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位警察朋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七章 山纬茂被捕

  “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溪南老大被抓的事情我已经从那些警察的嘴里听到了,潘孝杰,你现在应该很得意吧?得意只花了不到半个月就将了你的父亲潘企仁一军,

  但是..”

  陈成的身子向前倾斜,眼睛瞪得很大:“你还是太小看你父亲那个人了,好戏就快要开始了,你已经进入了这个圈子,我很真诚的希望,你能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活下来。”

  潘孝杰一开始还不懂陈成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本以为他说这话的本意最多只是一个恐吓,让自己对整个案件添加一些顾虑,虽然对方的表情看起来很认真。

  但没想到,接下来的一个电话,实在是让潘孝杰深感意外,甚至说意外二字都无法形容,只有震惊。

  电话是坐在监控室里的李法鑫给他打过来的,全程只有一句话:

  “山局被捕了..你快出来!”

  死者权弘治,男,三十七岁,中海市长周县人,家里有一个女儿,离异。

  于中午十二点三十四分,在重天集团开发区北工地内,死于枪杀。

  犯罪工具是一把五四式手枪,嫌疑人名叫山纬茂,现任中海市刑警局局长。

  根据嫌疑人的口供,这个权弘治之所以被杀,原因是因为山纬茂强烈认为他是一起器官拐卖的犯罪团伙人员,两人发生了争执,因他不服从抓捕所以山纬茂开枪进行击杀。

  但是根据后来现场人员的记录,山纬茂却提供不了任何关于权弘治参与器官拐卖犯罪团伙的证据。

  为此,上级经过讨论,将山纬茂暂时当作嫌疑人关押了起来。

  警车上山纬茂满脸通红,脸上有着些许擦伤,看起来应该是在枪毙掉权弘治之前,两人曾经产生过口角,应该还动过手。

  潘孝杰和李法鑫洪源到三人赶到现场的时候,山纬茂只是远远看了他们一眼,眼神有些愧疚。

  就没有再回过头来,看起来他似乎并不想为自己的犯罪情况而与人争辩。

  这也让潘孝杰等人也吃了一惊。

  本来他们是想跟山局谈一谈的,至少知道山局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抓捕的人员却说,因为嫌疑人身份特殊,

  社会影响很恶劣,所以这几天暂时不能与其他人交谈,暂时先采用关押的方式进行处理,原因是什么也很好理解。

  他们是害怕有些山局的老战友不分青红皂白皂白的给他洗冤。

  晚上,潘孝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徐正警,那头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半响后只是强烈恳求,山局做事都肯定是有道理,他不是那种冲动的人,所以绝对是被冤枉的!让潘孝杰无论如何都要查出真相。

  潘孝杰连连在电话里答应,并且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下午审讯的陈成,

  因为下午山纬茂出事之前,陈成跟他说的那些话,实在是很让人起疑心。

  可是令人没想到的是,正当傍晚潘孝杰跟两人说明了情况打算和李法鑫三人打算去刑警大队找陈成时,

  他们又接到了一个极其诡异的消息,陈成自杀了...

  这个消息宛如一道惊雷一般刺激着潘孝杰的心脏,李法鑫三人也傻了眼,

  然而这个消息还不算完,王某亮,溪南就在陈成自杀后的当天晚上,也都纷纷死在了拘留所里。

  可奇怪的是,除了陈成之外,溪南和王某亮死的时候,眼角处皆是有泪痕的存在,表情露出了一种分外恐怖的夸张面容。

  就像是在他们临死前仿佛面对过死神,然后忏悔自己的罪过一般,他们的死状很统一的,都是咬断舌头自尽。

  其实按照正常的情况,断舌自杀的难度相当之高,因为人体在受到剧烈的疼痛时,

  处于保护机制,牙齿根本就使不上力气,并不是你想咬断一口就能咬断的,再者就算是真咬断了舌头,人体也不会马上死亡,

  只要及时被人发现并且送往医院还是有很大的救助可能,可奇怪就奇怪了在,这三个人咬断舌头之后,

  他们竟然都是在半小时之后才被人发现的,而在这段时间,刑警大队的监控竟然还奇怪的损坏了?

  听到这个消息,李法鑫洪源到和潘孝杰对视了一眼,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警局里有内鬼!”

  但有内鬼这件事怎么查?不好查。

  山纬茂的案情就像是一根导火索一样,引爆了刑警大队以前翻过的许多错误,因为潘孝杰的学生身份,

  虽然前段时间他一直都跟刑警大队的人混在一起,可是潘孝杰毕竟不是警察,很多事情还是无法参与,

  而这几天,因为溪南王某亮等人的意外死亡,刑警大队里忙的也是焦头烂额,

  上级的责骂,社会的舆论,一大群记者整天在刑警大队门口堵着,就为了询问他们山纬茂的最近情况。

  “请问刑警局局长杀人是否要考虑到以后刑警人员枪支的使用权?”

  “刑警人员的素质问题是否需要再次提升?”

  一大群问题惹得所有人都心烦意乱,现在刑警局还群龙无首更是里外乱成一锅粥。

  徐正警住院,山纬茂被捕,市局里说要新上任的新局长,这几天在外地开会,过几天才能过来。

  潘孝杰几次打李法鑫等人的电话都是关机或者未接听。

  甚至徐正警这边也收不到一点情况。

  潘孝杰想到了方正,希望溪南的死他能知道些什么,但好事一来来一个,坏事一来来一堆。

  近一周多的时间,潘孝杰几乎每天都会去书店里坐一会,可是方正却再也没有来的意思。

  还有一星期就到十二月了,中海市这几天开始下起了小雪,气氛也开始降低。

  整个城市白茫茫一片,潘孝杰坐在书店里,手里的书半个小时都没有翻页,

  他根本没有心情看下去,如今的他就像是来到了一条边缘线附近,以前的事件已经结束,

  新的事件却迟迟没有半点线索..杜丽在王某亮死亡之后也早就失联。

  现在还能求助于谁?或者说,自己还能从哪个地方下手?

  潘孝杰盯着窗外,许多人的名字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可是这些人都不能给自己提供有用的东西。

  最后潘孝杰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山纬茂的妻子,如果山纬茂杀人的事情真的是被冤枉,或者是有隐情。

  那么在他动手之前,生活中肯定会表现出或多或少的不同,或许自己能在山局的妻子身上问出一些什么。

掺水的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