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位警察朋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九章 带走

  方正将车停在工地外头,远远望着某处的一个简易房屋里,十几个农民工都挤在里面。

  方正从口袋里拿出一包新的软中华,刚要拆开,手却忽然停住,然后将烟递给坐在后面的一个年轻人。

  “小海,这烟给你了。”

  名叫小海的男人有些犹豫的接过,询问道:

  “那方哥你抽什么?”

  方正从副驾驶的抽屉里拿出一包十块钱的红塔山,摆了摆手:“我抽这个。”

  小海略显不解:“方哥,这红塔山这么便宜,你抽实在有些不符合你的身份,要不您还是抽这包中华吧。”

  小海又将烟往前递了递,结果方正只是抬起一只手拒绝。

  “身份?”方正用火机点燃香烟,含在嘴里:“我哪有什么身份?”

  他重重的吐出第一口烟,细细的品了品廉价烟草的独特味道:

  “你现在看到的我,不过是占了潘老板的光环,一个替他擦屁股的小丑而已,这算不得什么身份,真正的身份是要靠自己争取的,而真等到那时候,我再抽你手里的中华也不迟。”

  小海思考着方正的话,抿了抿嘴:

  “那..那既然方哥不抽,我也不抽了,我整点便宜的烟。”

  “你不用!”方正几乎是马上就回答道:“这包软中华我既然送你了,你就拿着抽,小海你跟我不一样,你还有回头路。”

  小海嘴里发出轻微唔的一声,像是疑惑,也像是细微的答复。

  “我出去看看屋里什么情况了,你在车里等着我。”

  方正打开车门,没等到小海回答就已经向着那拥挤的房屋走去。

  廉价香烟发出的刺鼻味道围在方正身边,一直等在他快到达屋里门口的时候,方正才把嘴里的香烟掐灭然后扔在地上。

  屋里的情况乱哄哄的,杜丽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颤抖的比着自己的脖子,一群工人将她围成一团。

  刀尖已经有些划破杜丽脖子上的皮肤,女人的精神看起来已经到达了极点,似乎再有半分压力,她就会当场抹脖子然后死在这里。

  方正的目光与女人的视线忽然交接,随即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大喊了一声:

  “这么一群大男人这么欺负一个女人不好吧?”

  工人们听到了这句话,不约而同的纷纷回过头,好奇的看向方正。

  为首的那个工人认出了方正来,似笑非笑的翘着嘴:“哎吆喂方哥,您怎么来了?潘老板难道又有什么指示给我们?”

  方正笑着说:“这次跟潘老板无关,是我自己的想插手,大白天的这么吵谁不想来看看热闹?

  不过你们这是干什么?逼人自杀吗?好戏分啊,你们睁开眼睛看看,一群大老爷们把一个女人逼成什么样了?放过人家吧。”

  “放过她?潘哥,您知道出什么事了吗就让我们放过她?”

  “出什么事了?”方正向前走着,人群一开始并不打算给方正让路,但是方正的那种眼神与杜丽不同,

  冰冷麻木,似乎你只是与他对视就能不自觉的打一个冷战,当着他的工人一下子输了气息,只能一个个纷纷退后半步,给方正让开一条道路。

  “我还真不知道,跟我说说呗?”

  为首的那人看到方正这种架势,一下子也有些打了退堂鼓,毕竟方正的事情在重天集团半年来也是传的很开。

  他指着瑟瑟发抖的杜丽,一字一句道:“这女人把我们拐卖女人的事情全部都跟警察局的人抖落出去了!方哥你说我们难道不该教训教训?”

  “教育可以,但杀人就过分了,再说了警察局的人?你们怎么知道杜丽跟警察局的人有关系?”

  “怎么知道?方哥你看看地上的照片!这是这个女人跟那个姓潘的小子接头的时候被我们偷拍的,前两天我们在新闻上看到,潘老板的儿子,不好好跟着潘老板干活,反而是整天跟警察局的人混在一起,本来潘老板的儿子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也从来没掺和过我们的事我们不管,但是这个女人她最近竟然跟潘老板的儿子混在一起,并且还不是一次两次了,方哥您说,

  咱们的事情还能不被她抖露出去吗?!”

  方正走到杜丽面前,女人眼睛通红,浑身发抖的看着他,晶莹的泪水顺着眼窝一点点从脸颊上流淌下来。

  方正伸出手想要擦拭女人的泪水,结果女人吓得一哆嗦,似乎仍在猜测男人这次的抬手是出于好意还是另有目的。

  方正微笑道:“怎么,你连我也害怕?”

  杜丽不说话,但脸色明显好了一点。

  “放下这个危险的东西,长这么漂亮,不小心给自己破了相就那得多吃亏。”

  他将手放到水果刀的刀片上,慢慢的向下按着,

  杜丽似乎放松了下来,也跟着方正的动作一起,慢慢的向下放下手臂,可人还是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方正看她情绪稍微安稳了一些,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交给我来处理。”

  他转过身,看着那一群大眼瞪小眼的农民工们,似乎这突然出现的变故让他们原先的计划彻底被打乱。

  现在正不知如何是好。

  方正冷哼一声:“我不管你们说的话是真是假,也不管这个女人究竟干过什么,今天我有事想要带她走,各位有意见吗?”

  “这..”

  众人一看看我,我看看你,为首的男人向前走了一步:

  “方哥,您今天这是不打算讲理了?”

  方正倒也不避讳,很如实的回答道:

  “对,就是不讲理,我想带她离开,你有意见?”

  男人立马回答道:“当然有意见!方哥您跟潘老板混的熟,我们敬重你,但是这个女人今天不能走!她要是走了,我们一大家伙人,以后全都完了!”

  “就是,全都完了!”

  “不能放她走!”

  方正似乎是没有听到那些纷纷起哄的话语,他盯着为首男人的眼睛,冷冰冰的说道:

  “你们完不完的跟我没有关系,我再说一遍,我要带她走,让开..”

  场面一时间安静下来,似乎是因为一直在工地里管事的工人头头觉得自己丢了面子,

  原本和气些的脸竟然一下子也开始赤红,他眼睛瞪得很大:

  “方正,我也再警告你一遍,不要不识好歹,这个女人今天他绝对不能走!”

  方正皱皱眉,随后嗯了一声:“好,她不走,那今天就都别走了。”

  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方正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支钢笔,然后准确无误的插进了男人的脖颈!

  那动作迅速,爽快,没有一丝犹豫,鲜血一下子从血管中喷涌而出,对方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仍是毫无表情的方正,他一只手捂着脖子上正在疯狂溢出的血液,

  眼前逐渐发黑,跪在地上:“方正.你!”

掺水的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