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位警察朋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章 尤一文

  方正眼睁睁看着男子的气息一点点减弱,最后终于在身体的一阵痉挛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鲜血近乎流满了整个房间,发出难闻的腥臭味道。

  方正蹲下身子,无视其他人恐慌的面容,将尸体脖子上的那支钢笔拔出,然后在死者的衣服上擦了擦,重新装回兜里。

  “这下还有人有意见吗?”

  没人敢在说话,只是一个个嘴里发出哽咽声。

  方正道:“我向你们承诺,你们以前犯过的事不会被杜丽透露给警察的,出了事情我可以给你们担保,这样满意了吧?。”

  众人几乎没有多做思考就一个个纷纷点头。

  “那就好,这个尸体你们把他抬去工地外面埋了,和之前那些一样就行。”

  说罢,他就回过头对杜丽道:“我们走。”

  杜丽也被刚才方正杀人的一幕吓得愣了半天,直到方正叫她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

  “嗯..好。”

  动乱安静下来,人群给方正和杜丽让出一条路,杜丽跟在方正后面,一步一步慢慢走着。

  心脏蹦蹦的跳动声几乎都快让别人听了去,然后突然间方正停下脚步,把杜丽整个人吓了一跳。

  结果对方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红塔山香烟,用打火机点燃,

  他视线撇到已经吓傻了的杜丽,询问道:“怎么了?看我干什么?”

  女人赶紧摇头:“没..没事。”

  “我车停在外头,上车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到了那你就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

  潘孝杰穿着一身并不太抗冻的衣服,白茫茫的世界里极难认路,

  他绕过一个停在路口的汽车,然后抬头看了看远处的一栋小区,小区的名字就是自己要找的地方,

  然后终于露出释怀的表情,踩着白雪继续向前走。

  中海市刑警局局长山纬茂的妻子名为尤一文,老家是中海市长春镇人,有一个妹妹,尤一文跟山纬茂是在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两人感情相当好,结婚后还诞下一个儿子,叫做山建安,今年已经十六岁了,目前在读高中。

  潘孝杰按照徐正警交给他的资料,循着路线一遍遍的找着,山纬茂别看是个刑警局局长,

  但他一家住的地方可并不算是什么高档小区,甚至说环境相当低下,不然潘孝杰也不至于浪费了大半天才找到这个地方,

  周围什么连个大型超市也不好找,得走出很远的一块距离才能看到一个。

  不过潘孝杰出入小区的时候,

  发现这个小区治安较好,两个年轻保安就坐在小区门口,逛过来逛过去,进去的陌生人还要登记,

  另外这小区离着旁边一个县城公安局比较近,可能也是因为山纬茂职位的关系,比起舒适,他更倾向于将家人的安全当作第一位。

  山纬茂家在二单元的十一楼,潘孝杰通过电梯来到山纬茂家门口,按了几下门铃发现没什么反应。

  他就用手敲了敲,结果还是没人开门,但是潘孝杰却听到里屋内有些骚动声。

  好像有人躲在里面一样。

  潘孝杰常识性的问了一下:“嫂子?嫂子您在家吗?”

  屋里没说话。

  潘孝杰想了想,轻声道:“我叫潘孝杰,是山局的朋友,是他让我来找您的。”

  潘孝杰将耳朵贴在门上,里面传来了几声丝丝的脚步声,看起来是有人来到了门口的位置,不过对方仍是没有说话。

  “嫂子,我不是坏人,我来是为了帮山局查案,您知不知道他最近的情况?”

  屋里那个女人忍不住问道:“他最近怎么了?”语气显得有些焦急。

  潘孝杰皱了皱眉头,看来尤一文最近确实不知道山纬茂发生了什么事。

  “您不知道他的情况吗?您打开门好不好,我在这里说不方便。”

  女人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这样吧,徐正警徐队长您应该认识吧?您现在就可以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是我来找你,我叫潘孝杰,您试一试。”

  这次女人没有答复,看样子应该是去打电话求证了。

  潘孝杰站外门外,等了一会发现还是没有开门的迹象,他就无聊的看着窗外,忽然眼睛盯着发白的墙壁时,觉得这栋楼道里的情况有些问题,

  这样的一栋中等以下小区,楼道和楼梯竟然打扫的这么干净,潘孝杰用手指擦了擦墙面,发现手指上连一丢丢尘土都没有,

  他感觉有些不对,就好奇的看了看下面的第十一层,却发现下一层却是正常小区的卫生情况,也就是说只有山纬茂家住的这第十二层楼道是刚被人打扫过。

  “看来嫂子很爱干净?”

  不一会,门开了,尤一文穿着一条干净的牛仔裤,上身是很普通的棕色毛衣。

  仔细审视着潘孝杰问道:“你是潘孝杰?老山和徐队长的朋友?”

  潘孝杰立马笑着点头:“对嫂子,今天我来是帮山局查案子的,他最近不是..”

  “不是什么?老山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这几天他也没给我打过电话,你说清楚。”

  潘孝杰犹豫了一会,然后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监控和旁人外,就轻声道:

  “山局被抓了,原因是他杀了人,用手枪。”

  不知道为什么,尤一文似乎是未卜先知似的,她并没有问潘孝杰山纬茂到底为什么开枪杀人,

  而是忽然眼睛湿红起来,一只手捂着嘴,竟然有了哭声:“老山,老山,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怎么这么傻啊。”

  她身子缓缓蹲下,好像已经没了力气,只能一只手努力扶着门框才不至于跌倒。

  潘孝杰被这突然的一幕弄得傻了眼,刚想要安慰两句。

  结果尤一文却抬起一只手摆了摆“不用不用”她站起身“你进来吧,跟我说说具体的情况。”

  潘孝杰跟着尤一文进了屋,屋里的摆设很整齐,与寻常百姓家的没什么分别,不过有一个东西格外显眼,

  是潘孝杰进屋后第一眼就看到的。

  那是尤一文和山纬茂的结婚照,照片里,比现在瘦小很多的山纬茂露出一口大白牙,

  另一只手抱着怀里的这个女人,脸上洋溢出幸福的表情。

掺水的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