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位警察朋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六章 审讯

  徐正警身上的伤疤许多都已经长了硬痂,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也比之前好了不少,

  看来医院里的环境的确是养人。

  “重天股市的情况怎么样?”

  潘孝杰高兴道:“已经很明显的出现了下跌,而且这次下跌的幅度好像还不少,按照这个速度看,四分之一是绝对有的。”

  徐正警重重的长处一口气:

  “对于那么大的一个企业来说,四分之一已经史无前例的亏损了,很好,哦对了,有件事我得跟你说说,李法鑫昨天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电话里说,

  这次抓捕的犯罪嫌疑人里有一个人的桌子里放着一些文件,他们从文件内提取到了很多人名,零零散散怎么也得小一千个,好像是他们的内部名单,

  以前参与过贩卖人口的人员,都会记录在那个名单上面。”

  潘孝杰对这个收获有些惊喜:“这算是大收获了,不过这个潘企仁也是够小心的,犯罪的人员竟然采用的是不断替换的状态,寻常人可不敢这么弄。”

  “是啊,财大气粗的大老板,这次真是够他喝一壶的,哎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警局看看?光听汇报可不行。”

  “这不来医院看完你就去,你放心,我怎么也得见见陈成那个老家伙,还有溪南,对这些常年犯罪的人员我都挺感兴趣”

  潘孝杰露出一个挑衅的表情:“而且你们刑警大队在他们嘴里挖不出来的口供,我或许还能帮你们扣一点出来。”

  徐正警躺在病床上歪头笑对着潘孝杰:“你小子越来越嚣张了,那你现在去吧别看我了,我跟他们早就打好了招呼,你进警局旁听别人问你你就说你是案件的受害人就行,

  毕竟溪南王某亮还有陈成被捕,跟你都有分不开的关系,他们不会有人怀疑你身份的。”

  “好,那我现在就去。”

  王某亮的奥迪车前几天被潘孝杰找了一个旧车行,当破烂卖了出去。

  本来他是打算充公的,但是刑警大队表示这东西充公至少也得有个理由,车主毕竟不是王某亮,

  而是杜丽,充公的话得车主同意才行,于是潘孝杰就考虑了一下;“那就当破烂卖掉。”

  刑警大队的人听到了后表示这也是一个好主意,毕竟杜丽肯定不会因为一辆车就打电话来找你,她也不敢。

  就是旧车行的老板那天傻了眼,从始至终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瞅着潘孝杰。

  卖车的钱潘孝杰给自己换了个小电动车,剩下的存了起来,之前潘孝杰是在舅舅的医院里住,后来为了行动方便,山纬茂干脆就说,

  你在刑警大队附近租个房子,然后让李法鑫跟你在一起住,这样日常也好方便联系还能保证你的安全,至于租房子的钱,山纬茂表示他出。

  但潘孝杰可不敢这么占人便宜,租房子是个好主意,至少在刑警大队旁边,自己能少很多顾虑,但出钱的话,

  潘孝杰说他自己还有一点,不过不是花他父亲的钱,而是他上学期学校给他发的奖学金。

  潘企仁从来就没有给过潘孝杰一分钱,这事恐怕也就只有潘孝杰自己知道,哦不对,徐正警估计也了解个七七八八。

  将小电驴停在刑警大队门口,李法鑫和洪源到已经在等着了。

  “孝杰,新买的小电驴挺拉风啊。”

  李法鑫是个身材看起来有些瘦小的男人,一米七五左右,不过这家伙看着瘦小,可不弱小,前段时间抓捕溪南的当天,

  他一个人打四五个都不成问题,枪法也准的很。

  洪源到则是稍微胖一些,甚至说他满脸横肉也绝不过分,

  要不是知道他是警察,估计旁人看到他这副可怕的样子,还可能会以为是什么小混混们的大哥。

  “李哥别取笑我了,走吧,带我去看看那群家伙们。”

  李法鑫点点头:

  “先去见见陈成吧,自从我们告诉他之所以能提前将他逮捕都是因为有你的帮助,那家伙这几天哭着喊着要跟你谈事情。”

  潘孝杰略显意外:“是吗?那行,先去见见他。”

  审讯室里满脸疲惫的陈成自从听到自己今天能见到潘孝杰之后,头一次显得有些兴奋,

  李法鑫本来是想陪着潘孝杰一起跟陈成交谈的,但是潘孝杰却说不用,只有一对一才有更好的效果。

  李法鑫想了一下,反正自己能在外面看监控,应该也出不来什么乱子,告诉潘孝杰,你的座位底下有个应急按钮,

  一点有什么情况就提前按一下,我在监控室就会马上赶过来,当然了,我肯定也会在监控室一直看着你,真有情况,你就是不按我也会过来的。

  “谢谢。”

  “那我就关门了。”

  李法鑫关闭审讯室的大门,审讯室里的灯光并不怎么明亮,

  只有一盏大灯在照着,陈成和潘孝杰坐在同一张长桌子上,前者手脚都被桌子上的手铐和链子绑着。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潘孝杰想起几个月前,叶雨斐死在维科大宿舍的时候,

  自己因为早上去了一次案发现场的厕所,这个陈老魔还一大早的骂了自己一顿,

  当时潘孝杰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下一次和陈老魔的谈话,竟然会实在审讯室内,还是还是以这种身份。

  “听说这几天,你一直吵着闹着要见我?”

  如今的潘孝杰看起来和上学的时候已经有了变化,典型的就是,说起话来比以前更显稳重,

  但同样的,语气中的快乐也比以前少了很多。

  陈成道:“是你给了那群警察的消息,让他们抓住我的是吗?”

  “是,怎么了?”

  “谁给你的消息?”

  潘孝杰轻声道:“没人给我,这是刑警大队和我一起推理出来的,维科大的案子里你本身就没有擦干净屁股。”

  “是吗?”陈成冷哼一声:“潘孝杰,你在说谎,是方正吧?是他给你的消息对不对?”

  潘孝杰皱皱眉头。

  “方正?我不认识什么方正,那是谁?”

  陈成自顾自的说着,表情却凶狠了很多:“我不管你认不认识,我只是想提醒你,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人,死在他手里的人命,可比死在我手里的多多了。”

掺水的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