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遇桃仙之孤儿仙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将帅之家

  “娘,可以再让我吃一口冰淇淋嘛。”

  “小竹你都吃多少口了。再吃就真要成小猪了。”

  “好啦好啦。时候不早了,回去该洗洗睡了,明天再给你们买好嘛?”

  “唔……”

  “看啥?……娘可还一口都没吃呢。”

  “抢小孩子吃的。不害臊。”

  “什么叫抢啊。明明是我买的。”

  “胡说!明明是魏婶婶掏钱买的!我都看见了。”

  “好啦好啦。大小姐、二小姐,明天你们还要去书院读书呢。早点休息吧。噢。”

  “唔……魏婶偏心。大坏蛋。”

  “唉。两个小屁孩。魏婶你不用管她们,时辰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剩下的家务明天再做。”

  “是。夫人。”

  ……

  热闹了好一阵之后。院子里又回到了最初的寂静,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魏婶,您回来啦。”墨武算好了时机开门,向门外迎面走来的老妇人拱手行礼。

  “你是……噢,原来是小武啊。”老妇人先是眯了眯眼随后又以不敢相信的眼神仔细端详了一下。“真是老天爷保佑,观世音菩萨显灵啊。你还活着。”

  “啊。是是是。”墨武笑了笑随后转身让出了一条道。“这次是带着任务回来的。顺便给您二老添个伴儿。”

  “喂小鬼,快起来。叫婶婶。”墨武朝已经快要睡熟的墨拾柒狠狠扒拉两下。接着被惊醒少年瞬间坐起了身。

  “什……什么?”墨拾柒看着眼前模糊的三人,他揉了揉眼睛可还是看不清。随后一双厚实而年迈的手凑了过来摸了摸他的脸。

  “哎呦,这娃娃可真俊。就是太瘦了。”魏婶笑了笑说。“你儿子?”

  “魏婶您就别拿我逗笑了。”墨武苦笑了声解释说。“他是大将军在凉州征战时收养的。”

  “我就知道你这几年有不了什么长进。”魏婶戏谑的笑了笑说。“唉。要是我能年轻个四五十岁,兴许能当这娃娃的娘。”

  “好了好了,老婆子。回屋睡觉去吧。”吴爷半推半搡的和魏婶走出了屋子。“今晚把屋子让给孩子们,咱俩就在那屋凑合一宿好了。”

  “好吧好吧。在哪睡不是睡啊。”魏婶嘴里连连答应着,顺带从墨武他们的屋子里拿走了一根蜡烛……

  次日。太阳照常升起,不过相比凉州这里的太阳要更加温和一些。相对的,由于这里是大城市里,所以没了夜里草原上吹过的凉风,空气则显得有些沉闷。

  “醒了。”墨武提着桶从院子的水井里打了桶水,放到了刚刚睡眼惺忪地走出屋子的墨拾柒面前。“好好洗把脸。等下随我去拜见夫人。”

  “哦。”墨拾柒迷糊的答应着,两手则习惯性的去捧起一点水泼在脸上,水花四溅的同时,整个人倒也清醒了不少。而就在这一转眼的功夫,墨武就已经端好了饭菜放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

  “好,夫人。那我这就带小姐们去上课。”门外传来吴爷的声音。墨拾柒好奇地把头探出去望,但因墙壁阻隔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吃饭。”墨武端着手里的米饭不耐烦的说。“待会儿见到大将军的夫人放规矩点。知道没?”

  “哦。”墨拾柒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墨武对面开始埋头吃饭。“夫人……就是大将军的老婆是吧。”

  “食不言。”墨武吃完碗里的饭,将碗筷平整的地放在了石桌上说。“是。”

  “哦。”墨拾柒点点头,继续扒拉着碗里的饭菜。“我吃饱了。”

  “你现在是大将军的义子,相当于半个家里人。既然大将军是你的义父,那夫人就是你的义母。”墨武双手环扣在胸前朝墨拾柒讲道。“夫人比大将军年轻些。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她们不管是论年龄还是辈分,都是你的义姐。记住了吗?”

  “嗯嗯。”墨拾柒乖乖点头,仔细听着墨武的嘱咐。

  “另外,你虽说是大将军选中的义子,但归根到底的用处还是大将军以防不测的亲信部下。”墨武拍了拍墨拾柒肩上的飞虫。“好了。我们走吧。”

  于是,两人稍做调整便从侧门运菜的胡同里走了出去绕道了正门。而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要走一个礼仪感。按照东领九州的礼节,卯时才是家宅真正开始会见来宾的时候。

  “夫人。门外有来客。”魏婶先是在门口替墨武传达给夫人,随后便进去到客堂准备茶点。

  “嗯。我知道了。”目送完二位小姐去书院以后,正在往回走的夫人朝魏婶轻轻点头,随后便折返到门口迎接。

  “墨武拜见夫人!”墨武双手抱拳在门口单膝下跪向还未走到跟前的夫人行礼。站在一旁的墨拾柒也跟着一起跪了下来。

  “是墨武啊。”夫人笑脸相迎。“还有……”

  “墨……墨拾柒拜见夫人!”墨拾柒双手抱拳举过头顶大喊一声。

  “请起请起。”夫人示意墨武和墨拾柒站起来。“今早魏婶已告诉我你们昨晚就已经到这儿了。怎么样?昨晚在偏院住着可还习惯?”

  “回夫人,同以前一样。”墨武拱手上前回答道。“此次,墨武奉大将军之命回家的任务,是将边疆战事的奏折上奏朝廷。另外还有大将军写给家里的家书和这个孩子。”

  “孩子?嗯。信里确实有写。”夫人打开看了一眼墨武递过来的竹简。“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进屋来说吧。”

  再次走过大院,墨拾柒发现白天的安宁王府要比晚上更加漂亮得多。院内干净整洁,绿树成荫花草争艳,另外还有晚上没有见过的,两个即将完成的藤架,想必应该是用来种一些瓜果要用的。

  走进正堂,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用来挂放盔甲的空架子,而原本应该静静放在上面的盔甲却早已在数月之前随它的主人外出征战。

  “半个月前,外面每天都会传来前线战死将士的名单。”夫人掀开盔甲架前的帅案上的香炉的盖子说。“你们出去打仗的这些日子,家里人每天都会在这炉子里偷偷点祭祖用的香,为你们乞福。但是......最近几天,已经好久没有前线的消息了。”

  “可能是前线战局好转了吧。”魏婶拿来日常用来驱虫去味的熏香放到了香炉里面说。“小武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吗?”

  “也许吧。谁知道那些阵亡的消息是不是被朝廷截断了呢。”夫人饮了一口茶叹息道。“小武,你说呢?”

  “前线传来的消息......可能确实被朝廷封锁起来了。”墨武惭愧的低头喝了一口茶说。“不过战局也确实在朝着对我们有利的方向运转。”坐在一旁的墨拾柒一边吃着魏婶准备的茶点,一边出神地望着院子里落在藤架上梳理羽毛的喜鹊。至于那边的那些大人们在说什么,他不想听也没心情去听......

  “虽然我军损失惨重但相对的敌人那边也肯定也不好过。相信再过不久,北边的狼族们就会向朝廷示弱了吧。”墨武拿出了将要上奏朝廷的奏折。“希望这次,相国大人能考虑同狼族交涉。早些结束战乱......”

  “嗯。我相信相父一定会同意的。”夫人放下茶盏又斟了一杯茶说。“这一仗既打出了九州的气势,也挫败了狼子的锐气。甚至可以说已经超出了当初准备镇压北境的预期,现在若是再展现一下我九州的宽宏大量的气质,那么得到的收获绝对要远比将狼族赶尽杀绝来的多得多。”

  “夫人明见。”墨武拱手佩服道。“墨武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见笑了。刚才那也不过是我一个女人的妇人之见。”夫人笑了笑说。“但要真想让这场战争结束,绝不止上奏一份奏折这么简单。”

  “嗯。所言极是。”墨武点点头叹息道。“敢问夫人有何高见?”

  “问我嘛?”夫人抿了一口茶说。“如果我们能有足以彻底拔出对方根基的东西。或者能够倚仗相护的盟友。将兵器之间的磕碰流的血变成谈判桌上讨价还价喷的口水,那么这场战争或许会简单得多。我猜你们大将军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目前光是靠战争去触及到狼脉的可能还是个未知数。至于盟友......”墨武陷入了沉思。“九州与南苗和西域的关系也未必要比北境好到哪去。若不是九州在贸易往来上对他们有所牵制,他们或许也只是缺少一个向九州动手的理由罢了。”

  “不过就算北境与九州现在还在打仗,但是力量的天平并没有失去平衡不是吗?”夫人把将要凉掉的茶水倒掉说。“三国都与朝廷有野心不假,但南苗和西域之所以没有动手,可并不止贸易牵制那么简单。”

  “莫非还要其他原因?”墨武思索良久依旧猜不出其中的奥秘。“请夫人赐教。”

  “我从西域的古书里得知几百年前,九州与其他几国由于地形因素并不相识。可那时西域的边境就已经因时常被北境骚扰而对北境有着很深的仇恨了。”夫人沾着茶水在桌上画了几个圈,代表着现在那几个国家。“国力最弱的南苗其实也早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才不敢贸然选边站。”

  “我懂了。只要凭借西域与北境的世仇拉拢西域,南苗也就会自然而然的跟着站到九州这边了。”墨武茅塞顿开说道。“夫人果真聪慧绝顶。”

  “只是如果我们能想到这点上,那么其他人也能想到。”夫人叹了口气说。“国家和国家之间的事还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两个互不相识的路人尚且会考虑结交对方而带来的利益,何况是两个国家。”

  ......

  相谈到了晌午时分,墨武带着奏折乘着吴爷的马车驶向了皇宫。只留下了墨拾柒以及墨阳明的夫人在这偌大的安宁王府之中。

  墨阳明的夫人——墨安氏,本名诗语。出身于姬州名门——安家。自十六岁时便嫁予了时任御前中郎将的墨阳明,虽然二人年龄相差近十岁有余,但即便如此墨阳明对她的疼爱依旧不比任何男人的妻子少。

  “拾柒?”夫人看着面前不过年龄十岁但却已随自己的丈夫在战场厮杀多日的男孩,心中不知是该可怜也好还是敬佩也好。

  “......是。”墨拾柒抬起头来战战兢兢的答应着。虽然眼前这个女子并未对他摆出任何严肃的表情,但却不知怎的他突然感到有些说不上的紧张。

  “嗯......他取得名字?”夫人捏着墨拾柒的下巴说。“什么啊。完全就是个数字嘛。你还真是认了个图省事的爹。”

  “嗯......”墨拾柒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因为对于他来讲,名字不过是个喊着顺口的代号罢了,至于别人听着好听与不好听,那就不关他的事了。“名字......随便,叫着顺口就好。”

  “哈哈哈哈.......”听了墨拾柒战战兢兢地回答,夫人禁不住地笑了出来。到底是该说这孩子乖得有些傻呢?还是该说这孩子傻得有些可爱呢?“也好。那我以后就叫你小拾柒好了,倒也是挺好记的。”

  “嗯。夫人喜欢怎么我叫都行。”墨拾柒有模有样的拱手回应道。“我会劈柴,也能挑水。我一点不挑食……”

  “嗯嗯,好了好了。”夫人看着墨拾柒,心中不禁感到有些心疼。如果她和墨阳明真有这么大的儿子的话,大概也只是个顽皮的小公子哥而已。而墨拾柒,却比同年龄的孩子要更乖更懂事,有时候甚至会给人一种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的一面。

  “只……只要有个地方睡觉,有口饭吃。就行……”墨拾柒继续表达着自己作为义子的顺从。

  “好了好了。”眼看墨拾柒说的越来越离谱,夫人只好摸着他的头笑了笑。“充军之前读过书嘛?”

  “没有。”墨拾柒摇了摇头说。“不过墨武教过我认识几个字。”

  “嗯,那以后你就在书院跟你那两个姐姐当陪读吧。”夫人让墨拾柒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说。“以后我会把你当亲儿子看待。当然对外我也会说你是我跟大将军的小儿子。”

  “谢谢……娘。”墨拾柒紧张地站了起来,两只手不知该放在哪里。

  “等下我叫魏婶给你量一下身子,回头再给你做几件衣服。”夫人看着墨拾柒身上已经旧得发灰的戎装说。“等衣服做好,你就自己去后院找个房间收拾收拾住下吧。”

九戒灵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