就是他在晚上唯一定眼睛。“听声音……应该是位姑娘吧。”

  “一个毛头小子而已。”墨武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墨拾柒,心想莫非他走路的声音像女孩子?

  “哦。原来是个男娃娃啊。”吴爷笑了笑。“不过要是小武你的媳妇的话,就更好了。”

  “吴爷……”墨武无奈的看着吴爷。虽然以前他只在这里住的时间很短,但那些日子里吴爷一直都把他当成亲人一样照顾。

  “魏婶儿呢?”墨武看着空荡荡的院子以及晒在地上还没有来得及收的地瓜干。那段短暂而安宁的时光便随着记忆。

  “哦,你婶子啊。刚刚陪着夫人和二位小姐出去逛夜市了。”吴爷带着墨武和墨拾柒来到了偏院的小房里摸索着找到了两盏蜡烛。

  这里就是他和魏婶的住处。虽然不比正院那般宽敞气派,但相比乡下的农居还是要好上不少的。

  “我去给你们倒水。”看着吴爷吹着火折笨拙地点燃蜡烛,墨武感到有些于心不忍,便自己出去悄悄地打了瓢水递到了墨拾柒跟前。

  “吴爷,不用您麻烦了。我们俩不渴。”墨武把手放在吴爷肩头讲道。

  “啊,不麻烦不麻烦。诶?对了小武,你这次回来是老爷那出什么事情了吗?”吴爷转过身来点点头,背着手被墨武搀进了屋。

  “前些日子战局逆转,凉州战事大捷。恐怕这次,北境狼族二十年内都不会贸然来犯了。”墨武双手握着吴爷那双布满老茧和皱纹的手坦言道。“而我这次来,正是要为大将军向相国大人上奏的。”

  “哦。”吴爷点了点头。虽然他对军情局势并没有多少见解,但一想到墨阳明又带领着墨朔铁骑立下了战功他心里就忍不住的激动。“还有呢?”

  “那孩子是个孤儿。”墨武望了望旁边喝完水以后有些犯困的墨拾柒说。“一次苦力营遭袭,只有他一个人逃了出来。他没有名字、没有亲人也没有过去,因为他打起仗来比我们这些大人还要勇猛,所以大将军收留他当了义子,还给他取了名叫拾柒。”

  “义子……这么说,老爷要打算……”吴爷欲言又止。身为在安宁王府侍奉了大半辈子的他很清楚“义子”存在的价值。

  义子在现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可不是像儿子一样当宝贝养着的,更不是等自己年老以后养老送终的。相反,义子的主要任务却是一种顶替正统继承人承受继承上一代衣钵后所带来的所有负债、罪孽和责任的人。一般,王公贵族在家中没有适合继承家主衣钵的世子时,往往会收一个有着足够能力的孩子当义子来继承自己身为贵族的工作,以此来保住贵族的爵位和部分财产能够世袭给自己真正的继承者。相应的,义子也会因此进入贵族的行列,但爵位却永远都不会上升,当正统世子的后代中有了能够继承所有工作的人以后,还要将爵位归还,而且自己的孩子也只能是平民。

  “不错。”墨武点点头。身为武将,像墨阳明这样短期内收义子并往家里松的行为,无疑是在明示自己已有了必死的决心。

  “可是,老爷不是打胜了么?怎么……”吴爷有些不明白。墨武也不明白。

  “唉。我想,可能他突然意识到有些地方不对吧。”墨武摇了摇头叹道。随后他又自己打了瓢水喝了几大口。

  半个时辰过后,一阵女子的谈笑声打破了院子里的寂静。

九戒灵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